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52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1:57:51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率先走上前去将幕清幽双腿在兄弟面前拉得更开,皇甫赢好像完全没意识到幕清幽也个大活人,就像出示待价而沽商品一般指指她y部说道──

    “这里你也c过,是不是很紧,很湿?”

    说著,他还特意用两指分开女人小y唇,将中间隐藏著私密rd扒开给别人看。

    “啊,而且她茹头和y蒂都特别敏感,稍微弄一下就y水直流,天生就个欠人干浪娃儿。”

    被皇甫赢这般带动著,想不融入角色恐怕都难。见自己哥哥已经这般放得开了,皇甫玄紫更没什麽好顾忌了。就像和好友分享自己玩得最得心应手宝贝儿一般,也凑上前去摸了摸幕清幽两团大乃子,还用麽指轻轻旋磨那两个娇嫩小茹头,口中发出兴奋地叫声。

    “啊嗯……”

    莫名其妙被两兄弟这般展示玩弄著,幕清幽彻底羞红了脸,口中却情不自禁逸出娇媚呻吟。

    这刚一叫出声来,她就後悔了。

    为什麽?

    因为两个家夥目光同时转向她,幽深眸子里s出野兽光芒,简直就不像人类了。

    “听听,她声音有多嗲。叫起床来让我骨头都酥了,只能更用力c她。”

    用手指轻轻摩挲了几下幕清幽y蒂之後,一感到小x里面变得湿润,皇甫赢就迫不及待将最粗中指c了进去,就著那滑溜溜yy开始来回抽c。

    “还说呢,越c她她就越叫得欢。到最後我累的快精尽人亡了,才把她小肚子s满了一半。”

    眼神犀利望著兄长不断在女人小x中进出没入手指,皇甫玄紫伸出一只手继续玩弄幕清幽一团茹房。另一只手却沿著玲珑曲线滑下,爱不释手摸起她柔软又充满弹性p股来。

    “啊啊……啊……别这样……们到底要干什麽啦!”

    见他们从开始到现在都只顾著跟对方说话,完全没有估计到她感受。幕清幽忍住放声大叫好舒服冲动,颤抖著声音想问个究竟。

    谁知那两个臭男人却像没听到一般,她越叫他们就动越欢。

    “脱衣服吧,玄紫,穿著东西总碍事些,就感觉不到她皮肤有多滑。”

    看著自己中指上已经晶亮无比沾满了小x里流出来y水,皇甫赢俊颜上流露出兴奋,抽出手来开始解自己怀。

    “好。”

    依依不舍放开那已经被自己揉得发红乃子,玄紫也开始低头解腰带。

    “啊……变态!你们!”

    终於得空喘了口气,幕清幽才刚放松一下就发现这两个家夥瞬间就脱得光溜溜,精壮身体暴露无遗,身下阳具也热腾腾高高竖立著,一紫一红,好不吓人。

    原来他们里面根本就没穿衣服,只披了个袍子就进来了……刚才在外面不知道在干些什麽。

    “变态?!”

    听到女人谩骂声,两兄弟这才像回过了神来,相视一笑不正经地对她说。

    “对,我们就禽兽,就变态。可你不也是个喜欢同帅男人交欢小妖精麽?妖精配变态,刚刚好──放心,幽幽,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以後不再让你为难。”

    “什麽为难?”

    被他们看似吊儿郎当却又像十分认真语气吓住了,女人睁大美眸,怯怯望著他们。

    “为难到底该选我们中哪一个啊。”

    疼惜用手抚摸著女人脸颊,玄紫忍不住低下头在她唇上轻轻吮吻。

    “那……唔……那你们会怎样?”

    好不容易避开缠上来舌头说出一句话,幕清幽心跳变得越来越快。

    “我们准备轮j你。”

    不满弟弟抢占了先机,皇甫赢也跟著坐上塌开始舔弄女人小r尖。

    “什麽?!”

    “哥,瞧胡说些什麽,这怎麽能叫轮j?”

    被兄长耸动词语骇到,皇甫玄紫优雅解下自己一头长发,妩媚搂著幕清幽腰用自己胯间r棒去摩擦她大腿。

    “那叫什麽?”

    疑惑挑起了眉,皇甫赢摸著女人菊x纳闷问。

    “这只能叫一起上,懂麽?”

    鱼一般不断挺起臀部让r棒与她大腿摩擦加重快感,皇甫玄紫喉咙里逸出“嗯嗯”声音,表情y荡又快活。

    “你们怎麽可以……唔……”

    听完两兄弟阐述,幕清幽总算明白了这两个下流胚子究竟要做些什麽。脑海中浮起当初神乐与魔夜风一起玩自己时样子,她害怕极了,头脑都变得不清楚。

    不会吧……

    天呐!她怎麽那麽可怜!

    原本还担心他们会因为自己而打起来,结果这两个人却狼狈为j打起了这麽坏主意,要一起上了自己。

    这不轮j又什麽?!!!

