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46)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嗯”俩人的胯部紧紧的贴在一起一会后,思建慢慢的拔出了自己的**,茎身刚刚被可心的**浸泡过,青筋环绕的茎身上沾满了**和思建刚刚射进去的精液,只是精液已经很少了,一部分被思建刚刚的抽送抽取出来不少,其中大一部分,已经被思建用**深深的捅进了可心**的最深处、子宫的最深处,在可心未生育过的子宫里寻找着可心的卵子

    “啊”思建把**拔到只剩**的时候,再慢慢的把**插进去,插的很慢,可心随着思建**的慢慢插入呻吟着,呻吟声拉着长音。版主001此时的可心,所有的理智,所有的伦理,所有的忠贞全部抛到了九霄云外,她现在只想接受现在的一切,哪怕只有这一次,或者这一夜。

    “啪”思建的胯部再一次和可心的胯部顶在一起,发出了一声彼此胯部碰撞的声音。“嗯”每当思建的**慢慢抽出的时候,**里的那种空虚感让可心发出拉着长音的呻吟,只是这声呻吟带着一丝渴望和空虚。“啊”每当思建的**慢慢插入的时候,**里重新归来的充实感让可心同样发出拉着长音的呻吟,只是这声呻吟带着一丝满足和舒爽。“嗯”“啊”“嗯”“啊”“嗯”“啊”“嗯”“啊”“嗯”“啊”思建用大约十秒钟的时间完成抽出和插入的动作,动作很慢,但是插入最后一公分的时候,用力却很猛。

    思建松开了可心的双腿,搭在思建肩膀上的那条腿也慢慢的滑落。可心的双腿成“m”型的分开在思建的胯部两遍,纤细洁白的玉足踩着床面。每当思建把**抽出的时候,可心的臀部下落,和床面亲密接触;每当思建把**插入的时候,可心的臀部抬起,和床面的接触分离,以便于让思建插入的深一些。如果说刚刚在床下的时候,可心是九分拒绝,一分迎合,那么现在的状况就是零分拒绝,十分迎合。我知道,可心至少在这一次,在思建射精之前,她已经彻底堕落了

    “哦”腾出双手的思建,把双手慢慢的扶上了可心的酥胸,那对生机勃勃的**在思建的手中不断的揉搓把玩着,不断的在思建的手中变换着形状。随着下面的慢慢**,思建不断揉搓可心的酥胸,可心发出了一声声娇滴滴的呻吟。此时的她闭着眼睛,不想看到思建的脸庞,或许她此时的内心里把这一切当成了一场春梦,也或者在心里把思建想象成了我,总而言之,可心现在剩下的,只有对于此时**的享受。

    思建揉搓了可心的酥胸之后,慢慢的把上半身低下,伏在了可心的身上。“啵”思建的嘴巴含住了可心的一个**,使劲的吸住,之后把可心的**用嘴巴提起,可心的**被提成一个尖尖的圆锥形。当可心的**被提到最高的时候,思建就松开了嘴巴,可心的**由于拉力从思建的嘴里弹出,之后**恢复原状,洁白娇嫩的乳肉颤抖着,**上沾满了思建的唾液。“哈”**被思建用**轻轻的耕耘着,自己的**被思建不断的吸吮拉扯着,自己身体两个最性感、最敏感的部位被自己的养子亵渎着,可心体会着飘飘欲仙的感觉。

    此时的画面仿佛是被特意放慢了,思建抽送的很温柔也很慢,这种安静的**方式显得十分的宁静优雅,俩人此时都在享受这种安静的**方式,以便于**的时间能够长一些。思建一边吸吮着可心的**,一边把双手伸到可心的肩膀上,思建开始慢慢的褪去了可心身上残存的睡衣和吊带挂在肩膀上的胸罩。当思建的双手伸到可心背下的时候,正在闭眼享受的可心的头部、腰部发力,竟然把自己的玉背轻轻的抬起,最后让思建成功的把她身上最后残存的两件衣服褪去了。现在的可心失去了最后两件毫无意义的遮掩衣物,整具娇躯已经一丝不挂了。

    思建重新抬起上半身,跪坐在可心的双腿之间,胯部轻轻的挺动着,20多公分的**不断在可心的**中耕耘,而他则上下来回巡视着可心的娇躯,这具美丽性感至极的娇躯此时正随着他不断的轻轻**而上下轻轻蠕动着。娇媚红颜的嘴唇微张,不断从里面呼出香气,发出一阵阵悦耳催情的呻吟。

    思建欣赏了一会后,满眼**的再次伏下了上半身,他趴在可心的身上,双手抓住可心的**,而嘴巴则开始亲吻和舔弄着可心的锁骨、肩膀,之后顺着可心的脖子慢慢向上。当思建问过可心的下巴的时候,可心就赶紧侧过了脑袋,任由思建吻着她的脸蛋。思建闭眼亲吻着,只是亲吻了一会后,感觉有些不对劲。睁开眼睛后才发现他亲吻的竟然是可心的脸蛋,不是嘴唇。思建的嘴唇顺着脸蛋向着可心的嘴唇找去,当他的嘴唇碰到可心的唇边的时候,可心快速的把头转向另一边,转头的同时把下巴上扬的一下,躲过了思建的亲吻。

