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35)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作者:性与情字数:3611

    第三十五章

    思建的脸慢慢的挨近了可心的臀沟,但是他没有了可扑上去用嘴舔弄和亲吻,而是贪婪的闻嗅着可心臀沟发出的味道。Ьánzん00一点扛木

    可心臀沟的味道我也闻过,没有什么异味,反而有一股女性荷尔蒙的味道。

    思建这条小狼狗拼命的闻嗅着,此时思建的胯部早早的就勃起了,就是不知道中途有没有射精过。

    思建一边闻嗅着,一边慢慢的褪下了自己的裤子,他的那条巨大的**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露了出来。

    卫生间的视频那次,我看到思建的**是软化状态,只是软化状态也比我的要大,而思建这次露出的**是完全勃起状态。

    只见黑黑的茎身,还有黑黑的**,从胯部一直延伸到**,形成一个上翘的弧线,思建勃起后的**竟然是向上弯的,就像一把草原人常用的蒙古弯刀。

    而且思建的**竟然比身体的肤色还要黑,竟然和黑人的肤色一样,黑黑的,像是泥做的。

    此时思建的**离可心的**只有半个身子的距离,只是大大的**上马眼中已经分泌出了粘液。

    我目测了一下思建的**长度,如果算上弧度的话,大约在20公分左右,远超过我最初估计的18公分,而且茎身很粗。

    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胯部的**,感觉到一些自卑,我想大多数的中国男人都会自卑,无论是长度和粗度都远远无法和思建相比,要知道,思建现在还只是一个孩子,他的身体还会发育,以后**还会随着身体的增长而增长,等到思建完全成人,**的长度彻底定型的时候,尺寸该多么的可怕啊。

    不得不承认,这一方面思建继承了非洲人的优良血统。

    可心背对着思建,不知道她有没有感觉到思建已经脱下了睡裤,露出了男人最丑陋和可怕的东西。

    此时的她似乎被思建呼出的热气刺激的瘙痒难耐,她不住的咬着嘴唇和手背,这种背对着思建的方式,可以让她少一些顾及,自己的表情可以加的放任一些。

    “嗯”

    可心突然不受控制的发出了一声娇吟,可以感觉到这声娇吟是那么的突然,因为思建闻嗅了一会后,突然伸出了舌头舔弄了一下可心的臀沟,按照方位来说,应该是可心的**。

    自己的**这一次在清醒的情况下被一个异性舔弄,原本情动的可心发出了一声娇吟,而且是身不由己的发出。

    我原本以为可心发出这声娇吟的时候,思建会收到惊吓再次停顿一下。

    或许是思建太相信可心睡的深沉,也或许是思建此时已经不在乎其他的,思建并没有有任何的停止,开始细细的品尝和舔弄着可心的臀沟,没有任何的顾及。

    而可心发出第一声娇吟后,就用嘴咬住了手背,不让自己发出第二个声音,此时两人的处境是那么的尴尬,万一思建发现自己装睡,那么以后该怎么面对孩子自己的脸面要往哪儿放装睡着,以后还可以装作不知道,或许这是维持以后关系最后的回避方式。

    可心内心祈祷着,我的内心也祈祷着,祈祷着思建舔弄完之后就收手,彻底的收手,我不愿意,不愿意接下来看到可心**的一幕,此时我的手心已经全部是汗了,我数次想关闭电脑视频,但是我又不甘心,这是我的妻子,我必须要知道真相。

    此时我呼吸了几下,使劲揉了揉脸颊,让自己平复下来,同时在内心最好了最坏的准备,继续看下去思建把脸埋进可心的臀沟里面,此时已经看不到他的脸,此时可心的臀部轮廓比思建的脸还要大,思建的嘴巴上下在可心的臀沟里耕耘着,可心的菊花和**被思建轮流舔弄着。

    这是可心第一次被人**,不,应该是第二次,第一次应该是可心酒醉后被思建偷袭那次。

    在以往我和可心**的时候,我和可心都不为彼此**的,可心作为一个老师,思想比较保守,而我因为身体原因也是一样,所以我俩只是进行最原始和最基本的**方式。

    而思建这种比较另类的**方式,无疑给可心带来的极大的刺激,这个时候我发现思建偶尔会有吞咽的动作,看来可心的**中一定分泌了不少的**,而思建没有任何的浪费,都被他吸进了嘴里,之后吞了进去品尝了一会之后,思建的嘴巴离开了可心的臀沟,此时思建的嘴巴周围已经湿漉漉的,就像洗过脸一样。

    思建从自己的枕头下面拿出了一块毛巾,这块毛巾是以前思建经常做恶梦,惊醒的时候用来擦汗用的,没想到他一直放在枕头下面。

    看到他拿出毛巾,我知道接下来他要干什么了,而背对着思建的可心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思建手拿着毛巾,之后一点点的向上挪动着身体,最后思建的头部与可心的头部持平,而思建的胯部与可心的臀部持平,思建的**也与可心的**持平思建一点点的挪动着胯部,那根壮硕的性器不断的向着可心的**逼近,此时的思建紧张到了极点,接下来的事情才是**的重头戏,才算是真正的**。