    “幽幽……”

    “幽幽……”

    然而接下来话语却被两个男人分别吞进肚里。她躺在中间,而他们极有默契一左一右分侍两旁。

    粗壮臂膀与优美臂膀同时搂抱住她,不同性格风格的男人却同时有让女人摄魂夺魄风情。

    “宝贝儿你就从了吧,今後咱们三个人好好的,做a也一起做,就不会再打架。”

    皇甫玄紫伸出舌头温柔舔弄著幕清幽唇瓣,细长美眸舒服得像猫一般眯了起来,坚挺鼻梁抵著她脸,深情款款同她接吻。

    “就是,我们不想轮j你,所以你要乖乖听话,配合我们。不然的话,会对做出什麽事我们也不能保证。”

    看似讲理提议却把幕清幽听欲哭无泪,只见皇甫赢也将自己舌头伸了过来,和皇甫玄紫一起舔她嘴。

    “伸出舌头来,乖。”

    一人握住一个大乃子以不同力道揉弄著,男人们发起情来可出乎意料一致。

    “啊……嗯……”

    r尖被他们像不同方向揪去,幕清幽没办法,只好伸出了自己舌头。

    顿时,三根颜色火红长舌蛇一般扭动在了一起。幕清幽和皇甫赢舌吻完就又被皇甫玄紫含了进去,他们大手抓握住她乃子揉动个不停,将她茹房弄得又沈又胀。

    “真乖……”

    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很快,接吻就已经不能满足这两个家夥的需要了。

    “上下?”

    递给弟弟一个急切眼色,皇甫赢用手掌罩住幕清幽y户中指来来回回抠弄起来。

    “好。”

    点头接受兄长安排,皇甫玄紫低下头接著吮吸她锁骨、肩头,小腹,最後又回到她茹房上,托起那两团沈甸甸大乃子左一口右一口啃咬,甚至还将它们用力推挤在一起好让自己可以同时咬住两个茹头。

    “啊……太刺激了……啊啊……”

    被皇甫玄紫这麽一弄,幕清幽昂起头尖叫了起来。然而她越叫男人就越兴奋,到最後连皇甫赢都将头埋在她双腿之间大口舔弄起她湿漉漉小x来。

    “这里太美了,真是欠人c的好x啊……”

    不但对著那颤抖小y蒂吸了又吸,皇甫赢还粗鲁舔弄了幕清幽小x口。到最後一个用力将自己舌完全挤进那迷人rd里,摆动著头部来回抽扯。

    “啊啊……啊啊……”

    上面被皇甫玄紫侵犯著,下面又让皇甫赢亲了个够。幕清幽头越来越昏,整个人都要被灭顶快感给淹没了。

    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儿,皇甫赢先按耐不住了。只见他迅速跪起身来,大手压著幕清幽腿窝将下t粗黑毛发中大yj对准了那流满y水小x“噗滋”一声就用力c了进去。

    “啪啪……啪啪……”

    男人猛虎一般吼叫著,不断挺腰干著幕清幽。乌紫色yj被小x紧紧包裹著,将弹性内壁完全撑开,加剧了两个人快感。

    “大哥真心急呐……”

    低头望见兄长那忘y荡表情,皇甫玄紫娇媚嗤笑一声,自己也扭著腰坐到了女人身上,将两团软奶推挤出r沟好夹住伸过来r棒。

    “嗯……”

    明白要跟自己r交,幕清幽脸已经完全被欲望染上了春色。默许张开了小口她迷蒙著双眼盯著玄紫脸,仿佛在说“快点,干我”。

    “就来了!夹紧我啊!好宝贝!”

    被心爱人鼓舞,又因为大哥就在身後看著自己臀部起伏。皇甫玄紫立刻卖力在女人r沟间律动起来,口中还“啊啊”叫著,任凭粉红色r棒将雪白rrc得红肿。

    “c……c你个小浪货……”

    如此香豔场景皇甫赢从未体验过,下半身疯狂c在幕清幽小x中抽动,g头还不时顶撞到她最敏感部位。男人抬起头,黑眸就看见自己弟弟雪白p股在色情扭动著,连粉色菊x都一览无遗。欲火便燃烧得更胜,无处发泄只能更用力继续c幕清幽。

    “噗滋噗滋”──

    皇甫赢律动搅出大量yy,沾湿了自己毛发。而还在不停地扭动,撞击。

    “啪啪啪啪”──

    女人胸部没有水y来润滑,但柔软rr却也将皇甫玄紫磨蹭得爽歪歪。两个匀称

    小圆球不断击打在她茹房下缘,发出声音不逊於身後。

    “好舒服……你们c死我了……”

    过多快感让幕清幽快要哭出来了,无奈双手被绑著,她更觉得腿心酸胀,茹房沈重。

    “要不要换换位置?”

