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65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2:1:56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眩盏吹创蟮钪媳阒皇o律畈豢刹庾6又磺械囊雇醯钕隆r约罢驹诘钪醒耄幻磺逖凵窨吹没肷矸6墩诓讲结嵬耍钪找彩懿蛔∽砀切┡艘黄鹛用那嘤葡勺印!?br /

    “站住,你留下来。我有说过,你可以走了麽?”  天不遂人愿……  纵使忽然看得空明一心想逃,然而还没来得及多奔出几步,夜风王冷冰冰又透著不可抗拒的威严低沈的声音便如同鬼魅一般在她耳边幽幽响起。 听到男人的命令,青悠仙子脚下一滞,似乎在犹豫了一些什麽。然而一想到方才狐狸精的惨状,她心里萌生出的那些粉红情爱幻想便如同泡沫一般,经不起时间考验一个接一个不攻自破了。 若不亲眼所见,她大概还被单方面的恋慕蒙住了眼睛。

    原本以为那抱著自己,对自己说话夜风的还如当初天庭上传说一般威武战神。现在一窥真面,才发现,堕入魔道同那些冷血残酷妖魔并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区别。 不要!她不要被这样一个令自己幻灭的男人玷污!她真好害怕啊……  浑身颤抖著、战栗著,脚下依然维持著狂奔只想快些逃离这个可怕男人。只可惜,她所作出垂死挣扎在夜风看来就好比惹人发噱笑话一样。先为增添了一抹看好戏兴味,紧接著便失去了耐性伸手凌空一抓,那仓皇奔跑的女人便如同被一股大吸力钳制住一样不由自主向掌心飞去。

    “啊!不要!”感觉到身体腾空片刻之後便被猛地抱住,青悠仙子吓坏了,整个人陷入一片惶恐与无所适从中。不知道对方要跟自己说些什麽,她警惕望著,望著夜风王那冰蓝色瞳眸以及高高在上不可违抗的姿态。一颗心快要跳出了喉咙。 哪知对方却没有半点想跟她废话的意思,人一抓到手便站起身来将她柔弱的身子一把甩在了自己原本端坐著的魔椅之上。接下来空气中此起彼伏响起刺耳的裂帛声,正在兴奋撕扯著女人身上蔽体衣物。

    “啊……干什麽……!” 转瞬间,那些漂亮绫罗绸缎便在男人暴力之下四分五裂。明白将要发生什麽事,在此之前青悠便已经对这种行为从其它妖孽身上了解到了许多。 只是她今天跟随著猫妖出来便没有想过再“清白”回去,在夜王身下承欢是必须的,却不想以这种掠夺强占的方式啊。

    “以为你看了半天,对自己处境已经很明白。” 很快便将女人全身都剥得一丝不挂,夜王感觉著怀中鱼一般滑溜溜女人,一口便咬在了她颈子上,狂野且蛮横吸吮舔舐了起来。 “啊…………”  脖颈处一阵疼痛伴随著难以抗拒的酥麻席卷而来,青悠挣扎了几下发现拗不过对方,便无助陷入魔椅任凭对方在啃啮著自己脖子同时又贪婪用两手握住了自己的茹房。 “乃子还挺大,颜色也漂亮。仙子就仙子,一般妖精根本比不上。”

    颇为满意的掐著手中的茹房捏来揉去,夜王行为尽管如此放浪,英俊脸上却依然没有半点多余表情。看上去好像只觉得亲手玩这样一个女人十分有趣罢了。 “放开……夜王……求求……”  不甘被用这种方式y辱,青悠仙子觉得自己天真过了头。本以为只单方面情事而已,即便对方对自己无爱,也至少会有一丝怜惜。却不想这一切都来得太幻灭太屈辱了,眼前男人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嗜血凶残无情无爱的魔王。

    “放开?开什麽玩笑……还想看看美丽仙子,在被那些下等妖精轮j之後y荡成什麽样了。”“不要……不!”  感觉到自己双腿被对方抬了起来用力分开搁置在魔天玄椅两个扶手之上,这种y部大开的姿势令青悠仙子立刻便丧失了所有矜持与尊严。

    “不错嘛,下面也是粉色。而且被男人c过了,应该已经学会怎麽吸住男人的欲根,怎麽蠕动著让男人销魂了,是不?”    夜王视线紧盯住青悠仙子下t,一只手仍然不紧不慢玩著她一个茹头。另一只手则慢慢游移到她两腿之间,用四根手指重重在她r缝上扫来扫去。 一时之间,rx被挤压摩擦的声音逐渐变得清晰。

    因为方才看了那麽多活春宫,青悠仙子x儿里已然有y水。此时被夜王用指尖不断挤压搓揉,两只手指捏住了翕合的x口揪来揪去,不断发出“唧唧唧唧”的萎靡的水声。惹得男人心情大悦,中指一送便“噗滋”一声用力c进了她体内。

