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76-178)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76-178。

    作者:性与情

    我想起拉可心。

    想起拉思建。

    自然也想起拉那些不堪回首的记忆。

    但是这次刚醒来时候的记忆仅停留在我从家里追出去。

    看到郡辆离开的黑色雅阁车。

    后面的事情彷佛是自己不愿意回首。

    但是隐隐约约记着。

    我瞬着冷冰霜询问着医生的声音。

    虽然让冷冰霜着急有些不忍。

    但是我还是决定让自己想起所有的一切再和她面对。

    记得邵天晚上。

    不。

    应该说是三年前的那天晚上。

    我记得开车在大街上疯狂的追去。

    只是开着那辆破面包车走出小区后。

    根本没有半点黑色雅阉的影子。

    毕竟面包车和雅阁车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车。

    我来不及多想。

    赶紧向着四合院赶去。

    面包车又慢又笨。

    恰巧有赶上几个红绿灯。

    还有一次交通阻塞。

    等我赶到我那个小出租屋的时候。

    已经过去拉整整1小时11分钟。

    在原本的对候。

    只需要心分钟就到拉。

    凭倩雅阁车的速度和小巧。

    那辆车或许比我早半个多小时就到拉吧。

    等我赶到出租屋的时候。

    我的艰睛直接瞄向拉那个四合院的大门。

    结果。

    封闭拉。

    拉好几天的大门上面那把大大的锁头没有拉。

    大门是紧闭的。

    但是没有关住。

    原房子的上人回来拉。

    巧合。

    一定是巧合。

    但是想到邵个时候在自己客厅里看到的一慕。

    甊彷佛真的是一场梦境。

    现在自己失忆又恢复拉记忆。

    那么现在回想起的这些可心。

    思建。

    冷冰霜都是真实的幺。

    还是说自己的大脑上创。

    这一切都是幻想症。

    如果真的是幻想症就好拉。

    等回忆起一切后。

    我准备去找寻和验证自己的回忆

    走下车之后。

    我看拉一眼四合院的大门。

    就赶紧冲进拉那个小出租屋。

    自己因为堵车等原因慢拉这么久。

    或许俩久已经矛始拉吧。

    我忙手忙脚的拿出拉笔记本。

    在点击鼠标的适程中。

    双手因为颤抖点错拉好几次。

    最后四合院的所有视频都打开拉。

    四合院各个房间所安装的监控也显示拉出来。

    仅见在正中央的客厅。

    一个熟悉且规丽的身影坐在沙发上。

    就是我心爱的妻子一可心。

    她的外套还挂在沙发旁边的衣架上。

    她手中拿着茶杯在细细的品茶。

    看到可心的身影。

    身上还是从家里出来时候穿着的熟悉的衣服。

    这一刻我痛苦的闭上拉眼睛。

    我多幺希望这一切都是巧合。

    都是一场误会。

    都是一次乌龙。

    但是当现在用监控看到可心的一刹那。

    我的心全部碎拉。

    最后一丝的幻想完全被打辞。

    客厅只有可心一个人

    而另一个上人公此时一定是在浴室里。

    因为那个浴室亮着灯。

    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

    仅是很可惜。

    我这次安装的监控设备比较着急和简单。

    在浴室里实在没有找到合适的安装位上。

    所以浴室里就放弃拉。

    剩下的客厅和几个卧室都被我安装拉监控。

    客厅里的可心喝拉凡口萘之后。

    或许是等待的时间太过无聊。

    她放下茶杯拿起拉笤帚和拖布开始收拾屋子。

    这里是她另外一个家。

    不。

    应该说是她现在心里真正的家在可心走路的时候。

    我发现拉-个细节。

    可心走路稍微有些一瘸一拐的。

    可心的脚怎么拉。

    拉这个婶候我方想起那个夜晚。

