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58)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被子盖住了思建,盖住了可心的大部分身体,盖住了思建的行为,盖住了可心的娇羞。βánzhu0零一此时的可心脸部露在被子外面,双手提着被子,没有任何人此时能够看到她的脸,只有在监控外的我可以看到。卸下伪装的可心,没有了别人注视的可心,此时一下一下的咬着自己的嘴唇,不断呼出幽兰的香气,眼神迷离,眼球偶尔向上翻起,此时的表情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预示着可心此时已经舒爽到了极点,刺激到了极点。思建的舌功、**,俩人禁忌身份带来的快感,这些都不是我这个丈夫可以比拟的。

    可心迷失了,不知道是暂时的迷失,还是永久的迷失,思建在被子里卖弄的品尝可心的**。而此时被子低下思建的轮廓慢慢发生了一些变化,貌似思建在被子里给可心**的同时,好像还有其他的动作。正当我思考思建在被子里面干什么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被子的最下面伸出了一只手,手从被子里面推出了一堆衣物,毫无疑问,这只手是思建的,因为手伸出的位置在可心的脚下,而且手推出的衣物是思建的睡裤和内裤。看到这一幕,我知道思建刚刚在给可心**的同时,慢慢的把自己的睡裤和内裤脱了下来,有了被子的遮掩,可心没有发觉这一切,她还在闭眼享受着。

    思建把睡裤和内裤脱掉后,我可以想象的到,此时被子下面的思建下半身已经一丝不挂了,那杀气腾腾的大**已经完全显露了出来。就是不知道接下来的思建会不会遵守承诺,不插入可心。可心“言传身教”,刚刚几次妥协遵从承诺,能否给思建起到一个表率和引导作用,只能用接下来的事实证明了。

    被子中的轮廓终于开始运动了,只见思建在被子下的身体开始慢慢的向上,被子里思建那鼓鼓的脑袋开始往可心的上半身游走,可见思建的嘴巴已经离开可心的**,正沿着可心的小腹一路向上。自己的**失去了思建的吸吮,正在闭眼享受的可心脸上有了一丝失望,但是思建对于她身体其他部分的亲吻和吸吮同样让她感觉到很舒服,所以她一直闭眼享受着,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在她刚刚享受的这个过程中,思建偷偷褪去了下半身的束缚,露出了那根让她又爱又恨的“大杀器”。

    慢慢的,思建的脑袋来到了可心的胸部位置,此时可心下巴被子的边缘,已经能够看出偶尔露出的思建头发。此时的思建一定是在吸吮和舔弄可心的两个**,因为他的脑袋在被子下面不断的左右变换着位置。可心此时或许真的投入了,她用心的享受着,偶尔她实在忍不住想要发出呻吟的时候,她就会用力咬着自己的下唇,让疼痛来缓解和抵消自己的舒爽程度。

    思建在可心的**上流连了一会后,终于把头从被子里面钻了出来,此时的思建已经是满头大汗,刚刚在被子里也憋了很久,此时的思建嘴巴周围都是唾液,湿漉漉的,但是他显得十分的兴奋。他的嘴巴沿着可心的脖子慢慢的向上,最后向着可心的嘴巴吻去,只是他的嘴巴快要吻到可心嘴唇的时候,可心竟然一下子躲了过去。思建以为是可心不好意思,所以再次朝着可心的嘴唇追去。

    “别吻我”可心来回闪躲着,终于开口说话了,只是可心此时有些有气无力的。看来刚刚思建给她做的前戏让她没有了多少的力气。

    “为什么啊妈妈”思建停止了追踪可心的嘴唇,呼吸急促的问道,此时思建的脸上有些不悦,可心一而再,再而三的毁约,让思建很不开心。

    “你的嘴巴很脏”可心没有任何犹豫说出了这句话,看得出来这是她的心理话。听到这句话,思建愣住了,紧接着就释然了。刚刚他给可心**了很久,嘴巴里面现在有可心**的**,虽然他很喜欢,但是可心对于自己的**分泌物还是有些反感。所以可心拒绝思建的索吻不是因为不受承诺,而是因为实在是嫌弃思建的口脏。

    思建闪过一丝了然的神色,最终只能放弃了。思建在可心的脸庞上亲吻着,胸膛不断的和可心的**摩擦着。同时,思建原本拱起的胯部开始慢慢下沉,这个时候我知道,思建是想插入了,难道他真的不遵守他和可心的承诺吗

    “妈妈,让我插进去好不好我好难受”思建一边亲吻着可心的脸蛋,一边在可心的耳边吐着热气,嘴里喃喃的说道,话语中充满了祈求。

    可心听了思建的话后,坚决的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带着一丝狰狞,刚刚思建的**已经让她欲火焚烧,她此时也急需一根粗长的**来填满她空虚的**,但是她此时还在内心坚守着自己的底线,虽然她之前已经被思建插入过两次了,但是为了以后的生活,她必须在这个时候守住自己的底线。

    “妈妈,那我怎么办我好难受啊”思建并没有冲动的直接插入到可心的**中,而是遵循着可心的建议,同时思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不知道如何是好。思建在这个时候还能够刹住车,说明他心理还是十分在乎可心的,也害怕可心再次生气。