    “啊!!!啊啊!”看著男人粗壮的手指在自己下t来回抽动,青悠仙子面满绯红,情不自禁呻吟起来。 “不错嘛,外窄内阔,是个好x。”  夜风王先静静地欣赏著她的反应,而後俊颜一压便张口含住她一枚茹头用力吸吮了起来。

    男人舌头很长,颜色腥红。柔软舌尖拨弄著那粉色的小珍珠,绕著茹晕一圈一圈打转。把青悠仙子逗弄得香汗淋漓,小x中更被c得y水泛滥,没过多久竟然如同意志力完全崩溃一般,臣服在这种兽性安抚之下除了y叫再不能表现出其他。

    “好麻……夜王……c得好麻……”  “麻麽?哪里麻……告诉本座,?”  听了青悠仙子的话,男人俊美脸上露出更加y邪的笑容。 只见中指先深深一探,在yd内转了两圈便猛然抽出。亲耳听著那一声拔塞子一样的响声,甩了甩手上黏腻的yy便将两指并拢再度对准青悠的小x狠c了进去一直捅到了再也伸不进去为止。

    “唔……烂了……小x要被c烂了……”一时之间,下t酸胀无比。女人痛苦想合拢双腿不让他这般玩自己,可双脚被制,茹房还被对方用力嘬著。没有办法发泄这股汇聚在下t令人崩溃的热流,她只能本能缩紧了小x,像在咀嚼深入其中的手指一般蠕动了起来。

    “好浪,这本事可真好……” 女人的热情让夜风王兴奋,下t胀得发疼再也没心思去跟她玩些小打小闹的调情游戏。只见男人瞬间脱下身上象征著地位的黑丝长袍,将雄健身体完全暴露了出来。 青悠现在姿势十分方便进入,分明就是美味可口待宰的羔羊。所以既不留情,也不客气。夜王微微屈下膝盖,握著胯间大钢鞭对准了那湿漉漉的x口就给用力c了进去。 r体结合发出“噗滋”一声浪响,青悠仙子下t被大硬物瞬间撑开,一张樱红色“小嘴儿”惨兮兮被撑到最大,几乎比得上小婴儿吃饭的碗口。 “被c感觉怎麽样?不要比那些妖精好很多?”  近乎蛮横抽动起自己下t,夜风王兴奋挺动著臀部眼神专注盯著自己的yj如何蹂躏那一朵粉嫩小花儿。 圆柱形rg埋在yx里,时而三长两短,时候九浅一深进出著,捣弄著。一时之间r体被拍打“啪啪”作响,魔王cx本来就一件冶浪至极的事。更不用说现在c干天界被掳来的大仙女。

    “啊……大r棒……好大……好麻……” “人家为大r棒流了好多水……要被c死了……”  各种下流语句从青悠仙子口中飞泻而出,让她自己都觉得已经变得不像自己。 殊不知,哪怕只最一般小妖精进入到她内之後身上体y入侵都会起到催情功效。更不用说这至高无上的妖王了,只一进入,身上魔性便开始涂炭她的意识,让她变成完完全全臣服於性a的y荡女人。

    “这就不行了,?可本座就要c死你!干死你!这纯洁的大仙女还不要张开双腿任我jy?”  口中不忘做著最残忍的奚落,男人腰臀抖得像筛子,阳具“噗滋噗滋”在柔软湿润的小x内飞快穿梭。玩到尽兴之处r捣汁溅,两人毛发都被y水糊成了一片彼此纠结勾缠紧紧地厮磨。 “啊……啊……好大……啊……”  如此强悍的戳在青悠仙子yx里耸弄了千百来下,女人已经被干的浑身无力四肢发软。唯独那早已红肿的小x还在兴奋张开著,无条件接纳著夜王的进入。 “c死,啊,大仙女!这就是宿命!要s……s死这个勾人的小妖精!”  越干越兴奋,到最後夜风王抓著她两个乃子就像骑士骑马一样压在她两腿之间拼命抖动。 “啊……不行……太快了!啊……要被c死了……不要……”  “啊啊……s了……s了!”  爽到极致的叫床声音也变得沙哑起来。滚烫jy喷出来那一刻,青悠仙子也一并被送上了高c。大捧y水泄了出来与夜王s出的珍珠色jy交融在一起,藕断丝连……相融相许。

