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60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1:59:37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早知道这女人这麽好玩,他应该不等紫儿开口就直接将她掠回去做众妖的禁脔。和大夥儿一起玩弄这个冰清玉洁的圣女,一定是他几百年来遇到的最有趣的事。

    “什麽?!”青悠仙子惊愕。

    “我是说──”不知不觉间,夜风的铁臂揽住了女人的腰。身後的长发开始在一阵诡异的y风中飘舞。

    “我已经用法术将天上的时间暂时定住,大概可以维持几个锺头。但是天上的几个锺头可是下界的数天,你就跟我回去好好的享受你的妖界之旅吧。”

    “不要!”青悠仙子祈求的望著他,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原来自己竟然是那麽的脆弱。

    “你不是喜欢我麽?”夜风眼神瞟了一眼不远处自己的画像,又迅速收回。

    “唔……”大仙女绝望的别过头。

    “只可惜,我是个没有感情的人。你的喜欢对我而言一文不值,我想做的只是带你回去给我的属下们找找乐子。”他冷酷的说。

    “你好狠……”

    随著两人的身体瞬间消失在空气中,大仙女恐惧的尖叫声仍然余音绕梁,凄惨无比……

    (1。12鲜币)第一梦.初遇下流的少年狐妖<高h、慎>

    “这是你的命运──”

    青悠仙子在昏过去之前听见男人靠在自己的耳边低沈著声音如是说。

    她的命运麽?

    女人难受的动了动僵硬的四肢,从不知道是什麽地方的床榻上醒转过来。

    “唔……”纤长的睫毛缓缓的扬起,一道微光刺激了她的视觉,让近乎透明的玻璃瞳仁脆弱的眯起。即便是最细微的地方,她都生的那样的好看,不然又怎麽会成为日月之身最宠爱的大仙女呢?

    只是“红颜祸水”从来都是亘古不变的定律,无论是天上还是地下,是天界还是魔域。只要有过於耀眼美丽的东西出现,就预示著此物将掀起不小的波澜。

    好酸……

    大仙女想撑起平躺在软榻上的身子,却发现手脚不仅使不出半点力气。连大腿和躯干这样的部位都是酸软异常,像是被人抽干了全部的法力。

    等一下?她没有法力了?

    原本还处在半朦胧状态中的女人因为获悉了这种可怕的认知而攸的完全清醒过来。青悠将水眸睁得大大的,努力地想要看清眼前的一切。同时也没有放弃的尝试著挪动自己的手脚却依然乏力的继续瘫软在床上。

    眼见这里是一个用了很多紫色的纱帐来装潢的房间,四周弥漫著诡异的芳香,似乎还夹带了浓浓的妖气。也许正是因为这里的妖气太过强烈了,才将她的法力抑制住,完完全全变成了手无缚j之力的平凡人。

    难不成,夜风真的将她带到了四处充斥著邪恶妖魔鬼怪的魔界麽?冷汗顺著青悠仙子洁白的玉肤下滑,沾湿了她漆黑的鬓发。

    她心跳开始变得极为迅速,她不是小孩子……当然知道圣物堕入魔界将会经历一场多麽恐怖的浩劫!但凡是纤尘不染的纯洁之物,都是妖魔们喜好的可口食物。玷污了它们不仅能让妖怪增长数百年的功力,还能从凌辱圣物的举动里得到欲仙欲死的快感。

    想当初日月之神之所以掀起神妖大战并想将它们一举歼灭就是因为天界的圣女彩霓误入魔界,由於出逃无路竟然被发现她的众妖活活j死。

    圣女死时浑身s满妖物的体y,口唇和s处也都是红肿不堪显然是受尽了y辱。日月之神一气之下决定讨伐妖族,原本胜券在握已将妖魔们到绝路,却不料神将夜风竟然背叛天门放走了重妖。还将人间弄得民不聊生,妖孽横行。这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本该已经深埋在心底再也不要提起,此时却在她的脑海中却历历在目。

    她没有办法不将自己同彩霓联想到一起……难道往事将要重演?她将会成为第二个彩霓圣女而被这些妖人给j污了麽?

    想到这,青悠仙子更是咬紧牙关加倍努力的想要挪动自己的身体。若是不想办法逃出去的话恐怕自己剩下的时光将会变得惨不忍睹……

    “诶……嗯……”像被困在蚕茧里的毛毛虫,青悠仙子勉强的将身体蠕动了几下。沈重如铅的娇躯才在软榻上移动了一小块地方,而她自己早已娇喘吁吁香汗淋漓。

    白嫩的脸颊因为过度的劳力而泛起了娇俏的绯红,宛若一朵明媚的繁花。她大口大口的吸气的时候,红豔豔的嘴唇就会轻轻的翕合。洁白的银牙一颗颗的显露出来,又一颗颗的隐没了去,著实诱人……

    “没用的,到了我这里,你哪都别想去。”就在她为自己的未来而不断努力之时,头顶上却传来一个调皮又y邪的声音。让她的心脏猛地一跳,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原来这里一直都有人!

