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59)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妈妈,有点疼哦”可心专心给思建**了一会后,思建突然把脑袋从被子里拿出来,轻轻的和可心说道。banzんu零零1点坑母可心也愣住了,双手停止了给思建撸动的动作。原来,可心一直给思建的**撸动,开始的时候,思建的**沾染了一些**马眼分泌的粘液,所以撸动的时候思建感觉到很舒爽,但是随着时间的慢慢过去,思建的**和茎身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粘液不断的被包皮包裹撸动,加快了蒸发的速度,所以粘液的分泌跟不上粘液的蒸发,所以慢慢的思建的**有了干涩的感觉,男人**的时候都会有这种感觉,如果**太过干涩,**的时候容易疼痛,粘液就好比润滑油,没有了润滑油,磨损当然就大了。

    可心看了一眼思建的**,又抬头看了一眼思建。她沉思了一会后,慢慢腾出了一只手,之后把那只手伸到自己的胯部,在胯部抹了抹把手拿出来后,她的玉手上沾满了一些亮晶晶的粘液,可心把沾染粘液的手重新放在了思建的**后,之后又换做另一个手,伸到自己的胯部抹了抹,之后再放回思建的**上。双手沾染了粘液,可心继续为思建**了起来

    坐在电脑前的我看傻了,开始的时候,思建的**润滑度不够,我以为可心会吐一些唾液到思建的**上,这样即方便又快速,而且以前我和可心**的时候也看过岛国的av,女优吐唾液到男人**上**的情节她也看到过,可是她为什么没用呢而是,用自己的手到自己的**上沾染了一些自己的**,用自己身体分泌的粘液来帮助思建润滑,这种算作不插入的**吗

    我大脑短暂的思考了一会,或许是可心接受不了用自己的唾液去给思建**吧,用自己的唾液给思建**,也相当于变相的给思建**,另外,看着自己的唾液在自己的手和思建的**之间不断的摩擦,可心忍受不了,当初她看到av这个情节的时候,就一个劲的皱鼻子,显得比较反感和恶心。用自己的**粘液给思建**做润滑,虽然看似比自己的唾液还过分,但是俩人毕竟已经真正的**过了,相比较于没有过的**,可心还是能够接受这种,而且这种带来的刺激会大一些,或许能让思建早点射出来,让可心她自己早点解脱吧。

    当自己干涩的**重新变的润滑的时候,作为当事人的思建当然感觉到了,他趁着可心没有注意偷偷睁开眼睛,看到可心正在用自己**的粘液给自己做润滑,原本就坚硬到极限的**不由得再次跳动了几下。而思建刚刚把被子掀开说话后,就一直没有再把被子重新盖上,而可心也没有在意这个,继续手腕上的“工作”。

    只是这个工作是单方面的,思建很享受,可心很幸苦。思建的持久不是吹的,可心双手给他**了十分钟,思建压根没有一丁点要射精的迹象。到了后面,可心不得不改用一只手给思建**,另一只手暂时休息。可心一只手给思建**,另一只手空闲出来不断上下轻轻甩动着,可心的眉头和鼻子微皱,看来她胳膊早已经酸了,只是她强忍着。可心一会用左手**,一会用右手**,两个手按照特定的时间交换着。思建眯着眼睛看着可心的“窘”样,暗自窃喜不已,似乎再说:不是说不插入其他都可以答应我嘛,现在我不插入,看你怎么让我射出来

    就这样慢慢又过了五分钟,可心最终还是坚持不住了。她收回了双手,双手不断上下甩动着,她呼吸急促,肤色潮红,这回不是因为**高涨,而是因为她真的累坏了。此时她咬着银牙,眉头皱起,或许此时她感觉双手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同时她的脸上带着一丝后悔,原本以为不插入可以保证自己的清白,结果清白保住了,可是自己的身体可要累垮了,现在思建压根没有一丝要射精的迹象就把自己累的要死,以后的日子还怎么活啊。可心停下休息的这个功夫,思建原本好不容易积攒的一丁点**,现在也慢慢消退了,看着思建的**慢慢的稍微消退,没有刚刚坚硬,可心知道自己刚刚的努力全部都白费了,真是应了那句话:辛辛苦苦几十年,一下回到解放前

    可心无奈的看着思建的**,又抬头看了一眼思建,思建此时也不再隐藏,和可心对视着,思建的眼中带着一丝焦急和渴望,而可心此时却快要哭了,没有想到自己小小的一个承诺,竟然把她一个大人难为成这个样子。此时的俩人,经过了刚刚的这么一折腾,显得洒脱了不少,可心看到思建痴迷自己**的时候,眼中没有了最初的那份羞愧。

    “妈妈,你用那个试试”看到可心焦急的样子,思建终于发话了。按照以往,这种突然出现的声音肯定会吓可心一跳的,只是此时的可心没有任何的惊吓,显得十分的沉稳,她转头楚楚可怜的看着思建,不明白思建的意思。