    自从在大殿上与夜王疯狂交欢之後,青悠仙子几乎每天都会被夜王召见。男人性欲很强,能力也强。有时候她一个人,有时候会同上次一样,找几个不同风情的女妖来先打头阵。

    只是,无论r体上她与这个男人贴合有多紧密,心理上却总隔着一层东西,让人完全摸不清想法。

    大部分时候这个男人耐性都很差,兴致来了将她抓起来就干。但有些时候,夜风王也会沈静如同一潭深水,那一双冰蓝色瞳眸之中会s出几许忧郁的光芒。

    每次夜王陷入深思的时候,青悠就会站在身後默默的望着。在她心里,这个男人似乎曾经经历了许多无法诉说的事,才造成现如今如此残酷y暗的性格。

    只是那些事情被埋藏得太深,深到光从表面上来看连一点蛛丝马迹都难以猜测。

    虽然在不交欢的时候,她总极力将这个男人往好处想。但不得不承认,大部分时候,这家夥还冷血得令人恨得牙痒痒。

    “脱衣服,自己躺上去。”

    这一日原本正在游园,男人难得兴致找她一同作陪。这妖界不比天上,魔宫花园里长得都是些奇珍异草,四处弥漫着诡异香气,那些草叶花朵开得异常绚烂,让人宛如坠入梦境。

    “躺上去……这里?”

    走得好好的,却不知为何夜王殿下又忽然兴起。见凉亭之中有一石桌,打磨得平滑光亮,便想尝尝看在这里做a的感觉。

    “别让本王将话重复第二次。”

    英挺剑眉不悦皱起,夜风显然不喜欢别人对命令提出任何异议。只需要说,周围人只要乖乖去做就好。至於为什麽,这些不是他们这种身份的人该想的事。

    “唔……”

    尴尬看了看周围,只见几个随身小妖还毕恭毕敬侍奉在二人左右。青悠仙子颇为为难,不认为自己有勇气在众妖面前赤身l体被夜王蹂躏。还在这四面皆没有任何遮挡的凉亭里。

    “不脱?”

    见她迟疑,夜风忽然冷笑。

    “想让本王找人帮忙还是希望本王亲自来替你宽衣?”

    一句平淡无奇的话语说出口,青悠仙子不禁浑身一颤。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想做一件事不会只有所说出来的这样而已。以他的性格,一定会先命令那些y邪下等的妖怪将自己好好侮辱一番,再去做剩下的事情才能满足不愿被忤逆的自尊心。

    “不,脱!”

    抬头扫了一眼周围的下人,见他们并没有因为夜王过分言行而露出任何不舒服的表情。看上去就像早已见怪不怪了一样,青悠仙子便再无顾忌开始轻解罗裳。

    真是,都到了现在还在矜持些什麽──

    想当初即便在那庄严肃穆的大殿之上这男人还不是像在寝宫里一样自在寻欢作乐麽,现在地点换成花园不过异曲同工而已。

    在此处待的时日越久,青悠仙子就越明白,妖精们是三界之中对欲望最放纵的一族。

    他们从不掩饰自己赤ll的性欲,无论男妖还是女妖,只要想干不管在哪都能立刻就地干起来。也因为这种单纯不自制,才被日月之神定为下等生灵吧。

    自古以来,生灵对欲望妥协越多,就越低级。能将自己欲望控制在一个恰到好处的范围之内,甚至完全抑制住──才配称之为“神”。

    “……好了……”

    很快将全身脱得一丝不挂,此时青悠仙子全身赤l站在凉亭之中,只剩一头妩媚长发随风飞舞。只见她身上肌肤如同羊脂玉一般洁白,前两团丰满绵r不用挤压便已形成深沟。r尖粉色,尚未情动,茹晕很小。

    沿着平坦小腹一路看下去,修长双腿自然夹在一起,中间y影十分秀气。一时之间,众妖无论男女皆发出艳羡赞叹声,一个个顿时将这美丽仙子惊为天人。

    “很美,很满意──”

    一瞬不瞬盯着眼前的仙子,夜风王勾起薄利嘴唇,目光炯炯。

    听到对方赞扬,青悠心情复杂一笑,随即听话的躺倒在冰凉石桌上将自己完全呈献给面前这个男人。此处凉风习习,花香四溢。除去周围观看的侍从丫鬟不提,颇有些在大自然中打野战的情趣。

    男人健壮的身躯很快便欺压了上来,身体上某一部位蠢蠢欲动,不用怎麽挑逗便像自然充气了一般刚硬如铁。

    没有着急褪下自己身上衣物,夜王眯着眼睛先压住青悠跟她缠绵亲吻。一双大手稍微用力在她周身游走,不出片刻便摸遍了她身体每一寸肌肤。

    “还是这里最嫩啊,别的地方比不了。”

    粗糙的手指拉扯住迷人的花瓣,将上面的褶皱完全撑开。而後又猛地一放,故意逗弄她一般将青悠仙子的s处当玩具来玩。

    “轻点……很痒……哎呀……”

    感觉男人大手扣住了自己y部,中指试探就要往rx里面c入。青悠仙子还没有做好被进入的准备,只能先攀住身上的男人求饶似的呻吟了起来。

    “不痒,这叫舒服,本座一弄就浑身舒服。”

    眯起双眸在女人胸口落下一连串亲吻,夜风似乎对她两团玉r有些爱不释手。不断用掌心推挤按摩这饱满软r,还用舌尖舔弄顶端小茹头。

    “夜……风……”

    男人炙热的体温隔着衣服传递到她身上,一阵风吹过,拂起女人垂在石桌之下的柔顺青丝,让整个氛围变得浪漫了起来。

    “这样直呼本座名讳,该罚!”