    青悠仙子抿著红唇,防备的像那个声音望去。却见一个少年模样的紫色狐妖正在笑嘻嘻的看著她。他那双漂亮的妖眼灵动无比,滴溜溜的转动著不知是在打著什麽鬼主意。

    “你是谁?”虽然觉得知道也无用,但是青悠仙子已经想不出更好的开场白。

    “我是紫狐,你可以叫我紫儿。”小狐看上去只有按人间的岁数来算的十五、六岁的样子。身材不高,但是发育的很好。他长得很俊,有种y阳难分的中性美,难怪是魅惑众生的狐狸精。

    也许是因为唇红齿白的少年最不容易让人产生猜忌,青悠仙子徐徐的呼出一口气。幸好不是那种她所以为的青面獠牙的怪物,这样一个小孩子应该是对她构不成什麽威胁吧?

    “紫儿,我为什麽会在这里?”仙子见旁边有人,便不再挣扎。只是平静的仰头躺在为她准备好的软枕上,抬起眼帘一瞬不瞬的望著面前的少年。

    “啊……”紫狐却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享受的眯起了美眸。她的那一声紫儿……真是叫的他浑身都酥了。仙女的声音轻灵动人,宛若风铃般悦耳动听。他只是修行不够身体未成成年人的形状,并不代表不谙人事。面对这样一个可以任他为所欲为的绝色美女,小小紫狐早已迫不及待的起了y念。心里翻来覆去的都只是一会儿要如何尽情享用这道美味佳肴。

    “紫儿?”见对方没有回答自己,青悠疑惑的继续问。转头却看到小狐面色激动,露出像是吸了什麽可以让人兴奋的药物一般舒爽的表情。一种不祥的预感缓慢的侵占了她的心头。

    他还年幼,不会对自己怎麽样的……对吧?

    “再叫我一声──”紫狐依然没有回答女人的问话,而是将眼睛睁开一条细缝,而後伸手摘取了仙子鬓间的那朵白茶花。

    纯洁的象征呐──

    他将花朵放在鼻前,深深一嗅,随即伸出火红的长舌狠狠的舔刷了一下白茶的蕊芯。只一瞬间,洁净的蕊瓣由於沾上了妖怪的体y而立刻变为冶豔的火红色。热烈而激情的怒放著,努力的将自己原本含苞的花瓣全部都打开。

    “看到了吗?”紫狐将变节的茶花从青悠仙子的眼前晃了一晃,随後毫不怜惜的丢到地上。

    “很快,你也会变成这样。”

    “你这是在说什麽……你,想要做什麽?”青悠没有想到自己不祥的预感是正确的。紫狐的暗示太过明显,而他舔弄茶花花心的样子让她浑身上下不由自主的涌上一股热流。

    他是准备要侵犯她吗?他还是个孩子啊!

    不过睨著紫狐抿唇邪笑的模样,再加上他微微睁开细长的美眸之时对她s出的那两道y秽的精光……他的意图,其实早就昭然若揭了。

    被男人靠近、抚摸、亲热……这是她从来未曾经历过的事呐。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俊俏无比的少年!她会被怎麽样……现在还有逃跑的可能行吗?青悠仙子不知不觉揪紧了身下的床单。

    “做什麽?”紫狐见她问的忐忑却笑而不答,只见他沿著青悠所躺的床榻的边缘无声无息的走了一遍,将女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个清清楚楚。目光露骨的像是在用眼神剥她的衣服。一层又一层,剥得干干净净。

    这身惹火的丝衣真的是为仙女们准备的蔽体的东西麽?

    在见到大仙女的玉体被紧缠在半透明的布料下若隐若现之时,紫狐的双眸因越来越强烈的欲望而变得更加深邃。他的深邃伴随著狡猾的心机而被烧成炽烈的火红色,衬著他妖孽的长耳显得格外邪魅。

    “你刚才不是问我你为什麽会在这里吗?”紫狐摇动著毛茸茸的长尾缓慢的s弄著女人的脸颊。随著他的靠近,青悠仙子立刻嗅到一股淡雅的紫丁香的味道。很香,很诱人。有种下过雨後植物清冽的甜味。

    “没错。”青悠仙子被狐尾弄得很想呻吟,那不安分的绒毛不断地在她的耳後,脖颈,以及她敏感的锁骨处来回的游移。让她的手脚开始轻微的发抖,额上也渗出更多的汗珠。

    “那是因为我对夜王说,我想见你。”

