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71)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思建收拾完自己的书包后,并没有换衣服上床睡觉,而是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包括自己的衣物,日常用品等其他东西,他都收拾的整整齐齐。ЬaΠzhu0收拾完毕后,思建继续傻坐着,目光不断巡视着自己的房间,他的桌椅,柜子,床铺,没扫到一个地方,他的眼中都会露出一丝回忆,最后思建慢慢的趴在自己的枕头上和被褥上,使劲闻嗅着上面的味道,或许是想记住可心的味道吧。

    慢慢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已经过了半夜十二点,思建从被褥上起身,其实他又哭了一场,他用手擦干了自己的眼泪,深吸了一口气,他起身慢慢的打开了房门,走路很慢也很轻,他打开房门的声音很小,他向着可心的房间看了一眼,整个房间都很安静。确认可心可能已经睡着之后,思建打开了自己卧室的灯光,之后重新拿出了一张纸和一支笔,慢慢的书写着,不知道书写着什么。看到这一幕,多么的熟悉,电视电影里出现了无数次了,难道思建是准备离家出走还是准备写遗书自杀

    没有多久,思建就写好了,他把纸放在了书桌上,之后关闭了房灯,慢慢的走出自己的房间。他慢慢的走到了可心的房门前,他伸出手想压下可心的门把手,但是这几天可心一直锁门,所以思建伸出手又收回,他或许害怕吵醒可心,也或许害怕确认房门反锁后会加的伤心。思建收回了手慢慢的转身向着房子的大门走去,他很安静的穿好自己的鞋子,之后转头看着可心的房门,眼中带着不舍,最后他用手扶了一下眼角,慢慢的压下大门的门把手,之后走出了房子,回身慢慢的把房门关闭,整个房子一下子重新陷入了安静,而这个房子里只剩下了可心一个人。

    而另一边的可心,其实并没有完全睡沉,她也睡的很晚,当思建走出房间的时候,可心处在半睡半醒之间,有些迷迷糊糊。思建打开房子大门的时候,她听到了声音,毕竟大门太过厚重,是那种防盗门,就算关的再小心,也会发出比较大的声音,尤其是在这个安静的夜晚里。可心听到了房门关闭的声音,当思建走出房门的时候,可心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当我以为可心知道有人出去或者进来的时候,可心迷迷糊糊又把眼睛闭上了,或许她认为自己再做梦,也或许她认为自己听错了,也或许她以为是楼道或者外面的声音。可心迷迷糊糊睡了过去,而思建出门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他的手机和一切随身物品都没有带,能带走的只有他的身体,身上的衣物,还有对可心的思建和爱恋

    我把时间点着快进,一直到早上可心起来,思建也没有回来,不知道是离家出走还是自杀去了,不过我昨天已经回过家里,看到他一切安好,所以对于此时视频中的情景,我没有什么担心和害怕。其实我对于思建没有多少的感情,最多的是对凤君的承诺,所以我内心也自然不希望思建出事,要不然我怎么和死去的凤君交代啊。

    可心起床之后,照例的洗漱和做早餐,当她经过思建的房间的时候,她都会看上一眼,眼中不免得有些担忧,昨晚自己的话语有些过激,思建的情绪貌似比较激动。不过一会可心就释然了,一个大小伙子了,这点小坎坷都过不去么可是可心没有想到的是,如果这是别的事情,对于思建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如果思建面对的是可心,那么可心的一颦一笑都会很大的影响思建的一切,在思建看来,可心就是她的初恋,就是他的全部,能够彻底伤到他的只有可心,只是可心或许没有想到这些罢了。

    做好了早饭,思建还没有从房门出来洗漱,可心皱了一下眉头,难道这小子又要睡懒觉起屁可心没有直接推开房门,而是先敲了敲房门,结果里面没有任何的声音。“咔”可心打开了房门,结果她看到了空空如也的房间,看到房间空了,可心一愣,紧接着她赶紧退出房间来到卫生间,结果打开卫生间也是一样,空空如也

    “思建,你在哪儿别和我玩捉迷藏”可心终于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什么,她一边在这个一百多平放的房子里可哪儿找,一边声音颤抖的说道。她找的很仔细,柜子里,各个角落里,甚至本来不能藏人的地方,可心都去找过了。

    “思建,别再玩了,你再不出来,别怪我饶不了你哦”当可心打开房子大门看楼道也没有思建后,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和哭腔,她毕竟是一个女人,对于突发事件的处理肯定不如男人那么淡定。

    可心又回到思建的房间里找他,甚至把被子和褥子都翻了起来,此时的她仿佛疯掉了一样,眼中带着泪光,她强迫自己不哭出来,此时的她仿佛随时会失去理智一般。她终于看到了书桌上的那张纸,其实那张纸放的位置十分明显,只是刚刚可心由于紧张刚刚发现而已。可心双手颤抖着拿着那张纸看了起来,虽然摄像头无法看清纸上写的是什么,但是可以看出上面的字数很少。无非就是什么“我走了”“你保重”等等之类的话语。当可心看完后,她的手保持不动,身体仿佛僵硬了,简短的纸从她的手指间滑落,最后飘飘然的落在了地板上。

