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69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2:4:4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一刻坚决的挺身而入……

    这样的感觉是这样的舒服又是令人害怕啊。

    “我什麽?是不是想让我吸这里?”

    狎笑著曲解她的意思,印无忧果真立刻低下头张口慢慢的含住了她的另一个茹头。

    “啊……”

    一瞬间,酥麻的感觉从她颤抖的丰胸开始向四周扩散开。男人含著她的茹头,慢慢的吸,轻轻地吮,像是品尝著珍贵无比的鲜味──

    腥红的舌苔抵著她的丰盈顶端,泥鳅般的来回波动画圈。他的动作时那麽的娴熟,那麽的轻盈。让她因想起了他以前就是这般跟别的女人戏玩的而感觉到苦涩,又因自己能享受到这般巅峰的侍奉而感到释放。

    情色。

    原来竟是这般令人欲死不能的滋味,让她想要张口大笑的同时又想放声悲泣。

    “啾……啾……”

    男人的唇舌游移在凌格的胸前不断寻找下口的部位,没过多久,女人的两团凝脂就被他吻咬得红痕遍布。茹头被唾y刷的晶亮,偶尔还与他的口唇连出几许银色的丝线。当真是说不出的暧昧与缱绻。

    “印……印无忧……”

    当下t的温度渐渐上升到不可控制的温度之时,凌格放声呻吟。眼角泪光晶莹,美颜上却是春意盎然。

    “什麽,我的好格格?”

    有些微讶到了关键时刻,这女人居然不再执拗,而是妥协的呼喊出了自己的名字。

    眯眼查看她的反应,发现尽管凌格早已不是完璧之身,但是对高c来临之时的陌生与惊慌还是令他彻底的感到高兴。

    这麽说来,别的男人从不曾令她在这方面品尝到快乐过?

    如此这般想著,他心中原本积蓄著的想要杀人的欲望与嫉妒慢慢的平息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想引领她呵护她走向男女巅峰关系的渴望。

    “这是什麽感觉……我怕……”

    濒临迸发的那一刻,凌格的身子开始轻微的颤抖。一张从来平静的俏脸也充满了恐惧与无助。

    尽管被他温暖的身体抱著,爱著,压著,可她就是莫名的恐惧。

    原来一直吸引著印无忧,令他纵情寻欢的东西就是这样让人觉得走在死亡边缘的一种事物。

    怎麽办?

    她的y部好烫好麻,就像是快要n出来了一样。身上的冷汗越积越多,蜜色的肌肤竟也透出了浅浅的绯色。

    “不怕,不怕──”

    明白她即将迎来她人生中的第一个高c,印无忧收紧双臂更加用力的抱紧怀中的凌格。

    “跟著我,我会保护你,会令你快乐。”

    深情的吻烙印在女人的红唇上,粗砺的长舌立刻探了进去填满她身体上的空虚。印无忧认真的吻著她的嘴,激动地就像是终於明白了什麽是爱情。

    “格格……格格啊……”

    越是深吻他就越是觉得不够,越是抓紧他就越是惶恐疏离。

    心中产生了未知的情愫,男人眼神微闪,身下的r棒加紧了猛戳女人的娇x,每一次都深入到最深处,研磨顶撞最脆弱的花心。

    凌格的yd温柔的吸附著他,让他深感自己是被她需要的。r体拍打的啪啪声逐渐激烈,混合了两人野兽般忘情的呼唤与喘息。

    “啊啊……”

    最终一个猛力的顶入,女人尖叫出声,花x开始频繁的抽搐,紧跟著喷出一股透明的香y。

    “嗯!”

    被强烈的激流冲的g头舒爽无比,印无忧捧著女人的臀部快速的冲刺了几十下,而後大喊著将滚烫的jy全部s进了她的花心里……

    (10鲜币)第九章 无赖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为什麽……

    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上下晃动?耳边还传来类似马蹄踩过的声响,让人实在分不清楚是梦境还是真实。

    “你醒了。”

    稍微睁开眼睛,身体上的酸痛与不适立刻让凌格难受的皱起眉来。哪知才刚扭动了一下想伸出手来揉揉痛得古怪的头。就发现自己居然在什麽人的怀中被抱著,耳边还传来对方低沈好听的嗓音。

    是印无忧!

    “你干什麽?我们现在在哪里?”

    察觉到自己居然在最不想接触的人怀里睡著,凌格窘然将他推开,自己跌跌撞撞爬到坐塌的另一角。

    坐塌──?

    看了看四周,凌格的视线逐渐转向清晰。

    这是、这是马车上啊!

