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92)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然记得啊,用心学习,不走歪路,积极进取,长大以后要孝顺爸爸,同时对自己的身体要有节制,不能**和胡思乱想”思建听到可心的问话后,开始像背课文一样复述着一段话语,而背得很熟练。ЬaΠzhu0我注意其中的一句话,孝顺爸爸,他口中的爸爸是我吗如果是以前,我敢肯定是我,毕竟他的亲生父亲已经去世,我现在是他的名义上的爸爸。难道这些就是可以答应思建的承诺为了这些承诺,可心真的就出卖了自己的身体和我吗

    “好了,不用背了,你记得就好,另外,这件事情千万不能让你爸爸知道,否则后果是无法收拾的,你知道吗我现在最害怕的就是你爸爸知道,那样的话,一切都完了,千万不能暴露,记住,是千万”可心打断了思建的话语,千咛万嘱咐的说道,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表情十分的迫切,看的出来,她对于和思建的丑事很在意,不敢让我知道,似乎想一直对我隐瞒下去。亲爱的老婆,你是否知道我现在就在门外,离你们只有咫尺之遥吗

    “不会的,只要他回来,我一定安安分分的,绝不会骚扰妈妈的”思建听了可心的话语,把胸脯拍得啪啪直响,信誓旦旦的说道,说话的同时胯下的**随着身体颤抖晃动着。

    “希望妈妈这么做不是错的,唉”可心听到思建的保证,没有任何的欢喜,反而显得加的抑郁了,话到最后只有一句深深的叹息。

    可心叹息过后低着头,而思建则站立着挺着不知所措,提裤子不是,不提裤子也不是。俩人陷入了短暂的平静,当许久之后,可以反应过来,抬头看了一眼思建,最先看到的就是思建保持持久坚硬没有疲软的巨大**,再往上看到的是思建希翼的眼神。可心的脸色本来已经恢复了一些,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再次变得羞红。最后她再次叹息了一声,之后在俏脸羞红的映衬下,可心伸出了自己的一只玉手,在我隔着门缝的注视下,攥住了思建的巨大无比的**。

    “嗯”可心的玉手攥住思建**的那一刻,思建发出了一声舒爽的呻吟,随之而来的是兴奋和享受,可心温暖的玉手爱抚自己的生殖器,这是多么大的宠幸听到思建发现的那声呻吟,可心的脸颊加的羞红了,但是她低着头轻轻撸动着思建的**,没有抬头看向思建一眼,或许不对视能够逃避自己内心的一部分尴尬。

    可心红着脸轻轻撸动着思建的**,我在门外看着可心那双被我牵过无数次的玉手此刻抚摸着另一个男人的生殖器,此时我的心感觉很痛,虽然只是简单的抚摸生殖器,但是却把我内心唯一的幻想给打碎了,一切都是真实的,俩人现在简单的交流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看着思建那兴奋期待的样子,我知道这才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把眼睛闭上”可心没有抬头看思建,只是嘴里说出了这么几个字,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一般,听到这句话后,思建把眼睛闭上了,只是他似乎不是很老实,闭上眼睛后,轻轻眯着眼睛用余光偷看可以的动作。

    “不许偷看”可心似乎早知道思建的心眼,没有抬头,但是语气中带着坚定和毋庸置疑,可心这么了解思建,而且不用抬头也知道思建偷看,看来这个场景被俩人已经演练了无数遍了。站在门外我看着可以坐在床上撸动着思建的**,还让思建把眼睛闭上,可心到底要干嘛难道**还需要思建一直闭上眼睛吗只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把我的内心和希望撒的粉碎

    只见可心抬头看看了一眼思建,确认他真正的闭上眼睛后,她从思建的学习桌上拿起了一张湿巾,之后打开湿巾用湿巾在思建的**上擦拭了起来,**、冠状沟、**的茎身,还有阴毛,思建的整个生殖器都被可心详细的擦拭一遍。在门外的我看到可以擦拭的这么干净的样子,难道一会还准备无套**吗还准备内射吗要知道可心没有任何的措施,难道这段时间她一直靠吃避孕药来避孕还是说她压根没有避孕

    可心擦拭的很仔细,在擦拭的过程中,或许是可以擦拭的太过舒服,思建闭着眼睛偶尔随着可以的擦拭吸着凉气,偶尔还会发出一声轻哼,显得十分惬意和享受。把思建最肮脏丑陋的部分擦拭干净后,可以咽了一口唾液,我隔着门缝能够清楚的看到可心脖子喉咙处轻轻蠕动了一下,之后可心最后抬头看了一眼思建,再次确认思建确实闭眼后,可心伸出自己的香舌,之后在我不可置信的目光注视下,舌尖轻轻点到了思建鸡蛋大的**之上,舌尖轻点一下后,之后舌头在思建了整个**上扫了一圈

    “哦”可心火热湿滑的舌头在思建的****上舔了一下,让闭眼的思建发出了一声没有压抑的呻吟,那种呻吟仿佛是舒服和满足到了极致,他当然知道此时扫动他**的东西是什么,而且他的表情中没有任何的惊讶,反而是早就知道和等待许久了一般。而另一边,我的手猛地抬起捂住了自己的心口,此时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我的身体摇晃了起来,我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很疼,似乎有些喘不过气来。我没有心脏病,也没有哮喘病,除了生殖系统,我身体其他功能一切正常,但是我现在却有一股窒息和要晕倒的感觉

    为什么要和有关系,可心以前从来没有为我**过,一次也没有。不是可心不愿意,是我不愿意,在以前我身体不好的时候,可心为了我什么都愿意牺牲,在我没有性趣的时候,可心要为我**,都被我拒绝了,因为我认为那是对可心的一种亵渎。人的嘴,是吃饭的器官,最应该讲究卫生,而且可心的红唇还是她悦耳的声音,都是口中发出来的,所以对于可以的嘴,我只有亲吻,其他的一切方式都是一种亵渎,而可心对于我这种看法也是感动不已。

    但是现在,我亲眼看到可心那张被我无比“珍惜”和“尊重”的嘴唇,此时正在为另一个男人**着,因为在我心痛的这段时间里,可心用舌尖舔弄了思建的**几下后,就张开了嘴唇,把思建的**含了进去,只是因为思建了**太大了,可心的嘴唇太小,所以可心无法把思建的**完全吞入口中,只能吞入大半,嘴唇能够大致达到思建**的冠状沟处,可心用嘴唇品尝着思建的前半部分**,品尝的同时,还会偶尔伸出舌尖在思建的马眼和冠状沟处舔弄横扫一下。

    我此时想闭上眼睛,不让自己去看,也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但是我不甘心,我为什么不去看,或许看的越多,能够让我加的死心和决绝。我的眼睛已经顺着脸庞流下,流到我的口中是咸的。心爱的可心,我不忍亵渎的部分,此时可以毫无顾忌的给了另外一个男人,还是自己的儿子,这个场景是我在视频监控中没有看到的,因为我没有把视频监控全部看完。看到可以比较“淡然”的样子,还有思建毫无意外的表情,我知道,这已经不是可以为思建第一次**了。

    我只能抿着嘴,阻挡那些咸咸的眼泪流进自己的嘴里,让自己感觉到加的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