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72)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样的日子一共持续了整整一个星期,到第七天的时候,下午五点多,也就是可心正常每晚放学下班的时间,房门再次开启,不过这次回来的不只是可心,终于多了思建的身影,思建终于找到了。bǎnzhu0零一而且这次母子俩进门的顺序也发生了变化,原来的时候,都是可心先进门,思建跟在身后,这次是思建先进门,可心在他身后,仿佛是在堵住思建的去路。

    一个星期没有消息,终于有了思建的身影,只见思建灰头土脸,身上的衣物虽然没有破破烂烂,但是显得脏兮兮的,此时思建的脸上似乎很干燥,皮肤有些开裂,还有一些皮屑,短短的一个星期,思建消瘦了不少,而且他的目光有些呆滞,从这些迹象来看,思建这一个星期过的并不好,风吹日晒,风餐露宿,吃了不少的苦头,只是不知道他是主动回来的,还是被可心找到的。

    思建进屋后,呆呆的看着这个熟悉的房间,只是没有在地板砖上。可心进屋后,房门却没有关闭,紧接着进来了几个警察。可心看到思建没有换鞋子,一点厌恶的情绪也没有,干脆直接也穿着鞋子进屋没有换鞋。

    “警察先生,直接进来吧,不用换鞋子”可心温柔的和身后的几个民警说道。

    “我们就不进去了,孩子我们已经给你安全送到了家里,和他好好谈谈吧,毕竟他是一个大活人,万一再跑谁也看不住。把你们母子送回家,我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带头的民警说道。

    “谢谢你们了,如果不是你们,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可心脸上带着感激,弯腰给几个警察鞠了一个躬。听双方的简短的几句对话,可以判断出思建是被警察找到的,不是被可心找到的,也不是自己回来的。

    “不用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说完这句话后,几个警察就回去复命了。从几位警察把思建和可心送回家,这点就可以看出思建这个小子貌似一点都不安分,似乎对于回家十分的抗拒,如果不是警察护送,光靠可心自己够呛能把他带回家来。

    送走警察后,可心看着傻站在客厅地板上的思建,思建此时背对着可心,仿佛失去了灵魂一般。可心此时的脸色很不好,这一个星期的折磨已经让她身体快垮掉了,但是看到思建后,她似乎恢复了很多的精神。她的眼睛还有些红肿,估计在警局见到思建的那一刻,她应该哭泣了很久,而且可心洁白的衣物上有一丝污渍,那些污渍都在胳膊上还有胸前,这个污渍的痕迹来判断,可心应该是拥抱过思建,而且痕迹这么深,可心当时拥抱思建的时候也很深吧。

    “跟我来”可心走到思建的身边,不是用手拉,而是用一个胳膊挽住了思建的胳膊,轻声的说道,之后思建犹如木偶一般被可心挽向思建的卧室,思建的卧室整整齐齐。这一个星期中,可心无数个夜晚来到这个卧室,看着卧室中的一切哭泣着,似乎在回忆着思建在家的时光,甚至有几个夜晚可心就独自一人躺在思建的床上哭泣着,最后沉沉的睡去,在思建的卧室睡上一整夜。

    可心让思建站在地板上,之后在柜子里给思建找着衣服,可心一边找衣服还偶尔回头看向思建,似乎害怕思建趁着自己不注意再次逃走。可心给思建找了几件衣服,包括内衣什么的,之后拿着衣服领着思建朝着浴室走去。挽着思建走到浴室后,可心把衣服放在浴室的柜子上,之后打开了水龙头,在浴缸里放好了水。可心难道是要准备亲自给思建洗澡吗难道思建失踪一个星期后就可以破格享受这种待遇了吗

    “好好洗洗澡,换好衣服,你洗完澡我帮你把衣服洗了”可心说完这句话后,走出了卫生间,可心关闭好了房门,之后坐到了沙发上,等待着思建洗完澡。可心双手抱胸坐在沙发上,用手揉了揉太阳穴,她这几天真的累坏了,只是思建终于找到了,可心不由得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此时她的心情还是很好的。这一个星期的折磨让她终身难忘,她也终于明白了思建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虽然思建来到这个家的时间还比较短,但是可心把所有欠缺的母爱全部倾注到了思建的身上,可以说可心对于思建比亲儿子还要亲。失去才会懂得珍惜,也是因为这一点,可心才会理解失去思建的感受。

    可心坐在沙发上等待着,只是等待了许久后,发现浴室里竟然没有半点声音,至少没有水声,安静的出奇。可心不由得起身,慢慢的走到浴室门前,她没有貌似开门而入,毕竟此时思建的情绪还是不稳定,虽然她看过思建的**,但是这个场景还是不适合闯进去。可心把耳朵贴在房门上很久,发现根本没有一丝的声音。有声音才怪,我在视频中可以看到浴室中的思建,此时他像个傻子一样还呆呆的站在浴室中间的地板上,一动没动,仿佛真的傻掉了一般。看来思建这一个星期,不是身体受创,精神上也受创了,此时呆呆傻傻的样子不是装出来的,看来可心那一晚的一席话,还有这一个星期的经历,给他的内心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伤。