    如梦初醒似的明白过来,女人心里一惊,连忙掀起马车窗帘的一角向外看去。可是这外面是一望无际的山野平原,陌生而辽阔,哪里还有鹰王丘的半点痕迹。

    “在路上。”

    面无表情的看著女人慌乱的模样,印无忧没阻止她从自己身边离开。只是抖了抖发麻的双臂,而後从袖中掏出惯用的白纸扇,有一搭没一搭的扇了起来。

    微凉的风吹起他刻意蓄下的鬓发,让男人显得更加英俊优雅。今天的他并没有张扬的将长发全部束起,只是就著头顶上的碎发用皮绳扎了一小束。

    凌格警戒的打量著彼此,才发现自己的身上早已不是那天陪客时穿的盛装。而印无忧的行头也由华美的衣袍变为了他在中州时惯穿的朴素长袍。

    这两件衣服的颜色一样,料子也相同,正是当初她亲手缝制的衣服。

    怎麽──

    他居然跋山涉水的将这些旧物也带了过来……

    “什麽路上?我们去哪?”

    明白自己已经完全落入了一个圈套,只是不知这圈套的制造者是印无忧还是那个柔弱无比的族长。凌格暗自吸了口气,而後默默地整理起混乱的思绪。

    印无忧不可能是直接带她离开鹰王丘,而司徒靖熙与格朗也绝不会就这麽轻易答应。思来想去,她找不到任何解释男人此举的原因。恐怕这一次,他们几个男人又在打著不好应对的鬼主意。

    “我若说是去死,你会害怕麽?”

    没有直接回答女人提出来的问题,印无忧看不出情绪的笑了笑。

    这笑容虽然温柔,却仍然让凌格觉得不寒而栗。

    去死?

    是了,他那天好像是说了一句这样的话。他想让她偿还他一条命,陪他一起死呐──

    悄无声息的攥紧了拳头,凌格的眉头越皱越紧。

    其实死亡对她这个小孤女来说,早已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当一个人生无可恋之时,活著和死去又有什麽分别呢?

    只是──

    “不怕。但是我现在还不能死。”

    大仇未报,该查的问题还没有水落石出,她又怎能就这样轻易去死。

    “呵呵,原来生死也能够讨价还价。”

    听了凌格的话,印无忧笑的更欢,连明媚的桃花眼也深不可测的眯了起来。

    “不是讨价还价……”

    感觉到男人的语气里带了讽刺的意味,女人苦涩的低下头。

    “你要我死没问题,只是,请再多给我一些时间,我还要去──”

    “够了。”

    想要同他解释,哪知话还没说完就被印无忧看似不耐的给打断了。

    “你不用同我解释。就算是要你死也不是现在,现在的你於我而言还多少有些用处。”

    冷冰冰的收起笑容,印无忧的眼神从凌格苍白的脸上离开。

    “即便是废物一样的你,若是能好好利用的话,总会带来点意外收获的。”

    “什麽……?”

    他说她是废物?

    怔愕的抬起头来,凌格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从没有人这样说过她,她凌格从小就聪明坚强,少年时又习得一身好武艺。这个人怎麽能这般平白无故的轻贱她……

    “怎麽了,不爱听?”

    见女人脸上露出明显受伤的神色,印无忧却满不在乎的一笑,顺手向前一把握住她的手臂,将女人重新抓回到自己身旁。

    “废物有什麽不好的,你是废物,我也是。两个废物在一起,刚好合适。”

    懒洋洋的靠在女人肩头,他看上去有些倦了。

    上一次的欢爱将凌格弄得身心俱疲,这一路上已是睡了一天一夜。而他却也守了她一天一夜。担心她因伤愤过度出了问题,一路上他摸著她的心跳,连打盹都不敢。

    现在她醒了,他可是乏透了。现在正好拿她当枕头,好好地补上一觉。

    “你……”

    见方才还一副高高在上主人模样的家夥此时却毫无防备的赖在自己身上装死,凌格顿时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正待伸出手想将这个沈得要死嘴巴又不饶人的家夥推开之时,男人的头却突然扬起凑了过来,薄唇毫无预警的印上她的脸。

    “嗯……还是那麽够味儿啊。”

    冷不丁的偷了个香,男人回味无穷的咂了咂嘴,好像吃得不太饱。

    他不做越矩的事情还好,这麽一亲,凌格这才猛然想起那夜,自己已经同他有过最最亲密的关系。

    目光落在他那俊美的脸上,想起当日两人l缠在一起的激烈。女人的脸腾的一下烧了起来,打他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怎麽了,还在害羞呐。”

    只一眼便看穿了女人心中所想,印无忧贼贼的笑了起来。大手一勾便将女人困在怀中,结结实实的同她亲了个嘴儿。

    “嗯……”

    身体突然被困,嘴上有压了湿湿软软的东西。凌格的鼻腔里传来男人温暖好闻的气味,头却晕晕的,越来越分不清东南西北。

    “啊……”

    只感到自己口中多了一个东西在动,胸膛也被这个色魔级的人物用胸膛紧紧压住,女人觉得自己气息越来越弱,视线也逐渐变得模糊。

    “嗯?”