    女人呼唤让男人心中一动,垂眼望着温柔承欢的青悠。夜风王忽然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情愫在内心之中涌动。

    这个女人曾经说过喜欢自己,不知道真不真。一个无情无欲的人,但这并不妨碍这个蠢女人还口口声声的恋慕着,即便被戏弄到如此地步还能满含深情的呼唤着自己的名字。

    啧……

    天界人,难道都白痴麽。

    想到此处,忽然站起身来将自己腰带解开,拉下裤子将凶猛欲兽释放了出来。

    “罚用嘴伺候它,让它舒服吧。”

    勾着女人的脖子将她从石桌上扶了起来又按向自己胯间。夜风王冰蓝色的眸子闪烁不已,里面透出深不可测的光芒。

    “恩……”

    没有拒绝要求,青悠仙子先害羞打量着那宛如自己手臂粗的r棒。只见男人阳具又粗又长,g头有半个j蛋大小正自分泌出亮晶晶的水y来。

    用手尝试着触摸它的棒身,发现尽管看上去颜色深沈青筋暴突但手感却如同上好丝绒一般又滑又烫。

    稍微用力上下套了几下,那y物便像活了一般自己上下弹动了起来,令女人看得惊讶不已。

    “用嘴,没说清楚麽?”

    不满意对方只用那双软香玉手好奇把玩着自己的兄弟,夜风挑起了眉,不认为只这种蜻蜓点水的程度就能纾解自己身上全部渴望。

    “好……”

    见男人身上又乌压压笼罩上一层不悦戾气,青悠仙子吓了一跳。匆忙启唇用自己软糯的口腔紧紧包裹住了那个硕大的g头。

    “哦……恩……”

    这一下正中男人的敏感地带,一股电流从上面小孔一直流窜到夜王的腰椎。让他情不自禁抱住了女人的头,耸着结实p股将自己的yj送入得更深。

    “含着……也要舔……用舌头……对……绕着那里舔……”

    “唔……唔唔……”

    尽可能用自己的嘴巴去迎合对方每一个要求,青悠仙子一边卖力舔吸着男人的阳具,一边用自己的手抚摸臀部和g丸。

    舌头像灵活的小蛇,绕着g头r楞子一圈一圈打转。对准了顶端的小孔用力一吸,立刻就听见男人近乎嘶吼的呻吟声。

    “对……继续……啊……舌头都要钻进小孔里去了……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本座很舒服……”

    “恩恩……唔……”

    见夜王被自己伺候得高兴,青悠仙子更卖力吃着口中几乎快要顶到她喉咙深处的r棒。

    “好吃……真好吃……”

    前精随散发出来的腥甜味儿对她而言宛若催情道具。吮着男人的g头,她用舌头舔了几下之後便开始摆动头部,一前一後用力嘬着套了起来。

    花园里,一切都那麽美好安逸。

    几个侍从虽然不敢直视夜王同女人交欢,但耳边听着凉亭内不断传出的y声浪语还感觉到自己身体也都在跟随着他们的“步伐”而变得蠢蠢欲动。

    男人的裤子渐渐完全离开了古铜色肌肤,没过多久,上半身衣物也随之而去。这一次,他们公平,夜王与青悠仙子一同在这公开场合之中脱得一丝不挂。再不单纯谁在玩谁,谁在羞辱谁。

    转眼间,男热的健壮与女人的柔媚形成鲜明对比,让人不得不感叹大自然塑造那样鬼斧神工。夜风王身材高大,肌理分明。每一次r体紧绷与舒展都能看到完美肌r在跟着运动。

    而青悠仙子身上没有一处不洁白,没有一处不光滑。此时她正努力抱着男人臀部,张开嘴巴吃着对方的大r棒。

    这个画面旖旎、情意绵绵又香艳十足──

    “恩……唧唧……唔……”

    多余口津沿着女人动人的嘴角流淌下来,令她看上去像一个贪吃却不记得擦嘴的娃儿。美丽的脸时不时被乌黑的ym刮s着,有些微痒,却阻止不了她将男人阳具吃得津津有味。

    “好吃麽?”

