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67)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可心来到思建的房间后,她直接打开了思建的房门,这个过程中她似乎有一些魂不守舍的,等她迷迷糊糊的打开思建的房门的时候,她首先看到的是一双长满黑毛的双腿,双腿再往上是一个男人的生殖器,而且是很大的生殖器,生殖器的长度与双腿的长度似乎不是很成比例。bǎnzhu001记鍀厾符号不知道为什么,那根巨大的生殖器此时半勃起,有隐隐抬头的迹象,不知道它的主人此时脑海里想的是什么。再网上是一个男人的胸膛,黝黑的肤色透露着这个男人的健康和强壮,而此时却看不到男人的脸颊,应该说看不到全部,这个男人的一只手盖在自己的眼睛上。不知道是因为室里的灯光太亮感觉刺眼,还是因为即将要被一个异性看到自己的**而感觉到娇羞。

    可心打开房门看到这一幕后,条件反射的想要退出而把房门关闭,但是最后时刻她才想起发生这一幕的原因,这不正是刚刚自己对于思建提的要求么可心深吸一口气,之后再次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思建挡住了自己的眼睛,也变相了减少了可心一部分的尴尬,虽然俩人这种状态面对很多次了。可心进入房间后,就慢慢上了床,但是她此时又面对了无从下手的局面。

    思建赤身**躺在床上等待着,可心手里拿着避孕套发呆。最后,可心还是有所动作,她的手伸向了思建的**,一上来就直奔主题。可心握住了思建的**,当可心的手触碰到思建的**的时候,思建的**不由得在可心的手里再次跳动几下。虽然思建的**没有完全勃起,但是已经很坚硬了,只是尺寸没有达到最长的程度而已。可心一手握住思建的茎身,之后用另一只手加嘴撕开了避孕套,小心翼翼的给思建带了上去。只是刚把避孕套套上不久,思建的**竟然开始有了软化的迹象,思建内心对于避孕套是十分的反感的,总感觉避孕套就是俩人活脱脱的电灯泡或者阻挠者。

    可心看到思建的**渐渐软化,赶紧用手慢慢的撸动了起来,及时阻止了思建**继续软化,而这个过程中,其实思建的眼睛一直是微微睁开的,透过眼眶和胳膊的缝隙一直偷偷瞄着可心的动作。可心再给思建撸动的时候,不经意转头看了思建一眼,结果看到了胳膊下隐藏的那双贼溜溜的眼睛。偷瞄被抓住,思建尴尬的一笑,把胳膊从眼睛上移除。可心被思建看着,脸上不由得一红,虽然她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是脸部充血的生理反应却无法控制。

    看到思建的**一直无法全部勃起,可心显得有些焦急,思建的身体真的是难倒了她,做起爱来很勇猛,但是不**,对于其他的性手段的刺激反应很迟钝。虽然可心有些焦急,但是思建的**还是在可心焦急的注视下慢慢的软化了。可心颓然的松开了思建的**,跪坐在思建的身边无可奈何。而思建这个始作俑者则很无辜的安静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可心怎么摆弄。可心跪坐了一会后,没有办法,她只能看一眼思建,之后转身躺在了思建的身边,貌似是让思建接下来主动,为所欲为,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吧。

    看到可心穿着睡衣躺在身边,不用可心说什么,思建就一个驴打滚从床上弹起,之后开始给可心衣。一切都和前一晚一样,在可心的配合之下,思建把可心剥的精光,当可心一丝不挂的面对思建的时候,思建的**终于重新勃起了。思建欣赏了一会可心的美体后,就扑了上去,在可心的两个**上又搓又咬的。可心一言不发,咬着下唇忍受着思建在她身上的“摧残”,思建的爱抚和吸吮让她感受到全身发痒,**渐渐在俩人之间升腾。可心一直咬牙忍着,不让自己发出任何的呻吟,只是她的呼吸却越来越急促。

    思建进攻完可心的**后又开始进攻可心的脖子、肩膀、锁骨,或许是因为失而复得,思建显得十分的激动和兴奋,胯下的**越来越硬,最后慢慢勃起到最大最硬的状态。当思建的嘴唇一路沿着**、小腹快要到达可心**的时候,已经被思建撩拨的**强烈的可心,不由得夹紧双腿,双腿不断轻轻的摩擦着,似乎在缓解**传来的酥痒,虽然思建还没有开始刺激可心**。

    当思建的嘴唇终于达到了可心**的时候,被可心紧紧夹在一起的双腿挡住了去路。思建伸出双手用力要掰开可心的双腿,这次可心不知道为什么,显得十分的不情愿,以往的时候可心都是象征的挣扎几下就把双腿打开了,但是这一次可心貌似挣扎的很用力,但是她最终还是被思建掰开了双腿。当思建把可心的双腿掰开后,我和思建在不同的场景、不同的时间里都露出了一丝了然,原来可心夹紧双腿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

