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37-39)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作者:性与情字数:11248第三十七章可心回到卧室后,看着思建正在“心满意足”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可能是射完精液太累了,思建睡的很沉。00可心回屋后,面带复杂的看着思建,她看过思建的脸庞,闪过一丝慈爱,不管怎么说,思建第一次让她成为了一个母亲,让她体会到了母爱和付出。可心的目光顺着思建的脸庞向下,最后扫到了思建的胯部,由于思建仰面躺着,他的胯部睡裤塌下去,露出了鼓鼓的轮廓。可心看到思建的胯部轮廓,不由得脸颊一阵羞红,她曾经看过一眼思建的**,虽然是无意的,也不是勃起的,但是此时看到这个轮廓,再经过刚刚的事情,不由得让可心想起了那曾经的一幕。想到思建的**,可心的呼吸似乎也急促了一些,所有人都知道,能给女人带来的快感多与少,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男性的**尺寸,所以可心不由得心猿意马起来。

    可心站在地板上愣了许久,最后有些气恼的晃了晃头,直到现在,她的心依然很乱,她轻手轻脚的回到床上,保持着侧躺面向床外的姿势,只不过有意无意的,可心与思建保持了一段的距离。今晚思建带给可心的一些心理创伤,需要时间来慢慢缓解。看到可心安静的躺在床上,只是呼吸不怎么均匀,可见她此时根本无法入睡,也根本让心里平静下来。

    我看着视频,内心不由得觉得可心对于思建太过容忍和溺爱了,或许是可心做母亲的惊讶很少,想要照顾和思建的感情、思建的自尊心,但是如今又给思建错误的引导,此时她面临着两难的抉择,另外她似乎对于刚刚自己的情动也懊恼不已。

    我不断点着视频的快进,这一夜思建睡的很沉,似乎也很舒服,而可心却是一夜未眠。当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可心比原来起的还早,她心事重重的准备着早餐,当她每次看到墙上我俩的结婚照的时候,她都会躲避自己的目光,似乎不让面对我俩的婚纱照,让她内心减少一点负罪感。

    “妈妈,早啊”思建不是第一次干这个事情了,所以显得十分的自然。

    思建睡眼朦胧的从卧室出来,对着正在厨房忙碌的可心打着招呼。

    “嗯,快去洗漱吧”被思建打乱思绪的可心不由得对思建说道,只是可心一直目光聚集着厨房的案台上,没有去看思建,或许她害怕自己的眼神出卖自己,让思建发现端倪。

    思建去卫生间洗漱了,可心松了一口气,之后揉了揉自己绝美的脸颊,深呼吸了几下,努力调节自己的情绪。思建洗完之后,和可心俩吃着早餐,思建毕竟是孩子,有说不完的话,可心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答着,尽量少与思建对视,尽量让自己的情绪正常一些,装作不知道,以便于维持和思建的母子关系。思建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对于察言观色还是弱一些,他对于自己偷香的事情和手段很有自信,所以他根本没有发现可心的异常。

    吃完饭后,思建和可心走出家门上学去了。看着这一晚的视频,我知道接下来绝对不会那么平静,可能我最担心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如果可心这么“懦弱”

    的对思建一再的妥协。我想点鼠标快进,以便于看到接下来到来的夜晚,但是心中又有胆怯,我不知道今晚可心还会不会陪着思建睡觉,正常来说,可心发现了思建对于她的骚扰,应该和思建保持距离才对。但是可心昨晚刚刚答应思建以后陪着他睡觉,突然之间出尔反尔,思建再笨也会知道可心可能发现了什么。

    该面对的总要面对,已经发生了,现在自己看视频看的也是过去式,不看也无法拒绝和挽回什么。我揉了揉脸,让自己的情绪放松一下,之后把时间设定在晚上放学的时间思建和可心放学回到家里,思建在卧室里写作业,而可心准备着晚饭,此时的可心情绪有些低落,可能是还没有调节过来,也可能是昨晚没有休息好。可心的脸上偶尔闪过纠结,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知道她纠结的一定是即将到来的夜晚,该不该继续陪着思建睡觉。