    运动了半天,低头看见青悠仙子还在依依不舍吮着自己的g头。夜风王情欲高涨,忍不住配合她的动作在她的口中小幅度抽c了起来。

    “唔唔……好吃……唔唔……”

    青悠仙子从来不认为吃别人的阳具、伺候也能让自己身子变得无比兴奋。

    然而抬头望上,只见自己嘴巴里c着一大根火腿肠一般的巨w,连接着男人腹肌纠结的小腹,周围则乌黑卷曲的ym。再往上,夜风王茹头深咖啡色,小小一粒长在块状肌r之上让人光看就觉得很有食欲。

    不得不说,她喜欢这个姿势──

    像一个听话的女人一样跪坐在夜王面前,口中含着阳具。也许卑微也许堕落,但与此同时,一种被雄征服着占有着的满足感也令她浑身上下像熏了迷香一样,茫茫一片快要化成了一滩泥。只想尽情被暴占有与蹂躏。

    “真乖……喜欢听话的女人。”

    按住她的头不再让她动作,夜风眯起了眼眸开始粗喘着加快在她口中进出的幅度与速度。将她柔软湿润的小嘴儿当做yd一般来回抽c,男人下t上的g丸甩打在她的下巴上,发出“啪啪”的声响。

    “喜不喜欢……?喜不喜欢这样对你……”

    低着头眼神y鸷的盯着自己的阳具如何捣弄女人的樱桃小口,看着青悠仙子脸上露出痛苦又享受的神色,夜风王情不自禁的干得更激烈。

    “哦……青悠……小嘴伺候得好舒服…………顶到舌头了……对……再张大一点……g头要进喉咙里了……”方正黝黑的臀部背对着那些妖精侍从不断抖动,健壮的腰肢就像永远都不知道疲倦一样。夜风王干得尽兴,青悠仙子也意乱情迷。

    被男人这样对待着她的茹头皆已兴奋地膨胀了起来,变成了两粒粉嫩的小珍珠。不安分的抚摸着男人的p股,大腿,最终玉指游移到股沟。

    也不知道着了什麽魔,青悠仙子忽然想看看这个男人更疯狂更性感的模样。便鬼使神差的按压着紧致的菊x,恣意按摩了一番之後忽然间将食指用力捅了进去。

    “啊……哦哦……这个……”

    谁也没有料想到,堂堂夜风王最敏的地方竟然是自己的菊x。

    原本在女人口中抽撤得虎虎生风,却不料被对方这麽一c,yj便奇迹般得抖动起来,没过多久就s出了滚烫的jy。

    “恩……恩恩……”

    吐出口中已经消软了一半的阳具,青悠仙子眼睛湿润的抬头望着泄了的夜风王。但见他满面潮红,气息微喘,好像刚刚经历过这个世界上最绝顶的高c一样,半懊恼半新奇。

    “小妖精……cp眼似乎很过瘾是不?”

    用手捋了几下自己黏答答的阳具,将那些y荡的y体全都抹在青悠仙子胸口上。夜风王夹紧臀部,感觉到对方的手指还深埋在自己体内,脸上便露出y邪的笑容。

    “没有……没有啊……”

    男人体内温暖而紧致,似乎比女人小x还要更加销魂。青悠仙子手指一深入便有些舍不得再拔出来,甚至在对方含义不明的视下还忍不住浅浅抽c了几下。

    “好……很好。既然对这个地方如此感兴趣,今天就让你玩个够。来人呐,把假阳具拿过来。”

    “是,大王。”

    几个小妖听到命令不敢做半点耽搁,匆匆忙忙跑回大殿里去到这魔王平时为了y乐放置各种奇怪道具的地方。

    没过多久,一个精致的小木匣子被取了过来。当着女人面打开一看,青悠讶异的发现天鹅绒衬里之上竟然整齐排放着一蓝一粉两只堪比真人大小的假阳具。

    这阳具看上去十分真,用手指触碰一下便觉软硬恰到好处,竟有点像燕窝等补品熬出来的胶质制作而成。

    “这宝贝很少拿出来用,今天既然仙子有此雅兴,本座就陪你玩上一玩。”说罢,不等青悠仙子有任何回应。夜王便将女人从石桌上抱了下来,换成高大的自己趴跪在上面背对着众人竟然做出了狗爬姿势。

    “这……”

    一时之间青悠仙子一头雾水。抬起头来却只看见男人性感至极的p股,以及叉开r缝中那一枚深色紧致的菊x。

    “夫人,这姿势叫‘颠鸾倒凤’,奴婢来教您怎样玩。”

    旁边的小妖却像早有准备,只见他将盒子其中一只假阳具取了出来,嘴角挂着戏谑的微笑将其塞到了青悠仙子手中。

    这妖精乃在山中修行的蟒蛇精。年龄不大,却也颇得夜王欣赏,所以才将他留在自己身边。

    青悠仙子见他也相貌英俊,身材健壮。跟夜风王在某些方面竟然有些类似。但见他拿着另一只阳具伏在自己耳边如此这般详细解说了一通,话还没说完她已经目瞪口呆满面潮红。

    “羞什麽,妖精本来就这样。想怎麽玩就怎麽玩,何必在这样事情上装腔作势呢?”