    “啪啪啪啪”原本缓慢抽送的思建突然加快的抽送的速度,他的胯部不断用力撞击着可心的**口,黑黑的卵蛋不断快速前后摇晃着。

    “啊啊啊啊唔”思建没撞击一下,可心就发出一声“啊”的呻吟,由于思建撞击的很快,可心的呻吟练成了线。可心被思建突然加快速度抽送而弄的猝不及防,侧着脸不断张嘴大声而快速的呻吟着。而思建一边保持胯部高速的抽送,一边趁着可心分心而捕捉到了她的嘴唇,所以可心呻吟到最后,由于嘴唇被思建吸住,所以变成了“唔唔唔”的闷声呻吟。

    此时的可心不住的摇晃自己的头部,自己嘴巴被思建牢牢的吸住,她根本不能转头。在思建吸吮的间隙,从思建张开的嘴巴中能够看出可心此时紧紧咬着牙齿,虽然嘴唇被思建吸吮品尝着,但是舌头没有攻进她的口腔之中。可心嘴巴被封住,只能通过鼻孔喘着粗气,甚至鼻孔的粗气吹起了思建额头的刘海。

    “啪啪啪啪啪”思建不由得再次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和力度,“唔唔唔啊唔滋滋滋”可心开始的时候还能保持刚刚的呻吟,只是思建加快速度大力抽送了三四下后,可心就完全不能自已,牙关因为要大声呻吟而张开,思建抓紧时机趁虚而入,可心只发出一声“啊”之后,嘴巴就完全失守了。思建把舌头伸进可心的嘴唇之中不断的搅动着,通过可心的脸蛋和腮帮可以看到思建的舌头在她口腔里顶着的一个个弧度。思建拼命的在可心的口腔中索取着**,已经开始变声凸起的喉结不定时的轻轻蠕动着,预示着思建正在吞食从可心口中索取的美味**。

    “唔滋滋滋”慢慢的,思建的抽送速度再次降了下来,又变成了匀速而缓慢的抽送,刚刚的快速抽送,已经让俩人的胯部下方的床单阴湿了一大片,从可心的**口不断流出一滴滴**。此时思建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成功的捕捉到了可心的嘴唇,撬开了她的牙关,所以他放慢了速度,以便于他能在可心的**里温存耕耘的时间长一些。

    “滋滋滋”思建放缓速度后,可心仍然没有继续挣扎,而是任由思建在自己的嘴唇上索取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竟然看到可心主动伸出了自己的香舌,任由思建吸吮着。此时的可心再次妥协,虽然没有主动索取,但是却却最大程度的任由思建索取着。看着俩人舌吻的画面,虽然俩人以前也亲吻过,但那是俩人表达母子关系亲密的举动,但是这次明显不同,舌吻是恋人之间表达爱意的方式,舌吻的两者是情侣或者夫妻,表达的感情是爱情。此时的亲吻由最初的火爆慢慢变成了温柔的深吻、舌吻,不知道什么时候,可心的双手竟然慢慢环绕到了思建的脖子后面,把他和自己的距离拉的近一些

    “滋”当思建把可心的舌头吸吮扯到最长的时候,可心的舌头终于被思建放开,两人的嘴唇分离,两者之间还连接着一条由唾液组成的晶莹丝线。此时的可心嘴唇周边都湿踏踏的,满是俩人唾液的混合体。思建的嘴唇离开可心的嘴唇之后,顺着可心的脸蛋来到了可心的耳垂上,思建的舌头不断挑动着可心的耳垂,偶尔还会把可心扎了耳眼的耳垂吸到嘴里品尝一番。

    “我最爱的妈妈,接下来你好好享受儿子带给你的孝敬吧”思建品尝完可心的耳垂过后,伏在可心的耳边轻轻的说道。当思建说完这句话之后,可心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原本当一切当成梦境的她,原本把思建当成自己丈夫的她,这一刻再次残酷的面对现实,眼前插入她身体,夺走她贞操,正在和她交配的男人,就是她最疼爱的养子,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儿子。

    “不要啊啊啊啊啊哈不啊啊啊啊”当思建说完那句话后,就快速的起身跪坐在可心的双腿之间,把可心的双腿最大程度的压向了可心的胸前,双腿摆成了一个大大的“m”型,两个膝盖甚至触碰到了可心的**。可心听完思建的话后,浑身颤抖了一下,快速睁开了眼睛,眼睛中还带着**,但是有了一丝恐惧,那是**的恐惧,和背叛丈夫**的恐惧。她刚要说出拒绝的话语,但是被随之带来的抽送而打断,思建没有让可心说出完全的话,他快速挺动自己的胯部,此时可心的双腿被压到最大,臀瓣已经完全脱离床面,只有可心的腰部受力支撑着身体。

    “啪啪啪啪”思建的胯部与可心的**不断碰撞着,**开始不断的在可心的**中抽送进出着,此时可心的臀部高高抬起,与思建**插入的角度没有任何的偏差,思建每次插入都可以尽根没入。可心说出了几个字后,就被**中不断传来的快感打乱思绪。这次的抽送和刚刚不同,思建用力很猛,速度很快,前后抽送的幅度很大,每次几乎都是尽根拔出、尽根没入。

    可心的身体被撞击的不断摇晃着,思建抽送了一会后,看着可心不断上下晃动的**,眼中带着一丝贪婪,他一边抽送着,一边把可心的双腿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之后扛着可心的双腿大力抽送着。而他的双手被解放,快速攀上了可心不断晃动的**,像揉面团一样快速的揉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