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76)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可心的手很软也很嫩,因为正在洗澡,可心的手心沾满了水珠,虽然可心的手和女人的**感觉相差很远,但是当可心火热的手握住思建**的时候,思建还是借着脑海中残存的意识不由得前后耸动起了胯部,这次的耸动和刚刚的耸动不同,这次的耸动速度快了一些,幅度也大了一些,仿佛把可心的手心当成了女人的**,前后抽送了起来。banzんu零零1点坑母

    可心感受到思建的抽送,眼神比较复杂,有欣慰,一丝欣喜,多的是忧伤和愧疚,这份愧疚包含了思建和我俩人的愧疚。思建的抽送没有让可心缩回自己的手,而是不由得努力让自己的手固定住,方便思建的**在手心里抽送,这种方式变成了可心用手给思建**,只是可心的手没动,是思建在动。只是这种感觉开始的时候会比较爽,可是时间慢慢推移,男人的**就会感觉到干涩和疼痛,毕竟可心的手心不是**,女人的**可以分泌粘液帮助润滑,可心的手心却没有润滑。果不其然,过了一两分钟后,思建的抽送动作不由得慢了下来,而且眉头微皱,嘴巴张开吸着气,显得十分的难受,同时思建的**也被干涩的摩擦的通红。

    看到思建的这个样子,可心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毕竟她的手心也感觉到了干涩。思建停止了抽送,现在继续抽送不是享受,而是受刑。感觉到思建停止了下来,可心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了一丝失望。是的,刚开始思建在她的手心抽送的时候,可心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放松,或许她认为如果思建傻傻的把她的手心当成**完成射精,这样自己不但完成了任何,还可以不让自己堕落和**,可是现在她终于知道那样做只是异想天开,自己的手心毕竟不是**。

    只是可心没有放弃最后的希望,可心不由得用另一只手在自己的**上抹了抹,之后把手上抹到的粘液涂抹到自己握着思建**的手心上,之后再涂抹到思建的**上。可心的这个方法无疑可以增加手心的润滑,让思建的**减少干涩感。但是低头弄着这一切的可心没有发现,思建此时已经睁开了眼睛,而且低头看着可心所作的一切。此时的思建已经毕竟清醒了,至少是一半清醒,一半迷茫,刚刚抽送的过程又让他想起了什么。

    原本的思建,见到可心都像陌生人一样,刚刚和可心的亲热,也多是雄性对于雌性的亲热,现在思建终于对于可心产生了一丝熟悉的亲切之感,他或许已经感觉到面前的女人是他最重要的人,最在乎的人。可心弄好一切后,就等待着思建继续抽送,只是她低头等了很久,思建也没有动作。或许还需要自己提示一下吧,可心不由得再次轻轻的揉搓并且前后的撸动起来,思建茎身的包皮不断与**和冠状沟摩擦着,只是可心撸动了很久,思建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可心这个时候不由得抬头看了一眼思建,只是这一看她就愣住了,因为她发现此时的思建的目光完全不一样了,思建眼中原本的迷茫和灰蒙,现在变的比较明亮了,至少眼神多了一丝灵动,只是一些迷茫还残存在思建的眼神之中。

    “思建,你想起我了吗我是你妈妈你认得我吗”可心不顾其他的,赶紧松开了思建的**,双手捧起思建的脸颊急切的询问道。只是思建没有立刻的回答可心,而是继续的看着可心,虽然眼中仍然带着疑惑,但是已经有了一丝印象,只是他似乎还是捕捉不到什么。思建和可心对视了一会后,就低头看了一眼可心的**,之后顺着向下看到可心的小腹,之后是长着阴毛的胯部,纤细修长的双腿,洁白标准圆润的玉足,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思建从上至下,从下至上来回巡视着可心的**,虽然可心感觉到一丝娇羞,但是毕竟已经被思建看过很多遍了,所以她还可以压制,她多的是期待,期待思建可以恢复到从前正常的样子

    “啊”突然可心发出一声惊呼,原来思建沉思了一会后,就猛地把可心拉入了怀中,紧紧抱着可心不放手。可心的下巴抵在思建的肩膀上,思建的下巴抵在可心的肩膀上,可心被思建毫无缝隙的搂在怀里愣住了,而思建则抱着可心闭上了眼睛,脸颊在可心的肩膀和头发上不断的摩擦着,这是最依恋的表现。

    可心不知道思建现在到底恢复到了什么程度,但是这种表现意味着什么可心是知道的。或许原来的时候,思建说一些依恋可心的话语,可心或许会认为是思建撒谎胡说的,一个孩子懂得什么是爱情,就算是可心真的是他的“初恋”,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初恋的根本不懂爱情。所以原本的时候,思建的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在可心看来只是孩子的儿戏和异想天开,但是这次思建离家出走,回来后精神受创,还有现在对可心深情的拥抱和贴面,无疑都是最真实的提现。感觉到这一切,可心感觉到十分的欣慰,同时也有一丝苦恼,欣慰的是思建真的很爱她这个妈妈,已经超越了母子之爱,儿子爱自己,妈妈没有不喜欢的,哪个母亲都想得到儿子多的爱,但是可心也很苦恼,毕竟思建对她的爱已经产生的质变,她是有丈夫的人,她不可能改嫁给自己的儿子,如果自己默许下去,只会害了儿子一生。对于任何一个母亲来说,这都是一个难以抉择的问题。