    不知不觉的,看著面前的仙子因为被自己抚摸得动情以及自身越积越多的恐惧而变得绯红的身体。紫狐终於忍不住收回自己的狐尾,而改用自己的双手去抚摸女人的玉体。

    “不许碰我!你这妖物!”直到自己的一对从未被人亵渎过的茹房被紫狐轻轻的覆盖上之时,青悠终於倒抽了一口凉气,口气也变得恶劣起来。

    原来是这少年起的祸根,是他让夜风把自己掳到魔界来的。先前对他卸下的防备一下子反弹到顶点,她暗笑自己的天真。妖物就是妖物,哪有什麽年幼的就不会作恶这种道理可讲。

    少年抚摸她身体的力道不轻不重,像揉面团一样隔著衣服迫不及待的享受著手心的柔软触感。仙女是不穿兜衣的,所以,他的双手几乎就是已经贴在了她的胸口上。

    紫狐这时将眼睛睁得大大的,不似刚才那般y邪骇人。现在的他就像是一个初探女人身体的小孩子,一面好奇的用从不良书籍上学来的知识狎弄著身下的仙子,一面一瞬不瞬的紧盯著女人对他的所作所为而产生的反应。

    “仙子姐姐,舒服麽?”紫狐闪著长睫眨了又眨。在感觉到自己的掌心被两个突起的r尖顶住的时候,他坏笑著露出一口白牙。

    少年的声音还未似成年人那般低沈,初听上去还有种嗲嗲的稚嫩。但越是从各个方面都显示出这男孩还未够得上成为一个男人的条件,青悠仙子在被他抚摸身体的时候就越羞耻。

    “你……不要碰我!”青悠很想施法将这不知死活的妖狐打倒在地,却无奈自己的一双饱满的茹房被他揉的越来越胀,沈甸甸的呼之欲出。就在这时,紫狐也受不了这种不轻不重的隔靴搔痒。而是一口气将她挡住胸前的衣服一下子拉了下来。

    两团晶莹洁白的茹房立刻弹动在了少年的眼前,像刚出锅的热馒头。半球形的漂亮形状,不用推挤中间就自然形成漂亮的深沟。r峰顶端立著两个已经充血勃起的茹头,淡淡的粉色,即便是被血充盈著也不过是变成了略显深沈的鲜玫瑰色。女人的茹晕很小,几乎看不见,绕在茹头边上淡淡的一圈。真是又美丽又诱人……

    “啊呀!”随著胸口一凉,抬眼望著自己已然暴露於对方眼前的茹房。青悠仙子羞耻的快要落下泪来。

    此时她也顾不得什麽身份了,只是用小女人般卑微的口气向妖狐求饶道。

    “求求你放了我!你不能这样对我!你到底想要什麽?”水气十足的美眸因为害怕更增添了氤氲的雾气,青悠仙子嘴唇微启泪光盈盈的向紫狐求饶的模样反而刺激了少年想要侵略她,玷污她的决心。越是软弱的小白兔,就越是让猎人产生想要狠狠蹂躏她的变态渴望。

    “你要我放了你……?”紫狐嗫嚅著同样娇嫩的唇瓣在她耳边吐出微弱的气声。

    “嗯……”青悠仙子含泪点头。但是紫狐随之而来的动作却没有给她半点得救的希望。

    少年将自己的身体跨坐在女人的腰上,形成一个骑乘的姿势。他的唇瓣在碰了碰青悠的耳廓之後慢慢的移到她颤抖的红唇边,突然狠狠的吮了一下那香甜的唇瓣。

    他的唾y瞬间沾湿了仙女原本有些发干的嘴唇,在上面刷出一层涂了香油一般的晶亮。青悠难受的闭上了双目,少年的口津里混合著更强烈的丁香味,将她迷得昏昏欲醉,却又是欲死不能。

    柔软的四指分别轻拈起青悠胸前的两个茹头,捏在手中一边拧转旋磨一边向两侧轻扯著。

    紫狐吻了仙女一下觉得意犹未尽,又覆上她香甜的小口开始用力的吮吸起来。

    “我不会放了你的。我只会上了你,让你和我完整的交h到一起。”贴著女人的唇瓣,他她和他顶著鼻尖想望。

    “只有和你交媾我才能得到至高无上的法力!”