    俩人吃过了晚饭后,思建继续回到卧室写作业,而可心则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之中。此时正在写作业的思建有些不放心,因为正常的时候可心应该直接进入他的卧室和他在一起,辅导他写作业才对,但是今晚可心吃完饭却先回到了卧室。

    思建显得有些坐立不安,毕竟心虚的人都容易多想。思建此时写不下作业,于是偷偷的打开卧室的房门,向着可心的卧室走去,蹑手蹑脚的想去探索一下可心再干什么。

    此时的可心回到卧室后,开始换衣服,当思建来到卧室门口的时候,可心已经换好了那套保守的睡衣,思建来的有些晚,如果来的早一些,可能就会看到可心换衣服的美景。思建站在我和可心卧室的门口,门有一条缝隙,思建透过缝隙有些心虚的看着可心,此时的他看到可心正在整理自己的睡衣。思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原来可心是回来换衣服,那么他的担心就是多余的。

    思建准备再偷偷的回到自己的卧室,只是他刚准备挪动脚步,就发现可心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板药,可心在药板上看了几眼后,就扣出了一粒药吃了下去。

    正当可心准备把药重新放回包里的时候,可心犹豫了一下,之后把药重新拿了出来,可心沉思着。不一会,可能从柜子里拿出了另一个药。那是一个药瓶,那是以前可心吃的调节内分泌的妇科药,只是拿瓶药好久没有吃了,因为可心这段时间身体一直很好,没有内分泌紊乱的状况出现,这瓶药还是以前可心因为担心我的身体还有工作压力过大造成内分泌失调的时候买的。

    可心扭开那个药瓶,之后把里面剩的药都倒进了垃圾桶里。把药瓶腾空之后,可心把她从包里拿出的那几盒新药全部从药板里抠出来,之后一颗颗的放进了药瓶之中。弄好之后,可心把药瓶放回到柜子里,之后拿着剩下的几个药板。

    “咚”正当可心拿着药盒犹豫的时候,思建由于离门缝太紧,头部不小心撞到了房门,发出一声闷响,这声闷响惊动了可心,只见可心回头一眼就看到了思建,此时的思建也发现自己已经暴露,直接把门推开了。

    “妈妈,有道题我不会解”思建表现的正常一些,直接打开房门说道,好像他直接来到卧室门口打开房门说道,可心还真的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此时的她有些慌乱,之后把药板扔进了床头的垃圾桶里,脸上慌乱的表现显露无遗,毕竟这个状况有些突然。

    “哦,好的,妈妈刚换完衣服,现在就和你去”可心慌乱了一下后,就赶紧恢复了情绪和思建说道。

    思建转身回到卧室,当思建离开可心的卧室回到自己的卧室的时候,这对母子竟然十分有默契的同时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刚刚的一幕把思建和可心吓的都不轻。思建想起刚刚可心的表情和表现,愈发有些奇怪,毕竟可心刚刚的慌乱和扔掉药盒的动作是那么的明显,明显是隐瞒思建什么。正当思建坐在学习桌上思考的时候,整理好情绪的可心来到了思建的卧室。

    母子二人开始了作业的辅导,只是俩人都心事重重,勉强的写完了作业。可心似乎有些欲言又止,现在谁都摸不准对方是否知道了对方的心事,所以思建躺到床上后,可心扭捏了一会后,有些不情愿的躺到了思建的身边。此时的思建没有睡着,背对着可心等待着,而可心也一样,可心这回是侧躺着着,似乎这个姿势能让她感觉离思建远一些,可心双手放在胸前,只是她的双拳紧握,显得可心心中的害怕和恐惧。

    思建等待了一会后,似乎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当思建轻轻的起身的时候,感受到身边思建动作的可心,双手不由得再次握紧了一下,该来的还是来了。此时的可心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似乎已经做好了一会被思建骚扰和临幸的准备。

