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44)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此时的思建,真的庆幸得益于刚刚他射过一次,所以第二次才坚持了这么持久,不会年轻人的体力真不是盖的,距离刚刚射精不到十分钟,现在**依然坚硬如铁。bǎnzhu0零一可心这个时候似乎已经认命了,被思建压在身下被动的承受着。只是或许是思建的**尺寸太过壮硕,可心偶尔会咬着嘴唇,还会皱起眉头,思建给她带来快感的同时,还是不免得有一丝火辣的疼痛。

    有一句话叫做:生活就像奸,当你无法反抗的时候,不如去享受。此时的可心似乎就抱着这个心理,她知道再反抗下去也是无用的,不只是因为身体传来的舒爽,还有俩人右手腕上铐在一起的“同心锁”。此时的可心双手压在胸下,而思建的手伏在可心的肩膀上,手铐的铁链搭在可心的肩膀上,把俩人牢牢的栓在一起。

    或许是察觉到可心已经屈服,思建不由得停止了抽送,之后扶住可心的细腰慢慢的起身,此时的可心已经被思建操干的没有一丝力气,只能被动的任由思建去摆动。可心被铐的那条手臂仿佛已经失去知觉一般,随着思建的手臂摆动而被牵扯着摆动着。

    思建或许是激动了,仿佛被打了鸡血、兴奋剂一般,全身有使不完的力气,当她扶住可心的胯部把可心从地板上拉起来后,俩人恢复着站立的姿势,从始至终,俩人的性器紧紧的相连。可心仿佛失去了灵魂一般,犹如木偶一般被思建摆弄着,一点反抗的迹象也没有,只是一直闭着眼睛,仿佛闭着眼睛就可以自欺欺人的逃避这一切。

    此时可心身体的正面,小腹上,大腿上,还有丰满的**上,不免的沾染了一些污垢,虽然地板可心收拾的很干净,但是可心刚刚在地板上“爬行”“狂奔”了那么久,身体丰满的部位一直在地板上摩擦,还是显得有些脏,只是平时极爱干净甚至有点洁癖的可心已经不在乎这一切了。

    俩人站立好之后,思建就再次“啪啪啪”的开始抽送起来,两个大大的卵蛋不断前后摇晃着,此时的可心身体被思建扶着,两个**终于失去了地板的挤压,随着身体的运动来回的上下左右摇晃着。可心的上半身微微前倾,双手扶住自己的大腿根部,让自己的身体有一定的弧度,这样可以最大程度的省一些力气,由此可见此时可心已经被思建操的身体发软。

    思建不愧是学校的体育特长生,发挥了自己腰部的力量,不断前后耸动着“狗公腰”,由于思建**尺寸的壮硕,所以思建前后摆动抽送的幅度很大,从始至终**没有一次滑出可心的**。思建这个孩子得益于自己这方面的基因,在**方面果然是天赋异禀。站立起来后,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可心再次失去了力气,只见她双腿微微颤抖,已经有些站不住了,此时的她或许再次泄身了,只是身后的那只“小狼狗”根本没有打算停下来,继续的操干着,而且速度有加快的趋势。

    “啊啊啊不行啊啊啊不行了哈”可心终于再次张口说话,只是说出的话语不再是“你”这个人称,当听到前一句的时候,我以为只有两个字“不行”,我以为可心还是再拒绝思建,只是到了最后我才知道可心说的是“不行了”,说完这三个字后,可心猛地向后撅起屁股,而思建正好前冲,两个相反方向顶在一起,**尽根没入,而思建也随着可心的这突如其来的翘臀举动,不得不停下来。可心全身颤抖起来,上半身扬起一个弧度,那对生气勃勃的**显得加的凸出和挺拔,而思建此时双手向上来到可心的胸部,可心向后扬起上本身,思建的双手不断抚摸着可心的**,可心则任由思建在她的胸部上为所欲为。可心这次的**来的比第一次还要猛烈,当**褪去之后,可心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虽然思建扶住了她的腰部,但是她的上半身还是扶住了地板上,唯一还能保持站立,全部得益于思建双手在她腰部的扶持。

    而得益于这次的短暂停顿,让思建刚刚燃起的射精**再次减退了下去。此时的可心一只手撑着地板,而另一只手由于被思建的手臂牵着,只能被手铐吊在半空中。思建抚摸着可心的细腰和臀瓣,就想查看属于自己的宠物,同时不断体会着可心**包裹他**的那种感觉,湿润、顺滑、紧凑、火热