    “唉你躺下吧”可心睁开充满欲火的眼睛,看了一眼焦急不已的思建,最后叹了一口气说道。

    思建听到可心的话语后,不情愿的从可心身上翻身而下,他刚刚好不容易才占领了这个绝佳的姿势,刚刚只要他决定用强,他还可以成功的插入可心的**,只是可心的那一巴掌让他记忆犹新,所以他最终还是不情愿的放弃了。思建从可心的身下下来后,他仰面躺在床上,可心则起身,之后慢慢的拉开了被子。可心似乎很不习惯在思建面前**身体,所以她起身后用被子把自己的胸部以下盖住。当她拉开思建身上被子的时候,可心愣住了,因为她直接看到了思建杀气腾腾的大**。可心原本的时候还以为思建穿着睡裤,自己一会可能还要主动帮他脱去裤子,刚刚还在纠结怎么去脱思建的裤子和过程,没有想到思建已经脱去了,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脱去的,直接面对这根丑陋却另无数女人着迷的大**,可心差点惊呼出声。

    可心看了一眼思建巨大的**一眼,之后转移目光到思建的眼睛上,思建看到可心盯着他惊讶的样子,思建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躲避可心的目光,在刚才思建偷偷脱去睡裤和内裤的时候,相信他有过再次强行插入可心的念头,可心自然也能看的出来。可心看到思建不好意思的样子,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她自己没有想到刚刚自己又差点被思建强奸,在危险的边缘走了一圈。

    可心看到这一幕,眼中不由得闪过了一丝安慰,思建最后收住了自己的想法,说明他有了顾虑,这算是向好的方向发展吧。可心看了一眼思建的大**,这根两次插入自己**,让自己失去清白之身的大**,自己那一晚在这根**的奸淫下欲仙欲死。可心看了一眼思建,之后伸出了双手,可心是要给思建**么只是可心的双手却没有伸向思建的**,而是抓住了身上被子的一角,可心把被子的一角用手提起来,之后慢慢盖到思建的脸上,最后不忘记给思建留一个呼吸的缝隙。

    把思建的脸部盖住之后,可心的表情放松了不少,她深呼吸了一口气,之后再次伸出了自己的双手,同时身上的被子失去了手的提拉,从可心的身上滑落,可心那性感丰满至极的娇躯显露在空气之中,只是此时的思建的脸被被子盖住,他根本看不到,他知道可心不好意思,所以乖乖的任由被子盖在脸上一动不动,思建的下半身露着,大**没有丝毫的娇羞直挺挺的峭立着,黑白分明的**晃动在可心的面前。可心眼神复杂的看着这根大**,这还是可心第一次近距离如此清晰的看到思建的**,卫生间的那一次惊鸿一瞥,还有那个被强暴的夜晚,可心都没有看清楚这根**的庐山真面目。

    这根**是如此的恶心和丑陋,当然,这是作为男人看男人来看,但是在可心的眼里,在一个性饥渴的女人的眼里,这根凶历无比的**是那么的另女性倾倒和着迷。可心看着思建的大**,她暗暗的、无声的咽了一口唾液,她伸出了双手向着思建的**摸去,可心的呼吸有些不稳定,双手有些颤抖。当可心纤纤玉手触碰到思建**茎身的时候,可心仿佛触电了一般,快速的收回了自己的手,之后鼓起了勇气再次向着思建的**摸去。第二次,可心牢牢抓住了思建的**茎身,思建的**很长,可心的两个手握住思建的茎身后,还露出大大的**。

    当可心的双手握住思建的**后,思建的下半身颤抖了一下,他已经敏感的感觉到可心的玉手摸到了他的**,手上传来的温度和柔软,让思建感觉到舒爽,暂时缓解了一部分欲火,当然,可心的玉手抚摸的再舒服,也远不如可心的**来的紧凑和湿滑。可心双手握住思建的**,开始轻轻的上下撸动着,开始了给思建**。随着可心双手的上下撸动,思建的包皮不断上下翻滚,思建的冠状沟和**不断的被包皮包裹。

    思建毫不掩饰自己的舒爽,他脸蒙着被子开始轻声的呻吟,而可心一边忍受着自己的欲火,一边给思建缓解着**。画面如此的诡异,一个美人赤身**跪坐在床上,丰满的**因为弯腰而低垂,随着双手不断的撸动,**前后轻微的晃动着。美人因为弯腰向后撅着屁股,臀沟分开,露出粉红色的菊花和丰满迷人的****,胯部的阴毛漆黑而性感。在美人的面前,上半身被被子盖住,只露出下半身的一个男人躺在床上,从他未发育完全的腰部和大腿可以看出,这个男人还是一个未发育完全的孩子,但是他胯间的**却与未发育完全的身体格格不入,这根巨大的**正被身边的**美人握在手里不断的撸动着。

    整个房间,有可心不知道因为饥渴还是劳累而发出的急促喘息声,还有头部被蒙住的小男孩发出的闷闷呻吟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