    正闭著眼,享受这甜美的一刻。印无忧却蓦地张开桃花眸,眉心处多了几许折痕。

    “你──”

    不明白他为什麽停下动作,凌格喘息著抬起眼帘,心中生出不解。

    “天呐,你在发烧啊……”

    耳边只听一声男人的惊呼,她便歪在一旁,什麽都不知道了。

    (18鲜币)第十章 早点睡吧,乖

    “来,把这碗药喝了。”

    撩炮在软榻上坐下,印无忧一手端著微烫的药碗一手将昏睡在床上的凌格慢慢扶起。

    “谢谢你。”

    鼻尖窜进幽幽的药香,凌格看著男人认真照顾自己的模样,心里不知不觉间升起一股暖意。

    这是他亲手为她熬得药麽?

    真好,这辈子居然还能喝到他亲手煮的东西。

    想当初每到冬天,这个家夥都会夜深时分跑到厨房去专门为她熬暖身的j汤。因为体质的缘故,一到冬天她就会变得手脚冰冷,有时候身上盖了厚厚的被却还是冷的睡不著觉。

    现在已是深秋,天早已渗出了凉意。这两天因为他的突然出现累的自己身心俱损,再加上车马劳顿生病了也是理所当然。却没想到,发生了这麽多事,他居然还会为了自己做这种事。

    “呼……好烫!”

    心里想著前尘的种种,凌格心不在焉的将碗中的y体就往口中送。哪知刚熬的药汁居然如此之烫,痛得她几乎跳了起来。

    “慢点,都还没吹过。”

    见女人被烫伤印无忧皱了皱眉,接下来他抿唇端离药碗,大步走出了房间门。不一会儿折返回来,手中已多了一个汤勺。

    “来,还是用勺子喝吧。”

    重新挨著凌格坐好,男人低著头小心翼翼的将碗中的汤药盛在勺子里吹凉了才又送到女人唇边。

    “嗯……”

    不好意思的就著他递过来的勺子喝了一口,良药虽苦,但是刚刚好的温度却令女人已经分辨不出那涩口的味道。

    两个人就这样沈默不语的一个喂药,一个吃药,心里皆是怀著复杂的心事。

    末了,凌格吞下最後一口汁水,终於忍不住轻声开口询问──

    “为什麽要医治我?”

    “什麽?”

    正待将碗收回,听到女人的问句,印无忧不解的抬起了头。

    “我是说,为什麽不干脆让我病死算了。”

    抚著自己忽然变疼痛的心口,凌格剧烈的咳嗽几声又沙哑的说道。

    “你不是……很想我死吗?”

    艰难的回望著印无忧的眼,女人的神情之中流露出一丝凄楚。

    既然心里想的是如何要她的命,又何必在杀她之前对她这麽温柔?

    想当初她就是沦陷在这男人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温柔中无法自拔,到最後终於愤恨交加一掌差点打死他……现在他又故态复萌,是成心的要她不好过麽……

    “哼。”

    原本不知道凌格究竟要讲些什麽,等到现在知道了後,印无忧却宁愿自己不知道。

    平和的神色因女人说出的话而变得越来越冷,漠然的看了她一眼,见一向刚强的凌格此时此刻却因为难过和病重变得有几许瑟缩和脆弱。男人的心蓦地抽痛了一下,却强著自己转过头去不再看她,口中说出冷酷的话。

    “都说了留著你还有用,死这种事你是逃不掉的,急什麽。”

    重重的将空碗扔在桌子上,印无忧头也不回的向大门走去。

    “我们现在在小城的一家客栈里,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在这待著养病。这地方爷倒是没来过,新鲜的很,就不陪你耗著了。这塞外的女人想必更有味道,我出去转转,晚上若是不回你就自己叫小二送饭吧。”

    丢下这麽一句吊儿郎当的话,不顾凌格的脸在听到他又要去花街柳巷寻欢的那一刻变得惨白,印无忧很快就消失在房间内。

    “唔……好冷……”

    强忍著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滴,凌格默默地将脸埋进了蜷缩起的膝盖中。

    头痛也好,身痛也罢……什麽都比不上她此时的心痛要来的残忍。

    躲不掉吗,真的躲不掉这男人的掌控吗?

