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74)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可心思来想去,鼻子嗅了嗅,脸上和头发上的精液离她的鼻子实在太近,那种男性荷尔蒙的气味让她感觉十分的不自在,虽然这个味道让她感觉到十分的熟悉。Ьánzん00一点扛木可心最后看了一眼思建,发现思建还在闭目休息着,而且回忆着刚刚思建呆头呆脑的样子,对于外界的刺激貌似现在都是一无所知,可心叹了一口气,之后开始脱去了身上的睡衣,她穿着胸罩和内裤的**暴露了出来。

    可心身上的胸罩和内裤不是比基尼,但是穿在可心身上却胜过比基尼,内裤包裹的**和翘臀显得加的具有诱惑力,正常的胸罩只能堪堪盖住可心丰满胸部尖部的**,大半的乳肉全部露了出来,在胸罩的托举下,胸部显得加的丰满和挺拔,而且露出的**上反射着棚顶射下来的灯光,衬上她洁白犹如牛奶细嫩的肌肤,整具身体显得晶莹剔透。可心把睡衣脱下后犹豫了一会就扔到了洗衣机里,刚刚的犹豫似乎是她在考虑还要不要这件睡衣,即使洗干净或许她也会有心理芥蒂,整天穿着被思建精液污染过的睡衣,只是她考虑过后还是舍不得这件睡衣,因为这件睡衣是去年三八节的时候我买给她的,虽然睡衣留下了,只是这件睡衣要彻底的清洗了。

    可心穿着内裤和胸罩,最后看了一眼闭目的思建后,咬了咬牙就把胸罩的背扣解开了,刚刚解开胸罩的背扣,没有等可心有其他的动作,丰满的胸部瞬间就崩开了胸罩,一直被束缚的**瞬间弹跳了出来,在胸罩崩开的一瞬间,可心的**上下弹跳了几下,丰满的乳肉发出一阵乳浪,粉红色的**颤抖着。可心的**虽然失去了胸罩的托举,但是没有丝毫的下垂,直挺挺的挺拔着,**直指正前方。可心脱去胸罩后,又弯腰抬腿把内裤也脱去了,露出了浑圆的臀瓣还有粉红色的**,外加上稀疏的阴毛,可心的整具身体已经一丝不挂了。

    脱去了所有的衣物后,可心舒服的松了一口气,这一个星期她也和思建一样,基本没有脱衣服睡觉,只是她的生活环境比思建干净的多,所以可心的身上没有一丝脏的痕迹,但是此时没有了衣服的束缚,可心感觉到的只有轻松和解乏。可心**身体后,再次回头看了一眼思建,之间思建还在闭目休息,可心松了一口气,之后松开了遮挡自己三点的手臂。

    “哗”花洒打开了,水流从喷头喷出,喷射到可心的脸庞上,之后顺着脸庞和秀发一路向下,流遍可心的全身,头上的精液被水冲刷,之后水和精液的混合物流过可心的全身来到可心的脚下,之后不甘的被水冲走,最后流进地漏里。可心清洗着自己的身体,却没有发现当她打开花洒发出水声的时候,水声惊醒了一头沉睡的狮子,不,应该说是一头饿狼。

    在花洒打开的时候,原本闭目休息的思建仿佛收到了惊吓和刺激,他瞬间睁开了眼睛,他本能的看向了发出声音的方向,只见在朦胧的水雾中有一个**美女,此时背对着她正在沐浴,被水流冲刷的笔直的秀发紧紧的黏在光滑的玉背上,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往下是浑圆宽阔的胯部和翘臀,再往下是修长笔直的双腿,最下面是光滑如镜的玉足。思建朦胧的眼睛终于出现了一丝清明,他眼中带着回忆,这具**为什么那么的熟悉似乎是被他隐藏在内心最深处的记忆被唤醒。

    他虽然还没有完全的恢复清醒,但是迷茫的眼神中开始积攒起了**,无论思建是清醒还是呆傻,他毕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雄性的本能让他不由得情动起来,他的呼吸开始变的急促,脸色慢慢变得潮红,一切的一切,都源于人类最原始的本能。思建慢慢的从浴缸里起身,水和泡沫从他的身上流下,他迷迷糊糊的跨过浴缸站在地板上,从可心身上流下的水流过了思建黝黑的双足,渗透到他脚后跟的地漏里。距离他射精已经过后了大约十分钟,他强大的性恢复能力这个时候表现出来,只是他的**直挺挺的峭立着,不用外力去扶,只靠着**根部的连接,外加上茎身的坚硬,就让20公分的**直翘翘的,没有丝毫的下垂。思建一步步向着可心走去,连带着**顶端的**离可心的玉体也越来越近。

    思建的一切行为都有声音发出,只是可心的听觉已经被头上的花洒所影响,她根本没有听到身后发出的异响,她还在抓紧时间洗干净自己的身体,她虽然洗干净了身上的精液,但是身体已经一个星期没有洗了,她想多花点时间清洗自己,同时让沐浴来缓解自身的疲劳。思建慢慢的向着可心走出,一点点的挪动着脚步,眼中带着迷离、迷茫、回忆,多的是**,唯独缺少的就是清醒,这个时候的思建还是不清醒的。而浴室的另一个主人公可心,此时不知道背后有一头雄性生物在慢慢的靠近。

