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2章 玉牌新主人

流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元少钦从极度震惊中反应过来,一把抱住了向下掉落的元小楼。

    紫阳匕乃是人间四大神匕之一,灵力超凡入圣,被直接贯穿身体而过,就算的天人境界的高手,也难以活命。

    何况,元小楼只求一死,换取弟弟活着,所以她用血肉之躯抵挡紫阳匕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运用真元护住心脉。

    紫阳匕强大的灵力,一瞬间就摧毁了元小楼的身体。

    元少钦抱着元小楼,发出歇斯底里的叫喊:“姐姐!”

    数十万人尽皆愕然。

    花无忧嘴角上的笑意僵硬住了,手中的牡丹折扇也合了起来。

    正在计算赌票的鬼丫头与小七姑娘,面面相觑。

    小七道:“小鬼儿,我怎么看着那个送死的姑娘有点眼熟啊。”

    鬼丫头点头道:“我也觉得有点眼熟,好像鼻涕虫。”

    小七道:“不会吧,鼻涕虫虽然爱哭,虽然很闷,但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别人挡刀子呢?”

    幻影道:“你们两个别闹了,那真是小楼姑娘。”

    玄婴与妖小夫对视一眼。

    她们都知道这个元小楼是七组织的首脑之一,结果竟然死在了苍云山?

    元小楼毕竟是天人高手,此刻还有一息尚存。

    她躺在元少钦的怀抱中,看着元少钦泪流满面的模样,轻轻的道:“弟弟……别……伤心,你要……要好……好活下去,救娘……救娘亲,她没……没死……,在后山……竹……竹林……林……玉……玉牌能……能救……”她的手中多了一枚玉牌,想要塞元少钦。

    善良的她,固执的以为,只要自己将玉牌传给了元少钦,元少钦就会成为七组织新的首脑,那样七组织就会保他不死。

    可是她的手还没有举起来,就垂落了下去,玉牌也从手中滑落,向下面的广场掉落。

    元小楼的脑袋一歪,埋在了元少钦的怀中。

    元少钦惊愕之后,立刻发疯似得往元小楼身体内灌输真元灵力,护住她迅速消失的心脉。

    叶小川也想过来,他知道元小楼是一个善良的姑娘,他从没有想过杀死元小楼。

    玉牌掉落,没几个人在意。

    玄婴刚要出手,忽然,一道身影逆天而上,抓住了掉落的玉牌,下一刻就出现在了元少钦的身边。

    那是一个英俊的少年,腰间还有一枚折扇。

    正是花无忧!花无忧一把推开了元少钦,左手苍白的手掌抵在了元小楼的后背上,浑厚庞大的真元灵力疯狂的灌入到了元小楼的身体里。

    元小楼的心脉已经受损严重,花无忧护住的并不是她的心脉,而是天地二桥与灵魂二桥。

    花无忧将那枚玉牌丢给了满脸痛苦绝望的元少钦,道:“你现在是七组织的首脑,你活了,小楼我要带走!希望能救活她!”

    如果是旁人,元少钦绝对不会让他带走自己的姐姐的,可元少钦认识花无忧,他知道,如果还有一个人能救活自己的姐姐,那此人必定就是眼前的无忧尊者!叶小川一看到花无忧出现,吓了一跳,还不等他说话,花无忧便抱着元小楼凭空消失了。

    没人知道他往哪个方向飞走了。

    只有同为须弥境界的李子叶与玄婴才知道花无忧是如何带着元小楼,在数十万修真者面前凭空消失的。

    叶小川看着元少钦手中的七组织的玉牌。

    他知道,元少钦死不了,只要这枚玉牌在手,今天谁都无法奈何元少钦。

    妖小鱼说的很清楚,七组织为了保护传承者,首脑玉牌的传承方式只有两种,其一是自愿赠送,其二是死后传承他人。

    如果有人敢抢玉牌,那就是与整个七组织为敌。

    现在七组织的首脑王在山,封于彦,完颜无泪,凤仪姑娘,都在苍云山,这四个人肯定会保护元少钦,甚至连玄婴都会保护元少钦。

    站在元少钦背后的是三千多位守护一族,以及六百多口棺材,这是一股可以改天换地的力量。

    如今就连玉机子都不可能再杀得死元少钦了。

    苍云山,后山,山谷之中。

    花无忧抱着元小楼出现在了山谷之中。

    此刻元小楼虽然还有一丝气息,但离死已经不远了。

    如果不是花无忧强大的修为护住了她的灵魂之海,她三魂七魄早就离开了她的躯体。

    花无忧将元小楼放在一片中平躺着,看着她紧闭的双眸,道:“为何要这么傻?

    别人的命是命,你自己的命就不是命吗?”

    元小楼无法回答,她已经陷入了重度昏迷。

    花无忧凝视着元小楼,眼睁睁的看着元小楼放在小腹上的右手,缓缓的垂落在花圃上。

    眼睁睁的看着元小楼的脑袋轻轻的倾斜到一旁。

    花无忧似乎第一次感觉到了伤心,愤怒的拍出一掌,掌心所对方向,忽然间地动山摇,无数大树拦腰折断,瞬间就出现了一道长数百丈,宽约三十丈的空旷地带。

    在这片空旷旷的狭长地带里,所有的一切,都在花无忧的掌下化为了齑粉。

    忽然,从另外一个方向的一棵大树后面,走出了一位矮胖老人,手中还持着一根竹竿布幔。

    花无忧听到脚步,回头看去,脸色一沉,道:“是你!”

    说书老人道:“她死了?”

    花无忧道:“你早就在知道她会死,在西风城你给她算命的时候,就已经算到了这个结果。”

    说书老人道:“所以我让她走,走的越远越好。”

    花无忧淡淡的道:“她是一个善良的姑娘,她不会逃走的。”

    说书老人手持竹竿布幔缓缓的走近,看了一眼刚才被花无忧一掌拍出来的狭长地带。

    道:“老夫很想知道,你为什么如此在意她。”

    花无忧道:“说这些还有意义吗?

    她已经死了。”

    说书老人淡淡的道:“如果你告诉老夫原由,老夫或许能有法子让她九转还阳。”

    花无忧猛然抬头,似乎想到了什么,道:“看来我真是看走了眼,你能追到这里,足见阁下绝非常人。

    我曾经听闻,当年徐天地让死去的邪神起死回生,如果我没猜错,阁下当初在西风城与我说的话,都是鬼话,你是徐天地这一脉真正的传人,你连还魂奇术都懂得,绝非只学了徐天地的推演相术。”

    说书老人道:“嘴上没毛,办事不牢,昨天晚上叶小川那小子发的作者流浪的某音号,弄错了,正确的是(流浪)的拼音,后缀:灵玖玖依。

    或者在某音直接搜索用户:“流浪的码字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