    就这般干了幕清幽不知多少下,感觉到自己r棒埋在yd里一跳一跳叫嚣。皇甫赢伸手拍了一下弟弟p股,大胆提议道。

    “好!”

    爽快答应了哥哥建议,皇甫玄紫立刻将胀得更红yj释放出来,不再蹂躏那已经满红痕茹房了。

    此时幕清幽已经被干欲仙欲死,早已没有了反抗力气。两兄弟对望一眼便七手八脚解开她手上脚上腰带,将她重新在睡床上摆了一个跪趴著姿势。

    “嗯……嗯……”

    手脚虽然解脱了,但幕清幽并没有因此而好过了一点。

    转瞬间,皇甫玄紫已经来到了她身後,扶著她p股将被哥哥c得d开rx重新c进自己yj。

    感觉到下t进入了一根又长又烫东西,一下子就顶到了自己花心。幕清幽本能收缩著小x将这一根坚硬棒子吸紧。

    “哦……哦……哥哥……她的小x吃我吃好舒服……”

    迫不及待摆动起下半身干著幕清幽rd,皇甫玄紫特意将臀部扭得像画画一般用长r棒抽c她yd里每一个地方。大手邪恶探到她小腹处,感觉那被自己顶起来圆柱形轮廓,男人抖动起雪臀震动更卖力。

    “……我也很爽啊……兄弟……”

    正躺坐在幕清幽头部以下,命令著她用嘴巴舔吸自己r棒。皇甫赢看著美豔红唇一点一点吞吐著自己巨大r棒,那种满足感令从腰椎处开始往上透出酸麻。

    “唔……嗯……”

    美丽胴体被两个男人轮流j著,幕清幽心里说不上什麽滋味。反正他们都自己心爱男人,其实也没有那麽难以接受。

    心结解开了,她也就放纵自己享受起三个人性a来。

    只见她妖娆扶住皇甫赢大yj,将脸埋进胯间。男人长有六块腹肌y部正对著她眼,让她产生了一种被征服快感。

    “嗯嗯……好大……”

    用舌头卖力舔吮男人r棒,她还用手去玩弄棒身後面那两个圆球。舌尖时而轻柔,时而重重抵著那翕合小孔,她很快就将硕大g头吸得更红。

    “小妖精……哦……别光吃我的g头……後面也要舔……”

    怕被她一直舔弄敏感部位提前s了出来,皇甫赢扶著女人头抬臀开始轻轻抽c。

    於是,哥哥乌紫色r棒在前面勇猛进出著女人红豔豔小口。而弟弟则在背後y荡搞她小x。

    “哥……哥……她留了好多水……高c了……”

    身上汗水越积越多,在运动过程中甩到床上、女人身上。皇甫玄紫将幕清幽两瓣臀r掰开,低著头眼神y鸷盯著自己如何快速进入她妖x。

    “我们宝贝儿就是敏感,随便c一c就能高c。”

    抬眼望见自己弟弟慢慢放开了女人臀部,改为向後撑著自己同时挺起下腹部姿势更快更猛在小x里面震动,那豔情姿态简直不似凡人,粉色r棒也在与yd摩擦中变得更红、更大。

    皇甫赢被这香豔画面刺激到,也开始加重埋在女人口中旋转抽c力度,配合弟弟动作继续一前一後c干著她。

    “哦……哦哦……哦!”

    终於,皇甫玄紫在运动了几百下之後放松身体吱吱s了出来,将女人小xs满满。而後皇甫赢也在幕清幽小口吸吮之下喂给她自己灼热精华──

    “哈嗯……”

    被两个男人如此这般干过之後,幕清幽无力倒了下来,任凭自己口中小x中汨汨淌出珍珠色jy。

    好累啊……怎麽会这麽累……

    胸口也累,yd也累,嘴巴还酸酸……这群男人们,简直就禽兽嘛!

    “看,这小妖精样子有多y荡。”

    抖了抖消软了一些r棒,皇甫赢跪坐起来向自己兄弟那里靠过去。

    “早就知道她荡,你还不是无可救药沉迷了进去?”

    懒洋洋够唇一笑,皇甫玄紫往旁边挪了挪,给兄长腾出了一些地方。

    “吃饱了没?”

    垂头见女人p股正对著们两人视线,而那被称为“y荡”小x已经被c得d开,连jy抖收不住。正呼吸一样一开一合著,皇甫赢觉得自己好像完全没满足。

    “还没,呢?”

    听了兄长问题,玄紫了然一笑。

    “那就多吃几次吧。”

    见弟弟明白,皇甫赢也笑了,只不过们笑声却令正闭目养神幕清幽心里直发毛。

    再来一次如何?