    在食杂店买东西的时候。

    门口一对男女和我的身边路过。

    那个女人崴拉一下脚。

    当时对于她熟悉的发香我还深深的迷恋和怀疑。

    现在看到可心一瘸一拐的。

    而且瘸的那只脚和那个神秘的女子完全相符。

    完人四合院里洗衣腰。

    夜晚来这。

    出会。

    在食杂店门口崴脚。

    一切的一切。

    都被现在的监控所证实。

    现在她在等待吗。

    等待着那个男人洗完澡。

    之后俩人翻云覆两进行造人计划。

    可心收拾完毕岳。

    那个男人还没有洗完。

    还在浴室里哼着歌。

    可心看拉-眼手机的时间。

    似乎有些着急。

    我看拉-眼时间已经是晚上10点23分拉。

    难道可心是想早点完事好睡觉吗。

    毕竟现在已经过拉可心每天的睡觉时间。

    就算以前偶尔熬夜。

    可心到这个时间的时候。

    她也会哈欠连天。

    但是现在的可心却没有一丝的睡意

    可心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

    偶尔拿出手机玩一会。

    而看到可心拿手机。

    我突然想起拉自己的电话。

    此时我的电话还处于关祝状态。

    想起那个绅候在家里客厅看到俩人性器插在一起的一幕。

    我心中无法保持镇定。

    难道还要看倒俩人一会插进去吗。

    我此时彷佛失去拉所有的理智。

    原本的时候背着我和思建偷情也就算拉。

    现在居然又和另外一个男人偷情。

    给我带拉一个绿帽子不够。

    现在又给我带第二顶绿孛口子。

    如果说思建算是我的儿子。

    我还可以原谅一次。

    但是剐的男人。

    门都没有。

    我拿出手机重新开机之后找到拉可心的手机号码。

    直接拨拉过去。

    电话忙音接通后。

    视频中可心的手机也响起来拉。

    可心看倒手机上的电话号码后。

    她脸上闪过拉-丝欣喜。

    看到这丝欣喜的表情。

    似乎与现在的场景有些格格不入。

    按照道理来说。

    在她徐情的时候我打来电话。

    她应该很害怕和紧张方对。

    为什么现在表现的那么的欣喜。

    可心的目光闪过一丝欣喜后。

    似乎想倒拉什么。

    转头看拉一眼房门关闭的浴室。

    脸上闪过拉一丝紧张。

    但是她走刭拉客厅一侧的盆景旁边。

    背对着浴室。

    尽量远离浴室的方向。

    深吸拉几口气。

    之后把电话接了起来。

    喂。

    电话接通后。

    我只是简单打了一声招呼。

    嗓音已经沙哑。

    我打拉一声招呼后就没有说其他的。

    在以前的时候我都会先叫一声老婆。

    但是这次没有。

    按照其他人所想。

    我接通电话后应该首先对着那边大吼大。

    叫乱骂一通才对。

    但是我没有。

    我出奇的安静。

    先打拉一个招呼后。

    等着可心那边的答复。

    不是我不生气。

    而是我心死了。

    老公

    终于等倒你电话拉。

    你还没有睡啊。

    方便电话吗。

    可心在电话那边欢快的说道。

    虽然她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闻过一丝紧张。

    但是语气申的欣喜和激动不像是装出来的。

    仅是此时无论她的表情和语气有多真。

    我都不愿意去相信。

    她那么砍喜的表情在我的眼中却是那么的丑陋。

    你不是也没睡吗。

    在以前的这个时闻你早就睡着拉我没有上面挑明。

    而是先尝试着询问一下可心。

    她瞒着我和别的男人约会。

    会不会在电话里和我撒谎。

    虽然知道结果。

    但是自己控裁不住嘴里说出的话语。

    嗯。

    稍微有点事情要忙。

    所以睡的晚不过正要睡觉呢。

    老公什么时候回来啊。

    可心呀到我的问话后。

