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95)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但是当我走到离记门还有不到一米的时候,我的脚步停止了,不知道是以,或许是因为再离太近了就会被里面的二人发现,也或许是离的太 近会看得清,听得清,心痛的最深。版主0零一此时我离门缝只有短短的一米之遥,此时我只要我抬起手就可以触碰到房门,我就可以把房门打开,此时我甚至能够感受到门缝里冲出的热浪,那是可心和思建滚烫的身躯不断散发出的热浪,还有俩人粗重的呼吸,拂面的热气充满了荷尔蒙的气息。

    我看着里面亲热的母子二人,看到自己心爱的妻子被别人压在身下,我想抬起自己的双手推开房门,但是这个时候自己的双手仿佛不听使唤,怎么也抬不起来,或许自己内心潜意识里不想去打破这个平静。如果捉奸撞开房门的话,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可心,是伤心欲绝是暴躁狂怒是怒骂还是暴打结婚以来,我和可心相亲相爱,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可心也没有离开我,嫌弃我,我对于她除了爱,还有深深的感激,我从来没有和她红过脸,别说打骂了。

    看着里面可心的样子,我该恨她吗不应该,因为我本身就是一个废人,不能生育的废人,如果换做其他女人,或许早就离开我了,还会陪伴和鼓励我这么久吗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说,或许可心对我已经仁至义尽了,追求自己幸福是一个人应有的权利,可心就算寻找他人出轨,只能爱到道德的谴责,却不会有法律的责任思来想去,我对于可心怎么也恨不起来。对于思建,我也没有恨的感觉,因为我亏欠了凤君,这算是凤君在天之灵借她儿子的手向我讨债吗只是这还债的代价太大太大了

    想到了这些,我闭上了眼睛,扬起了头部,我此时想阻止自己的眼睛流下来,我不想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懦弱的一面。只是眼泪还是冲破了眼皮的束缚,流了下来。“嗯嗯”正在这个时候,我被可心一声异样的给惊醒了,习惯了刚刚一如既往的轻轻吟,突然发出这样呻吟是那么的与从不同。我本能的睁开了眼睛,此时眼睛已经模糊,因为前方隔着一层泪光。

    我看着门缝里面,只见在我思考和伤心的这会,里面已经发生了变化。只见思建此时已经把手伸进了可心的臀瓣之下,毕竟此时可心是躺在床上的,臀部是身体主要的几个受力点之一,臀瓣和床铺之间压的实实的,思建突然把手硬插了进去,那种粗鲁的动作还有被抚摸的感觉,让可心发出了异样的娇吟。思建的手伸进可心的臀部下后,并没有想象中的爱抚,我看到思建手腕转动了几下,不知道压在可心丰满臀瓣下的那只手有什么变化,但是在可心再次皱起眉头映衬下,思建的手发生了移动,而可心的内裤则随着思建的手也移动了起来

    此时可心的嘴被思建堵住,根本发不出其他的声音,但是她紧皱的眉头显示着她此时内心纠结。她原本推着思建身体的双手,此时赶紧转换方位,她的双手顺势向下,紧紧抓住了胯部位置内裤边缘,此时可心的内裤下方已经被思建脱到了一半,露出了鼓鼓的臀瓣。可心的速度还算及时,勾住胯部的内裤边缘后,内裤褪下被暂时阻止了。思建察觉到了可心的阻挡,但是思建去没有露出任何不满和意外的神色,似乎对可心现在的表现都了如指掌一般。人们都说通往女人心灵的捷径就是女人的**,经过这么多次的交合,或许思建和可心已经心意相通了

    思建的那只手被可心紧紧的压在臀下,思建的另一只手则开始挑逗着可心的**,隔着内裤扫刮着可心鼓鼓的**轮廓。“啊不啊”这个时候,思建的上半身紧紧的压住可心,与此同时嘴巴再次离开了可心的嘴唇,让可心的嘴唇解放出来,终于能再次开口说话,可心只说出了一个“不”字,其它的只剩下了不住的呻吟,因为此时思建的另一只手不断的刺激着可心已经湿润无比的**。

    此时的可心已经没有了挣扎拒绝的言语,唯一还仅存的拒绝指示或许就是她那对勾住内裤的双手,奈何此时思建的那只手太坏了,不断的刺激着可心的**,可心此时双手都勾着内裤,根本没有多余的手去阻止思建那只不断使坏的手,思建的那只手慢慢的加大了刺激力度。“阿哦”随着可心的一声异样娇吟,可心的双手终于松开了内裤,转而去抓住思建刺激她**的那只手,也难怪可心会放弃内裤去阻止思建的那只手,因为在刚刚的时候,思建的那只手的食指竟然隔着内裤往可心的**插去,而且刚刚已经插入了一个指头,巨大的刺激让心慌意乱的可心失去了方寸,最后在慌乱下放松了勾住内裤的手,而这一切正中了思建市政的“圈套”。

    被可心抓住的那只手继续刺激着可心的**,而被可心压在臀下的那只手则再次发力,而且是快、稳、准 ,一下子就把可心的内裤底部退到了臀瓣以下,可以的臀部显露出来,虽然臀沟被压在床上,但是那鼓鼓的臀瓣轮廓还有胯骨都显露出来,光滑而细腻。“嗯”感觉到自己的内裤失控,可心发出一声娇哼,但是去没有再说什么,她离彻底认命似乎越来越近了,而现在可心的内裤只有上部分还堪堪遮掩住她的阴毛和**。

    而察觉到内裤下半部分被退下后,原本挑逗可心**那只手突然转变了方式,不再挑逗可心的**,而是钩住了可心内裤的一侧,而原本压在可心臀下的那只手也抽出,钩住了内裤的另一边,双手顺势而下,可心的内裤一下子被脱了下来,稀疏的阴毛和粉色的**都显露了出来,最隐秘的女性生殖器官显露了出来,而这些秘密部位原本是我的专属

    此时内裤刚脱下来,就遇到了新的麻烦,由于可心的双腿是叉开的,所以可心的内裤就卡在了大腿和膝盖之间,外加上思建的双腿挤在可心的双腿里面,那条内裤只脱了不到膝盖,就被思建自己的身体给阻挡住了,这样思建的**和可心的**之间无形中阻隔了一条内裤,而内裤的位置却正正好好阻挡了两者之前的接触和亲密。

    在门外看到这一幕,我的心此时火热了起来,我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急促,不是因为兴奋刺激和情动,而是紧张的无以复加。虽然在视频中看到过可心**的经过,但是此时我只直接面对面现场看到的,如果看到可心被思建真正的插入,我不知道自己会什么样子,我无法推测自己现在的情绪,完全是随心而行。看到俩人要交媾却被内裤阻止的那一幕,我的心中升起了一丝希望。如果此时思建想把可心的内裤完整的脱下来,就压根把身体从可心的双腿中间移出来,那样可心如果反抗和夹紧双腿的话,是不是可以阻止一下当然这要在可心愿意的情况下。

    如果思建不把身体移出来,那么他将无法把可心的内裤脱下来,也就无法完成交媾。此时的我带着期盼,希望俩人现在的亲热能中途结束,而且是半途而废。室内的俩人陷入了僵持,而他俩不知道的是,就在使人的房间的门外,离俩人近在咫尺的距离,有一个人正在观看这一切,而这个人是他俩这个时候最害怕面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