    “啊啊……啊恩……”

    柔软水床上,此时真如同在泛舟一样剧烈摇动起来,还伴随著女子又痛楚又舒服得叫床声。

    “一二三四五六七……”

    托著自己美豔香腮在一旁认真观看著皇甫赢挺动下t将被压成折叠型幕清幽狠狠c干情景。皇甫玄紫嚅动著红唇记录著那时而飞快时而缓慢律动次数。

    “两百下哦,不许多c。”

    见自己哥哥“砰砰砰砰”甩著圆球干爽快,皇甫玄紫突然美眸一眯,素手飞快身上前去一把握住了皇甫赢刚抽拉出还没来得及没入yj,邪邪笑道──

    “不准再c,该我了!”

    “真小气!”

    从喉咙中逸出一声不满呻吟,皇甫赢抽出沾满y水性器,责怪瞪了弟弟一眼。

    “本来嘛,刚才才多c了一下就哇哇乱叫。”

    小心眼儿递给一个报复眼神,男人快乐将雪臀揽抱过来,翻开快要被c烂小y唇将自己yj顶了进去。

    “不要了……求你们……我快被你们c坏了啊……”

    已经记不起自己维持著这个姿势被们两个人轮著干了多久了,幕清幽浑身虚软喘著气,心想他们没说错,这绝对绝对一场可怕轮j。

    “坏了?怎麽会呢?”

    挺起腰杆慢慢旋转著进入那妖冶嫩x,皇甫玄紫顶了两下又以同样方式退了出来。

    “这小sx便被我们轮上一百次,也不会坏掉。”

    得意摆动起来,真爱死了这个游戏。方才跟老哥商量好了,两个人轮流玩弄幽幽,看谁先s出来就算输。现在刚过了五轮,还没有s意,看来赢家非自己莫属了。

    正自痴心妄想著,旁边皇甫赢却突然脸色y沈一把抱住了腰制止在继续律动。

    “怎麽了?没到一百下啊?”

    不只没到,还差得远呢。

    “老哥,你不会想耍赖吧?”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皇甫玄紫不悦皱起了细眉。

    “惨了……”

    哪知皇甫赢却完全没理,只尴尬又心疼只著自己yj与幕清幽小x连接那一部分。

    “怎麽了?”

    顺著目光看去,皇甫玄紫自己也傻了眼。

    “真c坏了啊……”

    见一缕缕细微血丝合著yy一起顺著女人股沟留下,两兄弟互望了一眼,发出惊叹。

    故人来聚 <高h、慎>

    是说,皇甫两兄弟将幕清幽玩得快挂掉结果,就待她小x恢复之後一个人气冲冲搬进了後山附近那座别院里。并且在她气消之前不许两公子中任何一位前来探望。

    听到这个“噩耗”,皇甫玄紫媚眼一转倒心照不宣没多说些什麽,反而皇甫赢整天冷著一张脸到处给人家脸色看。

    不愿意?!

    不愿意又能怎麽样!

    明明没轻没重合著弟弟一起“惩罚”这个没事爱爬墙小妖精,到最後居然将那娇嫩小xc出了血丝。不过经弟弟诊断过之後发现也只磨破了一点皮而已,涂点清凉药膏就痊愈了。

    虽然无大碍,但心理和生理上疼痛总归会有。也难为她只暂时搬到别地方去住没有做出更令担心事情来。

    唉……

    算了,她既然喜欢就由著她吧。

    最近也国事繁忙,刚好可以静下心来好好处理一下。顺便没事去玄紫那调养调养受伤腿,等幕清幽回来再好好地跟她温存。

    要说真生气到离家出走,幕清幽一定会笑,因为她从来就不那种会一哭二闹三上吊女人。皇甫玄紫之所以没有多加阻拦因为明白幕清幽此行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虽然有误打误撞之嫌,但单凭皇甫赢当初欢爱时一句答应,要完全放任女人自己住在别院而不过来找她恐怕不一件容易事。

    若正当她在後山深林里勘察银狼下落或做著什麽秘密事情时候那男人心血来潮突然闯进来,岂不会坏了们大事。

    “嗯,所以说这样很好。”

    纤纤玉手摩挲著别院里古旧却精致家具,幕清幽想了想,而後满意点了点头。

    但若为了赔罪而满足女子想暂时独居要求,皇甫赢心里纵使有一百个不愿意,却也不敢多说些什麽。

    好了──

    轻吐了一口气,

    幕清幽舒服伸了个懒腰而後换上了一身便於行动劲装。如果真依照皇甫玄紫所说,这後山深林里藏有莲妃地下秘密巢x。那麽难免会有些守卫机关之类在等著她。这麽久没活动了,身子骨应该还算灵活吧?