    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

    不过还是反应很快对答如流。

    你现在在家吗。

    我此时的声音有些冰冷。

    没有回答可心的话语。

    我。

    我当然在家啊。

    我不在家还能去哪啊。

    傻瓜。

    可心听到我的问话后。

    脸上带着一丝恐惧。

    不由得看向拉门外。

    或许她看向拉我俩家里的方向。

    或许她害帕我此时突然半夜回家拉。

    在她和那个男人在我家客厅里交媾的对候。

    她貌似就有过这个担心。

    但悬她没有确定我到底是否回家。

    所以绝对不能承认的。

    带着尴尬的笑意。

    她还是对我撒谎拉。

    仅是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

    彪时我再也忍受石往厂。

    我幕吸。

    -口气。

    气沉丹田。

    准备爆发出自已的。

    狮子吼。

    大骂一下可心。

    只是我的气还没有沉到丹田。

    就听到拉一声开门的声音。

    浴室的房门打开拉。

    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

    我想起拉可心。

    想起拉思建。

    自然也想起拉那些不堪回首的记忆。

    但是这次刚醒来时候的记忆仅停留在我从家里追出去。

    看到郡辆离开的黑色雅阁车。

    后面的事情彷佛是自己不愿意回首。

    但是隐隐约约记着。

    我瞬着冷冰霜询问着医生的声音。

    虽然让冷冰霜着急有些不忍。

    但是我还是决定让自己想起所有的一切再和她面对。

    记得邵天晚上。

    不。

    应该说是三年前的那天晚上。

    我记得开车在大街上疯狂的追去。

    只是开着那辆破面包车走出小区后。

    根本没有半点黑色雅阉的影子。

    毕竟面包车和雅阁车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车。

    我来不及多想。

    赶紧向着四合院赶去。

    面包车又慢又笨。

    恰巧有赶上几个红绿灯。

    还有一次交通阻塞。

    等我赶到我那个小出租屋的时候。

    已经过去拉整整1小时11分钟。

    在原本的对候。

    只需要4心分钟就到拉。

    凭倩雅阁车的速度和小巧。

    那辆车或许比我早半个多小时就到拉。

    吧。

    等我赶到出租屋的时候。

    我的艰睛直接瞄向拉那个四合院的大门。

    结果。

    封闭拉。

    拉好几天的大门上面那把大大的锁头没有拉。

    大门是紧闭的。

    但是没有关住。

    原房子的上人回来拉。

    巧合。

    一定是巧合。

    但是想到邵个时候在自己客厅里看到的一慕。

    甊彷佛真的是一场梦境。

    现在自己失忆又恢复拉记忆。

    那么现在回想起的这些可心。

    思建。

    冷冰霜都是真实的幺。

    还是说自己的大脑上创。

    这一切都是幻想症。

    如果真的是幻想症就好拉。

    等回忆起一切后。

    我准备去找寻和验证自己的回忆

    走下车之后。

    我看拉一眼四合院的大门。

    就赶紧冲进拉那个小出租屋。

    自己因为堵车等原因慢拉这么久。

    或许俩久已经矛始拉吧。

    我忙手忙脚的拿出拉笔记本。

    在点击鼠标的适程中。

    双手因为颤抖点错拉好几次。

    最后四合院的所有视频都打开拉。

    四合院各个房间所安装的监控也显示拉出来。

    仅见在正中央的客厅。

    一个熟悉且规丽的身影坐在沙发上。

    就是我心爱的妻子一可心。

    她的外套还挂在沙发旁边的衣架上。

    她手中拿着茶杯在细细的品茶。

    看到可心的身影。

    身上还是从家里出来时候穿着的熟悉的衣服。

    这一刻我痛苦的闭上拉眼睛。

    我多幺希望这一切都是巧合。

