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77)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思建的手滑过可心的小腹,触碰到可心的阴毛,马上要摸到可心的**的时候,可心的眼睛睁开,一只手向下抓住了思建不断前进下落的手。零0此时的思建没有强迫,察觉到自己的手被可心抓住了,思建就停止了,吻住可心的嘴巴睁眼和她对视着。俩人就这么僵持住了,甚至思建的嘴唇忘记了吸吮。过了一会后,可心的鼻子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因为她的嘴唇被思建吸住,所以只能用鼻子呼气。如果此时的可心嘴唇张开的话,她发出的应该是一声叹息才对。

    僵持的时间很短,最后可心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就仿佛一个逝去的人慢慢的闭上眼睛安息,随即失去了生命。可心此时的样子就是如此,只不过她失去的不是生命,而是她的灵魂、爱的誓言、还有对于爱情的忠诚。可心在闭上眼睛的同时,也松开了抓住思建的那只手,思建的手失去了束缚,似乎害怕可心反悔,趁着紧迫的时间迅速的向下

    “嗯”随着可心一个无声的鼻音,思建的手指触碰到了可心的**,食指轻柔的在可心的两片**之间轻轻的滑动着。当思建的手指第一下触碰到可心的**的时候,思建的食指都沾染到了一些粘液,可心在这个过程中一直也在动情,**已经自主的提前分泌粘液,等待男性生殖器的插入。思建的**还夹在可心的双腿中间,随着他胯部的轻轻挺动,茎身和食指一起刺激着可心的**。

    **之火在俩人之间慢慢的燃烧,俩人吸在一起的嘴唇接触的紧紧的,没有一丝的缝隙。彼此鼻子粗重的呼出,吹打着彼此的脸庞,不知是因为情动还是热气的吹拂,俩人的脸色越来越潮红,彼此拥抱得也越来越紧。原本主动是思建主动亲吻可心,可心被动的承受着,渐渐的,角色发生了一点点的转变,可心由被动变为了主动,俩人原本温柔的亲吻,由于俩人同时主动而变成了法式舌吻,最后变成了狂吻

    欲火在这个时候达到了顶点,重逢之喜、康复之喜在这一刻变成了**的源泉。在这个时候,俩人已经忘却了彼此的身份、辈分,伦理、婚姻、誓言、承诺等等,一切都成了阻碍被俩人抛之脑后,现在只有**,只有对于彼此对于异性的**索取。无论天塌地陷,还是世界末日,俩人此时都不在乎了,一切的后果等彼此发泄索取完毕后再去承受。

    思建疯狂的亲吻着可心,一只手揉搓可心的**,另一只手在可心的**上挑逗着,**被可心夹在双腿间不断的抽送着。当彼此的**达到顶点后,思建感觉到时机已经差不多了,所以他一下子拔出了自己的**,此时在可心的双腿中重新得到解放的**,已经勃起到最长最大的尺寸,茎身上的血管充血鼓起,像一根根蚯蚓缠绕在上面,鸡蛋大小的**油亮油亮的,上面沾满了可心**和他自己分泌的粘液,包皮已经被鼓起的**完全退到了**后的冠状沟处,油亮圆滚的**加上青筋环绕的茎身,以及**根部下面吊着的黑黑长满阴毛的阴囊和睾丸,几个部分组成了一个男人身上最具威力的“大杀器”,此时这个大杀器正在透过镜头向我这个丈夫“示威”,虽然我内心里很不服气,但是想起自己**的尺寸,和我这个养子的一比,我不得不甘拜下风,这根男根是上天赐予的,出生后没有选择的权利,我又能如何

    正在我自卑伤心的时候,思建有了其他的动作,之间他原本揉搓可心的那只手松开了可心的**,转而向上扶住可心的肩膀,用半个身子搂住可心,而原本抚摸**的那只手往旁边一摸,顺着可心的大腿根向下,抄起了可心的腿弯,依靠自身强大的力气把可心的一条腿抬起。刚刚洗澡的时候思建的肚子还咕咕的叫着,现在他的脑海中只剩下的**,饥饿的感觉此时已经消失了,可心在思建的眼里就是最好的“食物”。思建抄起可心的一条腿后,可心就变成了金鸡独立,可心正在闭眼和思建狂吻,根本没有意识到思建会来这一手,腿被最初抬起的时候,可心一个踉跄,还好事先思建用半个身子搂住了可心,所以可心只是轻轻摇晃了一下就稳住了身体。金鸡独立后的可心,身体最私密的“洞门”大开,原本夹在双腿间的**,此时已经完全展现了出来,**的洞口和思建的**的距离可以算是“近在咫尺”。看到这一幕,我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我此时已经不想再看下去了,我没有那个胆量,此时我的心很痛,如果看到可心心甘情愿的被思建插入,而且是毫无阻隔的无套插入,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晕死过去。

    “嗯”随着可心的一声鼻音传入我的耳朵,我的心再滴血,听到这个声音后,我猜想思建一定用手扶住**瞄准可心的**,**挤进了可心的**之中。算了,已经是发生过去的事情了,就算自己用尽所有办法,也无法让时光倒流,自己什么事情没有遇到过,感情的分分合合自己也经历过,一个大男人有何不敢面对