    只是思建醒来之后,跪坐在床上。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可心,他此时似乎有些纠结和不放心。瞒着可心做坏事的他,必然会心虚,就算可心一切如常,他也会猜测可心是否已经发现了。但是可心刚刚在自己卧室的举动,让他感受到了一丝不寻常。

    思建慢慢的挪动自己的双腿,之后从可心的脚下绕了过去,下床走出了卧室。

    当思建走出卧室后,可心不由得送了一口气,用手背轻轻的擦拭了一下自己已经出汗的额头,自己算是暂时躲过一劫。思建走出房间后,走到了卫生间的门口,当他打开卫生间的房门后,又把卫生间的房门关闭,而他本人从始至终站在卫生间外面,根本没有进去。之后思建开始轻手轻脚的往可心的房间走去,看到这一幕,我终于知道思建刚刚开关卫生间的房门,只是给可心造成一股他上卫生间起夜的假象,实际掩盖他去可心卧室的行动。

    思建慢慢的走到我和可心的卧室,由于可心的卧室门只是虚掩着,思建轻轻的一推,门就打开了,思建慢慢的走进了可心的卧室,之后准确的找到了那个垃圾桶,由于光线很暗,思建拿起了药板,把脸贴近去看着药板上的文字。而思建看完之后,发现自己貌似不认识药板上的文字。因为光线很暗,思建只能看到几个比较大的字。

    思建看了几眼后,几下了这几个字的大致笔画,之后就把药板放回了原位。

    带着一丝疑惑,思建慢慢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回到卧室之后思建看了一眼可心,之后有些懊恼的晃了晃头。没有弄清楚事情之前,他绝对暂时不要轻举妄动。他记下了那板药的名字,或许可以上网查一下信息就知道了。他原本可以用手机查,但那次思建学习成绩下降后,可心就暂时没收了思建的手机,所以思建只能等明天去查询一下。

    思建的做法也无可厚非,万一可心有什么疾病了,思建不知道,自己再给可心**或者干什么,让可心病情加重或者传染给自己就不好了,而且可心那慌乱的表情让思建一直奇怪,毕竟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可心那慌乱的样子。思建轻轻的隔着睡衣在可心的**上和臀部上摸了几把后,就带着不甘睡了过去,而坐在电脑前的我的心却久久无法平静。

    思建不认识药板上那几个字的意思,但是我明白,刚刚思建看的时候,我拉近夜视摄像头,看清楚药板上的大字是:金毓婷,而下方还有一行小子,因为光线太暗,思建没有看到:紧急避孕专用第三十八章看到那盒药,我也终于知道了可心吃了避孕药,对于这一点,我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毕竟昨晚可心被思建用手指把精液捅进了**里面,如果不吃避孕药的话,可心很有可能会怀孕的。看到可心服用了避孕药,本来我的心情应该放心和缓和一下才对,但是此时我却放松不起来,因为这盒药被思建看到了。

    虽然思建可能没有看清楚这盒药的小子部分,不知道这盒药是干嘛用的,但是思建记下了“金毓婷”这三个字,如果他第二天借同学的手机上网查,或者询问其他的同学,再或者去药店询问,等等,总而言之,思建有很多种办法了解这种药的作用,到时候思建会不会联想到什么可心吃避孕药,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可心知道了思建把精液弄进她**的事情,也就是说可心那一晚知道了思建对她做的事情。可心整天和思建在一起,白天晚上都在一起,思建不会怀疑可心和别的男人,另外,我这个男主也不在家里,而且吃药的时候又赶的这么巧合,思建就算再笨,也会知道可心装睡的事情。那么到时候思建就会有两种选择:1、以后老老实实,不再侵犯可心,因为可心已经有了防范,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