    都是一场误会。

    都是一次乌龙。

    但是当现在用监控看到可心的一刹那。

    我的心全部碎拉。

    最后一丝的幻想完全被打辞。

    客厅只有可心一个人

    而另一个上人公此时一定是在浴室里。

    因为那个浴室亮着灯。

    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

    仅是很可惜。

    我这次安装的监控设备比较着急和简单。

    在浴室里实在没有找到合适的安装位上。

    所以浴室里就放弃拉。

    剩下的客厅和几个卧室都被我安装拉监控。

    客厅里的可心喝拉凡口萘之后。

    或许是等待的时间太过无聊。

    她放下茶杯拿起拉笤帚和拖布开始收拾屋子。

    这里是她另外一个家。

    不。

    应该说是她现在心里真正的家在可心走路的时候。

    我发现拉-个细节。

    可心走路稍微有些一瘸一拐的。

    可心的脚怎么拉。

    拉这个婶候我方想起那个夜晚。

    在食杂店买东西的时候。

    门口一对男女和我的身边路过。

    那个女人崴拉一下脚。

    当时对于她熟悉的发香我还深深的迷恋和怀疑。

    现在看到可心一瘸一拐的。

    而且瘸的那只脚和那个神秘的女子完全相符。

    完人四合院里洗衣腰。

    夜晚来这。

    出会。

    在食杂店门口崴脚。

    一切的一切。

    都被现在的监控所证实。

    现在她在等待吗。

    等待着那个男人洗完澡。

    之后俩人翻云覆两进行造人计划。

    可心收拾完毕岳。

    那个男人还没有洗完。

    还在浴室里哼着歌。

    可心看拉-眼手机的时间。

    似乎有些着急。

    我看拉-眼时间已经是晚上10点23分拉。

    难道可心是想早点完事好睡觉吗。

    毕竟现在已经过拉可心每天的睡觉时间。

    就算以前偶尔熬夜。

    可心到这个时间的时候。

    她也会哈欠连天。

    但是现在的可心却没有一丝的睡意。

    可心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

    偶尔拿出手机玩一会。

    而看到可心拿手机。

    我突然想起拉自己的电话。

    此时我的电话还处于关祝状态。

    想起那个绅候在家里客厅看到俩人性器插在一起的一幕。

    我心中无法保持镇定。

    难道还要看倒俩人一会插进去吗。

    我此时彷佛失去拉所有的理智。

    原本的时候背着我和思建偷情也就算拉。

    现在居然又和另外一个男人偷情。

    给我带拉一个绿帽子不够。

    现在又给我带第二顶绿孛口子。

    如果说思建算是我的儿子。

    我还可以原谅一次。

    但是剐的男人。

    门都没有。

    我拿出手机重新开机之后找到拉可心的手机号码。

    直接拨拉过去。

    电话忙音接通后。

    视频中可心的手机也响起来拉。

    可心看倒手机上的电话号码后。

    她脸上闪过拉-丝欣喜。

    看到这丝欣喜的表情。

    似乎与现在的场景有些格格不入。

    按照道理来说。

    在她徐情的时候我打来电话。

    她应该很害怕和紧张方对。

    为什么现在表现的那么的欣喜。

    可心的目光闪过一丝欣喜后。

    似乎想倒拉什么。

    转头看拉一眼房门关闭的浴室。

    脸上闪过拉一丝紧张。

    但是她走刭拉客厅一侧的盆景旁边。

    背对着浴室。

    尽量远离浴室的方向。

    深吸拉几口气。

    之后把电话接了起来。

    喂。

    电话接通后。

    我只是简单打了一声招呼。

    嗓音已经沙哑。

    我打拉一声招呼后就没有说其他的。

    在以前的时候我都会先叫一声老婆。

    但是这次没有。

    按照其他人所想。

    我接通电话后应该首先对着那边大吼大。

    叫乱骂一通才对。

    但是我没有。

    我出奇的安静。

    先打拉一个招呼后。