    我听到可心的鼻音后,我就强迫自己睁开了眼睛,或许是由于自己内心的倔脾气,我让自己的眼睛反而睁到了最大。此时通过电脑屏幕的反光,我看到自己的眼睛瞪的像牛一样大。而画面中的情景让我有些意外,此时还没有插入,刚刚可心发出鼻音是因为思建的身体往前一倾,原本玉背已经离开墙壁一段距离的可心不由得再次依靠在墙壁上,猝不及防的可心不由得发出了一声鼻音。可心的玉背靠墙后,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思建从她的玉背处抽回了扶住她的那只手,这只手得到解放后伸到俩人的胯部,攥住了自己的**。由于俩人是面对面直立站着,如果思建要插入,需要思建调整一下体位,也要把**摆正准确的角度才可以。

    此时的思建一只手扶住自己的**,一只手抬着可心的一条腿,他的双膝微缩,正在慢慢的下蹲,同时胯部前倾,正在寻找插入可心最好的角度。而可心预感到即将发生的一切,但是她眉头皱了几下后就重新舒缓了,这个过程中她一直没有睁开眼睛去看一眼,仿佛自己真的失去了灵魂已经安息,任由活着的男人去折腾自己。

    “不要”当思建调整好姿势和角度,**已经抵住可心的**口的时候,可心猛然睁开眼睛并且让自己的嘴唇脱离思建的亲吻,之后有些惊慌的说道。此时的可心嘴唇周围都是唾液,是俩人唾液的混合体。此时的可心有些慌张,但是还算平静,眼中的慌张占少数,迷离和**占大多数。思建此时睁着眼睛,没有惊慌,没有失望,此时的他仿佛真的失去了灵魂,眼中除了**和粗重的呼吸,没有任何的情绪表现。思建的这个表情根本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表现,看到思建这个样子,可心知道思建并没有100的康复。

    “别别用这个姿势”可心被思建无辜的样子看的不敢直视,最后低下头喃喃的说道,此时的俩人仿佛转换了角色,可心柔弱的样子仿佛成了晚辈,或者变成了一个贤惠的妻子,正在向着自己的丈夫求饶和认错。

    “为什么”思建听到可心的话语后,说出了这三个字,这三个字终于连贯了起来,不像刚刚断断续续仿佛机器人一般。

    “我我我一条腿站不稳”可心本来的意思是不想插入**,就算要做,至少也要带个套子,这些表情表现在了她的眼中和脸上,作为她的丈夫,我自然看的出来。但是她看到了还不算正常的思建,结果把自己的想法憋在了心里没有说出来。

    “我扶着你妈妈”思建一边说着,一边再次把自己的**重新抵在了可心的**口。此时的可心却没有感觉到这一切,或许是她感觉到了,但是她没有反抗。此时的她睁大了眼睛看着思建,眼中带着惊喜和不可置信,甚至连**都被惊喜压下了大半。

    “你刚刚刚刚叫加我什么”此时可心脸上带着狂喜和激动,说话都磕磕巴巴,此时她的嘴唇微微的颤抖着,显得很激动。

    “妈妈啊,你不是妈妈吗”思建看到可心的样子,显得有些迷茫和疑惑。

    “难道我叫错了吗”思建虽然已经算是清醒,但是此时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显得有些疑惑。

    “没没有错,我就是你妈妈”可心这个时候顾不得现在俩人的状态和姿势,她收回原本扶住思建肩膀的手,用两个手背在自己的手背上擦拭着。可心在听到思建的妈妈后,似乎感觉恍如隔世,重新见到思建,重新听到思建叫自己妈妈,原来这种感觉是这么的幸福,思建在家的时候没有体会到,这一个星期的分离不但没有让可心对于思建疏远,反而让她加的珍惜思建这个来之不易的儿子,虽然不是亲生的。

    “妈妈,你怎么了”思建有些疑惑的说道,或许此时的他还有一些事情没有想起来,他脑海中的思绪还需要时间去慢慢理会,他这一个星期痛苦的经历不断的扰乱他还不容易恢复的意识。

    “妈妈没事,就是不说了,你再几声妈妈,好不好”可心擦干了眼泪,之后破涕为笑的说道,眼中看着思建带着慈爱,确实是母亲看儿子的慈爱、疼爱,但是此时俩人呼唤着彼此的身体称呼,但是却保持着与关系不相称的姿势。母子二人赤身**,性器接触在一起,虽然没有插入,思建抱着可心一条腿,俩人保持着**前期的准备姿势。刚刚的几句“妈妈”,配上现在二人的姿势和情景,显得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妈妈”思建乖巧的叫了可心一声。

    “嗯”可心高兴的应答了一声。

    “妈妈”

    “嗯”

    “妈妈”

    “嗯”

    思建叫一声,可心答应一声,俩人此时没干别的,仿佛你叫我答上瘾了一般,好像是要把这一个星期欠缺的呼唤全部补偿回来。

    “妈妈”

    “嗯啊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