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73)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可心攥住思建的**并把它抻出水面的时候,呆头呆脑的思建终于有了一丝反应,他的脑袋晃动了一下,眼神发生了一丝变化,有回忆有迷茫还有一丝忧伤。ΒaΠzh01记得去符号可心对于思建**的刺激或许让思建想起了什么,毕竟思建有现在的样子,就是因为可心,而因为可心的,自然就是性,或许性就是对思建最直接的刺激。而思建的反应可心当然看到了,因为思建的身体随着可心的抚摸颤抖了一下。可心看到思建的反应,脸上带着一丝疑惑,当然也有一丝激动,至少说明思建现在不是救不了。

    现在思建的样子,心理医生和医院精神科都可以治疗,但是思建病因毕竟与可心之间的禁忌关系有关,如果去找别的心理医生或者大夫,肯定会让思建和可心的私密关系暴露出来,这是可心不能允许的,毕竟就算不为她自己考虑,也要为思建考虑。当然,去医院治疗是最后没有办法的办法,前期先靠可心来治疗,毕竟她也算是一位心理医生。

    可心攥住思建的**后,就把思建**的包皮撸下,在被包皮包裹的部分还有冠状沟部分,有黑白色的、粘粘的污垢,看到这些,可心可以想象到思建这一个星期过的是什么日子,眼中不免得加的心疼。可心用手给思建清洗着**,毕竟男人的**也和女人的**一样,必须保持清洁,以免发生细菌感染。开始的时候可心还感觉到不好意思,清洗了几下后可心就逐渐放开了,一来是俩人之前有过接触,二来就是可心的心态也放的正常了。

    只是可心的心态正常了,思建的生理反应也是正常的,在可心不知不觉的清洗和擦拭下,思建的**竟然慢慢勃起了,一来这是男人的正常反应,把一个男人的**让一个异性连洗带搓,不勃起才怪,二来是思建可以说是禁欲了整整一个星期,青春期打开过第一次闸门后,**就会越来越旺盛。可心也察觉到思建**的勃起,本来已经安静下来的她不由得再次脸色羞红,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带着一丝回忆。

    我在监控中看着可心给思建洗着生殖器,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或许可心自己都不知道,她给思建洗生殖器的时间稍微有些长了,至少洗一根**也用不了那么久的时间,或许可心潜意识中想在这个男根上多流连一些时间,至少她自己此时没有时间观念,根本不知道这一切,或许就是她内心潜意识中的正常表现出来而已。可心洗完思建的**后,又准备开始洗思建的阴囊,阴囊的褶皱皮囊里也最容易隐藏污垢。

    可心给思建擦拭阴囊的时候,已经勃起的**总是低头遮挡住阴囊,让可心洗的很不方便,最后可心不得不两只手擦洗,左手攥住思建的**给它固定住,右手轻轻的给思建擦拭阴囊,因为思建的阴囊上长着稀疏的黑毛,所以可心擦拭的很小心,似乎害怕弄疼思建。只是可心心情复杂和紧张的给思建清洗着最私密的部位,完全忽视了思建的表情。此时思建的**被可心刚刚擦洗的通红,已经完全勃起了,20多公分的尺寸,鸡蛋大小的**,**上方的马眼已经微微向两边裂开,中间还涌出了丝丝的粘液,只是粘液被泡沫和水混合,可心没有发现罢了。但是思建的**在可心的手中一涨一涨的,可心当然也发觉了,她握住思建**的左手感受到思建**的蠕动,想松手但是又固定不住思建的**,所以她只能脸红红的、呼吸急促的攥紧它,同时不由得加快了对思建阴囊的清洗。思建禁欲了一个星期,可心又何尝不是原本这一个星期,可心对于思建担心着,早已经忘却了其他的一切东西,自然包括**,现在思建安全了,在加上现在暧昧的场景和亲密接触,可心也不由得心慌意乱。

    正在可心对于思建的阴囊清洗接近尾声的时候,思建突然身体有了剧烈的反应,只见思建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起来,颤抖的身体泡在水里,把水面和泡沫激起了阵阵的涟漪。正准备松一口气的可心发现了这一点,不由得转头看向了思建。只见原本呆头呆脑的思建,此时眉头皱起,眼睛紧闭,嘴巴张开发出一阵沙哑微弱的呻吟,似乎承受着什么痛苦。

    “思建,你怎么了啊呀”看到思建这个样子,可心还以为思建承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难道这几天思建受伤了有了伤口可心不知道,所以可心不由得紧张的开口问道。可心还保持着给思建洗生殖器的姿势,只是她的头转向了思建的脸部,原本她为了给思建专心擦拭阴囊,所以她的脸部在与思建阴囊一个方位上,位于思建**的后方,可心的左手攥着思建的**。在看向思建表情和说话的时候,可心的脸不由得转向了自己的左方,也就是自己左手和思建已经的位置上。只是可心的话还没有说完,可心左手攥着的**上方的裂开马眼中就喷射出了一大股白白的、浓浓的精液,这第一股精液是思建禁欲了一个星期积攒起来的,量很大,也很弄,而且第一股喷射的力度很大,射的很高。而且可能是可心攥住思建**的时候,为了方便自己右手的擦洗,竟然无意中把思建的**对准了自己的脸部,思建射出的第一股精液不偏不倚的射到了可心的脸上,而且由于可心刚刚紧张,而且正在张口说话,所以那射出的第一股精液,至少有三分之一喷射到了可心的嘴里,剩下的三分之二喷射到了可心的下巴,鼻子,眼睛,头发上,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思建没有说完的话语最后变成了惊呼