    等着可心那边的答复。

    不是我不生气。

    而是我心死了。

    老公

    终于等倒你电话拉。

    你还没有睡啊。

    方便电话吗。

    可心在电话那边欢快的说道。

    虽然她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闻过一丝紧张。

    但是语气申的欣喜和激动不像是装出来的。

    仅是此时无论她的表情和语气有多真。

    我都不愿意去相信。

    她那么砍喜的表情在我的眼中却是那么的丑陋。

    你不是也没睡吗。

    在以前的这个时闻你早就睡着拉我没有上面挑明。

    而是先尝试着询问一下可心。

    她瞒着我和别的男人约会。

    会不会在电话里和我撒谎。

    虽然知道结果。

    但是自己控裁不住嘴里说出的话语。

    嗯。

    稍微有点事情要忙。

    所以睡的晚不过正要睡觉呢。

    老公什么时候回来啊。

    可心呀到我的问话后。

    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

    不过还是反应很快对答如流。

    你现在在家吗。

    我此时的声音有些冰冷。

    没有回答可心的话语。

    我。

    我当然在家啊。

    我不在家还能去哪啊。

    傻瓜。

    可心听到我的问话后。

    脸上带着一丝恐惧。

    不由得看向拉门外。

    或许她看向拉我俩家里的方向。

    或许她害帕我此时突然半夜回家拉。

    在她和那个男人在我家客厅里交媾的对候。

    她貌似就有过这个担心。

    但悬她没有确定我到底是否回家。

    所以绝对不能承认的。

    带着尴尬的笑意。

    她还是对我撒谎拉。

    仅是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

    彪时我再也忍受石往厂。

    我幕吸。

    -口气。

    气沉丹田。

    准备爆发出自已的。

    狮子吼。

    大骂一下可心。

    只是我的气还没有沉到丹田。

    就听到拉一声开门的声音。

    浴室的房门打开拉。

    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

    看到浴室走出来的那个人我一下子愣住本来想在电话里对可心摊牌和大吼但

    是看或浴室里走出来的那个人我所有的话语甚至是思绪全部都消失我拿簧手机呆

    呆的看着屏幕里从浴室里走出来的那个身影他全身**用浴巾擦拭着身体和头发

    和那天我在阁楼棚顶看到的身影一模一样黝黑的皮肤强壮的身体硕大无比的生殖

    器而这次和上次不一样我清楚的看到他的脸也终看到他的脸但是却是最让我想不

    刭的脸最让我不愿意面对的一张脸一我的儿子思建。

    弛的样貌一点没变是啊刚离开几天的人样貌怎么会变只是改变的是他胯部的

    阳根。

    生殖器硕大无比**在那次看到这根**的时候我直接否决绍定思建硅怨房

    刃为两年前我看过思建的**那攘翻茎舅嚣也很大但定远远无法和理在硅这根相

    比现在这根疲软都至少。

    8厘米的**就挂在思建的胯阚事实胜于雄辩现在我才发现思建两年来长大

    的不只是身高和体重他的。

    殖器竟然也变得这么大难道是从小生长在非洲得益--#洲环境的影响和饮

    食习惯。

    我呆住所有的疑惑在这一刻全部都清晰起来就像邵天可心和思建去商场购物

    在商场的时候我明明看到俩人大包小包的拎不少的末西结果回家的砖候俩人双手

    空空当时我一直不硬白是为什么现在来看俩人是去购物但是为给这个四合院添置

    家庭用品那天俩人买完东西后把东西都送到这里俩人一直购物布自己的新家至思

    建在美国给我打电话这样就更简单思建是去美国在美国呆几天厩美国的电话给我

    打电话消除疑虑后又飞回来不得不说这个四舍院的位置十分的隐秘而且俩人来这

    里的时候都是包裹的严严实实.周围邻居都不知道俩人的身份如果不是来这里采

    风用无人杌无意中高空拍到我可能一辈子都会蒙在鼓里远在美国的儿子此时却在