    他们终於又向以前一般待在一起了,她终於又软弱的被他俘虏了。时而对她温柔体贴的要命,时而又完全不将她的感受放在心上。

    她好怨──

    真的好怨好怨他。

    可是怨又有什麽用?

    难过的擦去颊边不断滴落的泪水,凌格强忍著心中的酸楚躺下身来自己入眠不去想他是如何对她的。

    既然他说她还有用那她就努力地被他使用好了。

    早点康复起来,完成他给的任务。也许到了那个时候,她就能真正的获得自由了吧……

    就这麽浑浑噩噩的睡到半夜,凌格恍惚中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那个人轻手轻脚的走动过程中,一股馋人的r汤香气扑鼻而来勾起了她所有神经。

    是他麽?他回来了?

    挣扎著坐起身来,女人努力地透过黑暗向门边看去。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靠在桌边动作,样子好像在点烛火。

    果然,没过多久,昏黄的烛光就将整间屋子温暖的照亮。

    “你醒著?那刚好,我听店小二说你整个晚上都还没吃东西。所以我炖了锅j汤,你喝些补补身子。”

    好像并不意外凌格看见自己时眼中松了口气似的神色,印无忧神情自若的将小砂锅中的j汤倒在一个碗里,然後稳稳的端给凌格。

    “喝吧,一会儿汤凉些我在撕些jr给你吃。现在先把汤喝了。”

    见女人只顾傻愣愣的盯著自己看,印无忧好笑的推了推她,示意她大可不必再发呆。

    “你去哪了?”

    还没来得及管住自己的嘴,凌格发现自己心中一直在想的问题已经脱口而出了。

    连懊恼的时间都没有,女人紧张得很。

    现在她满脑子想的都是要一个答案,她也不想深究自己为什麽会变成这样,忽然间这般的在意印无忧今晚消失时都在干些什麽。

    她承认自己是嫉妒了,担心了。可是身子都给了他,要她还像以前那样说服自己不在乎是不可能的。

    她在乎啊──

    真的很在乎!

    “为什麽这麽问,我去哪了跟你有什麽关系吗?”

    然而听到凌格的问题,印无忧却只是微微一笑,显然并不打算回答她。

    “我想知道。”

    隔著半臂的距离,凌格敏感的嗅到从印无忧身上传来的脂粉气。那颗火热跳动著的心脏,就这样冰封般的凉了半截。

    果然……

    他又跑去花楼狎妓了。

    失望至极的别过脸去,泪水在眼眶里颤抖。凌格发现自己现在已经变得如此脆弱,连显而易见的答案都不敢接受,非要亲耳听到残忍的事实才肯善罢甘休。

    他可是印无忧啊……怎麽可能缺的了女人……

    “诶?你看看你,我好心熬j汤给你喝,你居然哭给我看,这是个什麽意思?”

    若有所思的攫住凌格的下巴,她转过头来望著自己。印无忧好看的桃花眼深深的顺著她的眼泪望了进去,好像要看穿她的整个灵魂。

    “别碰我。”

    用力的打开他的脏手,凌格厌恶的往旁边躲去。现在的她不想跟他说话,连看到他都很勉强。

    “你!”

    忽然间,看到她委屈的眼泪,男人像是明白了些什麽。原本y鸷的脸色蓦地恢复和缓,紧接著又露出一个邪邪的笑容。

    “不碰你?这是对鹰族的贵客应该讲的话吗?亏我刚才逛庙会的时候还买了礼物给你,现在可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了。”

    说著,男人慢悠悠的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纸包塞到女人的手心里。

    “这是……”

    原本不想睬他,却抵不住掌心里的物事传来的更浓烈的脂粉味儿带来的好奇。莫名的看了他一眼,见印无忧笑得古怪这才赌气的拆著手中的纸包露出里面硬邦邦的东西。

    “胭脂水粉?”

    包装打开,里面漂亮的青瓷脂粉盒赫然出现在眼前。

    “卖胭脂的老汉说,城里的姑娘都爱这种,我便给你也捎了一个。你闻闻看,喜不喜欢?”

    见凌格长大了小口,一直发愣。印无忧伸手摸了摸她的脸,示意她可以合上嘴巴了。

    “你晚上去逛了庙会?”

    凌格难以相信这个事实。印无忧会这麽乖?可是他刚才明明说要去见识一下这里的女人的……

    “是啊,好热闹啊。”

    印无忧点点头,一边把j汤往她口中塞。

    “不是说要去见识这里的女人吗?”