    “卑鄙!下流!唔……”青悠仙子很想辱骂这个妄想著靠jy自己来一步登天的小狐妖。却在没有多骂上一字半句之後便被少年的嘴唇封住了言语。

    “所以,好好享受吧。我会让你快乐的!”手上加速亵玩她茹头的动作,紫狐忘情的将自己的妖舌顶入仙子的口腔。她不肯张口,他就用力的揉捏她的茹房她张口呼痛。

    少年狐妖的舌头很长,完全伸出来时可以反勾住自己的下巴。青悠之感一条炽热灵活的柔软物体将自己的整个口腔都不遗余力的舔了一遍,随後便追逐著自己的舌尖不肯放开。

    到最後,紫狐吻她吻得彼此都气喘吁吁。两人不断吸吮著,够缠著。越搅越多的口津顺著彼此的嘴角徐徐滑落,每一次短促缠绵的换气都让彼此分开片刻的唇瓣连接出数条暧昧的银丝。

    “啊……嗯……不要了……”青悠仙子被紫狐吻得快要窒息了,脸颊已经红得像熟透的番茄。她这副模样让妖精爱不释手,从刚才亵玩她开始,紫狐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正源源不断的注入他的体内让他法力倍增。

    这种发现让他兴奋的差点欢呼雀跃,像得到了某种珍贵的宝贝一样。紫狐捧起青悠的脸激动地望著她绝美的容颜,心里想著今天一定要将她干个彻底,多吸点仙女的精华来滋补自己的身体!

    “嘴巴不要亲亲了麽?”紫狐顺著她的讨饶而转移了阵地。

    “嗯……不要了……”迷蒙中青悠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麽,缺氧让她头晕晕的,又吸入了他过多的妖气。所以现在她头脑处在不清醒的状态,已经跟微醺没什麽分别。

    “好,那我亲亲这里。”紫狐坏笑著一口含住女人的耳珠,手上继续把玩她已经被自己弄得遍布红痕的茹房。

    “哇……好嫩的乃子,好软的耳朵。”紫狐用尖牙啮了啮她的耳珠,然後往下亲吻她的身体。

    舔了又舔青悠锁骨之间的浅沟,不意外的收到她的呻吟。

    “啊……好痒……”青悠狂乱的大口呼吸著,不明白自己为什麽越来越热。

    “啊呀!”就在这时,她放声的尖叫一声。因为少年竟然把目标对准了她的胸口,用舌尖在她的茹头上画起了圈圈。

    “不要……啊……嗯……”

    “好甜的茹头……我喜欢吃你的乃子……”少年像个小婴儿一样吸吮著口中的乃头,另一只手也用力的揪著另外一个。

    自己的一对茹房被男人如此亵玩著,青悠忍不住想伸手推开他,却是像尸体一样躺在原地动弹不得。

    “好香……啧啧……啾……”紫狐玩著她的胸口,亲完这个吃那个。一条长舌沿著女人的r峰勾来舔去,将她两团女性魅力都弄得湿湿亮亮的,沾满他的唾y。调皮的舌尖时不时的模仿蜂儿振翅的频率轻打她的茹头。更让女人舒服的欲仙欲死,下腹部也涓涓的涌出一股热流。

    “不要……求求你……不要……”看著眼前y荡的景象,青悠仙子的头脑渐渐的清醒了许多。她知道自己现在正在被一个少年qg著,两行清泪便不能自制的流淌下来。

    “来不及了,我今天一定会j了你。”心满意足的放开手里的两团已经被折磨的青青紫紫的软r,还色情的用掌心拍打了它们两下。

    接下来,紫狐毫无愧疚的扯烂阻挡他继续往下进行邪恶之事的衣服。先是青悠仙子的轻纱被远远的丢下床去,紧接著女人的裙子也被他瞬间扒下。

    裂帛的声音刺耳的在空气中响起。青悠仙子泪眼婆娑的发现,自己身上其他的布料也被显然已经没什麽耐性的恶狐给全部撕碎了。

    一双玉腿再怎麽做最後的挣扎,也还是敌不过少年的力气被强行的分开了。

    紫狐的力量是那麽的巨大,他紧紧抓住她两个洁白的脚踝故意将她的腿分成极其羞耻的角度。未生毛发的y部赤ll的呈现在狐妖的眼前,让他全身兴奋不已。

    “哇……你的y部好美。我喜欢!”他硬生生的将自己的身体卡在其中,不让女人把双腿并上。

    此时青悠仙子已经被强行脱得一丝不挂,然而紫狐身上的衣服却还是穿的好好的。这两具身体强烈的对比,让青悠觉得更加羞耻。

    “不要看!”她哽咽著说。

    然而腿心关键的部位却被少年贪婪的收入眼中。

    紫狐伸出手掌先是沿著女人下t的弧度来回的抚摸了那处女的禁地一番,在感觉到自己掌心被什麽东西弄得湿湿亮亮以後便坏笑起来。

    “仙女姐姐,你很敏感嘛。分明就是个等著人c的荡妇,居然还要装纯情。你瞧──”他恶劣的将掌心上那一道晶亮的水痕举到她的面前。

    “这是你流出的y水,代表你已经很想被c了呢。”