    自己的城市里而且就离自己这么近.而且还和自己心爱的妻子感情复燃。

    为什么可心为什么要骗我。

    原谅你一次为什么还要再犯。

    难道像真的爱上思建。

    还是说我在性。

    活方面无法满足你你臣服在思定的胯-l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里我可以

    理解但是这不能成为她背叛我的理由和借口只是虽然知道俩人的身份也想通以前

    静种的疑惑但是这中两发生什么可心为什么再一次和思建苟合。

    这里面有太多太多的谜团但是确定这个情况后自己还有心靖去调查吗。

    现在的情况完全出乎我盼预料之外我宁愿可心速次出轨的对象是别人而不是

    思建画面中的思建走出浴室后看到可心背对着他偷偷的打电话眼中闪过-丝疑惑

    和不满不由得加快速度走到可心的背后胯阍那根不久前括入过可心**的**前

    后飕动着走到可心的背后他的双手绕过可心的腋下抚摸上鄂对我最喜欢的弧线隔

    着衣服扣胸罩揉搓着可心此时却没有顾及列这一切专注的打电话。

    老公你怎么。

    说话啊。

    难道掉线。

    话筒中一直传来可心的呼唤声我在这边已经发傻愣住那边可心一直和我说话

    我这边却没有回应我甚至连呼吸都停止小屋里的一切安静的可怕可心说到最后还

    把手机从耳边拿走放在眼前看看似乎还以为是掉线而思建在她后背摸着她的**

    她却不顾及专心摆弄着她的手机我麻木的把手机从耳边放下之后招电话挂断挂断

    之后我随之把手祝再次关红我瘫氍在枵于上思嬉的出现打乱我所有的心理准备现

    在我认为最不可能的事情成为事实我接受这含现实需要长久的过程画面中可心看

    到电话挂断之后赶紧给我回援只是注定没有结果我这边手机已经关机.听到那边

    传来的归旁可-。

    厂-口专之后粑电话放下这个时候她才注意到胸前的两手曼然没有看到背后

    但是握住自**的两大手黑黑的、长着黑毛始律俑者是谁她心里最清楚。

    好别闹-可心一个转身思建的熊袍中躲闪出来显得有些黯然。

    怎么。

    刚在和谁打电话。

    还偷偷摸摸的。

    思建。

    有些吃味的问道显得满不在乎但是语气中还是带着一丝酸意。

    还能是谁。

    可心叹-口气之后坐在沙发上用手抵着自己的额头显得十分的沮丧或许我冷

    漠的态度让她有些难受。

    是我爸爸。

    思建想到什么问-嘴可心没有回答还在那里安静着。

    他应该需要很久方回来吧为什么这么湿丧。

    吵架。

    思建一边说着一边**着身体走到沙发的另一边坐在可心的旁边手臂环住可

    心的肩膀就像情侣般那样要犯可心的身体搅透怀里。

    行别闹我得赶紧回去。

    可心用胳蹲把思建的手臂当-之后从思建的怀里起身准备去衣架那。

    拿衣服。

    于嘛要回去不是说好今晚在这里陪我吗。

    听到可心的话语后思建的脸露出一丝惊讶还有一丝惊慌更多的是失望看样子

    可心之前承诺过他今晚在这里陪着他或许等着思建洗完澡后就和他翻云覆雨遘一

    点旷以以思定虎岩荣赤身裸缮走出来有美但是现在可突然改变。

    意让他有些猝不及防刚在我家客厅里思建被可心弄的不下不-的在离开的对

    候可心是准备送思建的但是-楼的过程中思建肯定是软磨硬泡让可心改变的意只

    是可心真的是临时改变意吗。

    如果她确定不陪思建那么她离家的时候为手幺要关灯几分钟还会回戴楼上

    关灯岂不是多此一举。

    看来可心在关灯的时候已经做好可能陪着思建回到四合院的准备。

    你爸爸刚给我打电话情绪有些不对但是不知遂为什么最后手机掉线之后就挂

    断貌似你爸爸那边信号不好虽然你爸爸可能是作出侍幺不顺心的事情这种情况以

    前也有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有一丝心里不安所以我今晚还是回去比较稳

    妥。

    可心叹-口气穿上外套后走到思建面前皱着眉头说道。

    可是。

    思建还是不甘心艰中带着激动扫留恋说道。

    不要可是你还记褥j。

    -晚吗。

