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87)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从床上起来,虽然我睡了很久很久,但是脑袋还是感觉到晕乎乎的,睡了很久,但是却做了很长的梦,做梦是最让人飞信神的。ΒaΠzh01记得去符号看了一眼时间后,我坐在床上思考着,今天是我和可心的结婚纪念日,我要不要回家去看看不管最后我俩的结果如何,至少要回家面对可心一次,如果情况允许的话,我尽可能的和可心吧这个结婚纪念日度过去,一切等结婚纪念日之后再说。因为我不想让可心和自己的婚姻就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结束,就当给自己和可心最后一个相爱的机会。

    我从床上下来,之后到卫生间洗漱了一下,看看镜子中满脸胡茬的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个人就是自己,就算自己在深山老林逃亡的那次,自己都没有这么落魄颓废过。我叹了一口气拿出剃须刀给自己刮胡子,洗头发,打扮的帅气一些,但是眼中的疲惫却是无法消除的,看着镜子中外表光鲜,但是眼神低落憔悴的自己,我努力改变自己的眼神,消除那丝疲惫和抑郁,但是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无法改变自己的,模样,或许自己内心的悲伤已经深入到了骨子里。我为什么要打扮自己

    难道真的准备和可心今晚来个烛光晚餐吗或许在饭店的包间里最适合我俩谈话了。我收拾完毕后走出卫生间,看着床上的笔记本电脑还有行李,我此时犹豫了,我到底该不该带行李回去在以前的时候,每次出差回来我都会带着大包小包心急火燎的炮灰家里和可心团聚,但是这一次,看着那些行李我却犹豫了,如果回去了,结果一切都结束了,那么带行李还有什么意义我关闭了房灯走出了房价,之后把宾馆的房门锁上。我把所有的行李都放在了宾馆之内,身上只带了我那份任命书还有给可心买的钻戒,这两份东西就是结婚纪念日送给可心最好的礼物吧。

    我在关灯之前,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行李,不知道不久之后自己是重新拿着行李回家,还是拿着行李远走他方。其实自己此时真的有些自欺欺人,吧自己打扮的整整齐齐,还带着送给可心的礼物,这一切都是自己下意识进行的,但是内心中对于放弃可心还感觉到心有不甘,总是抱有最后一丝的幻想和希望。出门坐上出租车,车子在街里飞驰着,看着周围熟悉的街景,感觉是那么的熟悉但又陌生。

    自己已经好几天没有出宾馆了,现在走出宾馆的大门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一切都恍如隔世。离家越来越近了,心情也越来越复杂了,回到家里面对可心的时候,我会表现出什么吗可心会表现出什么吗或许可心会很惊讶,很愧疚,但是不知道有没有惊喜,毕竟结婚纪念日,我回来了。正当我思考的时候,,传来了司机大哥的声音,已经到家了。我奔着1 号楼走去,找到了熟悉的2 单元,我抬头看向自己家所在的楼层,我看到的是思建的房间,此时窗户黑黑的,我看了一下时间,此时已经八点半了,难道思建已经睡着了可心也已经睡着了吧,我付钱下了车,我压抑住了转到单元楼后面看可心窗户的想法。走到单元门前,拿出自己的钥匙,之后打开了单元门。街道里传来熟悉的气味,熟悉的楼梯,楼梯间里堆满熟悉的自行车、摩托车和杂物,一切都和我出差之前一样,只是物是人非

    只是站在楼梯口,我犹豫了,我不知道回家面对的是什么。如果此时可心和思建还像视频中一样,正在进行疯狂的**交媾,那么我此时回家不是把一切都撞破了吗面对失控的可心和思建,我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他们我该疯狂的摔东西发泄把思建和可心**这身体打一顿吗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

    我拿出了手机,看着手机通讯录里第一个的通话记录,那个通话记录是可心的,就是昨晚的时候我俩通话的,我犹豫了很久,我把电话再次拨了出去,电话接通的忙音再次响起,此时我的心无比的紧张,一会电话接听后我该怎么告诉可心

