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7.第两千六百二十七章 宿命选择!【三更】

汉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虽然秦宇是神魂体,但这一刻,却有股汗毛发炸般的感觉。

    只见,一名身着月牙白道袍的老者盘坐在秦宇面前,他所坐的位置正好是那凹槽处。

    也就是说,眼前的老者极有可能就是居住在九座大山最中间大山的顶尖强者。

    甚至,那山脚下残碑前跪死之人,跪的就是这位老者。

    秦宇强压下内心的震撼,仔细的打量着眼前老者。

    老者面色红润,脸上虽然有着老年斑,但并不显老态,反而给人一股精神抖擞般的感觉。

    从外貌来看,老者和秦宇见过的诸多老者并无多少区别。

    但坐在这老者面前,秦宇只感觉有股莫名的安稳感觉,这股感觉让秦宇都觉得不可思议。

    “护宗者?前辈,这里是诸天道宗吗?”秦宇压下内心的震撼,询问道。

    他是诸天道宗的护宗者,而眼前老者称自己为护宗者,那么,这遗址很可能就是诸天道统!!

    得出的这个结果让秦宇都感到不可思议。

    自己得到的古祭神灯,竟是诸天道统的??

    “昔日是。”老者温和说道。

    果然!!

    秦宇内心震撼,这里果然是诸天道统的遗址!!!

    “前辈知道我会来?”秦宇强行保持镇定,继续问道。

    老者笑而不语。

    “前辈,为什么选择我是护宗者?”秦宇又问。

    他昔日猜测自己会成为诸天道宗护宗者的原因是哭老人的缘故,但并不确定。

    老者依旧笑而不语。

    “前辈,既然我是诸天道宗的护宗者,能否告诉我昔日诸天道统到底得罪了何等之人?唯有知晓一切,我才好加以防范。”秦宇继续道。

    他现在对这一切满头雾水,就算他在葬神域传承之地得到了诸天传承,现在也不敢轻易动用。

    唯恐会招来诸天道统的大敌。

    “时机未到。”老者温和说道。

    秦宇神色复杂,他总有股上了贼船般的感觉,能灭掉诸天道统的人何其强大,自己莫名其妙的成为了护宗者。

    只怕,这样下去,哪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实在的,秦宇对于诸天道宗并没有多少深厚的感情,所以,并不想成为这诸天道宗的护宗者。

    “前辈,凭借我的实力,难以担当护宗者的大任,而且,如今诸天道统不再,这护宗者也有名无实了。”秦宇道。

    这个想法秦宇有很久了,诸天道统早已被灭了,就算自己成为了护宗者又有何用?

    再说,莫非能凭借他一个人重新振兴诸天道统?

    就算他有这个心,有这个能力,也要有完整的诸天道统的传承啊。

    “未必,一切都在等你!”

    秦宇心中一震,等自己?

    莫非诸天道统还有人?

    诸天道统并没有彻底被灭??

    秦宇心中无比震撼,这样都没能将诸天道统灭掉么?这诸天道统昔日强大到何种地步?

    “前辈,为何选择我?”秦宇不解,当初的他还弱小,为何会选择自己?真的是因为哭老人的缘故?

    “是宿命选择了你!”老者笑着道。

    宿命?

    秦宇苦涩,这已经超乎了他的理解和认知了,所以,没有继续问下去,他还没到达那一步,就算告诉了自己也无法理解。

    “前辈,接下来我该如何?”秦宇问道。

    既然眼前这位老者算到了自己会来这里,那么,必然会留有造化给自己。

    “这里的一切都会被搜刮干净,吾能留给你的,唯有这块石头了。”老者注视着秦宇,似乎看穿了秦宇所想。

    这块石头?

    秦宇看着石头,有些满头雾水,就算这石头不凡,但能不凡到哪里去?

    “这块石头名为悟道石,源自混沌深处,跟随吾多年,早已返璞归真,在悟道石上修炼,不但能事半功倍,还能洗涤心魔、妄念等等,你自己好生感受吧。”老者道。

    秦宇听闻神色一怔,这块石头竟还有如此妙用?

    “多谢前辈!”秦宇起身,恭敬道。

    “护宗者,在没有崛起之前,忘记任何关于诸天道宗的一切。”老者意味深长的注视着秦宇。

    秦宇心中一动,虽然早已知道,但还是有些不解,他迟疑少许道:“前辈,你所说的崛起之前…这个崛起具体是什么境界?”

    都能够灭掉诸天道统巅峰时期,敌人何等强大?

    只怕,就算到达神境八劫的至尊境都不敢暴露吧!

    “等他们找到你!”老者道。

    他们?

    是诸天道统存留的人吗?

    秦宇深吸了口气,没有继续问下去,问的太多反而会自己有更多的顾虑。

    倒不如等他们找到自己再说。

    沉吟少许,秦宇想到了外山的尸体和跪在残碑前的人,不仅问道:“前辈,你能否告知跪死在你道场山脚的那人是谁?”

    跪死在山脚下?

    这下轮到老者疑惑了,不解的看着秦宇。

    “前辈不知道吗?”秦宇诧异的看向老者。

    老者既然能够断定自己来这里,应该也能算到跪死在石碑前的人啊。

    老者摇了摇头,道:“将你所见的告诉我。”

    秦宇闻言点头,将诸天遗址告诉了老者,包括了西部的坟冢、外山的跪着的尸体、跪死在石碑前的老者。

    老者听闻之后陷入了沉思,神色变幻不定起来。

    “你确定他死了?”许久之后,老者道。

    老者的问题倒让秦宇愣住了,迟疑许久,秦宇道:“前辈,应该是死了,我并未感受到他的生命气息。”

    见老者神色凝重,秦宇诧异道:“前辈,他是谁?”

    老者置若罔闻,许久之后,他道:“帮吾转告他,错不在他,吾也从未怪过他。”

    秦宇双目圆睁,疑惑的看着老者。

    要知道,那人已经死了…还去转告有何意义?

    “去吧!”老者神色安然,整个人的身影也飘忽不定起来,最后,他道:“从今往后,你是吾认定的诸天道宗的护宗者!这是诸天印,可动用任何诸天道宗的力量。”

    不等秦宇多说,老者突然化作了一道光芒,漂浮在秦宇的眉心处,这光芒化作了一道璀璨的印记,缓慢融入了秦宇眉心处。

    秦宇抚摸着眉心,神识探出,却发现眉心恢复如常,那印记消失不见了。

    秦宇又仔细查看一番,并未看到那印记。

    “诸天印?”秦宇心中呢喃。

    沉吟许久,秦宇压下心中的思绪,将这块大石搬入纳虚戒里。

    因为来之前秦宇就是带着寻找造化来的,所以,一早就备好了纳虚戒。

    环顾四周,确定再无其他后,秦宇离开了,朝着残碑飞了过去。

    半刻钟。

    秦宇站在了残碑面前,仔细的打量着跪死在残碑前的人,缓慢靠近,仔细感受一番,确定这人已经没了任何生命气息。

    犹豫了少许,秦宇道:“前辈,有人让我转告于你,错不在你,他也从未怪过你。”

    秦宇仔细感受一番,发现这老者并没有任何动静,应该是真的死透了。

    秦宇也没多想,他的话已经带到了,随后,又在诸天遗址逛了一大圈,确定无人后,秦宇离开了。

    他却不知,在他离开诸天遗址时,那跪死在残碑前的老者的右手食指轻微的抖动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