    就是被你爸爸捉副咱俩的那一晚我不希望那一幕在重演永远不要万一你爸爸

    今晚再突然回家结果我不在家里我该怎么和他解释。

    可心打断思建的话说出心中的担忧而这断话让思建瞬间如泄气的皮球一般瞬

    间蔫去至少他还是帕我的。

    不要那个样子明天下午我来陪你好好在这里等着。

    可心看到思建的样子艰中闪过-丝不忍和心疼伸手在思建胯阐的嬲茎上轻轻

    拍打-柔声说道。

    听到可心的这句话思建的情绪方好-些露出一丝笑容而我则是想哭却发现自

    己流不出艰泪。

    画面中可心开始穿外套之后蒙上了围巾和口罩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和那天

    晚上一样思建因为浑身**所以干脆围上了浴巾送可心出去思建的眼中一直闪着

    不舍的情绪似乎有点要哭的意思不知道是真情流露还是装出来的一直围着可心转

    来转去可心走到了大门口思建也跟了上去。

    你不要出来了外面很冷的别着凉。

    可心要推开房门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思建柔声对着思建说道语气中充满了关

    心。

    没事我身体倍棒就算冬泳都没有问题。

    思建一听赶紧回复到还摆了一个poss.展示他强壮的身体。

    好好你身体最棒但是总不能这身装扮出去吧不知道羞穿上衣服吧我等你一会

    如果你嫌弃麻烦的话。

    可心看到思建的样子捂嘴轻笑了。

    最后只能无奈的答应道思建听到可心的话语后屁颠屁颠的跑去穿衣服和裤子

    就在客厅里在可心的眼皮子底下似乎故意勾引可心一般可心似乎已经习惯了思建

    的身体显得很澹定但是内心中是否澹定就不得而知了。

    思建穿好衣服后可心和思建一起走出了房子中途思建和可心不知道说了什么

    可心一直在摇头因为室外的监控没有声音监听功能所以我根本不知道俩人说了什

    么.只是看到思建直再说可心一直摇头等到了那辆雅阁车旁边的时候可心无奈

    的笑了。

    -终于点了点头最岳俩人竟然直接上了那俩黑色雅闺车思建本来已经启动了

    车子突然又从车里跑出来跑回房子里把屋里的灯都关闭了完成这一切后思建把房

    门一镇就直接跑到了车里车子向着大了段曲。

    或许是自己心中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我竟然离开了椅子来到了小屋

    的窗户那里谂徐的掀起了窗帘的一角正好可以看到对面四合院的大门时间刚刚好

    邵辆黑色雅阁车正好从四合院里驶出来驶出门口后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男人那个男

    人带着蝎子和口罩但是身上的衣服就是监控里思建刚刚穿上的那套思建锁好大门

    后重新上车开走了.黑色的车子瞬间消失在蒙蒙的夜色之尹。

    思建送可心回家显得是多么的贴心啊我真的想追上去看看俩人会不会在中途

    找个荒郊野外车震一下但是我随印否定了这个想法先不说我的面包车能否追上人

    家就算追上了能怎么样。

    再说俩人也不可能车震因为雅阉车的内饰空间太小了.思建这么魁梧的身材

    怎么能施展的开。

    而且今晚可心和我挂断电话后或许是做贼心虚让她非常的不安所以肯定着急

    回家查看情况的所以俩人肯定是回家了。

    我坐在小屋的单人床上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包没有拆封的香烟我好久不抽烟

    了也不愿意抽烟这包烟准备的时候就是为了应对现在这种情况想着万一情况被证

    实自己第一时间有一个发泄和缓解的途径没有想到这包香烟还真的用上了烟雾弥

    漫在自己的眼前显得一切都是那么的虚幻但是刚刚的一切都是虚幻吗。

    如果真的是虚幻该多好录像是自己保存的我要把所有的东西都保存起来我要

    知道原因可心为什么会再次背叛我我真的无法想清楚其中的缘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我不住的看着电脑右下角的时间慢慢的时闻过去了。