    “咔”确认没有任何的声音后,可心就蹑手蹑脚的打开了房门,结果看到了还傻傻站在那的思建,此时思建仿佛是个木头人一样,和可心刚刚离开浴室的情景一样,一动没动。可心看到思建的样子,不由得闪过一丝担忧,她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需要妈妈给你洗澡吗”可心站在思建的面前,这句话不像以前那种质问,而是一种温柔的询问,可心似乎发现了思建的情绪有些不对,原本的时候她认为思建只是刚见到她,和他生气装出来的,但是现在发现有点不像,思建貌似真的心灵和精神受刺激了。

    “思建,你和妈妈说话啊,你还认得我吗为什么一个星期不见,你一句话都不说,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可心使劲摇晃着思建的肩膀,只是思建犹如木偶一样,任由可心怎么摆弄,思建就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可心是学校的兼职心理老师,此时她逐渐冷静了下来,学过心理学的她当然知道思建遇到了什么,他的身体和心灵收到了强大的刺激,所以此时产生了心理封闭,把自己的内心彻底封闭了起来,此时的他基本上只剩下的人类的一些本能,这种情况很多,需要打开他内心的突破口,而打开思建内心的突破口就在可心的身上。可心看着思建的样子陷入了沉思,她基本可以确定一些情况,但是需要时间去观察,原本还算开心的可心,此时看到思建这个样子,不由得再次愁云满布,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可心的眼中再次闪过懊悔的神色,这种懊悔的神色在这一个星期里不知道多少次在可心的脸上闪现了。

    可心重新冷静了下来,她叹了一口气,之后闭上眼睛做了一次深呼吸,事情已经发生,无法挽回,可心能做的就是挽救这一切,让思建回归正常的生活。可心回到卧室换好了睡衣,之后重新来到了浴室,思建还傻傻的呆在原地不动。可心开始给思建脱衣服,只是思建本能的有些抗拒,可心一边出生安抚着思建,一边轻轻的给思建脱衣服,适应了一会后,思建就不再反抗,因为他内心潜意识中对可心是非常依赖的。此时思建的衣物很脏很脏,连内衣也是一样,当可心把思建脱的只剩一条内裤的时候,可心停住了,虽然还有内裤遮挡,但是那熟悉的尺寸、熟悉的拱起还是那么的明显,可心的脸色不由变得羞红。此时思建的身上很脏,随着衣服的脱落,思建的身上还掉着皮屑,正常人一个星期不洗澡也不会这个样子,但是如果一个人一个星期不洗澡,外加一个星期不脱衣物就会造成这个样子。

    可心犹豫了一会后,还是闭着眼睛把思建的内裤脱了下来,虽然思建的**可心已经见过很多次了,但是可心内心想把自己和思建的关系恢复到正常状态,而且此时可心的内心已经没有什么**,所以她在内心里对于思建的**是排斥的。可心闭眼脱下思建的内裤后,就赶紧来到了思建的背后,这样可心最多能看到思建的屁股,而看不到前面的生殖器。可心从背后推着思建,之后把思建弄到了浴缸里,一个女人弄一个大小伙子,还是把可心累的满头大汗的,毕竟这几天可心也很疲惫。

    当可心把思建放到浴缸中后,就开始蹲在浴缸上给思建洗澡,可心在浴缸中放满了泡沫,这样可以起到遮挡的作用,能够尽量的避免可心看到思建敏感的部位。可心的双手透过泡沫在思建的身上抚摸搓洗着,思建还是傻傻的目视前方,或许他的心暂时死了,他毕竟年纪还小,心灵比较脆弱,根本扛不住太大的打击。

    虽然有泡沫的阻挡,但是可心还是能够感受到思建身体的轮廓,她一边清洗一边颤抖着,是的,身体再颤抖,虽然这具身体是自己内心被认定最心爱的儿子的,但是这毕竟是异性,而当可心不可避免洗到思建胯部的时候,就不得不要触碰那条曾经让她又爱又恨的生殖器。可心的手在思建的胯部周围搓洗了很久,当把思建正面所有的地方都清洗完毕后,就只剩下了思建的胯部了。男人的生殖器是最容易沾染污垢的,而且也是最脆弱的地方,最容易被细菌感染,可心当然也知道这一点,因为她以前总给我买男士湿巾,我不爱用,她总强迫我用,用她的话说,为了我的身体健康着想。

    “咕噜”正在可心犹豫不决的时候,思建的肚子发出了这个声音,这个饥饿的征兆,思建虽然一言不发,但是他的身体正在向外界传递着正常的信号。察觉到思建还没有吃东西,应该赶紧洗完澡,还需要给思建做饭。可心不再犹豫,咬了咬牙,手伸到了思建的胯部,之后那只手提起,一根还没有勃起的**被可心的手抻出了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