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217)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作者:性与情

    字数:3034。

    第217章。

    过了大约十几秒钟后,可心的全身终于放松了下来,她犹如烂泥一般躺在床

    上,双腿还保持着分开的姿势,无力的向两边分开,双腿中间的**在刚刚**

    来临的时候,喷出了一丝细细的水柱,在黑夜里画出一道晶莹剔透的弧线。

    可心丰满的胸部上下高幅度起伏着,刚刚自慰的揉搓,让她胸部的睡衣乱糟

    糟的,她脸色潮红带着细微的汗珠,这次的**来之不易,距离上次的**已经

    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孤男寡女的氛围,思建荷尔蒙味道的刺激,俩人激情过去的回忆这些催

    化剂的到来才促成了这次**的**。

    可心最后**后有了一次小小的潮吹,那些液体流到了床单上,但是可心却

    没有立刻起身清理,就是那么安静的躺在那,闭着眼睛体会着久违的**快感。

    看到这里,我真的感到很心酸,自从思建来到家中后,可心每一次强烈的快

    感,似乎都和思建有关。

    如果没遇到思建,可心不会体验到什么是**和潮吹,她或许认为**其实

    就是那么的平淡,但是思建让可心体验到了很多以前得不到的刺激,这些在我身

    上没有得到过的**。

    另一边思建的眼睛一直看着可心,他的脸上带着兴奋,呼吸十分的急促,透

    过刚刚那一段监控视频,让她了解可心不为人知的一面,让他知道了可心的性需

    求,这无疑增加了他拿下可心的把握,这让我和可心的婚姻浮现了危机。

    思建看着画面中安静的可心,此时他似乎在纠结,在考量什么,难道是在考

    量此时他如果要征服可心的话,有多少的可能性思建纠结了一会后,就从床上

    起身,全身只穿着一条内裤就向走向门口,粗壮无比的**在内裤的兜布中间晃

    动着。

    只是他走到了门口后,他的手没有扭开房门,他纠结了一会后又转身回到了

    床边。

    他放弃了念头,只是他放弃了我却没有放松,照道理说思建放弃了今晚与可

    心交媾,我应该高兴才对,我为什么会紧张起来因为思建的这次放弃,虽然看

    起来不怎么起眼,但这却是思建成熟、有勇有谋的表现,他并没有失去理智,反

    而比平时和以前要冷静的多,如果我作为思建,那含矿缕侈为一爹男人我彩采必

    忍量的住,但是思建却做到了,他懂得隐忍,懂得放长线钓大鱼,这是一种有远

    见的表现,而恰恰是这食样子的思建,让我感觉到更加的可怕。

    另一边,可心竟然一直没有睁开眼睛,整个人一动不动,只有上下起伏的胸

    部证明她还活着,她的呼吸越来越均匀,最后陷入了沉静的睡眠。

    可心竟然睡着了,久违的**舒解了她的**,体力的消耗让她有了少许的

    疲惫,心满意足后她竟然就这样睡了过去,甚至都没有醒来清理一下自己,就这

    样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

    另一边思建也知道今晚该结束了,他低头看着自己依然勃起的**,脸上带

    着一丝苦笑。

    他脱掉了自己的内裤,那根大**再次显露出来,他把内裤扔在了地板,内

    裤的兜布上已经湿了一大片,刚刚内裤与**之间连接着一根根晶莹的黏液,他

    的**已经被粘液包裹了,思建的手指触碰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和**之间

    拉出了一条晶萤的丝线。

    思建把那根手指放到自己的鼻前,用鼻子使劲闻了一下自己的黏液,那些是

    男性的前列腺液,有着一股腥味。

    闻的时候思建闭着眼睛,似乎显得很陶醉。

    看到这一幕,我感觉到一阵恶心,一个男人闻自己的体液还那么陶醉,让我

    感觉到那么的变态,如果他此时把那根手指伸到嘴里品嚐一下,我肯定会呕吐出

    来。

    思建闻了一会后,就直接躺回了床上,他躺在床上**一直直翘翘的,没有

    丝毫的软下去,反而依然硬挺的,不断的进行着海绵体充血训练。

    而笔记电脑还打开着,他偶尔转头看一眼电脑的萤幕,画面中的可心保持着

    淫荡的姿势正在熟睡,胯部粉嫩的**和上方稀疏黑黑的芳草一目了然,思建似

    乎也想睡觉,但是他却睡不着,没有办法可心发泄出来了,思建却没有发泄出来,

    **就那么一直充血勃起,任谁也无法睡着。

    其实最快的解决办法就是**一下,自己撸管撸出来就完了,但是不知道为

    什么,思建似乎一直忍耐着不愿意**,或许他接受了西方的教育,也拥有了西

    方的思想,在西方的思想中,**是一种亵渎神灵的表现,上帝会惩罚那些把精

    子洒落到地上的人。

    不过我却有着另外一种想法和可能,会不会是思建正在积攒精液不想把自

    己的精液浪费在自己**上,而是储存起来,最后找机会一次性的喂给可心,灌

    满可心的子宫,有多满灌多满,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或许思建有这么一个打算,

    以后他不会再**,他的**只能用可心的**来填满,其他女人的**还有他

    自己的左右手,都没有资格触碰和包裹他的**。

    思建躺了一会后,最终他还是睡不着觉,他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后半夜一

    点十几分了,这回苦了他自己,但是他却没有任何的不耐烦。

    他坐起了身子后又再次来到了笔记电脑面前,他把可心睡觉的画面缩放到最

    小化,放在了萤幕的下角,之后开始操作那套监控软件程式。

    那套程式十分的简单,而思建貌似在外国学的主要是电子一类的东西,所以

    这些对于他来说都是小儿科。

    他操作了挤下后,就打开了文件的备份,他看到了密密麻麻、所有日期的文

    件备份,他也惊呆了,呆呆的看着软件里密密麻麻的文件,或许他都没有想到这

    套监控系统安装的时间竟然那么旱,或许他以为这套监控系统只是他回来之后安

    装的。

    他开始打开一个个视频文件,开始一个个的观看起来。

    此时的我坐在电脑前,看着思建用我安装的监控系统看着我保存起来的一个

    个私密的视频,我的手在颤抖,内心在滴血,那里面有太多太多的秘密,包括可

    心和思建的偷拍,还有我和可心之间的私密,还有更多的事情真相,我真的不敢

    想像,被思建发现了那些事情,思建会怎么样,而且这个视频把可心和思建所有

    交媾的细节,还有可心那个时候没有被思建看到的反应,全都录制在了那些视频

    中,无疑思建看过这些视频后,会了解关于可心更多的东西和事情。

    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让自己平复一下,没有办法,现在这些视频已经是过

    去式,该看到的都已经被思建看到了,已经无法阻止,真的没有想到,我安装的

    监控系统竟然帮了思建,而且我敢肯定,可心和思建最后发展到了那种程度,这

    套监控系统功不可没,很有可能是居功至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