    2、得寸进尺的侵犯可心,因为可心知道了,却没有拒绝,说明她纵容自己这么做,而且**分泌**,**勃起,说明可心也舒服和情动。

    我此时的心紧张了起来,思建知道这一切后,他到底会做什么选择让他收手一个青春期的男孩,能够经受住诱惑么而且作为一个未成年人,思想往往比较简单,他可能只顾着眼前,不会考虑以后,所以我如果是思建的话,可能会选择第二种。

    我把视频的时间又调整了一天,到了第二天晚上的时候,可心和思建放学回家。可心已经变的比较自然了,昨晚思建没有怎么侵犯她,只是在她的臀部上和胸部上抓了两把,也让可心比较放心的睡了一个安稳觉。而思建此时显得似乎有些高兴,似乎心情不错,和可心有说有笑的,只是思建的眼中多了一些无法说清的东西。坐在电脑前知道一切的我,可以猜想和确认到,思建肯定通过这一天的某个时间,查清楚了那盒药的状况,而可心还在她面前保持的这么正常,无意给了思建一个错误的暗示:可心喜欢他这么对她当可心转身走向厨房准备晚饭的时候,思建看着可心的背影露出了一丝笑意,这丝笑意就好想一头饿狼在看着自己的猎物,看到这些,我知道这一晚不会平静,肯定会发生什么,思建也和我预想的一样,做了第二种的选择。吃过了晚饭,可心用心辅导着思建写作业,看着她的样子,只要思建不插入她,让她保住最后的底线,她准备忍受下去,等到自己的丈夫回来就好了。只是可心不知道的是,思建已经了解了一切,也知道了她对他有一定的纵容,只是这个纵容的底线是什么,思建并不清楚。

    当可心低头专心为思建审题的时候,思建那么抬头充满**的看着可心,只是他看的比较隐晦,扫了几眼后就赶紧转移自己的目光。到了晚上要睡觉的时候,可心照例回到自己的卧室换了那身睡衣,之后拿出手机照例给我拨了一个电话,看我有没有开机。可心发现我没有开机后,不由得摇了摇头,显得有些焦急和担心,多的是一种思念。可心放下手机后,就把手机扔在了床头柜上,可心坐在我俩卧室的床边发呆,似乎现在对于思建的房间她有一种莫名的恐惧,作为一个新任没有丝毫经验的母亲,她对于和现在思建的关系有些束手无策。

    “妈妈,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么”正当可心坐在床边发呆的时候,思建等的似乎有些着急,就跑到我俩的卧室问候着可心,脸上带着无害的表情,实际上他现在的胆子大了很多,既然可心已经知道了,他也就可以加放松一些。

    “没没什么走,去休息吧”被思建突然打断思绪,而且她刚刚脑海中想的恰恰是思建,所以此时看到思建,可心有些紧张的磕磕巴巴,赶紧起身关闭了房灯走出了房门,和思建一起向着思建的卧室走去。

    在视频中,我看着可心和思建一起走向思建的卧室,此时我有一种预感,可心走向的不只是思建的房间,仿佛也是我俩幸福的终点,这种预感非常的强烈,难道这一夜真的要发生么此时我的身体已经颤抖的不能自制,但是我扔强迫自己看下去,我拿出一颗烟,只是没有点上,我把烟放在电脑桌上,等一会再抽吧,此时我只想要一杯酒,能给我壮壮胆子母子俩并排躺在床上,可心似乎因为昨晚思建只是摸了她两把,没有其他的,所以这一晚比较放心。或许她认为,思建通过前一晚对她的亵渎和探索,已经失去了对于女人身体的新鲜感和神秘感,所以以后自己安全了。只是可心想错了,她根本会错了思建内心真实的想法。可心由于放心了下来,所以这次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仰躺在床上,大不了被思建抓和摸几下,就当作是无意中的身体摩擦了。