    只见分开的双腿中间,有一个粉红色**和黑色阴毛交杂组成的**,而**中间的裂缝正在源源不断的往外流着**,那些**晶莹剔透沾湿了可心的**和阴毛,刚刚可心夹紧大腿轻轻摩擦的时候,也沾湿了可心的大腿内侧。在以往的时候,思建一般都是先进攻可心的**,直接上嘴亲吻和舔弄,之后才是进攻可心的**等其他部分,当思建**完毕,可心的**都已经湿漉漉的,有**,有思建的口水。但是这一次不同,思建先进攻可心的**还有其他部分,最后才来到可心的**处,在思建还没有**和其他刺激的情况下,可心的**就已经如此湿润,那就只能说明一点,可心动情了,在自己儿子的爱抚亲吻**之下动情了,前戏还没有作完,她的身体机能就自动做出了迎接男性插入交配的反应,这就说明她的内心对于思建并不反感,而且还产生了强烈的回应,她刚刚夹紧双腿的动作也是为了掩饰这一切,只是最后还是被思建发现了,她的身体出卖了她

    思建微笑过后,就直接照着可心的**扑了过去,厚厚的嘴唇瞬间覆盖住了可心的**使劲吸吮了起来。“啊”当思建的嘴唇覆盖住自己酥痒已久的部位使劲吸吮的时候,可心终于忍不住了,她的呻吟突破了紧闭的牙关,发出了今晚第一声**呻吟声。吸、舔、嘬、咬,思建的嘴巴把各种方式都用上了,对着可心的**发动各种各样的进攻。可心发出第一声呻吟后就再也控制不住了,她开始发出压抑的呻吟,同时分开的双腿在思建的头部两边不断的扭动着,她的双手使劲揪着床单,床单被她揪过的地方充满了褶皱,由此可见可心双手的用力之大。思建一边吸吮着,喉咙偶尔做着吞咽的动作,看来他把可心**分泌的**一滴不剩的都咽到了肚子里。

    思建吸吮了一会后,就把嘴巴离开可心的**,之后抄起可心的大腿,一系列动作很快而且一气呵成。看到这一幕,我一下子精神了不少,难道思建准备再次强行插入可心了么这个姿势就是老汉推车的前期准备姿势啊,而可心此时正在享受**带来的余荫,似乎她的思想还没有从刚刚的沉沦中清醒过来,当思建抄起她双腿的时候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思建已经把她的双腿抗在了肩膀上。

    “啊不要”似乎察觉到了思建的意图,可心赶紧出生阻止道,此时她的双腿被思建抗在了肩膀上,整个臀部已经与床分离,此时下半身高过可心的上半身,可心有一种被倒栽葱的感觉。只是可心刚出声阻止,就被思建接下来的动作打断。思建没有插入可心的**,而是扛起可心的双腿后,紧接着用手从下面抓住可心的两片臀瓣,之后把可心的臀部抬起最后压向可心的头部,此时的可心就变成了仰躺在那里,但是屁股和双腿被思建高高抬起,可心只有头部和半个玉背贴在床面上,腰部以下全部被思建抬起,可心整个人从腰部被思建折叠了起来。可心的身体柔韧度还是不错的,此时由于被思建折叠的角度太大,可心不由得闷哼了一声,因为腹部的弯曲让她有些猝不及防。

    “啊”还没有等到可心调整好自己的呼吸,就发出了一声比第一声还要强烈的呻吟。原来思建把可心完成折叠后,低头下一口吻住了可心的菊花,使劲的吸吮了起来,比刚刚吸吮**的力度还要大。自己最私密害羞的部位被思建吸吮,可心发出呻吟的同时,脸色加潮红了,虽然以前可心的菊花也被思建刺激过,不过那是偷偷的亵渎而已,这么明目张胆的吸吮还是第一次。

    “不要不不要脏快停下哈”可心一边呻吟着,一边阻止到,她不是不想挣扎,只是她此时被思建折叠着,她根本使不出一丝的力气,完全被思建禁锢住了身体。她一边呻吟一边阻止,只是思建根本没有听她的话,继续用嘴疯狂的吸吮可心的菊花,此时的思建把可心的菊花当成了另一张嘴,正在疯狂的与她亲吻着。思建一边吸吮舔弄可心的菊花,偶尔还会用双手把可心的两个臀瓣掰开到最大,最后把舌头伸进可心的菊花,来一个比较深的“毒龙”,让可心此时完全被身体的**所控制,呻吟声此起彼伏,根本无法再压抑和停止下来。

    于此同时,可心的**再次分泌出了**,而且这次分泌的**比刚刚还要多,溢出**口,滴落下来,犹豫可心的臀部被思建抬起,此时正好在可心的脸部上方,自己**分泌的**,一滴不剩的滴落到了可心的脸上。思建用手推着可心的臀瓣,由于吸吮的太过用力,可心的双脚最后蹬在了床板上,是的,可心头部紧挨着的床边上。可心的双脚此时就在头部的两侧,双腿伸的直直的,**中分泌的**不断滴落在她的脸上,她想闪避,但是脸部被自己的双腿夹住,她只能转头,不能躲闪,她转头躲闪着,**滴落在她的鼻子上、嘴唇上、耳朵上、脸蛋上。

    与此同时,思建带着避孕套的**也开始分泌着**,在避孕套的前端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已经积攒了一些透明的男性前列腺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