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75)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可心叹息过后,她开始慢慢的转身,思建搂她搂的很近,她根本无法挣脱,她的**此时在思建的手中不断变换着形状,思建虽然**上来了,但是揉搓的很温柔。网址:版主全拼0可心虽然无法挣脱,但是转身还是很顺利的。思建的**从可心的臀沟滑出,滑过可心的臀瓣,滑过可心的胯部,当可心完成转身的时候,思建的**已经抵在了可心的阴毛上,只是因为角度的问题,**只是触碰到了**,触碰的面积不是很大。

    思建傻乎乎的双手还在可心的正面抚摸,此时可心完成了转身,变成了和思建面对面。此时可心没有任何的惊慌,有的只是心痛还有愧疚,她看着思建迷茫的脸庞,眼中带着纠结,此时思建的双手开始机械般的抚摸可心的玉背,勃起的**顶在可心的阴毛上,犹豫思建搂的太紧,可心的**挤压在思建的胸膛上,俩人的胸间挤出一团浑圆的侧乳。此时因为思建刚刚揉搓,还有自己小腹间的那根火热的东西,让可心感到一阵情迷,但是此时多的是伤痛和纠结,可心把思建现在的样子的责任全部归结到自己身上。

    “思建,可怜的孩子,你现在真的什么都不记得吗如果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那最好了。你很想妈妈是吗你很想要妈妈的身体是吗虽然你不是我的亲生儿子,但是我把你当成了亲生儿子看待,为了你,妈妈甚至可以连生命都不要,何况是妈妈的身体。如果妈妈的身体能够唤醒你的记忆,那么妈妈现在就给你”纠结了许久之后,可心流出了眼泪,之后轻轻的在思建的耳边说道。她在眼泪是在为思建现在的呆傻而流,也是为自己即将的堕落而流,也是为自己的丈夫被背叛而不知而流

    此时的思建仿佛真的傻了一般,听到可心的话语后,没有什么其他的反应,反而就是机械般的抚摸小颖的玉背,胯部一下一下的轻轻挺动着,他是在发泄自己最原始的**,却连正确的方式都忘记了。可心当然也明白这一点,可心的胳膊绕过思建的胳膊,之后给自己擦了擦眼泪,这只是一个无意义的动作,因为她的眼泪早已经被花洒流出的水冲走。

    可心擦了擦眼泪后,咬了咬银牙,之后在思建的嘴上轻轻一点,一个浅浅的吻,似乎唤醒了思建**方式的一部分记忆。“滋”可心轻点后,嘴唇刚离开思建的嘴唇,思建却速度极快的追了上去,用比可心大不少的嘴巴吸住了可心的嘴。“滋滋滋”思建吸吮着可心的樱唇,可心主动轻点一下后,就不再主动,被动的承受着思建的吻。此时思建应该好几天没有刷牙了,口气有多重可想而知,但是可心却没有一丝的嫌弃,此时思建的恢复成了她唯一的牵绊,连生命都可以付出,还怕脏吗

    可心的嘴唇在思建的口中不断变换着形状,吸吮了一会后,可心主动吐出了香舌,思建紧紧吸住可心的香舌。看到这一幕,我知道,至少在今晚,可心准备全身心的付出,既然她发现了**可以让思建有恢复的希望,那么她准备付出一切。看到思建的样子,无论怎么观察都不像是装的,一个孩子也不可能装的这么像,所以他是真的受到了巨大的刺激。可心这么做对吗我无法去说,但是让可心像现在这样主动的让思建去索取,我不愿意,一千一万个不愿意。

    思建的重心放在了可心的嘴唇上,双手对于可心后背的爱抚暂时停止,同时搂住可心身体的双臂不由得放松了起来。随着思建双臂的放松,可心和思建的身体终于有了一丝的距离,被挤扁的**终于重新得到了解放,此时**恢复了原本丰满浑圆的状态,没有丝毫的下垂,随着俩人的亲吻,可心的身体不断的轻轻摇晃,乳峰顶端的粉红色**不断轻轻扫挂着思建的身体,偶尔俩人的**还会触碰到一起。

    “嗯”可心的鼻子发出一声娇吟鼻音,原本纠结占上风的可心,此时纠结和**的天平正在慢慢发生倾斜。既然决定了要这么做,那么可心的纠结正在慢慢减少。人都说人生就像奸,当你无法反抗的时候就放开的去享受,何况可心现在面对的还不是奸。可心原本闭上眼睛,似乎不愿意面对思建的脸庞,似乎闭眼的她在心里把思建想象成了我,想成自己的丈夫,能让她心里的负罪感少一些。但是思建一直进攻她的嘴唇,又不知道换地方,刚刚只知道进攻**,后来又只进攻玉背,刚刚可心主动亲吻他一下,他开窍了,现在又傻傻的只知道进攻可心的嘴唇。可心睁开眼睛,眼中闪过一丝**,也闪过一丝无奈。