    而可心似乎也预感到了什么,只是她看不到,所以无法确认,当思建的**抵住她的**口的时候,可心终于知道了思建要干什么了,因为**的轮廓与舌头完全不同,舌头是软软的,湿湿的,而这根东西虽然也是湿湿的,但是却是坚硬无比,而且此时思建呼出的热气不断冲刷着她的后脖子,就算可心再笨也知道抵在自己**口的那根东西是什么了。

    “唰”

    可心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眼睛里露出了一丝微微的凶光,而且眼中的一丝思绪不由得坚定了起来,无疑,思建要将**插入可心而让可心彻底**的举动,已经触动了可心的底线,由此可见,此时如果把**向前推进一点点,哪怕只有半厘米,可心就要有所行动的,此时看她的表情已经顾不得其他的了。

    而可心背后的思建也是一样,他把**抵在了可心的**口上,他的**此时能够感受到可心**的柔软和温度,只是他的面容一直扭曲着,挣扎和纠结不断的闪现着,他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和可心接触的部位,不断的挣扎着。

    此时的状况再清楚不过了,如果思建此时插入可心的话,凭借思建这么壮硕的尺寸,可心一定会被插的醒过来的,那么醒过来之后呢思建要面对的是什么他毕竟是个孩子,他根本无法预估大人的想法和内心,所以此时他把**抵住可心的**口,不知道如何的进退。

    最后,思建叹了一口气,他的胯部没有向前挺动,是的,他放弃了,要想插入可心而不被可心发觉,那是不可能的。

    最后一刻,他残存的理智让他收了收。

    而听到自己背后那声明显的叹息声,可心也预料到了什么,她也微微的无声的叹了一口气,不到万不得已,可心也不愿意和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宝贝儿子撕破脸皮。

    不过思建并不像就这么放弃,虽然不能用**插入,但是他可以进行别的。

    思建收回了自己的**,之后用食指在自己的**上抹了抹,沾了一些自己**分泌的粘液,之后思建用沾着粘液的食指慢慢的插进了可心的**之中,食指是很细的,所以可心被突然插入,她睁开了眼睛,不过感受到插入自己身体的东西是什么后,她的心再次放松了一下。

    亲都亲过了,不在乎再让他同手指摸一下,插一下,可心现在就期盼这一夜早点结束。

    只是可心不知道的是,思建插入她身体的这根手指上沾满了思建**分泌的前列腺液,思建是想用手指来代替自己的**,除了组织不同,所沾染的东西是相同的。

    思建的手指在可心的**里轻轻的抽动着,动作不敢太大,可心的眉头偶尔波动一下,手指虽然不如**,但是还是给正在处于**旺盛阶段的可心带来了一丝慰藉,而且这根手指还是自己的养子的,比自己自慰来的要痛快一些。

    而另一方面,思建把毛巾垫在了自己的**下面,他一根手指不断抽动可心的**,另一只手不断的撸动着自己的**,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思建**,此时思建处在离高峰不远的节点上,思建还是童子身,刚刚如果他插入可心的身体里,估计用不了几下就会一泻千里。

    所以思建没有撸动几下,思建就要射精了,当要射精的那一刻,思建抽出了插入可心**的那根手指,之后双手抓起毛巾,包括住**,之后所有的精液都射进了毛巾了。

    思建巨大黑黑的阴囊和睾丸不断收缩着,至少射了7。

    8股,如果思建以前真的没有**过,那么这些精液无疑就是可心的童子精。

    当思建的手指离开可心的**那一刻,可心有了一丝放松,但是也有一丝不舍,似乎她此时**正处在上不上,下不下的阶段,这种矛盾的心理让她感觉到十分的不舒服。

    只是她紧张的情绪丝毫没有放松下来,因为她不知道接下来思建还要干什么,到期有没有放弃插入她的想法。

    过了半分钟后,思建终于射完了他人生的第一股童子精。

    毛巾离开他的**,毛巾中央是白白的精液,很浓,也很多,或许是积攒里许久的精液,这里面的精子含量和活力一定很高。

    思建看着这些童子精,显得十分的不甘心。

    有的男人会有这种心理,**之前充满好奇,****过后又会悔恨,自己的第一次为什么给毁在自己的手中,让自己的童子精白白的浪费。

    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西方有一句话,上帝会惩罚那些把精子洒脱在地上的人。

    对啊,我现在才终于知道思建为什么不**了,因为非洲和西方人很多都遵循这个谚语,但是思建却犯了,是因为他没有忍受住。

    他此时抱着毛巾,捧着那些浓的不愿意在毛巾渗漏的精液,脸上不断闪过悔恨的情绪,只是该怎么办呢精液都已经都射出来了,难道自己就这么一直捧着么又不能让它们撒到地上,也不能冲进下水道,该怎么办思建捧着精液不断的思考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