    “噗通”可心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下子坐在了书桌旁的床面上,泪水终于从可心的脸上流了下来。可心呆傻了一会后,就赶紧拿出手机准备给思建打电话,结果电话的铃声从思建的床头柜里响起,可心打开床头柜的抽屉,看到了正在响铃的手机。思建手机没有带走,可心失去了找寻思建最后的一个线索,可心现在可以确定思建离家出走了,而且什么也没有带,身上可能只有可心给他的那点很少的零花钱。可心看到思建的手机后,就赶紧拨出了三个数的电话号码,不说看我也知道,三个数的电话号码要么是报警,要么是火警,要么就是急救,可心现在肯定是报警了。

    “什么你们说要失踪24小时后才能算失踪才能出警”

    “你们这是什么逻辑啊我儿子没有了”

    “算了,我自己找”

    只见没有说几句话,可心就对着电话大喊了起来,紧接着就挂断了电话,把手机摔在了床面上。虽然我没有听到电话中警察说了什么,但是我知道警察肯定是说一个人小时24小时后才算失踪,才可以报警出警,这个法律规定我知道,可心不知道,所以现在警察无法出警。可心赶紧跑回自己的房间换好了衣服,当她跑到门口准备换鞋子的时候,才发现手机刚刚被她摔在思建的床面上,她又赶紧暂时放弃换鞋跑回思建的房间取手机。可心慌乱了,或许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这个养子在她心中是什么位置。

    “噗通”可心关闭房子大门的时候用力很猛,整个房间陷入了安静,之后大门关闭的声音再回响着。可心这个时候应该去学校了,一来看看思建会不会去学校上学,虽然这个概率很低,二来去学校请个假,接下来可心可能就是漫无目的的寻找了。

    我把时间点着快进,当到了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可心终于疲惫不堪的回到了家里,只是只有她一个人,没有往常跟在她背后思建的身影。可心显得十分的疲惫,但是脸上的忧伤胜过了疲惫,她没有开灯,换完鞋子后直接坐在了沙发上,她发呆一会后,终于掩面哭泣了起来,看来她没有找到思建。一个女人,在没有任何外部条件的帮助下,怎么找到一个大活人在这个城市里,无疑于大海捞针。可心就那么在沙发上坐着,我把鼠标点着快进,当时间定格在后半夜两点多的时候,疲惫不堪的可心终于在沙发上睡了过去,就坐在那靠着沙发的靠背睡着了。

    “思建思建”可心睡梦中不断的梦呓着,不住的喊着思建的名字。

    “思建,思建,回来吧,妈妈知道错了”

    “以后再也不会那么对你了,回来吧”

    可心睡梦中不知道梦到了和思建的什么情景,嘴中一直呼喊着思建的名字,看到这里,我心中不免得有些吃味,不知道在我刚出差的那段时间,可心没有适应的那段时间里,她睡梦中有没有呼喊我的名字,或许有吧。

    当到了早上6点多的时候,可心从梦中惊醒,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熟悉的房间,看着自己没有脱去的衣服,她的思绪慢慢到清醒,她终于意识到,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儿子不见了,可心赶紧起身,没有化妆,甚至没有洗漱,就拿着包赶紧出门,看来她又要进行新一天的寻找。

    我把时间再次快进,当时间到来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可心终于又回来了,依然是疲惫不堪,这两天她班都不上了,专心寻找着思建。可是看她的样子依然是一无所获,由于两天的劳累,而且没有洗脸化妆,可心弄的像个拾荒的大妈一般。和昨晚一样,可心没有脱衣服坐在沙发上,呆坐了一会后,就再次拨通了一个只有三个数字的电话号码,她在和警察沟通吧,在可心与警察急促慌乱的对话中我得知,警局接受了这个孩子失踪案,正在帮忙寻找,而可心就是询问警局的寻找进展,当可心挂断电话后,又再次哭泣了起来,答案显而易见,还是一无所获。

    这种事情着急是没有用的,可心能够做的只能是每天出去寻找,额外等待着警局的通知。可心的眼睛已经红肿,我没有看到可心在城市里寻找思建的样子,因为我不可能在大街小巷都安上摄像头,但是我可以想象可心不顾路人的眼光一边寻找一边哭泣的样子,而且可心的手里一直拿着思建的相片,这两天可心一直以泪洗面。她想念思建,多的是担心思建,不知道思建现在是否还活着,是否还安全,就算活着,有没有饭吃,有没有饿到,有没有遇到坏人

    可心的担心有很多很多,她已经快要崩溃了,如果最后找不到思建,或者找到的却是思建的尸体,内疚不已的可心是否还有活下去的勇气和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