    她不死心的追问。

    “见识过了啊,那边疆嫂子做的羊r烩面可真好吃。害的我排了半天队才吃上,真是累煞了我。不过边疆女人做吃的就是不一样,原汁原味儿。明天你好些了我再带你去吃。”

    印无忧又舀了一勺。

    “你、你、你……”

    你了半天,凌格咬咬唇,一句话哽在喉咙里说也不是,不说又不放心。正踌躇间,却听印无忧已经自顾自的接了口。

    “放心吧,我没去玩女人。有你在这,我还怕没有美人儿睡麽。”

    清清凉凉的一句话,却点出印无忧早就将凌格心中所想看穿,只是一直在逗她而已。後面那句更是下流露骨,不出众望的惹来一记白眼。

    “去死吧,色情狂。”

    低低的骂了一句,凌格不再说话,只是低下头专心喝汤。但是心里的难过却在不知不觉间烟消云散了,甚至连病痛都好了很多。

    他说没有,那就是没有。印无忧这个人她也许没完全摸透,但是有一点她很清楚。那就是他也许不会对她说全部的话,但是从来不会说假话骗她。

    真麽想到,这男人居然也会有不狎妓的时候……

    胃口超好的吃完了印无忧给她熬的j汤,凌格摸摸饱胀的小腹乖顺的躺下。吃了热乎的东西发了汗,身上的不适已经舒缓了很多。

    “累死了,早点睡吧。”

    见凌格没事,印无忧则打了个哈欠,就著床沿坐下就开始脱身上的衣服。

    “你干什麽?”

    见没过多久男人就脱得光光的,居然只给她剩下一条薄薄的裤子。凌格的身子缩到了墙角,警惕的望著他大叫。

    “睡觉啊。不然还能干什麽,你身子又没好。”

    像条泥鳅一样,男人的大手掀开被跐溜一声就钻了进来,火热的男性躯体挨著凌格躺著,看上去说不出的惬意。

    “谁准你睡在我旁边的,你自己没有房间麽?”

    难以相信这个家夥居然如此赖皮,凌格生气的用脚踢著他,想把他踢下床。

    “两个房间?你当爷很有钱是不是?两个人挤挤就算了,省下钱还能多吃几只j。”

    说著,印无忧一把抓住凌格踹过来的脚,意味深长的笑著说。

    “乖乖,你这丫头往哪踢呢?踢坏了我的兄弟以後谁来c你?”

    “你!下流!”

    还待再骂,却见印无忧一把缠抱上来,双手双脚夹住她的双手双脚,让她顿时陷入她的怀抱动弹不得。

    “好了,睡吧,我今天累死了。”

    蹭蹭凌格的肩,男人开始表现得迷离。

    “……”

    对他彻底的无语,凌格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却也只能由著这家夥的性子来。

    算了,睡就睡吧,反正有他抱著也挺暖和的。

    “喂,你用功夫把那蜡烛灭了吧。太亮我睡不著。”

    过了一会儿,耳边却又响起男人的碎碎念。

    “你夹著我,我怎麽灭。”

    没好气的动了动,却被他缠得更紧。

    “用嘴吹。”

    “你!”

    (10鲜币)第十一章 泡温泉记1

    一觉醒来,凌格本能的伸出手去挡住从窗外s进来的阳光。慢悠悠的睁开双眸,她试探性的眨眨眼睛,发现自己的额头已经不再发烫,身上的酸痛也缓解了许多。看来印无忧这男人还当真是药到病除呢。

    轻微的勾起唇角,她转过身去细看还在自己旁边轻声打鼾的男子。听格朗说,这个人师承医圣,还曾经在皇宫里面当过御医,是个了不起的家夥。

    真没想到啊,平时看上去吊儿郎当的印无忧居然还有这等可畏的背景。她还一直以为这家夥只是个一般的江湖郎中而已。

    看来,对於他,自己的了解真的是少之又少啊。

    “嗯……”

    正自惆怅间,旁边的男人也跟著醒转过来。下一瞬间,他光l的健臂自然而然的就从暖烘烘的被窝里面探出来将她整个人往自己怀中搂去。

    “好些了?”

