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205)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205章。

    车子行驶在路上,此时脑中浑浑噩噩的,我不在乎待会回家后遇到可心和思

    建后会怎么怎么样,此时的大脑已经成为了浆糊,自己的精神状态似乎已经崩溃

    了。

    当我把车子驶进小区的时候,我看到了那辆黑色雅阁车和我迎面驶来,车牌

    号是那么的熟悉,而且从正面的车玻璃能够看到驾驶座的思建,此时的思建一边

    开车一边转头和副驾驶座的可心不知道说着什么。

    而可心坐在副驾驶里摀嘴哭泣着,不知道有没有把思建的话听进去。

    由於我的麵包车是採访车,经常用於偷拍,所以玻璃上都贴了膜,从外面根

    本看不到里面,但是里面却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面,所以两辆车交错而过,思建和

    可心根本没有发现我。

    在两辆车交错的那一刻,我的心中突然一痛,心中有着不舍,我知道在车子

    交错的那一刻,或许是我离可心最后一次如此之近了。但是她却不知道我就在她

    身边,在车子交错的那一刻,思建的雅阁车还给我让路躲闪了一下。

    看来俩人回家没有看到我,所以赶紧又出去找了,而且透过后视镜看到车子

    开的方向,似乎是往着我公司而去,想想也对可心第一个想到的地点肯定是家里,

    家里没有第二个地点肯定是公司里,不过可心选错了两者的先后,如果先选公司

    的话,还能找到我,不过正好相反,或许这就是天意吧。

    我把车子停在了楼下后一步步的爬上了搂,打开了家里的房门,熟悉的气息

    扑面而来,这一幕是多么的熟悉,上一次也是如此,只不过这次好一些,这一次

    不是在家里碰到可心和思建在交媾。

    打开房灯看到地板上有几个凌乱的脚印,是可心和思建的,俩人进屋后甚至

    连鞋子都没有脱,就那么在家里寻找我的身影,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

    我直接走到了后阳台。把父母的灵位拿了起来。之后重新巡视了一下这个房

    子,这次或许是真的要离开了,厨房的保温盖下,还放着可心早上给我做的早餐。

    看着家里的照片,还有我俩的结婚照,我的眼泪终於流了下来,我真的很不

    舍。

    上次离家的时候,由於思建和可心就在家里进行**,当时受了影响,我根

    本没有静下心来,现在没有外人打扰酌情况下呆在家里,所有的思绪从我的脑海

    里闪现,让我心中所有的感情爆发了出来,眼泪流进了我的嘴里,是那么的苦涩,

    我抽泣了起来,自己以前也流过眼泪,只是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抽泣的哭过了。

    此时自己的双脚彷彿不听使唤了,怎么也移动不了,其实是内心之不愿意离

    开这个家。

    擦乾了自己的眼泪,站在门口最后巡视了一眼自己的家,把门关上房门自动

    反锁,抱着父母的灵位慢慢的下楼,我不知道在家里待了多久,或许有半个小时,

    或许是一个小时。

    我走到楼下后,把父母的灵位放到麵包车里。

    开着麵包车我出了小区,只是我刚驶出小区,我又看到了那辆黑色的雅阁车,

    这次我们离的很远,我已经转弯了它在我的身后,但是它转进了小区之中。

    看来可心和思建去公司找不到我,所以又回到了家里,她在找不到我的情况

    下,在家里等候是最好的办法。

    我把麵包车开到加油站,给车子加了满满的油,之后开着麵包车在路上行驶

    着。

    不知不觉中竟然来到了那个熟悉的平房区,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来到了这里,

    或许冥冥之中自有註定。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我有一些事情还没有去办,家里的房

    子和车子都是我名下的,而且家里的所有积蓄都在我这里。

    我只想离开,我不想带走任何的东西。

    我在平房区里寻找到了一个打字複印行,起草了一份授权代理书,之后用身

    份证複印了一些複印文件。

    弄完这些后我有些为难,如果我现在把这些东西送回家,那么就要面对可心

    和思建,现在我已经离开了家,我不想面对他们。

    这时候我想到了那个四合院,正好那天我配了这个四合院的钥匙,於是我开

    车到了那个四合院。

    此时大门紧闭,我拿出钥匙打开了大门,走进了那个四合院里,这还是我第

    一次从正面进入到这个四合院之中,走进了大听里,屋里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

    和视频里的一模一样,看着客厅的那个沙发,想像着在几个小时前可心和思建在

    这个沙发上激情的**,上面或许还残留着可心的体温和**。

    想到了这些,我的鼻子在客厅里闻了一下,由於房门和窗户紧闭。所以屋里

    的气味久久不会消散,我闻到了非常明显的味道,那是男性荷尔蒙的味道,是一

    股腥腥的味道,是男人精液独有的味道。

    这场**我没有看到最后,在俩人性交的最后时刻,我正一个人孤独地在学

    校的大门口,心中焦急的期盼着,盼望可心能够准时来见我,但是她却拖延着时

    间,无视我的要求,在这里和思建最后的**。

    闻着空气中那腥腥的精液味道,我可以想像到思建最后在可心的**里内射,

    可心的**中流出大量精液的画面,果不其然在沙发不远处的垃圾桶里,有几团

    卫生纸,而精液的味道就是从这个垃圾桶里发出的,卫生纸包裹的中间还能够看

    到一些精液溢出的痕迹,那些纸团很多可以看出思建射出的精液有多么的浓稠。

    我晃了晃头把所有的思绪都移除脑海,想到那些我就心痛的无法呼吸。

    我把我家里的钥匙放在了沙发旁边鞋柜上,离俩人交媾过的沙发位置只有不

    到半米。

    还有家里的房产证,车子等所有的授权书,从我的公文包里拿出了我的身份

    证複印文件,通过这些手续找一个中介,就可以把这些资产转移到可心的名下,

    我也把银行卡留下了。密码可心是知道的。

    我走了不会带走任何的东西,把全部留给可心,这算是我作为男人最后的尊

    严和豁达,宁可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思建和可心来到四合院后,肯定会发现这些东西,这样一来事情也交代好了,

    也可以让思建和可心知道,我知道这个四合院,也让俩人明白我不是一个傻瓜糊

    涂虫,一切我都瞭若指掌。

    慢慢的走出了四合院关好了大门,我回看了一眼,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牵

    挂了,彷彿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交代自己的后事一般。

    站在四合院的门口,我想到了冷冰霜,这个深爱我的女人,也是我最愧疚的

    一个女人,她为我付出了那么多,而我却没有为她做过什么,对不起,冷冰霜,

    我欠你的来生一定会还给你。

    天下之大,似乎没有了我的容身之所,算了,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

    我出生在深山里,那么就回到深山里吧,那个小木屋或许早就不存在了。

    那么自己就回到深山里,在小木屋的原址再建造一个小木屋,按照原来的样

    子,把父母的灵位供奉在那里,之后与世隔绝,过着原始的生活自给自足与世无

    争,和以前的一切都断绝关系,回到自己最初的地方,这样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在那里没有人会打扰我,也不会有人能够找到我,就在那里度过自己的余生。

    想到了这些,我决定开车回到我的家乡去。

    我上车启动了车子,只是我刚踩下离合器,一辆车子就突然从麵包车的旁边

    冲出来,一下子挡在了麵包车的前面,快速地阻挡了我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