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42)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而此时的可心和思建也愣住了,可心的面容扭曲带着一丝痛苦,思建带着一丝意外还有一丝舒爽。版主零零一点坑母两个人罗在一起一动不动,这个时候我把目光注视到俩人的下体,却发现思建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插入到了可心的**之中,而且还是尽根没入。我赶紧把画面定格在这一幕,按下了暂停键,我仔细观察着俩人性器的连接处,一遍一遍的确认着。“轰”我的大脑一下子炸开了,这一幕终于来临了,而且真的发生了。虽然我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此时的内心还是不由得很疼很疼。我努力的按住自己的心口窝,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我慢慢的从椅子上滑落,此时全身没有了力气。

    我躺在地上不知道多久,此刻我的全身湿透了,眼泪不受控制的留了下来。可心**了,而且还是这么快就**了,比我预想的要快的多,竟然没有让我有丝毫的准备,连一丝挽回的机会都没有。我多么希望我刚刚看到的是一场电影av,里面的男女主角不是可心和思建,只是一切的一切不容得我不去相信,可心**了

    可心,我应该恨她么不应该,因为她算是被奸了,但是我应该怨她。如果不是她不听我的话,一再对思建纵容,也不会有今天的结局。思建,我应该恨他么应该,因为是他奸了我心爱的妻子,如果我此时就在俩人身边,我一定拿菜刀活劈了他,只是我此时没有力气了,自己仿佛要死了一样。我没有心脏病,但是刚刚看到那一幕的时候,自己的心脏还是出现了一瞬间的骤停。此时我的全身发木,没有多少力气,大口的呼吸着,全身已经被汗水湿透。我的身体素质是很好的,但是刚刚的一幕对我的刺激太大太大,在以往那么多次的危险工作中,我都没有这样恐惧过。

    我躺在电脑桌下面,看着棚顶的灯光,就算我此时死去,也没有人会知道吧甚至连救我的人都没有,我此时知道此时自己的状况很危险,没准还会猝死,我现在还有一丝力气去打120,只是我一动不动,如果自己就这么死去,就这么死去算了,电脑视频定格在了俩人插入的一幕,就让我死后让别人把真相公布一切吧。我闭上了眼睛,意识开始渐渐的模糊,我就要快死了么

    不知道过了了起来,我瘫软的坐在椅子上,我揉了揉眼睛,我看到了电脑屏幕,可心和思建插入的画面还定格在电脑屏幕上。老天实在太残酷了,我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梦,等梦醒了,发现一切实际都没有发生过。我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凌晨了,离上班还有两个多小时,自己一下子昏睡了大约五六个小时。

    我去卫生间里用冷水冲洗了一下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些。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么自己就应该面对,这一切已经无法逃避,我决定今天白天也不回家了,我要坚持看完自己离家发生的所有事情,以便于决定来怎么处理这次的家庭危机。我回到办公桌前,之后深呼吸了几下,开始挪动鼠标,我要把录像回放一下,毕竟刚刚我没有看清楚到底是怎么插入的。把视频定格在了两人挣扎的时候

    可心和思建挣扎着,思建一直把**顶在可心的臀沟里,不断的在菊花和**两者之间来回的徘徊。当可心从床上甩下去的时候,思建为了救可心,紧紧的抱着可心,俩人一起的摔了下去,当可心胸部触地,思建紧随其后压在了可心的背上,而这个过程中,思建原本顶在可心臀沟的**,在俩人挣扎的过程中,掉落的过程中,却凑巧的顶在了可心的**口,当可心坠地,思建也压在了可心的悲伤,而那根壮硕无比的**也因为惯性和体重,一下子插入了可心的**之中。插入可心的**后,思建的胯间唯一还能看到的,只有一个黑黑的阴囊,阴囊上方的20多公分的壮硕**已经全部进入了可心的身体里,估计**已经嵌入到了可心的子宫口里,毕竟它是那么的粗长。这一插的速度很快,仿佛是一瞬间发生的,如果不是我点着慢放,我还真看不清楚这个过程。一切的一切,都太过凑巧,思建能够插入可心,概率太低太低,但是却真实发生了。难道一切真的是天意么难道思建和可心的母子情感动了上苍老天爷,为什么让我带上这顶绿油油的帽子

    当插入的时候,可心仿佛心口被插入一把刀子,身体摔在地上的疼痛也没有**里来的疼痛强烈。可心之前只有我一个男人,而我的**又是咱们黄种人正常的尺寸,现在突然被一根壮硕的外国基因的**突然插入,而且一下子尽根没入,那种感觉可想而知。而思建此时也愣住了,他当然感觉到了自己的**插入到了一个紧凑、湿润、温热的地方,他自然知道这个地方就是可心的**,因为可心的菊花和大腿内侧根本不会有湿润的感觉,只有**才会分泌**。