    大手第一时间按住凌格的额头,印无忧打了个哈欠一双桃花眼还没有完全睁开却还在调动著精神为她诊治。

    “嗯,已经退烧了。”

    任他囫囵一摸遮住了自己的所有视线,凌格乖乖的躺在床上没有动,心里却有说不出的温暖。

    “那就好,可累死爷儿我了。你若再不好,我们的行程就又得耽搁。我们等得,司徒靖熙那家夥可等不得。”

    自顾自的喃喃低语著,也不管自己这番话凌格是不是听得懂。一个翻身从床上坐起身来,印无忧扬手将瀑布般的黑发往肩後一撩,利落的捡起丢在椅子上的衣服就往身上套。

    “你现在是不是该告诉我了,我们到底要去哪?”

    见他这样,凌格心中的疑惑再也憋不住了。匆忙的从床上坐起,素手一把揪住了男人衣服的下摆。

    她好想知道这个答案,即便是对自己不利的也比一直被蒙在鼓里好。

    哪知期待的眼神朝著印无忧投s了半天,那男人却仍然像没看见似的。挥手一下挣脱掉女人的牵制,他的表情又恢复成最初时的那般冷漠。

    “好奇害死猫,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急个什麽。”

    不理她失望的眼神,印无忧回过身来又粗鲁的一下将身体方愈的女人从床上抓了起来。

    “怎麽了?”

    凌格没留神被他抓了个趔蹶,狼狈的跌入印无忧随即迎上的怀中。

    “跟我洗澡去,你臭死了。”

    明明挨著睡了两个晚上都没有多说一句话,此时男人却厌恶的皱了皱鼻子,紧接著胡乱用被单将凌格一包,就半拖著她的身子往屋外走去。

    边疆这种地方设施简陋,没有像在中州时印无忧喜欢逛的青楼里那种豪华的人造浴池。但是所幸这个小城里面有很多天然温泉,被店家圈起地来做了生意,也方便来此地的商旅可以放松下酸痛的肌r。

    随便吃了些店家准备的早饭,以防一会儿泡得昏倒。凌格才刚吃饱恢复了些体力就被这男人给扔进了一个不小的温泉池里。

    泉水是奇异的r白色,水面蒸汽嫋嫋,迷离得恍若仙境。池子周围种植了一圈植物保护了客人的隐私。但是凌格还是很尴尬,因为她毫无缘由的就得同印无忧洗同一个池子。

    “呼──”

    找到池中一块滑溜溜的大岩石舒服的靠著,凌格整个身子都浸在水中被温暖的包裹。

    据店家解说,这里的泉水不仅温度适宜,而且水质出色。泡得多了对女人的肌肤很有好处。这大概就是为什麽小城中的女人们要比鹰王丘的女子皮肤好得多的缘故,因为她们经常泡温泉,想不水嫩都不行呐。

    “真舒服啊,可怜爷的身子骨,这时候才算是真正的休息了。”

    并没有再来纠缠凌格,印无忧自己在不远处找了另一块石头休憩。一头墨色的长发被他高高的盘旋在头顶上用一根木簪穿著,精壮的l体浸泡在汤水里渐渐地泛出了绯色。

    凌格侧头偷瞄他,但见他闭著一双星目,鼻梁挺直得让人嫉妒。此时此刻,泉水滋润了他薄而性感的嘴唇,看上去是那样的迷人。

    再低下头,隐隐的透过水纹能够窥见一点那被自己当日重创留下来的黑色掌纹。心蓦地抽痛了一下,不忍再看,匆忙的别过头来。

    那究竟是怎麽弄的?她出手虽狠,但是掌中无毒。按理说不该留下这麽触目惊心的烙印啊……

    “怎麽了?脸色那麽难看?”

    正闭著眼做著痛苦的思索,哪知男人的声音却像鬼魅一般在自己耳边幽幽响著,当下惊得她尖叫而起。

    “你怎麽过来了!”

    站起来之後才发现男人的眼神随之而变得更加古怪,迷惑不解的呆立了片刻才发觉自己这麽一站上半身就算是大喇喇的l呈在了印无忧的双眼前,被他吃尽了豆腐。

    “我以为你又不舒服了,来看看你。”

    口中漫不经心的回答著凌格提出的问题,印无忧忽然伸出双手将凌格的腰整个圈住。

    在水池里原本就站不稳,被他这麽一弄凌格整个人更是往他身上倒去。只见她双腿失衡慌乱的坐倒在他曲起的腿上,而胸部则直挺挺撞上了男人的俊脸。

    “啊……”

    现在的凌格,除了呻吟之外恐怕没有其它方式可以表示自己此时的心情了。

    “你是故意的吗,懂得投怀送抱了?”

