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62)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可心把自己的睡衣解开后,看着思建的全身,却不知道该怎么下手。001可心看着思建支起的帐篷,有些束手无策。如果是我俩的话,可心会帮我脱下衣服,之后亲我,舔我**等等,之后自己坐上来。但是现在面对的是思建,可心心中各种的不情愿,虽然她的身体也想,但是心理的伦理束缚此时还是占据上风的。

    “还是你来吧”最终可心叹了一口气,有些有气无力的说道,说完这句话后,可心就躺倒了思建的旁边,之后用一个手背压到自己的眼睛上,似乎不想看接下来的一切。

    听到可心的话,思建眼睛一亮,他其实最喜欢主动的,他坐起了身子,之后看着身边的可心。此时的可心睡衣胸口打开,露出深深的、白白的乳沟,露出的**半球是那么的浑圆娇嫩。思建的双手伸出,眼睛在可心的全身巡视,真的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就仿佛一个饿疯了的男人,突然看到自己面前有一大桌子菜,全是山珍海味,一时间却不知道该下筷子先吃哪道菜。

    可心放在眼睛上的那只手微微握着拳头,另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身体一侧,微微揪着床单,她当然知道思建正在欣赏自己的美体,而且正准备在自己的身体上亵渎和上下其手,所以此时的可心显得十分的紧张。此时可心作为一个母亲,正在牺牲自己的身体,给自己疼爱的青春期儿子上一趟实践生理课。

    “滋”思建还是最先向着可心的**进攻,或者不是可心亲生,没有吃到可心的乳汁,思建的内心还是有一些遗憾吧,所以他对于可心的**十分的偏爱。思建双手从可心的胸口伸了进去,但是没有抚摸可心的**,而且伸进睡衣里伏上了可心的两个肩膀,而思建的嘴巴扑上了可心露出的两个**上,嘴唇和舌头在可心的**上疯狂的吸吮舔弄着。

    可心似乎早有心理准备,当思建吻住她**的时候,可心银牙一咬,没有呻吟出声,但是看她刚刚的神情,她是在最后关头强忍住了。可心的双手握的紧了,眉头紧皱呼吸开始不再那么均匀。思建的嘴在可心的两个**上来回的吸吮,吸吮了一会后,思建原本因为享受而迷离闭上的双眼突然睁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

    只见思建的双手在可心的肩膀上抚摸着,同时嘴巴紧紧吸住可心的**,这回不是来回吸吮,而是吸住可心**的一个地方就不动了,使劲的吸吮着。与此同时,思建的双手把可心肩膀上的胸罩吊带给拉了下来。

    “等等”思建刚要把可心的胸罩吊带解开,这个时候的可心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赶紧睁开眼睛出口拒绝道。思建一脸蒙逼,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可心叫停,如果可心连胸罩都不让脱,那自己还玩着屁啊。

    “你先把眼睛闭上,把头转过去”可心脸上闪过一丝娇羞,看到思建的样子说道。思建没有回声,只有乖乖的配合可心把眼睛闭上头部也转过去了。见到思建的目光移开,可心的两根手指伸到自己的乳沟中间,之后从被挤的紧紧的,深深的乳沟中间拿出一个东西,可心的速度很快,虽然开着灯,但是我还是没有看到那个东西是什么,但是看到一个影子。

    “不会是那个东西吧”这个时候我不由得想到,算了,不想了,如果真的是那个,可心一会一定会拿出来的。

    “继续吧”把那个东西从自己的乳沟中快速拿出放在自己的枕头低下后,可心轻声的说道。

    听到可心的话语后,思建睁开眼睛转过头,一脸的疑惑,他刚刚虽然没有看到,但是听到了和感觉到了可心有快速的肢体动作。思建趁着自己的**依然高涨,继续着接下来的工作。思建抓住可心的胸罩吊带往下拉,同时嘴巴继续吻在了可心的**上,而且吻的位置就是刚刚吻的那个位置,为什么他还要吻刚刚的位置呢随着可心胸罩的吊带被落下,吊带失去了承重点,可心胸前被**顶的鼓鼓的胸罩终于松懈了下来,当吊带从可心肩膀滑落的那一刻,胸罩的两个罩杯被两个**主动顶开,罩杯弹开后,可心粉红色的乳晕和**已经若隐若现了。

    思建的嘴巴终于从可心的**上换了位置,他用下巴向下,用下巴尖把胸罩的罩杯顶了下来,露出了可心的乳晕和**,思建一口把可心的乳晕和**含进了嘴里。而这个时候我发现,思建刚刚停住不动吸吮可心**的那个地方,留下了一个红红的吻痕,我调整了一个录像的时间,算着思建刚刚留下吻痕一共用了多少秒,两次的时间加起来一共是吻了11秒,那个吻痕不只是红,而且还有些发青,不算很长的时间里留下这么清晰的吻痕,由此可见思建刚刚吸吮的多么用力,现在我才明白,思建刚刚被可心打断后,重新吻的时候为何还要吻原来的位置,原来是要给可心的**上留下一个自己的印记。可心根本没有发现这一切,因为当思建吸吮这个地方的时候,双手也在脱下可心的胸罩吊带,那个时候可心的注意力可能被思建双手的动作吸引,根本没有注意思建的嘴巴在自己**的一个地方停留了很久。如果完事后,可心发现了这个吻痕,她会是什么情绪会不会生气和思建发脾气毕竟这个吻痕要好几天才能消除,万一这几天我这个丈夫回家了,可心要怎么和我解释总不能和我解释是她自己吸出来的吧,虽然可心的**很大,可心应该可以低头吸到自己的**。