    可心不得不抬起自己的双手,之后轻轻揉搓自己的**,可心揉搓自己**的双手偶尔会碰到思建的胸膛,这样闭眼享受的思建睁开了眼睛,他看到了可心揉搓自己**的双手,之后眼中的又多了一丝清明。可心看到思建眼中那一丝清明,知道思建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就松开了自己的双手,把自己的**再次释放出来,可心的双手拿开的时候,还故意在自己的**上拨动了一下,可心丰满坚挺的**上下跳跃了几下,让思建眼中的清明多了一些。刚刚思建只是在背后揉搓了可心的**,现在才用眼睛看到。可心的双手离开后,思建的双手就顺势摸了上去继续的揉搓,可心原本跳跃的**还没有来得及停止,就被思建的双手盖住揉搓了起来。思建的手很大,但是却握不住可心丰满的**。

    思建一边亲吻可心,一边揉搓可心的**,思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他揉搓可心**的力气越来越大,最后可心被思建推着**推的身体越来越靠后,但是嘴唇却被紧紧的吸住,或许是思建嘴吸着可心的嘴唇让她感觉到了疼痛,可心不得不把身体使劲往前靠,最后用双臂搂住了思建的肩膀,此时思建已经和可心差不多高了。

    此时的思建仿佛就是一个婴儿,可心正在教育他的成长,可心教一样,他就会一样,仿佛一切都是从零开始,可心现在已经教会了他亲吻和摸乳,接下来该进行下一个项目了。可心的双手轻轻推了推思建的下巴,思建此时很听可心的话,识趣的把嘴唇离开了可心的嘴唇。嘴唇分开的那一刻,俩人的嘴唇中间连接着一根由俩人唾液组成的晶莹丝线。思建迷茫的砸吧了一下嘴唇,他的口臭这么多天,可心香气满口的唾液当然让他无比的享受,而此时可心的嘴唇被思建摧残了那么久,此时不用擦口红都显得红红的,似乎已经有些红肿,俩人唇间的那根思建没有连接多久,就被无情的水流冲断。

    思建此时眼中的迷茫少了很多,似乎清醒了不少,但是还是显得傻傻的。此时思建的胯部还机械般的前后轻轻挺动的,挺动的速度不快,幅度也很小,这种挺动的动作或许就是他残存的记忆之一。可心低头看着思建的身体,在给思建洗澡之前,可心看着思建的背影,不敢面对思建的正面,在面对思建后背的时候,可心看到了思建背部上有几道浅浅的伤痕,此时看到直观的面对思建的正面,又看到了几个淤青的痕迹。不知道思建是自己弄伤的,还是被人欺负了,总而言之,可心看到思建身体这个样子,内心加的心疼和愧疚,这一切的一切她都归结到了自己的身上。

    此时可心看过思建的正面全身,虽然他身上洗的干干净净,但是那些伤痕却加的清晰。这些伤痕无疑加刺激了可心的内心,我看到那些伤痕可以想象到思建浑身脏兮兮被混混起伏的样子,倒在地上用胳膊抱住自己的头,躺在地上被一些混混拳打脚踢,思建变成这个样子,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可心眼睛再次含泪,只是她没有让自己的眼泪再流下来。她仰头把自己的眼泪控回眼里,之后再次低头,原本纠结的情绪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眼中剩下的只有心疼,坚定还有刚刚积攒起来的**。

    可心伸出双手抚摸着思建的胸膛,在那些伤痕上轻轻抚摸着。可心抚摸着思建,思建抚摸着可心,两人的手臂在俩人不宽的间距间不断的交织和穿梭,但是却默契的没有干扰到对方,此时的母子二人就像是情侣,不断按摩和索取着对方的身体,只是思建索取的是**,可心索取的是心痛。

    可心抚摸完思建上本身的伤痕后,双手又向下抚摸着,此时可心抚摸着思建的肚子,由于思建刚失去双亲,所以刚到我家的时候显得比较瘦,可心给他做好吃的,甚至吃饭的时候给他剩饭夹菜,给他补身子,让当时在一个桌子上吃饭的我都吃味不已,经过可心的努力,思建逐渐胖了起来,还有了不小的肚子,可是短短的一个星期,思建的肚子小了很多,似乎一个星期的时间就把可心几个月的滋补全部取走了,此时的可心一定想到了思建饿的晕晕乎乎,思建虽然小,但是很要强,估计他放不下脸去乞讨什么,或许他吃的只有那些被当垃圾扔掉的剩菜剩饭,当然,这些都只是猜测,但是在可心的心中可能就是现实。

    可心再次抹了抹自己的眼角,之后一只手抬了起来,伸到了脑后,准备无误的找到了花洒的开关,花洒关闭了,流水声没有了,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剩下的只有思建粗重的喘气声,还有被思建揉搓的呼吸有些不均匀的喘息声。

    可心抚摸过思建的肚子后,抬头看了一眼正在闭眼享受自己**柔软的思建,之后一只手向下,滑过思建的小腹,滑过思建胯部浓密黑黑的阴毛,之后慢慢的握住了思建的男根,虽然触碰的第一次她的手颤抖回缩了一下,但是第二次就坚定的握住了它,之后轻轻的揉捏了起来,思建的喘息的声音顿时发生了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