    夜王等得不耐烦,回头见青悠仙子握着那精致的假阳具面露犹豫之色。一时之间,嘴角勾起一个嘲弄的笑容,而後又对着蟒蛇精吩咐道。

    “她就交给你了,就当本座赏你。”

    “是!谢谢大王!”

    一听夜王居然这麽说,蟒蛇精立刻面露喜色。周围的小妖精们但凡是个男人脸上都露出羡慕的表情,唯独青悠仙子不知所措的握着一根假阳具,听得云山雾罩。

    “哦……就这样……本座喜欢……”

    片刻之後,凉亭之内便再度响起了y声浪语。只这一次,参与这次事的不再是夜王与青悠两个人,而连方才一直服侍在旁边的蟒蛇精也加入其中。

    只见夜风王呻吟着跪趴在石桌上,臀部高高翘起对准了青悠仙子的容颜。而女人正在奋力用右手中紧握的一根蓝色假阳具不断捅男人的菊x,左手则绕到小腹之下抓握住真阳具,一前一後手y了起来。

    “恩……恩恩……”

    尽管自己是掌握夜王身体的主宰者,然而青悠仙子自己却并不比他要好过。视线移动到女人丰腴的臀部上,只见背对着她的玲珑身体。那张开的r缝之中一上一下两个d分别c着一根粉色假阳具以及蟒蛇精又硬又长的y物。

    夜风王所说的赏赐就是这个,让他有机会c进青悠仙子小x里享受她的销魂滋味。

    “啊……哦哦……好夫人……小x好仧y……让奴婢干得好过瘾……”

    蟒蛇精抽c得十分卖力,一心想在这仙子体内获取更多快感。

    要知道,能得到她的yy滋润就相当於平白无故又多了几百年修行。更不要说这女人身体又湿又紧,弹性十足。虽然物事比不上夜风王大,但却也被吸吮的紧紧的,yd内壁还像活了一般裹着棒身慢慢蠕动了起来。

    这种绝顶爱欲体验在一般妖精身上根本体会不到,一c入她的yd内便像再也舍不得拔出来了一般,g头一阵乱钻,顶住青悠仙子zg口就不断穷磨蹭。

    “啊啊……被c烂了……不行……不行……”

    手上马不停蹄干着夜风王的菊x,自己身後却又被一根假阳具和蟒蛇精同时干着。青悠仙子放声尖叫,快感四溢。只觉得自己今天一定会被干死在这里。

    “用力……再用力一些……”

    被她牢牢掌控住的夜风王却似乎非常享受这样的性j模式。眼见菊x中c着一根大假阳具,稚嫩r壁一收一缩咬紧穿入其中的异物。而身前的阳具被女人紧握着不停地套,显然备受刺激而变得更硬更大。

    “啊……啊啊……”

    青悠仙子快要虚脱了,连呻吟声都变得支离破碎起来。那蟒蛇精弓腰缩臀,在她身後极尽交欢之能事。胯间阳物不断变换着角度c入她早已y水泛滥的小x,隔着一层r壁摩擦着杵在她菊x内的另一根硬物。

    “夫人……您的小x被奴才c得好多水啊……奴才的g头已经进入到您zg口啦……奴才把自己jys给你好不好……”所谓“颠鸾倒凤”,即如此。

    凰凤,凰本身又被另一只凤c入。三个人叠在一起不分雌雄,身上d皆被填满。好一副天上人间都难以寻觅出的y乱相交图。

    这个世上的事,原本就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妖精们生活皆遵循内心中本能欲望,不理世俗,唯求及时行乐──

    当日三人做完了这颠鸾倒凤,夜风王并没有偕同已全身虚脱的青悠仙子离开。而就在这花园里头直接沐浴,再遣人弄些美味吃食来大啖。好像将这寝宫之外当做了自己栖息地一般。

    做完了爱,一边欣赏风景一边进食。所谓“食色”也便是妖精们享乐极致──

    日头渐落,天空没过多久便已星辰罗列,看上去一派宁静祥和。遣散了下人,夜风王看了看天色便转过身去对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女人说道。

    “仙子可有雅兴与本座同游妖界?”

    听到此话,青悠先一愣,而後微笑着点点头。

    “好啊,既然夜王有如此兴致,青悠又怎能不奉陪呢?”