    告诉可心我已经在楼下了吗我此时有些后悔打这个电话了,事先没有决定好要说什么就把电话打出去,自己心中不由的焦急起来,不过细想一下,马上要面对了,还有什么不好说的呢就算挂断电话后,我现在跑到家里也用不上一分钟。

    只是当我思考决定后,电话就自己挂断了。是的,可心没有接电话,可心为什么不接电话难道没有听到么我大脑中浮现一个情景:可心和思建此时正在思建的卧室里**,粗重的呼吸声,**撞击的啪啪声,性器摩擦的水声,可心放开的呻吟声一切声音充斥着思建的房间,而可心的手机被扔在我俩的卧室里,屏幕亮着,显示着我电话的来电显示,想着那首熟悉的铃声,奈何手机的铃声盖不过两人**的声音,两人忘情的交合,根本听不到丈夫给可心打来的珍贵电话

    我再次给可心打了一个电话,最终还是没有接听就自动挂断了,我放下了手机,深吸了几口气,我的心是火热的,身体已经感觉发麻了。我攥了攥拳头,给自己一个安慰,却找不到任何安慰自己的理由。我沿着楼梯一步步的上楼,在以前的时候,每次出差回来,我都会跑着上楼,恨不得一步跨越两阶楼梯,但是这一次我走的很稳,一步一个台阶,而且还放慢了步伐。此时没有了以往的归心似箭,反而有些惧怕,害怕面对熟悉的人,却是一个变了心不再干净的人。虽然我走的很慢,但是路终有尽头,我看到了自己家熟悉的防盗门。我站在大门口,此时楼道十分的安静,只有楼梯间开着窗户传来的汽车声音,还有小区外门市播放的音乐,我伸出自己的手想去敲门,但是手在离防盗门只有咫尺的时候停住了,我发现自己此时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我的大脑支配着自己的手去敲门,但是手却不听我的命令,迟迟不敲下去。最后我只能收回自己的手,收回手的动作大脑却能正常支配,难道是上天不让我去敲门面对什么吗我把自己的投靠近防盗门,我想遵循着声音,我害怕,害怕如果房门打开,面对的是一个脸上带着**余韵满脸惊讶的可心,看到一个刚刚给我带绿帽子和自己养子**的可心。我听不到,我最后把耳朵贴在了防盗门上,不知道是家里真的没有声音,还是因为防盗门的隔音太好,我没有听到丝毫的声音,我的心中微微的放松了一下,不管家里的真实情况,至少现在没有听到声音,没有听到总比听到好。我把头收回,之后呆呆的站在门口不知所措,敲门还收用钥匙开门我站在门外纠结着,或许我纠结的不是敲门和用钥匙开门,而是纠结自己该不该进去,如果这个时候可心无意打开房门,或许最好。思考了良久了,我看了一眼时间,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家门的钥匙,还有口袋里的钻戒盒子,还有那份盖着公章的任命书。我把钥匙伸向了钥匙孔我把钥匙插进了房门里,我的动作很轻,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声音。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的小心翼翼,难道害怕惊动什么吗我轻轻的旋转钥匙,动作很轻很柔,钥匙在锁眼里不断的变换着角度。西施我的心跳很快,我感觉到汗水已经从额头滴落下来了。现在的天气不热,但是此时我自己却有些汗流浃背,甚至口干舌燥。“咔”一声声响传来,我已经把钥匙扭到底了,门锁已经打开了,刚刚的声音就是门锁从门框孔抽离的声音,我没有立刻打开房门,因为这声门锁被打开的声音无法避免,就算再小心也会有声音。但是我不知道这个声音有没有被可心和思建听到,如果可心正在客厅收拾房间如果思建正在客厅看电视,如果可心正在思建的房间指导他学习,如果两人此时正在可心或者思建的卧室盘肠大战我保持着姿势一动不动,害怕惊动了房间里的两个人,我在等待着,如果惊动了房子里的母子二人,此时房门应该会被推开。但是等了很久,也没有任何声音传来,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沉淀了一会后,我深吸了几口气,慢慢扭动钥匙,房门一点点的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