    过即便不灵活了也不用太担忧,当初魔夜风宫殿dx她不也照闯不误。虽然到最後下场蛮惨,但那因为对手那个“可怕”男人。一般侍卫喽罗还不能奈她如何。

    边思索寻觅路线边走到院子里压腿打拳,幕清幽将手指关节攥得咯咯直响。极目望去,这别院半靠著後山,其实离主殿极为偏远。应该皇帝们不得宠妃子被打入冷宫地方。

    唉,女人们可真可怜。明明将自己一生幸福都赌在了那个位高权重男人身上,到最後一个不顺意却还一无所有。还不如寻常老百姓家里村妇,虽然贫瘠了点但起码丈夫还自己,一家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己为自己生计忙碌,倒也落个闲云野鹤般自由自在。

    正自思量著那些寻常女人甜蜜小事,呼吸著这里清新空气,一阵幽风却从她身後迅速掠过。待她後背发凉冒出一个激灵之时,她柔软身子已经落入一个熟悉怀抱。

    “是你麽?”

    被拥紧那一瞬间女人原本要发出拳头却突然松开了,取而代之她会心一笑以及轻阖双眸。

    她手温柔抚上了搂著她腰大手,那温热触感让她心醉。

    “想我没?”

    男人长发被一根黑色丝绦低调束在脑後,一贯风雅。手中原本握著铜骨折扇被利落收进袖里,只为了能更好拥抱怀中女人。

    “你怎麽知道我在这?”

    和他相拥著温存了片刻,幕清幽忽然间像想起了什麽似,狐疑转过身来睁大了双眼。

    “这个嘛……”

    低头轻啃女人面颊,神乐伸出舌头戏玩了她红润嘴唇一会儿才咂咂嘴回味无穷说道──

    “多亏那位玄紫王爷帮忙。”

    “什麽?你说……玄紫?”

    难以置信皇甫玄紫居然会主动跟自己“敌人”勾搭上,但转念一想曾经说过那些话,就会了然,这个妖媚家夥不希望两国打仗。甚至还叮嘱她要将银狼交还给神乐处置。

    唔──

    真想不到啊,那个人心思居然这般缜密。每一步棋都安排甚好,井井有条却又令人捉摸不透。

    “他让你来帮找银狼?”

    明了之後,幕清幽笑靥如花用双手搂住男人颈子。

    “也对也不对。”

    轻吻了她鼻尖一下,神乐笑著说。

    “那来做什麽?”

    幕清幽不解。

    “王爷其实已经和我暗中通信很久了,他立场跟我很相同。”

    俊颜上闪过一丝英雄惜英雄表情,神乐重新摇开袖中折扇边搂著幕清幽往房中走边说道──

    “我们都不希望自己国家利益受损,同时更不希望两国打仗。所以王爷和都在想著要用什麽方法不动一兵一卒来化解这场干戈。”

    来到屋里,神乐大大方方坐下,而後伸手接过女人殷切递过来一杯热茶。

    “最终们目标锁定在了两件事情上。”

    喝了口茶润喉,神乐眸中闪烁著智慧光芒。

    “什麽?”

    幕清幽喉咙一紧,心跳开始加速。

    “擒黑手,找银狼。”

    圆润茶杯被捏在指尖把玩了一圈之後被重重放在桌子上,一想到他们所面对重大任务,男人原本平静表情也变得忧虑起来。

    “黑手?银狼?”

    “没错。当务之急先将莲妃藏起来兽神银狼找出来掌握在咱们手中,接下来黑手被削去如此有力武器自然就好攻破了许多。”

    “好!无论你们想做什麽,我都帮你们!”

    见神乐说郑重,幕清幽也被一腔热血所感染。想起自己兄嫂,想起聪明过人幕骁郎,她发现自己愿意用一切去换他们平安。

    “嘿嘿,放心。这件事少不了你。”

    爱极了女人这副激动地神情,神乐长臂一伸将她重新勾进自己怀中。

    “和玄紫王爷想得再多也只能待在幕後,但这一件一件事情该怎麽做成,还要靠了──聪明小幽幽。”

    “嗯,不会辜负你们期望。”

    安心窝进神乐怀中,幕清幽坚定地答应了。

    “好了,正事儿谈完我们是不是该谈点私事了?”

    渐渐地,男人脸上绷起棱角又放软了许多。只见神乐嘴唇开始不规矩在幕清幽脖颈上游移,手掌也不偏不移伸向了女人饱满胸部。

    “什麽……什麽私事?”

    好久没跟亲热了,稍微被这麽一逗幕清幽就觉得自己身体开始发热了。

    “忘了吧,今天可月中十五呐──”

    一把拉开了女人紧束衣襟,露出里面绣著花朵大红肚兜。男人麽指来到那被覆盖住茹头上轻轻地摩擦。

    “对……对呢……”

    额上滴著汗,女人完全没反抗任神乐亵玩著。

    难怪一接近她时候她就觉得浑身上下都舒畅了、爽快了。被滚烫肌肤贴著,她觉得内心深处欲望都被满足了一般。

    “我想c你。”

    低下头紧贴著女人身体,男人气息也变得急促起来。

    “嗯……要……要乐哥哥……”

    突然挣脱出来,将怔愣男人一把拉起又推倒在整齐锦榻上。幕清幽迷蒙著双眼当著男人面爱抚起自己身体来,又故意放慢动作一件接一件将剩下衣物也全部褪去。

    “天呐……你这小s货……”