    感觉到可心已经失去了力气,而站立的姿势又太过耗费力气,思建扶住可心,胯部紧紧顶着可心的臀瓣,防止**滑出让可心逃脱,思建慢慢的向床边挪动。当思建把可心的上半身扶到床上后,又把可心的双腿扶到床上,可心任由思建去摆动,她一直没有睁开眼睛,只是闭着眼睛,似乎真的把这一切都当成一个梦境,但是每当俩人身体挪动的时候,可心的身体都会有一个冷颤,或许是思建的**无意中在她的**中搅动,给她全身带来了刺激。当可心趴在床边后,思建扶住可心的腰部,之后继续抽送了起来。

    此时的可心趴在床边,任由思建在自己的后面为所欲为,思建青筋环绕的**不断在可心的**里进进出出,每次抽出都会带出可心大量的**。此时的**已经不是透明的了,由于俩人性器的不断摩擦,**已经脱变成了白色的泡沫,这些白色的泡沫沾湿了可心**口周围的阴毛和**,也沾湿了思建胯部浓密的阴毛。两人性器周围都已经变得粘粘的、湿湿的,每次思建胯部和可心阴部撞击着时候,两人身上的白色泡沫都会黏在一起,之后在分开,拉出一条条粗壮且脆弱的白色粗线,发出“吧唧吧唧吧唧”的水声。随着可心分泌**的量越来越大,那些白色泡沫越来越多,最后被两人不断相撞的身体不断击打和飞溅,最后满布到了可心的半个臀瓣和思建整个胯部。

    “啪啪啪啪”的**撞击声,“吧唧吧唧吧唧”的**摩擦声,“噗呲噗呲噗呲”的**在**抽送的摩擦声,“啊啊啊哦”可心根本压制不住的呻吟声,“呼呼呼哦”思建放松的呼吸和呻吟声,“咯吱咯吱咯吱”床垫不断起伏发出的摩擦声。整个房间被这些声音弥漫,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就算不看到俩人**的画面,就算光听到这些声音,就足以让人浮想联翩,比看av还过瘾。

    可心的两个**掉在胸前不断的前后摇晃着,此时胸罩和睡衣还半穿在上半身,只是已经形同虚设,不知道这件睡衣和胸罩以后还能不能穿了。此时的**在俩人只见升腾,看的出来,可心此时又快要达到**了,毕竟她许久没有**,而思建无论是**的猛烈程度,还有**的尺寸,还有这变态的持久度,都是我不能比的,甚至任何一个黄种人都没法比的,可心这次可以算是被第一次“破处”,也是第一次享受到世界上最强烈的**。

    思建此时或许也要到射精的时候了,只是当他快要射精的时候,突然停止了抽送。当思建停止之后,正在闭目享受的可心突然神情闪过了一丝失望。但是她还是没有睁开眼睛,也不说话,就那么被动的等待着。

    “啵”“啊”随着一声犹如开启酒瓶的声音响起,思建竟然主动把自己的**从可心的**里拔了出来,不知道他要干什么,**里突然失去了充实变得空虚,可心竟然发出了一声轻吟。思建拔出**后,快速的把可心翻了一个身,让可心变成了仰躺在床上,俩人的手被手铐铐着,很不协调的横在俩人的身体中间。怪不得思建要把**拔出来,原来是想让可心变得仰躺着。

    “老婆,反抗啊,思建已经拔出来了”我此时看着电脑屏幕在心中不断的呐喊着,只是可心就是闭目躺在床上喘着粗气,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一动不动。可心怎么不逃难道没有力气了么

    “或许是手铐还连接着,可心知道还是逃不掉,所以干脆不逃了”,此时我在心理这么想到。

    思建跪在可心的双腿间,那根粗壮的**此时湿漉漉的,**上闪烁着光泽,仿佛是一颗夜色中的夜明珠。思建的手伸到自己的枕头下面不知道在摸什么,另一只手和可心锁在一起,显得十分的碍事。

    “哗啦”,随着一声轻响,思建竟然在枕头下面找到一小串钥匙,思建找出其中一个小钥匙,当他把钥匙放在手铐的锁眼上的时候,他闪过了一丝犹豫。原来思建想把手铐打开,有手铐在,俩人面对面**很受影响的。但是现在把手铐打开的话,那么俩人就失去了这最牢固的保障,可心会不会反抗没有了手铐,思建真的没有把握能不能再次控制住可心,虽然可心是女人,但是可心的年纪摆在那,如果真的发起疯来,思建还真的未必弄得住可心。

    思建的钥匙没有插入锁眼,跪坐在那里犹豫着,随着思建身体的微动,思建那根不**轻轻颤动着,而可心此时的**还没有合上,向两边微微张开,**内壁的嫩肉看的清清楚楚,而且沾满**珠,还在不断轻轻分泌着**,以便于再次承受男人性器的“入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