    自从来到这里之後,她一直都处於被动之中。任凭妖怪们将她带到哪,她就脱光了跟着去哪。除了印象中水妖领地格外美丽之外,并没有真正感受到任何善意存在。

    虽然不清楚此行夜风王有不有什麽别的目的,不过现在自己身心都给了人家,她也就没有什麽可以再失去了。

    “呵呵,真乖──”

    冰蓝色瞳眸意味深长的看了青悠一眼,夜王只觉得有她在身边作陪,自己心里非常宁静。

    这女人总这麽出乎意料,让他在以为摸清楚她心思之後又丢出更大惊喜。

    明明就是天上仙女,却被妖精们蹂躏得一文不值。却没想到,她非但不恨自己,反而还努力适应妖界环境,试图成为自己身边的女人。

    什麽力量让她如此坚强……

    难道说,真的是那种所谓看不见摸不着却扎根人心里的“爱情”麽──

    想不通此处,便自我解嘲的摇了摇头,揽起她的身子借助着一片黑色雾气消失在了原地。

    如何叫冷酷无情的一个人去理解什麽叫做a情呢?就算将爱情这东西扒皮拆骨,活生生解剖在自己面前。怕也认不得吧──

    妖界也有山,也有水,不同妖精掌控的领地都有自己的特色。

    比如水妖爱寂静,琴魔喜风月,三位树精修行不够只能通过迷雾来遮掩自己的行踪。青悠仙子被夜王揽在怀里,随着瞬间移动雾霭变换着位置,满脸新奇望着这光怪陆离的新世界,只觉得自己就像回到了孩提时代,对一切都感到那麽新鲜,那麽好奇。两人一路前行,忽而在山巅远眺,忽而在海边吹风,忽而又置身於花的海洋。一番游历下来,倒心情格外舒畅。

    “哇……好美的花!”

    没有女人不喜欢鲜花,更不用说此时青悠仙子身边站着令她满身浸泡在浪漫幻想中的心仪男人。

    没有忽略她眼中的渴望,夜王勾了勾唇,亲自上前采摘下一朵最妖艳的红色花朵放在鼻前轻嗅了一下,而後便斜c在女人鬓角处。

    “这叫曼珠沙华,比白山茶更适合现在。”

    素来清冷幽深的眼眸中s出奇异的光芒,看着眼前的青悠仙子,并没有忘记自己天上第一次相见之时这位纯洁的大仙女鬓边那一朵象征着无暇的洁白山茶。

    女人如花,这句话准没有错。

    当她圣洁的时候,耳边花也圣洁。现在堕入魔道,跟随在自己身边,也就只有这地狱之花更陪衬她的美丽。

    “曼珠沙华?”

    没想到夜王也会突然对自己这麽情意绵绵,青悠仙子喜出望外,就要伸手去触碰鬓角上红花。

    “别碰,此花有毒。不小心吃进嘴里,会永世不得超生。”

    一把攥住她的玉手,男人目光中投s出警告。

    “曼珠沙华又叫彼岸花,唯一一种自愿投身地狱的花,象征着恶魔的温柔。虽然妖冶,却也哀伤──”话到此处,夜王顿了一顿,眼神转向一边不再多说些什麽。

    感觉到气氛忽然陷入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来,青悠仙子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便上前一步轻轻拥住了这个男人。

    “怎麽了?为什麽忽然间不说话……”

    “没什麽,妹妹以前就很喜欢这种花。当初还在天上的时候,她就一直嚷嚷着要来妖界看曼珠沙华。”

    “後来呢?”

    女人很少听到夜王会和自己说这麽多话,眼睛不禁发出光亮。

    “後来她死了,故事就没了。”

    没有在意青悠仙子转瞬又变得惊异的脸,夜风王笑了笑,转身离开。

    “诶!等等啊!”

    见他刚温柔了一下又忽然恶质甩开了自己,青悠仙子不禁大为懊恼连忙就想要追了上去。

    然而一阵清风吹过,她额角边得那朵花便轻飘飘落了下来,正好被她掌心接住。定睛一看,原来那方才还开得妖娆绚烂的红色花朵竟然已经一片干枯……

    “果然恶魔的温柔啊……来得快,去也快。”

    怔怔望着掌心枯萎的花朵,青悠仙子长睫微敛,原本火热跳动的心又陷入一片深不见底得到寂寥。

    离开了花海,青悠仙子看上去颇有几分沮丧。而那夜王则一直心事重重的在前面漫无目的走着,似乎也辨不清前进的方向。

    正当两个人沈默令气氛变得有些尴尬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一阵野兽厮打声,青悠与夜风面面相觑,而後不约而同循着那声音上前探去。

    “嗷呜……嗷呜……”

    转过一块大岩石和几丛半人高的野草,二人这才看清岩石後面一块空地上竟然有一只通体雪白的幼狼在跟猛虎缠斗。

    眼见猛虎似乎将这狼崽当做自己今晚的美餐,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用尖锐虎爪将对方幼小的身体穿了个鲜血淋漓。而那明显不敌的小幼狼却没有半点怯意,尽管已经遍体鳞伤却还不屈不挠龇着狼牙做着最後的抵抗。

    “幻狼族後裔麽……”

    若有所思的盯着那狼崽墨绿色的双瞳,夜王沈了片刻忽然长袖一挥,一阵诡异的劲风便向那猛虎袭去竟将那千百来斤的巨兽瞬间卷飞了出去撞断了一棵苍天大树。

    “嗷呜……”

    猛虎顿时撞断了几根骨头,痛哀鸣一声,在地上颤抖着抽搐不止。

    “畜生,幻狼族太子不是你这种俗物能够戏弄的。今日本座留你一条命,还不见好就收,当心将你扒皮拆骨!”