    (1。58鲜币)第一梦.被狐妖y辱<高h慎>

    “不……”听著狐妖含讽带嘲的羞辱,青悠仙子又羞又气的别过头去宁愿死都不肯去看自己动情的证据。

    她在天界时一向都被奉为圣女,日月之神不仅将洁白的山茶花赐予她作为纯洁的象征,甚至还规定天上所有的男性神仙站在她的面前时都必须自持不准起半点亵渎的遐思。所以尽管她已经修行了近万年,但作为完美的女神,青悠不仅连手都没让异性碰触过,甚至就连极其私密的被意y过都没有。

    如此干净、如此清白的玉体那可真是比水晶还要晶莹,被泉水还要透明。真真正正的一股浑然天成的清气笼罩著她的全身,在她四肢百骸中脉动。从孕育到成人,她还不曾遭到半点异性的玷污,更何况是魔界里的妖人?

    可是此时她的一双玉腿早已经被紫狐上上下下摸了个遍,就连腿心处最隐私的部位也被他瞪著大眼看了去。现在的他正用邪恶的男性手掌上下来回摩擦她的y户,还将沾上的y水举起来给她看。这一切都比在大庭广众之下给她千刀万刀更让她难堪!

    “说不也没有用啊,姐姐──”紫狐才不管她此时有多麽的生不如死,只觉得玩弄她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

    “你的水已经流了这麽多了,都把我的手弄湿了呢。如果不c你会很难过。”

    他向来乖张任性,就连一手遮天的夜王都把他捧在手心里当宠物疼养,又怎麽会去在乎一个向来跟妖精势不两立的仙女的感受。更何况他还要依靠与她性j来获得巨大的法力呢,下手就更不会留情。

    想到这,紫狐更放肆的加快在她y户上移动的速度,时不时的还抠著中间的软r。用尖尖的狐爪在她敏感的大y唇上刮来刮去。

    她可真美啊……紫狐越弄越兴奋。

    眼前的仙子佳人俨然就是所有男人心目中的最佳性幻想对象。一想到自己今天可以尝到她的滋味,小紫狐就忍不住的收起小爪子更加得意起来。

    “你看你的y部就像少女的嘴唇一样,白的白、粉的粉。轻轻一拨就露出条细缝,像是开心的对著我笑呢。”他继续下流的对她说著y词浪语,双手已经更进一步的用麽指按住青悠仙子的两片蚌r般饱满的大y唇,像剥皮一样向两边轻柔的掰开,露出里面的r沟。

    哇……

    看到美丽的r体,狐妖贪婪的吸了吸口水,尾巴不自觉的摇动了起来。

    她的小x竟然是最漂亮最漂亮的粉色啊!

    嫩嫩的、滑滑的……沾上晶莹的露珠之後看上去宛如清晨含苞的粉色玫瑰花瓣一般的美丽。此时,面对他那充满非分之想的视线,那两片薄薄的“小嘴唇儿”竟像是有了生命一样自己颤抖了起来。越看就越可爱,越看就越想让人一口吃掉它们!

    “啊!你怎麽可以碰那里!!混蛋!下流!!”

    被紫狐的手指碰到大y唇的里面,幕仙子想要奋力挣扎却是徒劳无用。心里一凉,她眼眶变得酸楚起来,泪滴在里面滚来滚去的打转儿,委屈的不行。

    明明只是没有了法力而已啊……可为什麽她现在连一点最基本的力气也都没有了呢?被紫狐玩著下t,她感到那里越来越热。体内有一个空间渐渐的扩张开来,似乎是要等著包容某些g状的东西。那是她从未曾有过的感觉。

    “仙子也会骂人吗?有趣……有趣……”

    紫狐听後不怒反笑,只觉得身下的女人天真的可爱。他甩了甩头两侧的长耳,微侧著头暧昧的瞄了一眼坠落在地面上的那一朵已经变得相当冶豔的山茶花。但见那怒放的花瓣正以一种妖娆的姿态向外倾斜著,稚嫩的蕊芯已经完全d开,像极了女人极兴奋时自动打开等男人采撷的甬道。

    小紫狐看著那被他舔完後变得迥然不同的花,又转过头来凑近青悠仙子的小x用鼻尖抵著轻嗅。那一股从未污染过的女人的y水味儿混合著仙子清幽的体香将他迷得轻飘飘的,像吸了迷香一样。

    所以,少年不在乎自己秀气的鼻尖上沾染上了女人的体y,而是迫切的想知道如果她的小x也被他舔过之後会变成什麽模样……

    “我就是要骂你,小小年纪……竟然……啊啊!!”如此下流!