    只是还没有等可心来得及躲闪,思建的第二股精液就蜂拥而至,可心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不由得想把思建的**扭开,不让它喷射到自己的脸上,只是可心猝不及防的情况下竟然把思建的**扭错了方向,要想躲开接下来的喷射,应该把**扶向可心的正前方,只是可心紧张条件反射般的把思建的**掰向了自己的方向,结果第二股精液结结实实的射在了可心的脖子上,睡衣上,可心的整个胸襟都喷射上了粘粘的精液

    “啊”可心不由得发出第二声惊叫,她这个时候才彻底反应过来,赶紧把思建的**调转方向,指向了她对面的、浴缸边缘的墙壁上,“噗呲”“噗呲”思建最后足足射了7.8股才停止喷射,最后几股无力的喷射,把精液都喷射到了浴缸里,和洗过澡的水、泡沫混合到一起。

    喷射完毕了,可心赶紧松开了思建的**,慌乱的从地板上站起来。此时可心的身上惨不忍睹,脸上、头发上,脖子上,丰满的**顶起的胸襟上,可以说可心的整个上半身正面,被思建的精液从头淋到了腰部,而要命的是,可心此时张着嘴巴。这是因为她不敢闭嘴,因为口中还有不小心被思建射进去的第一股精液的三分之一。此时的可心站在地上有些发懵,身上的精液,还有口中腥腥的、粘粘的精液,一切仿佛做梦一样。

    “呕”可心赶紧跑到洗漱池跟前,对着洗漱池干呕了起来,此时她把口中思建的精液都吐出去了,只是她似乎觉得吐不干净,不由得拿出刷牙杯子,开始给自己又刷牙又是漱口,顾不得自己的慌乱动作把自己衣服上的精液弥漫的到处都是。可心连漱口带刷牙用了五分钟,恨不得把自己的牙龈刷出血。弄好了之后,可心的眉头还微皱着,似乎总感觉自己还是有一股精液的味道,不知道她在最初慌乱的时候,有没有把口中的精液咽下去一小部分。

    可心刷完牙后,脸上似乎很不舒服,而且低头看着自己衣服上的精液,此时精液已经被自己刚刚肢体动作弄的哪儿都是,可心不由得摇头苦笑。她转头看了一眼正在闭目休息的思建,脸上的表情很复杂,要是以前的时候,可心肯定会十分生气的对思建发脾气,但是这次却无法发泄自己的情绪,一来思建根本就不是故意的,二来她回想起自己刚刚给思建洗生殖器的时间太长了点而且用的力度和角度似乎都有些过了,这也是导致思建射精的原因之一。

    可心最终只能忍了,吃了这么一个哑巴亏,她想生气无处发泄,想哭却哭不出来。要知道,以前别说吃精液,可心都没有给我**过,因为她嫌弃脏,我也不想自己心爱的妻子为我做那么下作的事情,现在无意中竟然让可心品尝到了思建的精液,而且是结结实实的射进了嘴里,一切的一切,都是巧合,无巧不成书,怪得了谁可心最终只能叹了一口气,但是心中似乎有些不甘,只能小女人家的跺了跺脚。

    而始作俑者思建,此时因为身体本来就虚弱,现在又射了一泡精液,所以显得累了。可心咬着嘴唇看着思建这个无辜的样子,却没有任何办法,可心想转身去给自己换套睡衣,只是她又看到了自己胳膊上,脖子上,头发上的精液,她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被精液洗礼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无奈。这个样子换上新睡衣也会弄脏的,现在的情况就是先洗澡,再换睡衣,但是现在浴缸被思建霸占着。

    可心思考着,一种办法是继续给思建洗完澡,给他擦拭干净身子,换好衣服,之后自己再来洗澡。但是这个过程中,精液要在可心的身上挂好久,而且等折腾完毕后,这些精液可能会干涸了,干在了可心的头发上,况且这个过程中可心不敢保证会不会弄脏思建洗净的身体和换好的衣服上。第二种办法就是可心先洗澡,之后换好衣服,再给思建洗完澡。这样可以让可心先把自己的身上清理干净,对于爱干净的可心来说,头发上,脸上,衣服上挂着思建的精液,分分钟钟都是一种煎熬。但是这个过程中,可心要在这个浴室里洗澡,浴缸被思建占了,可心只能用花洒洗,而花洒和浴缸之间是紧挨着的,中间根本没有任何的阻隔,哪怕连帘子都没有。

    面对这样的抉择该怎么办可心看着闭眼休息的思建,不由得陷入了苦思和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