    没有马上对她动手动脚,而是伸手捧握著女人滑腻的臀部让她维持著骑在自己身上的姿势坐好。印无忧终於笑了,且笑的很下流。

    “我……”

    其实是想拒绝的,其实更直接的反应应该是手足无措的跳开。但是低头望著身下的男子,望著他英俊无比的容颜,望著他对自己笑时那温柔的模样──

    凌格的心忽然就觉得无比的难过。

    “印、印无忧……”

    梦呓般的喊出他的名,她低下头动情的吻上了他的唇。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啊……”

    一滴泪珠顺著被水烫红的面颊滚落了下来,滋润了两人胶合的唇部。凌格时隔多年终於被她等到一刻可以不用再继续死撑,可以不管不过的呼喊出对他的执恋。

    我是真的喜欢你啊──

    师傅。

    (8鲜币)第十二章 泡温泉记2

    完全没料到凌格会突然这麽说,乍听之下印无忧显然受到了极大的触动。

    只见他皱著眉呆愣的任凭怀中的女子对自己又亲又吻,那凄楚却坦承的容颜上已满是泪水。

    “喜欢我,就只能让你哭麽?”

    自我解嘲的苦笑了一声,男人的大手捂住凌格的脸将她轻轻地推开。

    “我……我也不知道为什麽,就这样了。”

    被印无忧这麽一说,凌格的眼泪掉得更厉害,似乎是要通过这种方式将多年积攒下的情怀一并宣泄而出。

    她虽然是个坚强的女孩,但是当喜欢上一个男人时,也会同普通女孩一般卑微与无助。更何况他们之间发生了那麽多的事,情爱纠缠起起伏伏。现在她大病初愈,心里脆弱得很,便控制不住自己主动表露了衷肠。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麽喜欢我,嗯?”

    温柔的擦去她眼角的泪珠,印无忧长叹一声不再轻佻,而是将女人的身子侧转了过来让她斜坐在自己的怀中。

    “我不知道……”

    凌格又摇头,一双手臂却自然而然的圈在印无忧的颈子上像是生怕他会突然逃跑了一样。

    “你什麽都不知道,那要我如何相信你?”

    这一下男人哑然失笑,额头抵在女人同样的部位慢慢的蹭著,言行举止中融合了说不出的温柔。

    “你……不用相信我。”

    被他这麽一问,凌格的脸色由原本的期待而渐渐凋零为落寞。

    她从前总是跟他赌气不理他,拒绝他,後来还狠狠地给了他一掌。要他相信她是爱他的,恐怕连自己都找不出有说服力的理由。

    可是情情爱爱这种事,难道不是感觉说了算麽?

    若不是被常年的苦恋死死纠缠著不能自救,当初的自己又怎会走火入魔对他痛下杀手。

    “这样吧。”

    见凌格一直沈默不语,印无忧到显得大方许多。

    “我们就用我最喜欢的那件下流的事来证明,你到底有多喜欢我。你看如何?”

    说话间,男人的大手已经暗示性的擒住女人的手腕,开始在她充满弹性的小臂上放肆的抚摸。只见他言语轻佻,眉目含笑,面具似的表情让人完全无法看透他此时的心中所想。

    “好。”

    哪知想不透凌格便不再多想。

    就凭他印无忧在自己身边隐藏了那麽多年高贵的身份甘愿做个不出众的江湖游医没被发现,她就知道,至少自己在动心思这方面是远远及不上他的。

    既然如此,那她又何必浪费时间同他猜心思。

    自己喜欢那就放肆大胆的去爱吧,反正她早已是他人的妻,他们两个之间也不会再有令人更愉快的结果。倒不如趁他们现在还被什麽事栓在一起的时候,好好的袒露心迹。

    “啧……”

    大概原本以为凌格会拒绝或者干脆给自己一巴掌。毕竟除了强暴之外,两人从没有过更亲密的关系。但是当女人一口应承下来时,望著她那闪烁如同明星一般的坚定眸光,印无忧的心像是被什麽东西给触动到了。

    一抹异样的情绪汹涌的淹没他的自制,令他几乎要失去全部理智。

    “是我看错了麽?”

    一把擒住她的下颚,男人眯起的桃花眸变得犀利起来。

    “你居然是认真的。”

    欢笑之後又变成冷笑,如此的y晴不定让人觉得可怖。

    “为什麽……不认真呢?”

    他的反应千般万般她都可以承受,却没有想过印无忧居然会突然变脸。

    她的表白冒犯到他了吗?为什麽印无忧看上去表情y鸷,像是饿了许久的狮子想要吃人一般?