    “快快拔出去拔出去”此时的可心终于说话了,只是说话无比的艰难,仿佛被一个人拿刀子插入到心口,在死之前在呻吟和挣扎,可心咬紧牙关,一个一个字的从口中挤出了这几个字。她此时已经没有想其他的了,她已经意识到自己已经**,竟然被思建尽根没入,此时的她只想让思建把**拔出去。

    “啊哈哈”只是可心刚说出这句话,就全身颤抖起来,脸部从地板扬起,两条小腿从地板上抬起颤抖着,两条小腿不断轻轻的摇晃着。而可心背上的思建,根本没有听到可心的话语,因为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成功的插入可心的**,夺取了可心的清白之身后,竟然打了一个冷颤,之后全身颤抖,胯间那个大大的阴囊急促收缩,两个黑色的屁股蛋也颤抖起来。那根深深嵌入可心**的**,只露出一点点根部,此时可以看到那根**插入可心**里面也不断的颤抖着,思建竟然射精了

    也难怪,思建毕竟是一个处男,刚刚和可心挣扎那么久,**在可心的臀沟里面也摩擦了许久,现在突然插入了可心,感觉到自己终于占有了可心,而且可心的**是那么的温热和紧凑,让思建感受到了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满足和舒爽,进过印证了处男的一个通病刚插入就射精了。

    此时的可心已经说不出话了,因为她已经感觉到大股大股的暖流从那根插入自己的**中流出来,注入到了自己的**和子宫里。她知道,思建已经射精了,刚插入她的**里,还没有来得及抽送,应该说还没有来得及拔出,就已经开始喷射了。思建此时闭目享受着射精的快感,在射精的那一刻,他把自己胯部死死的压在可心的臀瓣上,俩人下体之间的唯一一丝缝隙也消失不见了。这是思建第二次射精,第一次精液是被他用手指捅入可心的**里面的,而这一次,却是用自己的**,毫无阻隔,深深射入到了可心**的最深处。

    “啊嘿”可心此时已经失去了说话的能力,滚烫的精液不断冲刷她的**和子宫,让她感受到了思建童子身和童子精的火热,当思建射精到中途的时候,可心也终于到了这一晚的第一个**,刚刚思建做足的前戏,让她一直处于不上不下的境地,现在自己瘙痒已久的部位终于被填满了,而且也感受到了思建童子精的火热,还有思建童子身的坚硬和粗壮,让可心在生理和心理双重刺激下,也达到了**。

    可心不断摇晃着小腿,小腿有的时候摇晃的尺度太大,可心的脚后跟竟然敲打到了思建的臀瓣上。那双玉足就仿佛是一双嫩手,不断的给思建进行着臀部的按摩,实际可心是想用脚跟击打思建,只是她知道,这样只是无用的挣扎,这种击打对于思建来说,像是爱抚。

    当思建停止射精的那一刻,可心扬起的脸部终于再次低下,挨在了地板上,而思建也终于射精完毕,他趴在可心的背上,俩人不断的喘息着,体会着**后的余韵。两个人的性器还紧紧的连接在一起,由于思建的**茎身填满了可心**的每一丝缝隙,可心**内的精液竟然没有一丝流出来。此时的思建射精后,**貌似没有疲软,还深深的嵌在可心的**里,并没有被精液顶出和被可心的**挤出。

    此时俩人右手上的那副手铐,还紧紧的铐在俩人的手腕上,仿佛是一把同心锁,把正在交媾的俩人紧紧的连在一起,永远不能分开。此时的可心已经没有了力气,她喘息着,眼泪顺着眼睛里流出来,顺着脸颊不断的滴落到地板上。此时的她知道,自己**了,没有任何意外的**了,无套插入,内射,**的彻彻底底,**给了自己最疼爱的养子。虽然她知道这一切她和思建都有错,但是她也不想发生这一切,一切的一切已经发生,无可挽回。她此时除了无声的哭泣似乎不知道该做什么,或许此时的她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思建带着舒爽的感觉体会着**后的余韵,他感受到了可心的抽泣,因为他就趴在可心的背上。他把脑袋歪到一侧,看到了可心正在流泪,此时的可心头发散乱,刘海因为和眼泪混合在一起,紧紧的黏在可心的脸上。思建的眼中闪过一丝心疼,也有一丝紧张,一切都发生了,他此时的**还深深的插在可心的**里。他想张口安慰可心,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可心在哭泣,思建已经不知所措,而我,只能看着电脑屏幕,和自己心爱的妻子可心一样的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