    青悠仙子仍然用最软弱的方式抗拒著少年的獬玩,但是骂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觉得自己腿心一麻,一条软软湿湿的东西豁然划开了她紧闭的小y唇就像是野兽在舐血一般用宽扁的舌苔重重的刷在她娇嫩的y沟上。

    “哗……你的x好嫩,水好多……”

    小狐捧著她的p股舔了一下後便将舌尖收回嘴里咂了半天只觉得回味无穷。

    那是一种很y荡很能激发男人兽欲的纯洁味道。让人心里、脑里都满是想要玷污她的冲动。

    於是他又伸出舌头来一下接一下的继续撩拨舔舐女人的y部,将那些汨汨不断的y水儿全部吞入自己的腹中吃得津津有味。双耳随著他的舔弄而快速的抖动,似乎他的身体也在跟随著发生奇异的变化。

    “啊……好痒……好痒的……嗯……”

    青悠仙子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筋骨都被小紫狐这一舔给揉得酥烂了,带著妖气的唾y黏著著她的小y唇只一瞬间就让那娇羞的花瓣自动向两边弯折著分开。

    她从未接触过男子的气息,而此刻却如此真切的感受到对方炙热的欲念。她的身体不肯听她的话,那两片薄薄的软r自己乖顺的缩成两个粉色的花球不再挡人视线,而是主动露出中间最引人遐思的部分。

    紫狐开心的舔著青悠仙子的小x,不时的将两旁的花瓣用手指拉扯著。蠕动的兽舌先是在x外饥渴的擦拭,而後绕著已经有些动情的小x转了几圈之後猛地向里探入。

    “啊啊……啊……”突如其来的异物感让女人雪白的娇躯被闪电劈中般的痉挛起来。蜷曲的脚趾头以及攥得发白的指尖显示了她此时正在忍受极大的痛苦。

    那是一种带著凌辱意味的占有,一种不怀好意的入侵。这种痒痒的感觉太陌生了……难过得青悠不知道该如何发泄才好。

    “啊嗯!好甜……好嫩……明明不要为何还这麽热情?”

    紫狐却越吃越兴奋,火红的兽舌在狭窄的甬道内不断的翻搅伸缩。偶尔触摸到了某处像小嘴儿一样翕合的花心,就会绕著那一块敏感之地使劲打转。直舔得自己也是浪臀轻摇,忍不住开始撕扯掉自己身上碍事的紫色长衫,准备更进一步的伸入。

    “嗯嗯……哦……”

    青悠仙子稍微一低下头就能看见自己雪白的大腿间有一个黑色的头颅在上下不停的蠕动著。少年的嘴唇亲吻著她的y户,舌头则伸到yx里捣动。一时之间y靡的吃x声‘啧啧’不断,而後她又亲眼看著他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一具少年的纤瘦l体就完全呈现在她的面前,与自己r碰r的亲密接触著。

    尽管对方只是个少年妖精,但是从他的身上传来阵阵带著紫丁香味道的妖气已经将她熏染得半梦半醒。赤l的娇躯分泌出玻璃珠般的薄汗,媚眼迷离的睁著,却像是喝醉了一般。

    她想要尖叫却在声音即将破喉而出的时候被生生的卡住,只因那条灵舌越钻越深到最後简直就像是紫狐紧扒著女人的yx将唇贴在她的x上用力的吸吮一般。那股强大的吸力让她登时化作泥娃娃,被他一碰身子就软了,只能抖动著无力的大腿欢迎他的c干。

    “不要再舔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小腹里乱窜著陌生的激流,那种又酸又酥的快感顿时化为灭顶的空虚让她在心里不断的呐喊‘想要想要’,只希望能有种坚硬的物体顺从她的意志填满她空虚的甬道,再不能有半点推移。

    怎麽办,难道她真的如同这妖怪所说一般变成一个等人c入的荡妇了麽?

    “这是y蒂麽?哗……肿成这样?”小狐一面跟她的yx接吻,一面还恶质的用麽指和食指掐住了她x外的y蒂,在上面又揉又按弄得她不由自主的收缩下t将他的舌头吸紧。

    “嗯……是……那里好痒……嗯……”

    娇躯不耐烦的扭动著,她身下湿淋淋的全部纠缠於一个小小狐妖的唇齿之中不能脱离。紫狐捧著她白嫩的p股,不断的猥亵著她的小x。吃了一会儿yx,少年又转著眼珠子不怀好意的将手指轻轻地推入狭窄的禁地。他尝试著一面用大麽指按压她的y蒂,一面用中指在yd内做快速的抽c,“唧唧滋滋”玩得不亦乐乎。

    “啊啊……嗯……哈……”青悠仙子几时遭遇过这般亲密的对待,眼见少年的长指被自己的嫩粉色的小x紧紧的吸附住,饥渴的顺著他的抽拉吞吐。女人羞得终於失声抽泣起来,然而两条玉腿却仍然被控制著大张著,强行被男人又加入两指、三指用宽度骇人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抽c她的小x。