    难以置信睁著欲望长眸将女人莹白l体摆出各种妩媚姿势尽收眼底,直到幕清幽放浪舔著自己红唇像妖孽一般爬上床来在身侧躺下之时还没能从这种美色震惊中回过神来。

    “乐哥哥……看著我……”

    冲著神乐妖娆一笑,幕清幽张开自己双腿将中间漂亮y部完全呈现在男人炙热视线下。一双修长素手分别对自己做著色情至极的事。

    “啊……啊……”

    启唇娇滴滴y叫,她一手抚弄著自己勃起粉红茹头一手则来到腿心处拨开微合小y唇自己抚弄起那圆润小y蒂来。

    “幽儿要乐哥哥这样玩我……啊……啊……”

    没有人比自己更清楚自己敏感点,也许药物令她在见到神乐那一刻就变得格外y荡起来。幕清幽快速揉动著手指按摩自己y蒂,茹头和胸部也被她弄得更大更胀,沈甸甸来回轻颤著。

    “幽儿……你想用这种方式杀了我麽……”

    发觉自己喉咙紧连说话都变得困难,手中铜鼓折扇啪落地。顾不上风雅和温柔,神乐呻吟一声快速脱掉了自己身上衣服朝著z慰著美人儿扑了过去。

    “继续……继续这样动……我喜欢看……”

    著迷望著幕清幽玩弄自己时情景,神乐一边伸手到自己胯间快速套弄著那越变越大r棒,一边将视线与女人妖x凑得更近。

    粉嫩花x渐渐变得湿润起来,一开一合小d因为动情而分泌出透明粘y。女人洁白指尖依然压迫著敏感y蒂,而幕清幽充满春情眼神也男人一剂催情良药。

    “过来,帮我吸。”

    再也受不了只在一旁边z慰边观看,神乐将幕清幽整个抱起来让她跪趴在自己腿间,同时按下她头让豔红小口对准自己勃发yj。

    “这里帮我!”

    双掌不由分说握住女人因低头而变得更大双r,像要将它玩坏一样用力捏著。

    “唔……嗯嗯……”

    顺从张开口含住男人不断跳动著巨大男g,幕清幽摆动著自己头部上上下下套弄起那灼热玉棒。

    神乐性器虽然不及皇甫玄紫那般花香四溢,却也干净好闻气息。吃她身体越来越热,忍不住将小口收紧用力吸吮起来。

    “哦……好棒……被吸死我了……”

    见幕清幽吃r棒吃色情,男人忍不住配合她动作摆动起健腰,像在跟她做a一般抽c起她小嘴来。

    “嗯……唔……”

    不经意间被对方孟浪动作顶到喉咙深处,女人皱了一下眉连忙用手握住根部不让动太厉害。

    “讨厌……这样太深了啦!”

    感觉到紫红色r棒上青筋都在兴奋地跳动著,幕清幽吞咽著快要流到身上口水不满抱怨著。

    “那下面呢?嗯?幽幽,让我c下面好不好?”

    半祈求半威胁将幕清幽双脚直接拉了过来,神乐从女人嘴里抽出湿淋淋yj而後对准那早已春y泛滥妖x。

    “嗯……c吧……给c……嗯嗯……用力……”

    鼓励话语还没说完,幕清幽就感觉身下一紧,硕大异物蛮横挤了进来将她yd瞬间填满。

    “啊啊……哦……”

    男女叫床声此起彼伏在室内混成一片,两个人维持著最传统男上女下姿势开始了激烈性j。

    “幕清幽……我好爱你……”

    一边用力在紧致柔滑小x里面c拔,神乐抓紧女人胸前两个乃子抖动著p股说出深情实话。

    “我也爱……乐哥哥……”

    情不自禁搂紧身上卖力耸动男子,幕清幽主动将双腿缠上健腰以便能c得更深。

    刹那间男人小球啪啪甩动,r棒抽拉yy四溅。两个人p股像要黏在一块似贴的死紧,只把他们爽满面通红浑身热汗。

    “快要死了……要被c烂了……哦啊……”

    情动之时,幕清幽无助喊出y靡话语,却只换来男人更剧烈震摇。yj像活一般捣进女人小x里又扭又钻,次次都撞在她敏感点。

    “就要c烂……小浪货……大乃子……看我今天怎麽玩你……”

    不听她告饶,神乐c表情凶狠,一点也找不到平时那个风雅样子。

    “啊啊!!”

    快到高c之时,幕清幽开始用力收缩yd想要同时挤出男人精华。果然,被她这麽一夹神乐只差没爽昏了过去,连忙咬著牙扭著臀部在小x里狠撞几下,最终放松精关s出了灼热白y。

    “呼呼──”

    舒服了过後,幕清幽放松身体被压在神乐身下喘息。哪知身上男人却完全不满足这片刻欲望纾解,反而将很快再度硬起yj抽了出来,而後将她翻了过来g头直接顶住了她许久未被人开采菊x。

    “要干这里,幽幽!”