    可心就让思建这么抱着,思建拥抱了可心一会后,就开始抚摸着可心光滑的玉背,此时俩人身上的水珠慢慢滑落,残存的水珠映射着头顶的灯光,显得俩人的身体是如此的晶莹剔透,母子二人**着身体拥抱在一起。随着思建的推移,思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思建呼出的气息吹动着可心耳边的秀发,感受到思建火热的呼吸,可心的眼睛也越来越迷离,对于思建的愧疚和疼爱,此时在一点点的发生改变。刚刚可心抹出自己**的粘液帮助手心的润滑,说明在刚刚的过程中可心早已经动情,虽然她以前一次次的拒绝和反抗思建的插入,但是插入的那丝快感和美妙,一直根深在可心的脑海最深处。粗壮的尺寸,钢铁般的硬度,持久的抽送,庞大的射精量,这些都是可心以前没有体会过的。男人色在嘴上,女人色在心里,女人的感觉不需要说出来,身体的反应是最真实的,想起可心被思建第一次强插内射的那一晚,可心身体的反应是如此的强烈,坚定的心理有的时候控制不住敏感的身体。

    “啊”随着可心的再一次惊呼,思建的身体猛然前倾,可心的身体被思建推动,玉背紧紧靠在光滑的墙壁上,在可心的玉背靠在墙壁上之前,思建抚摸可心玉背的双手阻挡了玉背与墙壁的触碰,不让可心撞到墙壁受到一丝的伤害。可心在后退的时候,虽然只有很短的距离,但是可心的双脚后退迈步,在双腿迈步打开的一刹那,思建的坚硬的**不偏不倚的挤进了可心的双腿之间。可心靠住墙壁后,本能的反应是并列自己的双腿,可是她此时的双腿间却夹住了思建火热的**。

    “嘤”感受到大腿根部的那根火热,茎身触碰到她瘙痒的**,可心发出一声黏黏且动人的呢喃。可心的整具身体包括头部都靠在了墙壁上,思建的头部在可心靠墙的一瞬间收回,思建的眼睛再次睁开,注视着可心的眼睛,可心在靠在墙壁的时候,由于惊吓而闭上,体会到虚惊一场后,可心睁开了眼睛,看到了思建火热而清晰的眼神,是的,思建此时似乎已经恢复了,眼神显得很清明,在刚刚靠在可心肩膀上闭眼贴面的时候,思建用那段时间调整好了自己所有的思绪,以前的,现在的,他都想起来了,本来思建出走的时间就很短,只需要可心一点点的点醒和提示,他就恢复了意识,只是恢复了意识后的他,却变得加“危险”,因为清醒过后的他又变回了以前奸妈妈的“禽兽”,可心看到思建眼神的时候,当然也明白这一点,只是此时的可心没有胆怯,有的只是欣喜,思建的恢复没有比这好的事情了

    可心和思建对视着,似乎都在思考着接下来要发生事情的抉择,彼此都在看对方的眼神,从对方的眼神中判断对方的意图,随着对视的时间增加,俩人的眼中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一丝紧张。思建害怕可心会不同意,再发生什么其他的事情,可心害怕思建会再次强迫她,或许俩人的第一次在可心的心中产生了阴影,除了敏感的身体,她的身体不喜欢那种被思建强迫的感觉。

    时间再一点点的推移,可心不确定思建是否真的康复,不知道思建现在确切的精神状态,作为旁观者的我,认为思建此时已经正常了,但是作为当时关心则乱的可心来说,会让她失去平时准确的判断。最后,可心似乎不愿意再和思建对视,既然自己不确定现在的状况,而且也知道自己为了思建可以付出一切,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她似乎已经认命了。最终,可心最先结束了彼此的对视,可心闭上了眼睛,仿佛变成了一个睡美人,任由自己**的身体被任何一个面对的男人去享用,无论怎么享受,她都已经“熟睡”了,不会有任何的反抗。可心闭上了眼睛,这是比任何言语都明显的暗示,刚刚恢复的思建没有露出欣喜的表情,显得十分的平常和淡漠

    “呜”正当紧张的可心准备呼出自己口中的气体的时候,她的红唇却被堵住了,不是别的东西,而是思建的嘴唇。思建吻住了可心的嘴唇,双手重新攀上了可心的丰乳,与此同时,被可心凑巧夹在双腿中间的**试探性的前后抽送了起来,抽送的速度很慢,幅度也很小,似乎思建再判断可心的意图和底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可心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一丝的拒绝,虽然没有主动,却任由思建去为所欲为。察觉到这些的思建,腾出一只揉搓可心**的手,一只手继续揉搓可心的**,另一只手滑过可心的丰乳,之后开始慢慢的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