    思建慢慢的走到了可心的背后,此时他离可心只有不到20公分的距离,当然这是指他躯干与可心身体的距离,而两人的身体之间多出了一个物体,思建的**,此时虽然思建和可心的身体没有靠在一起,但是思建的**却有20多公分,此时思建的**已经离可心的臀部近在迟尺,可心因为洗澡动作不断轻微摇晃的臀瓣仿佛随时会扫到思建的**,可心身上的流水有一部分已经溅到了思建的身上。此时的可心这个时候哪怕回头一下,哪怕只是轻微的转头就能看到背后的思建,只是可心没有。

    “啊”随着可心的一声惊呼,思建从后背抱住了可心,双手顺势伏上了可心的**,轻轻的揉搓起来,一切都源于男人的本能,而思建的胯部已经和可心的臀部贴合在一起,但是思建的**没有插入,毕竟可心站立着,思建站立着,如果不找到那个刁钻的角度,思建的**是无法顺利插入可心的**的,思建的**在他抱住可心的时候,顺着可心的臀沟被压到了阴囊上,而**的上半面贴合着可心的臀沟。

    “思建,你干什么,快快放开我”可心猝不及防,被吓了一大跳,回头看了一眼是思建后,就赶紧挣扎了起来,只是思建从后背将她抱的死死的,可心的双手的长度根本让双手无法回缩,甚至连回缩推搡思建的双手都很勉强,就算抓住了思建的双手,因为手臂弯曲角度的问题,她根本使不上力气。

    “妈妈**我爱你”正在可心挣扎的时候,哗哗的水流中传出了思建断断续续的话语,他呢喃着,没有大喊大叫,而是很安静的说着,听到思建的这句话,可心挣扎的身体瞬间安静了下来。

    “思建,你”可心这个时候赶紧回头看着思建,此时俩人的脸庞离的如此之间,双眼之间的距离也是如此之近。思建竟然说话了,要知道刚刚思建的样子还让可心伤心难过不已,甚至可心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为思建治疗,没有想到思建此时竟然说话了。妈妈,这两个字的称呼是那么的久违;**,这是母子之间弄成现在这个样子的罪魁祸首;我爱你,那是思建对可心表白,但是思建却一直没有对可心说过的三个字。

    这个时候的可心竟然欣喜起来,她此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为了思建的一丝清醒而高兴起来。虽然不知道思建多久才能彻底康复,但是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或许思建很快就会恢复也说不定,要知道思建才刚刚回家不到两个小时,现在就已经叫出妈妈了,这怎么能不让刚刚还愁苦愧疚不已的可心高兴只是高兴过后的可心不得不面对现在的处境,思建竟然抱住了她,而且双手正在轻轻揉捏她的**。

    “思建,思建,你先放开妈妈好不好”趁着思建还没有其他疯狂的动作,可心轻声的和思建说话,同时她忍受着思建双手对她胸部的爱抚,那种爱抚让她有些心猿意马。

    “妈妈**生气伤心”思建只是淡淡的说着,似乎是对可心的回应,也似乎是自己正在自言自语。思建说的只有短短的八个字,但是每两个字都代表着含义,还有俩人的回忆,这八个字仿佛是一条线,把思建离家出走的原因全部阐述了出来。思建的样子不是装出来的,他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心灵很脆弱,不像大人那么坚强,可心给他的刺激外加上这七天的刺激,让他的精神已经崩溃了。可心看着思建的样子,不由得再次抽动着鼻子想要哭泣,只是她最后忍耐了下来。

    “思建,是妈妈妈妈不对妈妈不该不该那么对你你能听到妈妈说话吗”思建揉搓的力度似乎越来越大,胸部的挤压让可心有些喘不过气来,所以她不得不一边调整呼吸一边说着话语,只是这次思建没有任何的回应,唯一的回应就是越来越急促的呼吸,还有越来越红的脸颊。

    看到思建没有回应,可心就那么直直的看着思建陶醉的脸庞,她的眼中带着犹豫和思考,她似乎再抉择着什么,思建突然有了一丝的清明,这绝不是偶然,而是因为他又受到了一些刺激,因为刚刚射精的刺激,因为此时可心**的刺激。思建因为母子禁忌的性关系而落得今天的这步田地,那么可能让他清醒的因素是不是还和母子禁忌的关系有关或许就是印证了那句话:解铃还需系铃人,而可心就是那个给思建系铃的人。

    可心在满脸慈爱和纠结的看着思建,而思建则闭着眼睛自顾的享受着可心胸前的丰满和柔软,与此同时思建的胯部开始左右的摇摆扭动着,他的**就夹在可心的臀沟里,这种摩擦似乎让他很舒服,如果要是平时清醒的时候,他或许早已经按耐不住用手扶着**插入可心的身体,但是此时他的精神不是很好,神志不是很清醒,似乎不止忘记了过去,还忘记了怎么去和异性**。

    花洒依然在喷水,水流依然在俩人的身上流淌,浴室里有水声,水声里还有思建粗重的呼吸声,最后传来了可心一声悠长的叹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