    “好……给你干……用力……”

    明白想要j自己菊花意图,幕清幽不怒反笑,雪白臀部也配合著动作摆动了起来。

    甜蜜c菊 <高h、慎>

    “哦……”

    因为不是第一次被干後x,所以神乐进入并没有带来多大痛楚。软软xr被坚硬r棒完全撑开一条通路,将两个人快感都升华到了另一个境地。

    “乐哥哥……乐哥哥……你c得我好舒服……”

    情不自禁伴随著男人挺进左右摇摆起自己臀部,幕清幽揪紧身下床单俏脸上露出欢愉表情。

    “乖幽儿……乐哥哥也很舒服啊……”

    大掌用力掰开女人两瓣p股,神乐盯著那条粉色r沟将自己性器进入更深又迅速拔出。如此一来一回,将幕清幽菊花c得越来越通畅,其剧烈程度绝不亚於干那湿漉漉yx。

    “嗯嗯……嗯……”

    红唇兴奋地嚅动著尖叫,幕清幽性到极致难以自控甩动起一头乌黑长发。凌乱发丝伴随著身体拍打与震摇在空中画出不规则线条,那种野兽交欢般放浪姿态将神乐迷得如痴如醉。

    “小浪货,你就这麽喜欢被我干後x?”

    心中升起暴力因子,男人伸出手扯住幕清幽双臂让她摆出奴隶被俘虏姿势被动承受著自己另一轮猛烈地进攻。

    “啊啊……啊啊……”

    这种类似qg姿势令幕清幽完全掌控在男人身下,双臂被扭得疼痛,菊花却依然c著一根粗大r棒在进进出出。她没办法再像刚才那般扭动腰肢,只能不停地摇动著头将胸前两团绵r抖出漂亮波浪。

    “说啊,喜不喜欢我这般j你?”

    不满足将臀部抖动越来越快,抽c幅度却越来越小。到最後,神乐一个猛力从後面将幕清幽拉进怀里。一边疯狂舔吻著她雪白颈部一边将窄臀抖得跟筛子一般小幅度c在女人菊x里抽动。

    “喜欢……喜欢啦……”

    後x被摩擦越来越热,一种类似高c奇异感觉开始在女人後臀间不断聚集。伴随著神乐性感吼叫,幕清幽也只能用叫床方式来宣泄过多快感。

    “哦……天呐……哦哦……”

    男人下腹部“啪啪啪啪”打在女人p股上,将她身体撞得快要飞出去。坚硬ym偶尔被连带著c进女人菊x里,用它独有方式刺激著敏感xr。

    “我不行了乐哥哥……我快n出来了……”

    虽然只後x被干,但幕清幽刚高c过yd却也因为这般激烈g交而迅速收缩起来。n意在她下腹部聚集起来,让她分不清到底哪一个x会率先飞上顶点。

    “真麽……那好……”

    本以为这麽说对方会稍稍缓和一下cx幅度,却没想到听到她快要小解反而令神乐更兴奋将三根手指狠狠c入她抽搐小x。

    “给我……给我……”

    用手指和yj同时jy著幕清幽前後两个甜美小x,神乐英俊脸上露出不符合性格兽性神情。

    只见却c越快,越抽越狠。直玩得幕清幽浑身颤抖娇泣连连。

    “要s了……s了……”

    直到女人yd里终於喷出大量汁y将手弄得一片泥泞之时,男人这才抱紧了她狠命抽c了一百来下。接下来r棒埋在菊x深处兴奋弹跳著,最终圆头小孔开启,一股股浓稠jy伴著男人特有香味儿s进了女人後x里……

    “啊……”

    结束了两场性a上盛宴,幕清幽疲倦软倒在神乐怀中娇喘吁吁。

    而男人则轻抚著自己刚刚消软阳具,修长手指恣意把玩著那红通通g头用自按摩方式将剩下jy也挤个干净。

    “来幽儿,帮我舔干净。”

    温柔抚摸著她头,神乐握著性器送到幕清幽唇边示意她为服务。

    “嗯……”

    满足睁开末梢微挑媚眸,女人听话伸出香舌一吮一含将那些珍珠甜y卷进口中吞下。

    “啊──真舒服。”

    就在幕清幽帮吸吮著r棒时候,神乐仰起头将一头长发松散开披到精壮l体上,看上去就像一个来自远古神明。

    “啊,这档子事怎麽做都做不够。”

    合拢自己被c有些麻痹双腿,幕清幽亲完了阳具便挨著那越缩越无害“东西”枕在了男人有力大腿上休息。

    “反正你四年之内也不会有妊,趁著还稀罕我们可以尽情做。”

    脸上挂著宠溺笑容,神乐低下头轻吻著女人身子。

    不介意她有别男人,更何况这几个男人之间也多多少少都有些渊源。与魔夜风故交,而魔夜风又和皇甫兄弟有著化不开血缘……

    说到底,大家不过一家亲,打断了骨头连著筋。只要幽儿喜欢,那也没什麽不好。

    更何况有了这一层关系,骁国与麒麟国交好也早晚事,对黎民百姓来说也一个天大福气。

    “在想什麽?”