    思建看到可心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就用手指轻轻指了指可心的胸部。可心顺着思建的手指低头,看到了自己胸前那对挡住了视线的丰乳,瞬间明白了是什么意思。我和可心以前也试验过乳交,虽然乳交有些特别,但是对于我来说没有太大的兴趣,因为我没有恋乳情节,感觉乳交不如**交来的舒服和实在,所以和可心尝试一次后就没有继续,但是这是因人而异,虽然我不喜欢,但是其他人喜欢的大有人在。

    可心明白思建的意思后,坚决而快速的摇了摇头,修长的秀发被她甩起。让自己的**给自己的儿子乳交,可心做不到,而且因为心情的关系,可心没有这个兴趣。思建看到可心没有答应,有些气馁,按照刚才的情形,思建肯定会质问可心为什么不遵守承诺,乳交不算插入,但是思建虽然年纪小,但是也懂得察言观色,他知道现在的可心情绪很不好,有些气急败坏,如果再逼迫她,很可能会适得其反,鱼死网破。

    思建这个时候目光注视到了可心的小嘴上,刚想张嘴,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可心没有看到这一幕,但是我看到了,思建看着可心的小嘴,虽然话没有说出来,但是我读懂了,思建或许想说让可心用嘴帮他吸出来。只是刚刚适应暧昧关系的俩人,现在就要求这么多,可心根本不会答应,试问乳交都不同意,可心会同意**。

    “妈妈,算了吧停止吧”思建也觉得没有办法,虽然不舍得,但是他不想再要求下去了,他留恋的看了一眼可心的**和胯部的私密部位后可怜兮兮的说道。毕竟他现在上不上下不下的,射精没有射出来,难受只有他自己知道。

    思建说完这句话后,就准备把被子车过来把身体盖住,只是思建却没有把被子盖在自己的下半身上,因为可心阻止了思建盖被子的行为。思建愣住了,我也愣住了,或许此时的此时和我是一样的想法,难道可心妥协了可心同意了接下来的一幕似乎印证了我和思建的想法,可心慢慢的调整着身体,她挪动着身体,她考虑了一下后,就把双腿分开,跨坐到思建的胯部两侧,把后背展现给了思建。这是标准的女上男下的姿势,可心就这样妥协和沉沦了么

    画面中的思建很激动,而电脑前的我很伤心,我不敢想象我看到接下来的一幕会怎么样,如果接下来我看到可心用女上男下的姿势主动把思建的**坐进自己的**里,我会不会立刻疯掉只见可心骑到了思建的胯上,只是这个过程中让自己的双腿和胯部尽量不与思建的身体接触。当完成这个动作后,可心玉背对着思建的正脸,玉背往下是可心的细腰,再往下就是可心丰满浑圆的臀部,此时因为跨坐的关系,可心的双腿被迫分开,连带着两片娇嫩的臀瓣分开,从思建的视线可心清晰的看到可心臀瓣中间的粉红色菊花,还有菊花下面两片厚度适中的粉色**,还有那不算太过浓烈的草丛阴毛。

    这个姿势太淫荡了,在这么清晰的灯光下,可心这么诱惑的姿势,让思建的**再次跳动了几下,一下子又恢复到了最硬最长的长度,原本软下来贴着肚皮的**一下子弹跳直立起来,茎身和**弹打在了可心的臀瓣上,之后顺着臀瓣的弧度滑落到了可心的臀沟之中,离可心的菊花只有一步之遥。

    可心此时背对着思建,她当然知道自己这个姿势把自己最私密和娇羞的两个部位展现在了思建的面前,她此时表情羞到了极点,脸色红红的,是急速大量充血的那种红色,而且她表情慌乱,不知道自己该用怎么样的表情,当思建的**弹打在她臀瓣上的时候,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当思建的**最终定格在她臀沟中间的时候,她瞬间感觉到了自己臀沟间那根东西的火热和滚烫。她当然知道那根东西是什么,此时她也十分的需要了,而且我相信经过刚刚的过程,可心现在对于**的需要不比思建少,或许比思建还要强烈。毕竟思建在可心刚刚的**之下,稍微缓解了一下,而可心没有人给她缓解,她刚刚一直极力忍受着,现在就是不知道可心会不会短暂的迷失,让自己沉沦下去。

    俩人没有任何的言语,可心就那么跪坐在思建的胯部上,而思建就那么激动的等待着,此时一切都是可心主动,思建只能被动等待着。他当然希望可心快点用**把他的大**吞进去,他在等待着。可心极力平复了一会后,就慢慢的抬高了自己的胯部,同时把自己的胯部往后移,也就是思建脸部的方向移动。原本滑落抵在可心尾椎骨位置的**慢慢的随着可心臀部的移动而移动着,从尾椎骨慢慢的向前移动,当思建的**移动到可心的菊花的时候,思建和可心都颤抖了一下,可心感觉到了自己的菊花触碰到了思建的**,而思建抬头亲眼看到自己的**擦过可心的菊花。此时可心背对着思建,思建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

    此时思建的**再次分泌了大量的粘液,马眼的粘液源源不断,从可心的尾椎骨开始一路沾染着混迹,尾椎骨慢慢的沾染到可心的菊花,但是到达菊花后没有停止,继续往前推进着,只有一道亮晶晶的粘液记录着刚刚的行动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