    可心此时还不是太过彻底放心,所以一直装睡着,她等待着,等待着思建先比她睡觉,她才彻底的放心。时间一点点的过着,思建等了大约半个小时后,就偷偷的抬起了头,看着身旁的可心,此时的思建因为谨慎了起来,所以他通过可心的呼吸和身体状况感觉出了可心似乎还没有睡着,按照以往,可心早就睡着了,这就加印证了思建的想法,可心这两天一直没有睡着,知道他对她做的一切,既然这样,他还有什么其他的顾及呢

    思建起身后,可心当然能感觉出来,由于心中紧张,可心的双手不由得微微一握,嘴唇轻轻的抿了一下,而这一切却恰恰没有逃脱思建这次认真的观察。原来可心真的没有睡着,思建深呼吸的几下后,就伸出了自己的双手,之后在可心丰满的**上轻轻的抚摸了起来。这次思建的动作没有那么畏首畏尾,而且非常坚定、毫不迟疑,此时他的心中无形中多了很多的底气。

    当思建的手再次覆盖到自己的丰胸上的时候,可心不由得眉头轻轻皱了一下,而这一幕还是被思建捕捉到了。原本的时候,思建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双手抚摸和触碰的位置,完全忽略了可心的表情,但是今晚,思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可心的面部表情上,而且今晚的光线比前晚要好很多,思建在夜色中看的还是比较清楚的。看到可心的表情,思建不由得一喜,也非常的兴奋,可心果然没有睡着,而且还“纵容”自己做的一切,由此思建揉搓可心**的力度不由得再次大了几分。

    可心的**隔着睡衣在思建的双手中不断的变换着形状,而可心以为思建借着夜色看不到自己的表情和小动作,因为前晚思建就没有看到,但是可心不知道的是,她的所有的情绪和肢体动作,都被思建捕捉到了眼里。思建此时没有了丝毫的紧张,他一边观察着可心的表情,一边细细感受着手掌传来的丰满和柔软。

    品味够了,而且隔着睡衣摸也不过瘾,思建接下来按部就班,想前晚一样,用双手轻轻的解开了可心的睡衣扣子,只不过和以前相比,思建这次解的速度快了很多,而且解的非常稳健,慢慢的,可心的乳沟和胸罩都显露了出来,因为已经有过一次,可心这次的反应没有那一晚大,但是她还是有些紧张,面部表情和那一晚如出一辙,只是淡了不少。而思建一边解扣子,一边偷偷的观望可心的表情,他借着可心对他的容忍和爱,做着这些不要脸的事情。

    解开可心的睡衣后,思建这次没有任何停留,直接挑开了可心胸罩的吊带,可心的**直接暴露在了空气中,或许是体会到了那一夜思建带给它们的快感,此时可心的两颗蓓蕾还没有收到刺激,就充血勃起了起来。两颗粉红色的蓓蕾隔空对着思建招摇着,看着是那么的性感和圣洁,让人不忍去亵渎它们。

    “嗯”思建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用嘴含住了可心的**,开始鼓着腮帮吸吮了起来,而且自己的鼻子中还发出了一声男性的呻吟。因为可心的**是那么的方向,亲吻和吸吮它们让思建得到了心理巨大的满足。思建一边低头吸吮可心的**,一边抬起眼帘向上看着可心的表情,只见可心的双手放在身体两边不断的偷偷的紧握,眉头不断轻轻抖动,嘴唇偶尔轻轻抿一下。思建看着可心的表情,不由得吸吮的加卖力了。此时的他似乎不担心可心此时醒过来,就算可心醒过来了,大不了就和可心摊牌明说嘛,虽然可心早上把避孕药的垃圾都扔掉了,但是有吃药的事情当证据,可心也没有什么可抵赖的了。

    思建一边用嘴吸着可心的**,一只手慢慢的伸到可心的下本身,之后隔着睡裤按在了可心的**之上,思建用二指禅不断刺激着可心的**,而可心此时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了起来,这种颤抖是可心无法避免和控制了,而这次细心感受可心一切的思建,明显感受到了。他不由得吸吮和抚摸的加卖力。可心的两个**上都沾满了思建的唾液,而可心这次情动似乎比那一晚还要早,还要强烈。

