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2章 激辩叶星尘

被罚站的豆豆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叶星尘风轻云淡,似乎已经不在乎扶风了,毕竟实力大涨,又是琳琅圣地圣子,看不上扶风也是情理之中。

    扶风也懒得搭理叶星尘,只是比较关注那个所谓的尚云空。

    尚云空几次下意识的瞄了扶风几眼,有心人却看的清清楚楚。

    “他在关注我……只不过不想表现的太关切,若是心底没有鬼,自然不会如此。”扶风暗暗自语道。

    所有人都在关注无求山上的无字天碑,并未察觉到扶风和这两位年轻俊杰之间的情绪波动。

    哗……

    无念此刻也在快速顿悟中,挥手间,掌控力的玄妙。

    嗡!!

    无求山的法道天地是如此的清晰。

    哗……

    很多人都察觉到了无念身上的波动,颇为惊讶,能瞬间顿悟无求山内法道的人,绝对是和无求山有缘之人。

    这里天赋比无念好的人比比皆是,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有他这么好的运气。

    扶风手中的竹棍从袖中脱落,冷淡的站在无念身边,有人产生了邪念,却不敢在此处行凶。

    东来世家的人也发现了无念在顿悟无求山上的法道,迅速来了一位老者。

    上圣境大圆满,身上散发着极其强烈的太古气息。

    终究是遁世豪门,这样的人随便出一个,在同阶绝对是举世无双,堪比当年的十二高祖。

    众人一见老者,连忙躬身行礼。

    此人很少面世,不过也是东来世家对外的负责人,认识他的也不少。

    “见过浮云上人。”

    “见过上人!恭喜上人,无求山再现世,东来世家必定再辉煌。”

    众人纷纷行礼。

    东来浮云微笑作揖,不过两眼却一直盯着无念和扶风。

    “两位小友来自何方?哪里人士?”东来浮云凝声问道。

    扶风作揖回道,“见过浮云上人,晚辈来自南部嵊州圣庭城,小子复姓纳兰,名扶风。”

    “纳兰扶风?”东来浮云显然不认识扶风,也未曾听说过,还-颇为疑惑,他可以感受到扶风身上强大的圣威波动,实力绝对不在上圣境中阶之下。

    “年纪轻轻便有如此实力,老夫佩服。”东来浮云作揖说道,“这位小友是你师弟么?他竟然顿悟了无求山的法道,看来和我东来世家有些缘分,可否入山一叙?”

    扶风撇了无念一眼,点头回道,“承蒙上人看得起,那是我师弟的荣幸。”

    哼!

    就在这时候,叶星尘冷哼一声,眼底尽是不屑。

    “纳兰扶风……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啊。”

    “就是在钟胜洲带领三百万圣庭军打的鬼魔族溃不成军的那个年轻人,听说这个人在高层是家喻户晓,很多上人都比较看重。”

    众人一听,纷纷看向扶风。

    “笑话,不是本座和李道贤等诸多东部神州圣子圣女率领八十万大军作为主力,他能有这样的成就?现在居然独享战功,真替东部神州诸多战死的前辈和道友感觉到不值!”

    叶星尘冷冷的说道。

    这么一说,地域性攻击就显得厉害了,霎时间,东部神州的人都怒视着扶风,眼中都充满了敌意。

    “钟胜洲一战,我和李道贤道兄等十七位圣子以及世子率领八十万大军,基本上都是我东部神州的强者,击杀敌人数百万,战死过半,我们东部神州不像某人那么会邀功,战死的道友都是我们各部圣地出的抚恤金,到最后没有人记得他们的功劳,只记得一个小小的纳兰扶风,你们说可笑不可笑?”叶星尘冷傲的问道。

    哗……

    “卑鄙无耻!”

    “果然够可笑的,当我们东部神州好欺负的吗?”

    群雄愤怒,怒火都被叶星尘点燃了。

    扶风很是无语,这功劳可不是自己宣传的,再说了,自己确实为中部神州的胜利付出了汗马功劳。

    “跳梁小丑,还敢来我们东部神州,滚出去!”

    “滚出去!”

    许多强者指着鼻子咒骂道。

    地域性攻击确实很可怕,尤其是不明情况就攻击人的。

    扶风眯着眼冷淡的看着叶星尘,说道,“叶兄,何必如此咄咄逼人,这功劳不是我安排在我自己脑袋上的,我虽然率领三百万圣庭军确实击溃了敌人大军,可我也从未否认东部神州各大圣地圣子圣女带领八十万大军付出的代价,也没有否定东部神州的功劳,而且鬼魔族撤退之后,我也立刻退回了南部嵊州,不占据钟胜洲一草一木,对于世间的传闻,我没有参与半分,难不成叶兄也是个任人左右的傻子?”

    哗……

    众人顿时闭嘴,没有在继续攻击扶风。

    扶风沉声说道,“诸位道兄前辈莫要听信一家之言,我与叶星尘道兄有些夙愿,这中间的矛盾实在难以启齿,说出来只怕大家会笑话叶兄,所以我并不愿意出言诋毁叶兄,可是叶兄却三番五次诋毁于我,我不得不说出实情!”

    叶星尘顿时大怒道,“纳兰扶风,你口舌之利天下皆知,莫要往我身上泼脏水!”

    扶风冷声回道,“泼脏水?你敢否认你我之间的恩怨不是因为雪初见?当初我见她一个人从西部神州走到钟胜洲,看她可怜,她还说你是她的未婚夫,我才出手相助,本想示好与你,奈何你心思狭隘,竟然平白无故怨恨上我了,对雪初见更是过分,你不喜欢这个家族联姻,尽可拒绝即可,却还要赶尽杀绝,当众羞辱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你可敢说这不是事实?”

    叶星尘脸色扭曲,愤怒的盯着扶风,可是论那张嘴,十个他也不是扶风的对手。

    扶风不屑的说道,“你扭曲事实的本事若是都用来修炼,想必你早已经是天下第一了,可惜都用在小道上!我等都是为了圣神界付出血的代价的人,莫要让天下人嗤笑!”

    众人这才明白自己都被叶星尘当枪使了,顿时愤怒的看着叶星尘。

    扶风当即说道,“诸位请不要误会我对东部神州的敬畏,对于东部神州战死的道兄与前辈,我心中皆敬畏如兄如父,他们为了圣神界的传承,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实在不该被人拿来当噱头攻击同样为圣神界而战的人,所以才不得不说出实情,还请诸位前辈道兄明察!莫要被小人利用了。”

    吟!!

    叶星尘彻底被激怒,直接拔剑,剑气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