    “也许你想著以前的事就这麽轻轻松松的算了。可是凌格,你忘了。我印无忧从来就是个小心眼的男人。你当初差点打死我,我今日绝不会同你就这麽善罢甘休。”

    放开女人的手臂,将方才几欲点起的浓情蜜意抹杀了个干干净净。

    他印无忧是何许人也?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却不料害了相思的结果居然是差点丢掉了一条命。可怜他再世为人,好不容易寻得了机会报复,又怎能因她一句喜欢就轻易放过了恩怨情仇!

    “你终究还是不肯原谅我……”

    听见对方一字一句听似平静的诉说,凌格的心却一点一点变得冰凉起来。

    原来这个家夥从来就没有忘记过要向自己寻仇,即便是在他那般温柔的照料了她过之後。

    这是什麽意思?

    老虎在吃掉猎物之前总要戏耍一番麽?

    委屈的咬紧了下唇,她难过的放开圈住印无忧颈子的手,不再同他索取温情。

    “是。我记仇。”

    放任她的身子从自己膝头慢慢滑向水中,印无忧别过头去,健壮的身躯依靠著岩石闭上了黑眸。

    他其实,很累了。

    “呵呵……你放心,既然这才是你想要的。那我答应你,等我完成了想做的事,自会还你一条性命。”

    一片黑暗之中,他听到凌格划水走开的声音,以及那让人胆颤的誓言。

    (11鲜币)第十三章 到达目的地

    冷战。

    两个人清洗完毕之後,分别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就又上了马车,去往只有印无忧自己才知晓的那个地方。

    一路上道路寂寥又颠簸,原本他们应该相伴著打发无聊的时间的。哪知自凌格表白失败之後,两个人就陷入了奇怪的冷战之中。不仅互相不理睬,而且还各自霸占住马车的一角漠然的板著脸,就像是上辈子结了仇一样。

    也对,虽然上辈子没结仇,但是凌某某和印某某这辈子倒是结了不少深仇大怨。比如谁背著谁在外面勾三搭四了,谁又冷不丁给了谁一掌啦……诸如此类连绵不绝,情人间的事永远都是怎麽细数都数不干净的。

    “到了,这位爷。你要去的小镇就在前方。”

    也不知过了多久,正当凌格眯著双眸快要去见周公的时候。一直飞速行驶著的马车却慢慢停了下来,周围的声音也开始变得嘈杂。

    哟──

    看来他们到了一个很热闹的小镇嘛。

    “谢谢。”

    自己率先下了马车,印无忧从怀中掏出几个碎银递给车夫。一脸憨厚老实的男人含笑接过,一双眼睛又瞄向随後下车的凌格,随後他凑到印无忧的耳边悄悄的说。

    “这位爷,您可别怪我多嘴。但是我老王也是活了一把年纪的人了,世间上的事儿见得也多。您这位小娘子一看就是外冷内热的性情中人,我不知道你们小两口为什麽吵架。但是人生苦短,还是趁著年华好好恩爱才是。想当初我娘子也是这麽个倔脾气,什麽事儿都不肯服软,我常常跟她吵架。但是她前年因病去了,我才念及她当初暗地里对我的好。”

    说著说著,男人的声音因感叹而变得有些哽咽。

    一想起自己去世的娘子,他的心里就空落落的,像是少了点什麽似的。但是想当初又有什麽用?错过了终究是错过了,还没来得及醒悟一切,他的女人连个补救的机会也不肯给了。

    “我们不一样。”

    先是有些讶异车夫的突然靠近,但是当印无忧静静听完对方的一席话之後,英俊的脸上就只剩下了了y沈。只见他闷闷地丢下这麽一句不痛不痒的话就头也不回的拂袖离去,只留下车夫吾自站在原地摇首叹息。

    看来这个男人比女人还要倔啊──

    “发生什麽事了?”

    一直站在远处看著一切的凌格发现印无忧蓦地变了脸,好似在生气。见他走远,好奇心驱使她走向车夫想探听些缘由。

    “没事,姑娘啊,你听我说。夫妻之间不可以总使小性子,他不懂你的好,你就要多让著他点。有时候女人主动一些,夫妻之间就能更和谐。”

    见终於有个人愿意听自己诉说了,车夫连忙将那一席话换了个角度重新说给凌格听。

    “如果真有那麽简单的话,就好了……”

    静静地听完车夫的苦口婆心,看著对方那认真的模样,凌格苦笑了一声,视线再度投向印无忧高大的背影。

    他们两个究竟是谁在使性子,又是谁不肯向谁表白了?

    以前她嫌他花哨,心里的感情迟迟不肯对他说。但是现在她看透了一切,愿意珍惜这短暂的关系。可是他却又闹起了脾气,仿佛不置她於死地决不罢休。

    男人这种动物,她凌格恐怕这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