    可心被思建抚摸的**部位的睡裤,竟然出现了湿痕,由此可见可心在思建的生理和心理双重刺激之下,竟然又产生了强烈的**。

    思建把抚摸可心**的那根手指收回,此时手指上也沾染了一些可心透过睡裤分泌出来的**。思建看了一眼自己湿润的手指,又看了一眼因为刺激消失暂时停止颤抖的可心,之后笑了一下,把沾满**的手指伸到自己的嘴里,品尝着可心的**,通过思建似乎故意的吸吮的大一些,发出“滋滋滋”的声音,这个声音传到了正在装睡的可心耳朵里,可心此时身体没有被思建品尝和抚摸,同时也感受到了自己胯部睡裤已经染湿,那股凉凉的感觉她能感受到,那么此时思建吸吮的东西是什么,可心不用看也能够猜测到了。在思建吸吮声音的刺激下,可心的身体不由得随着思建吸吮手指的“滋滋”声再次轻微的颤抖了起来。思建的这些可心没有经历过的做法,无意给可心一种新鲜而另类的刺激第三十九章此时的可心紧绷着身体不让自己颤抖,她安静的仰躺在床上,她或许知道自己不能侧身睡觉,如果侧身睡觉的话,加容易被思建脱下睡裤和内裤,所以这次可心一直忍受着,保持着仰躺的姿势。思建吸吮完手指品尝完可心的**后,就再次用双手覆盖上可心的**揉搓了起来,就像揉面团一样,可心的身体随着思建的揉搓慢慢晃动着,思建抚摸完可心的**后,开始慢慢向下,最后来到了可心那平坦无丝毫赘肉的小腹上,可心没有痒痒肉,根本不怕痒,思建抚摸了几下后,就趴下了身子,用舌尖开始在可心的小腹上舔弄着,亲吻着。要是在以前,思建是绝对不敢触碰可心的小腹位置的,他也不知道可心是否有痒痒肉,弄不好就会把可心弄痒醒过来。可是现在思建却不害怕了,因为他知道可心此时是醒着的,而且还“默许”他这么做。

    思建在可心的小腹和**上舔弄了很久,之后吻过可心的肚脐,慢慢向下,用来到了可心**的位置,之后开始隔着睡裤和内裤开始舔弄可心的**。思建虽然还不到14岁,但是现在是信息时代,孩子思想成熟的比较早,网络可以了解到各种信息和知识,思建也没有少看黄色的信息,所以也了解不少**的知识和技巧,只是没有实践过罢了。现在,他终于有机会用在网络和小说中学到的**知识付诸实践了。他不断的刺激着可心的**,把可心的**刺激的越高,可心对他的纵容才会越大,他的机会也就越大。

    思建在可心的**上舔弄着,可心的双手放在身体两侧偷偷的捏着床单,忍受着自己敏感部位的不断刺激。性是这个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东西,也是人类最原始的本能,在贞洁的烈女也需要**,也有**,何况是可心这种正常女人。

    可心的**不断再升高,思建的前戏也做的越来越好,看着思建无师自通,我真的是不是应该感谢一下老天爷。

    思建隔着睡裤舔弄了一会后,似乎感觉差不多了,只可惜可心现在还是仰躺着,不如侧躺那么好脱,不过可心现在都没有任何的反应,思建心里似乎放心了不少。思建原本舔弄可心**的嘴巴慢慢向上,之后用嘴咬住了可心睡裤的前方松紧带,而思建再次伸出两只手分别抓住了可心胯部两侧的睡裤松紧带。现在可心的睡裤只有后方还保留着,其他的方向全部失守。