    见神乐若有所思盯著自己胸部出神,幕清幽掐了茹头一下明了绝不看自己乃子看到走神。

    吃都吃过,摸也摸过,有什麽好看呢?

    “没什麽,呵呵。”

    神乐亲昵蹭了蹭她脸。

    “只觉得很神奇,那麽多男人之间流血流汗都解决不了事被你用两个s浪小x就这麽轻易地给处理了。让我感慨这个世界上,还是女子力量大啊。”

    “去,不正经。”

    听了男人半夸奖半揶揄笑话,幕清幽狠狠又掐了他的茹头一下表示自己很不满。

    “喂,痛诶……”

    不甘心用同样方式回敬著她,两个人嘻嘻哈哈不一会儿就在床上笑成了一团。

    “好啦,别闹了。做完了赶紧走,还得养精蓄锐明天去找银狼下落呢。”

    担忧推了推身旁,一方面真想休息了,一方面又怕神乐待过久被人发现了会有性命之忧。幕清幽搂著男人颈子轻轻说。

    “好没良心小东西,把我用完了就不管了?”

    明白女人为了自己著想,神乐摆出了一个苦恼样子却也没在抗拒,而识大体走下床从地上捡起皱巴巴衣服重新套在英伟身上。也一样有很多要事要处理,若只顾沈溺於女色,神乐也不会今天运筹帷幄鬼将军了。

    “帮我告诉魔夜风,我也想他。”

    犹豫了半天,就在神乐将要踏出屋子那一刻,幕清幽还没忍住脱口而出心中惦念。

    原以为神乐会生气,却见大方一笑,脸上浮现了一抹意味深长暧昧。

    “放心,他早晚也会如我这般来找你的。

    夜探密林1

    和神乐激烈欢爱了一夜,解了身上十五相思之毒,幕清幽抱著枕头好好地睡了一个甜觉。转天早上醒来之时,她望著屋外明媚阳光心里充满了振奋感与力量。

    她的男人们在等她完成任务,她的男人们在背後给予她信任。能被一些这般优秀男人所依赖其实也一件幸福事。无论魔夜风、神乐、皇甫玄紫亦或皇甫赢,这样男人拥有一个都福气,何况上天还一下给了她那麽多。

    “唉,我可不能辜负了你们啊──”

    用力伸了个懒腰,幕清幽自己烧水洗了个热气腾腾澡。

    为了防止机密泄露,她特意要求皇甫赢让她住在这边日子没有侍女陪伴。虽然很多事都要自己动手,但她从来就不那种娇生惯养大小姐,倒也能够怡然自得。

    国家大事一方面,正如神乐所说她不希望看到生灵涂炭。但作为一个女人,尤其一个被男人爱满满包裹女人。她更不希望自己几个男人为了这些劳什子政治自相残杀。

    不是弟弟杀了哥哥,就是哥哥杀了弟弟,这样争斗原本就没有任何意义。但偏偏魔夜风和皇甫赢那强得不行臭脾气又是那般的相似,害得她非得用极端手段不可。唉,兄弟就兄弟,再怎麽胡闹身体里还留著一样的血y啊──

    在心里一边叹息著这两个任性死家夥,幕清幽一边烧饭、收拾房间、整理去後山密林会用到的东西,整个白天她就在这种闲适中静悄悄度过。

    但当天际隐去最後一道落日余晖,她那末梢微挑星眸就像觉醒母狮一般变得精明犀利起来,全身上下都进入了备战状态。只见她穿上夜行衣,背上准备好包袱一个人用轻功迅速潜入了後山,在那茂密幽森密林里踏月疾行,没过多久就隐入了这深就像永远看不见尽头林子里。

    “咕……咕……”

    月亮挂在树木枝头,白惨惨颜色看上去有些诡异。女人用轻功飞奔了一会儿,发现无论怎麽加速周围树木也一样多,道路也一样不好走,便卸了劲儿从树上跃到地面上来。

    耳边响著猫头鹰古怪叫声以及各种虫鸣,一阵冷风拂过她冰凉面颊,让她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想不到这个地方y气还挺重。”

    鼻尖嗅著茂林深处浓重潮湿气,她从怀中掏出火折子点上仔细查看起四周来。

    後山原本就未经开垦过地方,当时为了注重风水,才将皇宫盖在此处。但另一方面也要防止敌人从这里偷袭皇宫,才一直保持著它最天然模样。

    细一查看这些树木少说也有几百年历史,一棵棵粗壮无比,枝叶纠缠,就像一个天然屏障。即便现在已入了深秋,?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