    “怎麽样,姐姐,小yx被我用手指头干得爽不爽啊?”紫狐手上的律动越来越快,直捣得y水四溅唧唧作响。

    “嗯嗯……哼啊……”他问得虽然邪恶,但是青悠现如今却被c得直哼哼,没有半点说话的余力。只知道自己甬道内变得好奇怪,又滑又热,胸r也胀得沈甸甸的,难以忍受。

    “好舒服……嗯啊……”糟了!

    y荡的话语顺著少年的诱哄问终於从她的嘴里脱口而出,她泪眼婆娑的看著自己被玩弄。梦呓般的轻吟却渐渐的开始迎合对方的问话,变得是非不分起来。

    紫狐虽年少,但是也同样是个俊俏的狐狸精。那双灵活的大眼睛带著勾人的邪气,红润的嘴唇也像是可口的小樱桃一般比那些妙龄少女要更诱人。而她的身体又因为从未被开发过是以极为敏感,有人稍微一逗便是y水潺潺,更何况是要像这样被英俊的少年恣意的y玩。

    “看你爽的,嘴巴都合不上了!仙子姐姐,其实你也好s呢……”

    见女人被獬玩的妖美,紫狐的眼睛发出宝石般的炯炯绿光。双耳抖动得越来越快,修长蓬松的紫色狐尾也斗志昂扬的高高翘起,带动著他那跨间发育尚未成熟的小r棒也迅速勃起变大。

    “啊啊……好爽……真的好舒服哦……”透明的口津顺著青悠的嘴角下滑,下t还被妖狐凶狠的c著,显然青悠已经迷离得不知身在何处了……

    “哦!我也不行了……我要j你了!”紫狐摸了摸自己跨间的r棒,俊俏的脸上也泛起匪夷所思的酡红。虽然他现在的阳具还敌不过成年男人的“雄伟”,但是作为为不染纤尘的仙子破身之用已然足够了,能够刚好让她产生被c的感觉而不至於被撕裂。

    事情到了现在这一步,青悠仙子再多喊一句都显得矫情。

    全身上下都被少年舔得酥茫茫的一片,双手双脚都动弹不得。所以她只能任由小紫狐带著猴急的笑容将她双腿分成大开的弓形,只用脚掌勉强撑著床面。而少年随即就将纤瘦的身体挤入她的双腿之间,一手扶著她的腰固定住她的身体。另一只手抓著自己那一根同样是稚嫩的粉色rj上下晃动著在她的yd口滑来滑去,只为让已经涨成紫红色的g头多沾染一些他刚才吐在上面的唾y和滑腻的y水。

    “要c了……哦哦……要c你了……”g头越滑越快,简直就像是在少年手里上下抖动。

    那是一根很小巧而精致的男生的r棒,不算大也不算长但却生的十分好看。少年脱去衣服之後光l的身子看上去有些羸弱,毕竟是十五六岁男孩的身体。

    但他还年轻得很,皮肤也是滑溜溜的不带一点岁月的痕迹。紫狐妖长的非常美,是一种让人很容易卸下防备的灵气人。但是他只要嘿嘿一笑,琉璃般的瞳仁里就会s出狡黠的利光。让人恍然间醒悟他远远没有看上去所表现出来的那麽简单。

    他要的东西可以用任何方法得到,偷的、抢的、骗的……反正他们狐妖也从来都不是什麽道德上的好东西。

    “仙子姐姐,我要c你了。我马上就要进入你那s浪的小x使劲的jy你,你高兴吗?”看著青悠几乎绝望了却又渴望的眼神,紫狐有种逞凶的快感。他很想看到女人那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圣女面具出现裂痕的那一刻,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将坚硬的g头对准青悠仙子的小x,“咕唧”一声就缓慢的推了进去。

    硕大的g头顶开狭窄的x口立刻像被婴儿的小嘴儿含住了一般舒爽,他额头上渗出忍耐的汗珠,咬著牙将自己往里面使劲的推。在路过一层薄膜的时候他更是勇猛的一挺腰,一下子就将那层保守了万年的纯真戳破。

    “啊嗯……啊!!”下身的禁地终於被狐妖突入了,青悠仙子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腿窝处已经贴上了少年的腰胯。而他也正在静止了片刻之後开始尝试著抽动起来,利用她丰沛的滑y开始做规律的性j运动。

    “j死你!qg你!!哈哈!仙子姐姐你正被我干著呢!”强大的法力源源不断的从两人交h的部位传到紫狐的身上,让他更卖力的耸著p股jy身下的女人。他看到青悠被他c得花枝乱颤,身子抖个不停心里的y念便越来越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短促有力的闷哼声从他未发育完全的声线里流泻而出,让紫狐身子跟著闷哼的频率摇的越来越快。