    可心知道,思建想要脱去她的睡裤,她的双腿不由得悄悄收紧了,似乎想夹住自己的睡裤,只是她不知道今晚的思建不同以往,这样不说破的拒绝根本无法阻挡他。思建嘴巴和手并用,拉着可心的睡裤慢慢向下。而且这次思建没有多少忌惮,所以用力比较猛,靠可心臀部的挤压和双腿的收紧根本抵抗不住思建,可心的阴毛慢慢的露了出来,紧接着是臀瓣的轮廓。可心的臀瓣积压在床单上,被挤出丰满雪白的臀肉。

    仰躺的可心此时紧咬下唇,那一晚可以说是被思建意外得逞,但是这一晚可心知道思建的想法,她眉头紧皱着。能够露出这么明显的表情,说明可心真的不愿意思建去脱她的裤子,只是她还能怎么办如果想前晚那样改为侧躺,吓不倒思建的话,岂不是加方便思建去脱她的裤子怎么办了解可心表情的我,知道可心正在思索和纠结着。

    此时已经容不得可心去细细思考,也没有那个时间了,因为思建已经把可心的睡裤脱到臀部的一半了。只见这个时候,可心按部就班,动了一下身体,而且动的身体比较大,因为她知道如果侧躺反而成全了思建,所以这次可心直接仰躺着把双腿蜷了起来,脚跟向后,膝盖拱起。此时的思建正在伏在可心的下半身咬裤子、脱裤子,可心突然拱起膝盖,差点顶到思建的身上,还好思建反应够快,直接把上半身往可心的上半身挪动了一下,躲开了可心的“突然袭击”。要是在以前,思建肯定会被可心这个大动作吓的半死,但是这次深知可心没睡的思建却没有受到太大的惊吓。按照可心的想法,自己顶起膝盖,思建应该会松开双手赶紧躲开才对,但是可心的愿望落空了。这么做达到的效果只是让思建松开了咬住睡裤的嘴巴,双手还牢牢的勾在可心睡裤两侧。

    思建也确实吓了一跳,他看了一眼可心的脸颊,还以为可心准备睁开眼睛和他直接面对,只是他看到可心仍然闭着眼睛,所以他认定可心只是再拒绝他,侧面的拒绝他,而且还不愿意让他知道她是清醒着。思建缓了一口气之后,就再次把注意力投向可心的下半身,这一看不要紧,看完之后思建直接一喜。原来可心抬起了膝盖,仰躺保持蜷起双腿的姿势,此时恰巧让可心的一部分臀部离开了床面,可心现在只有臀部的一半和脚跟支撑床面,小腿、大腿、膝盖、下半部分臀瓣都离开了床面,就这样,可心无意的动作再次成全了思建,把自己最后的束缚也给思建去除了。

    “唰”思建害怕可心会反应过来,一直没有离开可心睡裤两侧的双手快速而温柔的往下一拉,可心的睡裤和内裤一下子就被脱到了可心的膝盖处大腿和小腿的连接处,此时可心的大腿和小腿成90度角。其实可心这个动作已经很明显了,因为她以前睡觉也从来没有蜷腿睡觉的习惯,此时的可心内心似乎已经慌乱了,不知所措最难的一关已经过去了,思建此时脸上掩饰不住的兴奋,他一鼓作气继续。可心的睡裤路过可心的膝盖,之后顺着小腿来到了可心的脚跟。

    要是在以前,思建绝对不敢把可心的裤子脱的这么彻底,至少要给自己留下恢复原装的余地,只是这一晚,思建似乎准备破釜沉舟,不成功便成仁。

    此时已经脱到了可心的脚跟,也不差最后一步了,此时的可心脸色通红,面部已经扭曲了,看脸上的表情快要哭出来了。她内心此时祈祷着,祈祷着思建只会对她**,之后把手指插入她的**,哪怕像前一夜把精液捅进她的**,她今晚暂时都可以接受。我在可心的脸上看到了一丝后悔,她似乎在后悔为什么今晚还要陪思建睡觉,为什么不在今天就和思建摊牌。她根本想不到思建已经发现了她装睡的秘密,她只会认为是自己前晚和昨晚的装睡纵容,结果让思建误以为她睡觉真的很沉。可心在后悔,在祈祷思建一手勾着可心的裤子,一手轻轻抬起了可心的玉足,把睡裤从一只脚上脱下来,之后按部就班把另一只脚也抬起,最后可心的睡裤和内裤被思建完整的脱了下来,此时可心的下半身已经一丝不挂了。可心此时紧紧的夹着双腿,只是有什么用呢她保持蜷腿的姿势,从下方可以看到可心的菊花和**,整个女性最私密的部位显露无遗。