    思建吻住可心**的同时,双手慢慢的解开了可心剩余的扣子,可心的睡衣向两边分开,露出可心的整个上半身的正面部分。思建把扣子解开后没有停止,而是继续准备把可心的睡衣脱下,而这个过程中,可心咬着银牙不让自己呻吟出生,但是抬胳膊,挺胸,抬后背一系列的配合动作却在进行着,最后思建没有任何的阻碍把可心的睡衣和胸罩全部顺利脱下,可心的整个上半身一丝不挂了。

    可心咬着银牙不让自己呻吟,但是急促压抑的呼吸却出卖了她,可心现在的呼吸根本没有一丝的规律可言,仿佛得了哮喘病一般,随时可能窒息。思建的嘴巴在可心的两个**上来回的流连,**、乳晕、**,上面沾满了思建的唾液。思建啃可心的**啃够了,开始沿着可心的锁骨慢慢往上,可心的脖子和耳垂是敏感点,当思建吻到可心的锁骨的时候,可心感觉到已经有些痒了,她的双手轻轻抬起,本能想去推搡思建,只是当可心的双手抬起之后,纠结犹豫了几下后,又慢慢放回了原位。

    思建在可心的锁骨和脖子上亲吻着,之后是下巴,最后沿着一路来到可心的脸蛋上,思建亲吻着可心的脸蛋,额头,鼻尖,当来到可心的嘴唇的时候,可心轻轻晃头躲避着,思建没有强迫的追击可心的嘴唇,暂时放弃了亲吻可心的嘴。“嗯唔”当思建的大嘴整个含住可心的耳朵吸吮的时候,可心终于忍不住呻吟出声,只是可心刚呻吟出声的时候,她赶紧用手背堵住了自己的嘴,让自己的呻吟打断。此时的可心内心还是没有放开,在思建面前呻吟她根本做不到,一来是不想让思建看到自己淫荡的一面,二来她不想在自己的儿子面前表现出舒爽的感觉,或许她在维持着自己作为母亲最后的尊严。

    思建一边在可心的上半身亲吻着,一边开始脱掉了自己的睡衣,思建那与年龄完全不相符的壮硕身材显露了出来,黑黑的肤色,配上结实的肌肉,估计我的力气比他大不了多少,如果他长大了,身材得魁梧到什么程度。思建脱掉自己的睡衣后,继续伏在可心的身上亲吻着,同时自己结实的胸膛与可心的胸部接触在一起,可心原本坚挺丰满的两个**此时被思建的两个结实的胸肌压的扁扁的,形成两个扁扁的**。思建一边在可心的脖子和脸上啃着,一边上下蠕动身体,让自己的胸膛不断摩擦和挤压可心的两个**,可心的**在思建的胸部挤压下,挤出的侧乳不断变换着形状。

    当可心的脸颊和脖子上沾满思建的口水后,思建的嘴巴终于开始一路向下,问过可心的**,小腹,肚脐,最后来到了可心的睡裤边缘。思建没有伸出双手去脱可心的睡裤,而是吻过可心的肚脐后,用牙咬住了可心的睡衣边缘,之后用牙慢慢往下拉。感觉到自己的睡裤就要被脱掉,可心的双手紧紧的揪着床单,虽然俩人**相对好几次了,但是可心仍然不是那么的洒脱,心中对于自己丈夫的愧疚,还有母子禁忌的关系,一直折磨着她的内心,如果没有这些的羁绊,她全身心的投入到与思建的**中去,她一定会体会到什么才是真正的**,什么才叫清纯,什么才叫年轻,什么才叫男人

    当可心的阴毛露出来之后,思建的嘴巴就无法在继续往下了,因为用牙咬住可心的睡裤,只有一个受力点,肯定无法将可心的睡裤完全脱下,最后思建伸出双手勾住可心的胯部位置,嘴巴解放出来后,他在可心的小腹上亲吻着,之后是可心的阴毛,他用两片嘴唇夹起可心的阴毛,闻嗅着可心女性荷尔蒙的味道。同时思建的双手向下用力拉,可心的睡裤慢慢的被脱下来,露出可心十分有型标准的胯部。当睡裤达到可心臀部的时候,遇到了阻力,思建并没有强用力往下拉,那样臀部的睡裤松紧带会挂疼可心的臀瓣的。

    思建本想张口说话,只是他刚要张嘴,就发现可心这个时候稍微犹豫了一下,就轻轻的抬起了自己的臀部。这个娇羞的配合动作让思建兴奋不已,没有了臀部的束缚,思建毫不费力的双手往下拉,“唰”可心的睡裤加上内衣,一起被思建拔了下来,可心洗漱的阴毛,还有夹紧双腿间那掩盖不住的私密部位,那粉色的**轮廓,一切都显露在了思建的面前,他此时兴奋的动作有些加快了,他把可心的睡裤掠过可心洁白的玉足整个脱了下来,可心全身上下一丝不挂了。

    思建把可心的睡裤和内裤扔到了一边,坐直了身子欣赏眼前一丝不挂的女性**,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找不到一丝的瑕疵,思建眼中带着贪婪,一时不知道今晚自己该怎么享受这具诱惑至极的女性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