    不知何时妖界的白昼已然应景的变成了浓重的夜色。屋外刮著凛冽的寒风,时而有一两声厉鬼的哭嚎划破y冷吓人的长空营造出惊悚的氛围。然而紫狐的小香闺中却是一片春色旖旎。

    此时他正跪坐在青悠仙子的双腿之间用最传统的姿势jy著身下的女子。四周太暗让他看不清女人做a时的表情,於是他抖了抖狐尾,一道火光便如同烟花绽放般在空气中破裂然後神奇的点燃了一片烛火。

    火光照亮了整间屋子,映衬著紫色的轻纱帷幔在缕缕清风中摇曳著。而那宽大的软榻上,一个年轻的少年正急切的摇动著浑圆弹性的p股一下又一下的抽c著青悠仙子的y户。将大床摇得咯吱作响。

    两人r体激烈的撞击著,紫狐跨间几根细数的柔软毛发刮著女人充血肿胀的两片y唇,任由它们轻柔的包含住自己的棒身在上面频频摩擦。

    “啊啊……你干起来真爽……夹死我了……”汗湿的圆臀不厌其烦的向下坐著,紫狐骑在青悠仙子的y户上用自己的r棒不断的c干著身下d开的小x。坚硬的g头虽然顶不到zg的深处却依然像是雨点一般打在脆弱的zg口采补她花心吐出的y蜜。

    那都是他的补药,他要狠狠的采光她的精华!

    “嗯嗯……哼……喔喔……”香浓的薄汗渐渐被干成大汗淋漓,青悠仙子此时却只能强忍著数次高c後小x里产生的欲仙欲死的酸麻,像是放弃了自己的主权一样随便妖精jy著自己的身子。柔软的小x承受著对方紧凑猛力的c入,然後蠕动著里面的壁r将入侵的r棒不由自主的绞紧。

    “c死我了……紫儿……你c得我好难受……”她迷茫的应承著。

    “喊啊!叫出来!大声的叫出来我c的你爽不爽!嗯?喜不喜欢被妖精的r棒qg啊?”

    小香肠一般的rj竟然在甬道中默默地膨胀起来,带出一丝丝刺眼的血色。那是大仙女初夜的象征,此时对紫狐来说宛如最好的补品一般滋养。他发疯似的骑著身下的女人,锐利的犬牙因为身体过於兴奋而龇了出来且越长越长。狐尾狂乱的甩动起来,他的两只兽耳也不自觉的颤抖著跟著他欺负的下t像骑马一样在青悠仙子身上释放自己的性能量。

    “c死你!c死你这s浪的大仙女!!我要干穿你的小x!让你一夜没男人的r棒都不行!”此时的他再说出什麽话都已经是不经过大脑思考的胡言乱语了,他粗暴的伸出双手抓住青悠胸前上下弹动的两个早已被捏得青紫一片的茹房,配合著自己身下狂狷的动作拼命地搓揉那两个已经充分勃起的茹头。

    “啊……哈嗯……太快了……别再撞我了……”青悠仙子开始时还能强忍著任由紫狐在她身上发泄jy。他的yj并不太大,虽然破了她的身子却是痛感不大。但是他的耐力却是极为惊人,从开始c入到现在他已经干了她快一个时辰了。她已经断断续续高c了四五次,充分体会到了那登仙的快感。只见两人交h的地方早已是一片泥泞,满耳听的都是“啪啪……啪啪……噗滋噗滋……”的cx声。

    被男人强行进入已经是一种太刺激的折磨,而对方又是一个俊俏的少年。他的yj进进出出自己的小x无论是用三长两短还是九浅一深都不曾脱离她的甬道,直将她c得n意涟涟眼白直往上翻。

    而此时他正极尽所能的在她身上扭著p股打转,又怎麽能让她有半刻的休息呢。

    “大仙女,我终於干了你这貌美又清纯的大仙女!!”小紫狐一下一下的挺腰,边说著面部的肌r边开始诡异的抽搐。

    “你的yx那麽软,夹得我的r棒爽死了!我愿意天天都来c干你的sx!”他扭了扭丰盈的臀部,像女人一样翘起p股左右y荡的摇摆之後又重重的落下。大g头在x口转了一圈紧接著像流星坠地一般直直的击打在青悠的花心,将她的又一股高c的y水直戳了出来冲刷著他阳具上的yy。

    “我……我才不要……”又经历了一次足以让女人全身虚脱的高c。青悠仙子任凭自己像个破布娃娃一般被对性事还没什麽大研究的小狐妖用同一个姿势快c穿了甬道。她用最後的一丝力气用力收缩著自己的下腹部狠命的夹紧体内的r棒,希望他快点s出精来。

    “不要?哼哼……”小紫狐似乎对她的这句话很不满,p股啪啪的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