    “呜……”

    那猛虎原本见了夜王已经吓得p滚n流,现如今又听到这番话更半点不敢耽搁,挣扎着从地上爬将起来,夹紧了尾巴灰溜溜便要逃跑。

    哪知那小幼狼见情势峰回路转,自己忽然间有人撑腰。看着身上无端多出十数个血d,恨这老虎几乎将自己戳成了筛子,哪里肯甘心。前爪扑腾了两下就又奋力冲上了前去,张嘴一口咬在了那老虎p股上任对方惨叫一声上蹿下跳依然黏在上面不肯离开。

    “呿,小小年纪,报复心还挺重……”

    这一幕对於幼狼和老虎来说还甚为凶险,但在夜王与青悠眼中却分外好笑。只见夜王眼中蓝光闪了闪,衣袖再度一挥,那小幼狼便像被一片云朵拖住了一般,含着口中咬下的虎r轻飘飘的飘到了男人怀中。

    “嗷呜嗷呜!!”墨绿色瞳眸中流露出明显不甘心,小幼狼挣扎了几下见几乎无用,便呸掉口中血r不满的冲着夜风王撒娇。

    “别闹,本座好心救了你,难道你还要跟我撒泼不成?”

    见小狼崽浑身雪白绒毛都已经被鲜血染红,泄了那报仇雪恨的一口气,原本气息在失血过多的情况下已渐渐微弱。

    夜风看着它,难得发了一次善心。宽厚大手托起它羸弱的身体,口中念动着咒语,没过多久蓝光闪耀化作一团光雾笼罩在幼狼身上。片刻之後光芒消失,再看幼狼身上已再寻遍不到半点伤口。

    “嗷嗷!”

    见自己伤势一下子全都好了,小狼崽兴奋的跳到地上打了两个滚儿。抖抖耳朵,而後竟然像小狗一样蹲坐在了夜王脚下,眼睛亮亮闪烁着感激的光芒。

    “叫什麽,小r球?”

    见它生性可爱,又是幻狼族後裔。夜风不由得兴起,多逗弄了它几句。

    “嗷嗷!”

    摇摇尾巴,小狼崽颇为得意的答道。

    “原来你叫雪,俗了点,但也衬你。”

    见它一身雪白绒毛,夜王微笑着点点头。

    “它一直跟在咱们後面呢……”

    自从救了那只叫雪的小狼崽,青悠仙子和夜风王就发现两个人身後多了一个跟p虫。

    原本夜风替它治好了被猛虎咬伤的地方摸了摸小绒球脑袋就想放小狼崽离开。谁知道这小家夥就像认准了一样,不仅没有半点回家找妈妈的打算,反而还自作主张的跟在他们身後亦步亦趋。并且只要一有人回头看它它就赶紧钻进草堆里面藏起来,就好像这样别人就不会留意到它的存在了一般。

    “呵呵,不愧是幻狼族後代。果然忠心。这小东西八成把我认作它主人了,就目前情况来看,除非亲手将它打死。否则它这一生都不会离开我,更不会背叛我。”

    顺着青悠仙子的目光看去,夜风王嘴角噙着笑快走了几步将那只雪白小狼崽从草堆里面揪着毛皮给捞了出来。

    “嗷呜……嗷呜……”

    自以为很狡猾很聪明的小幼狼一下子曝光了,不得不挣扎了几下然後可怜兮兮的盯着夜风王猛看。那样子就好像再说“不要抛弃人家啦……人家会很乖!”

    “啊?那你不会……”

    听男人这麽一说,青悠仙子心里一惊。

    明白这个夜王殿下一向邪佞狠毒,想当初那狐狸精只不过违抗了一个命令就被一掌打回了原形差点魂飞魄散。倘若心里真不喜欢这个小东西的话,很有可能真一巴掌将它打死。

    “不会什麽?杀了它麽──”

    皱着剑眉将小绒球举到了自己面前,夜风王忽然间眯起了冰蓝色双眸,浑身上下凝聚起了杀气。

    “如果这是你的建议的话,本座会认真考虑一下。”

    说完这句令人毛骨悚然的话,男人就y森森的露出一口白牙,作势举起右手眼看着就要将这可爱的小灵兽毙命於掌下。

    青悠仙子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待要上前求情却见雪这个小家夥睁着一双墨绿色狼眼竟然一点都不害怕。就在夜王?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