    此时思建已经把可心的睡裤完整的脱下,已经算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根本没有退路了。可心此时或许预感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她再次用了一个“无意”的动作,蜷起的双腿犹如垮塌的桥梁一般,瞬间倒塌,可心的双腿砸在床垫上,整个床垫都轻轻的颤抖着。可心看似是让双腿无力的自由落体,实际上能明显看出她用力了,为的就是“无意”中弄出比较大的声音和动作,让思建“知难而退”。

    但是可心想错了,现在有什么理由和原因能让一头已经饿到极点的野狼退却呢

    此时的这头野狼必须前进,后退就意味着他会饿死变成一具枯骨。

    把可心的整条睡裤和内裤完整的脱下,此时的思建终于紧张了起来,此时他的额头已经出汗了,虽然他知道了可心的底牌,但是他毕竟是个孩子,不完全了解大人的内心世界,他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心会有什么反应,万一可心睁开眼睛会怎么样。虽然他很爱可心,但是他对可心也是言听计从,可心的严厉他还是比较害怕的。此时思建跪坐在床上平复着,刚刚可心的放腿动作还是把他吓了一大跳。他用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揉了揉脸颊。

    他再次挪动了两下,让自己的身体离可心近了一些,此时的可心已经咬住了下唇,这已经算是变相的向思建摊牌了,她希望思建能够看到她咬嘴唇的动作,不用睁眼,不用说话就让思建退却,但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她根本没有判断准确现在的形式。此时的可心把自己的双腿并的紧紧的,没有了睡裤和内裤的遮掩,可心只能用双腿做最后的掩护,她的双腿就是她最后的一块遮羞布。

    只是思建会允许这样么思建也发现了可心双腿并的有些紧,可心的双腿细长而笔直,并在一起仿佛没有一丝的缝隙,现在思建只能看到可心那对光滑如玉的笔直双腿,还有可心胯部那黑密的阴毛,整个**都被阻挡了起来。

    思建再次深吸了一口气,既然他已经没有了退路,还有什么好顾及的呢他知道,如果自己今晚不主动把可心上了,以后想等着可心主动找他,那无意是痴人说梦,只能由他主动才行。而他也知道,这是一场赌博,要么输,要么赢,没有平局。一个弄不好,他可能失去现在所有的全部,他会失去新的父母和家庭,但是如果不去赌,那么他永远不能真正得到可心。年少气盛加上青春期的冲动,让他如今铤而走险。

    思建缓解了一下后,伸出双手握住了可心的两个脚踝,此时他没有用力,只是用手抓住它们,他准备用力把可心的双腿分开,根据杠杆原理,握住可心的脚踝无疑是最省力的方式。如果一会可心没有任何的拒绝,思建可以很轻易的掰开可心的双腿;如果可心拒绝而用力夹紧双腿,用杠杆原理的思建照样可以把可心的双腿掰开,但是可心用力无疑于告诉思建她此时是清醒的,就算是和思建摊牌了。此时的思建正在思考着,而正在闭眼的可心也思考着,此时的可心的双手已经把床单微微的揪起,她的腮帮也一股一股的,似乎在用力的咬牙。一切仿佛都僵持了在这里。

    可心到底会怎么选择,此时坐在电脑前的我已经不能呼吸,我一边看着电脑,不想错过接下来的一幕,我的另一只手拿着打火机点烟,可是我的手是颤抖的,怎么点也点不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