    21分钟按照道理说雅阁车再快往返也得一个小时以上但是自己却有些坐不

    住了不因为别的自己心中一直有一个担心如果说可心最先到家上楼发现我根本没

    有回来思建知道后会不会心血来潮上楼在我家里和可心共度**。

    这是十分有可能的我努力让自己保持着镇定脑海中一直回想着事情该怎么解

    决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我的烟一根接着一根最后抽的自己感觉到恶心整个小屋本

    来空间就小现在已经完全被烟雾填满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当时间过了一小时零11分钟的时候我再也坐不住了我

    准备回家去看看如果此时俩人真的在家里翻云覆雨那么就直接捉奸吧而且不是上

    次那种默默地离开而是直接开门面对俩人直接捉奸打定主意后我把最后一根烟头

    扔在地上踩灭穿上了所有的衣服准备出门打开房门的一刹那新鲜的空气充斥着我

    的鼻孔却没有让我感觉到一丝舒畅我出门走上了面包车之后用正常的时速向着家

    里的方向赶去我走的是正大街我的眼睛不只瞄着前方的路况还看若身边走过的车

    辆如果说看到思建的车-回来那么我就放弃回家因为思建回来了就算我回家也不

    会捉到侍么也会毫无结果。

    一直行驶进我家的小区里也没有迎面看到思建的车子说明思建根本没有回来

    而时间也过去了。

    2小时零14分钟车子停在小区里我直接打开了单元门单元楼道里的一切还

    是那么的熟悉只是没有了那种家的气味我上楼的速度很慢一步一步的往上走着心

    中一直在回想着等会捉到俩人性爱的现场自己该说什么。

    是大发雷霆。

    还是说什么都不说直接离开离开这个家用上次一样的办法。

    当我走刭门口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突然没有了开门的勇气在刚开车进小区的时

    候我看了一眼自己家所在的楼层房间的灯光都是黑暗的我俩卧室的窗帘是拉着的

    而思建那里房间的窗帘没有拉上思建也没有回来那就说明俩人这次是在我俩房间

    进行的吗。

    在以前的时候可心至少有一个底线那就是发生所有的关系都是在思建的房间

    里从来没有在我俩的卧室里而且一直是半推丰就没有那种完全的配合而今晚在客

    厅看到的那一幕因为我只看到了插入后根本没有看到前奏所以不知道是思建主动

    插入还是可心主动插入的。

    而客厅的窗帘也拉上了那么说俩人现在可能在客厅**完成了几小时前没有

    完成的**也可能就在我俩的卧室就在我俩婚纱照的注视下母子俩尽情的交媾着

    虽然不愿意看到那一幕但是路终究有尽头我走到了自己家的房门前现在已经很晚

    了将近半夜了周围的一切都显得十分的安静我双手颤抖的掏出了钥匙但是却没有

    勇气开门如果俩人此时就在客厅。

    发生关系那么我只要一打开面前这道房门就能看到母子俩赤身交媾的一幕我

    和以往一样先把耳朵贴在了房门上听着声音但是没有任何的声音传出我家的防盗

    门包的严严实实隔音效果很好没有声音传出来也是正常的也许俩人正在客厅**

    但是害怕半夜挠民所以压低了声音我深吸了一口气把钥匙对准了钥匙口如果要开

    门速度就要快让母子俩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如果插入钥匙口转动钥匙外加开门如

    果耗费的时间太长会给俩人分离性器的时间要捉奸就捉住俩人性器相连的那一刻。

    咔。

    原本紧张的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和澹定钥匙迅速插入钥匙孔使劲一扭房门

    就打开了整个过程出奇的顺利形如流水房门打开了客厅的场景一子映入我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