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50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3:1:47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斜眼瞄到男人深陷入自己r中的长指,幕清幽忽然读懂了那暴烈背後的孤独与自卑。心中的一块专属於他的地方变得越来越软,到最後竟然因为他而化成了一滩温柔的水。

    傻瓜……真是傻瓜……

    若是不喜欢你又怎麽会回来?若是不在意你那她现在被认作不知是从哪里来的野女人又是为了什麽?

    “你、想、要?”

    黑眸变得越来越暗,男人的气息变得粗壮,坚挺的鼻梁正对著幕清幽的脸一字一句的咬牙重复。

    他的身体在悸动,他的心也同样在悸动。

    原以为这个世界上不知死活的女人只有幕清幽那妖精一个而已,现在看来,恐怕不止一个。

    “嗯,我好想要哦……王……给我……给我……”

    亲密的靠近他强壮的身躯,幕清幽顾不上自己的手腕被攥得越来越紧,主动低头吻向他的脸、他的脖颈、他的喉结和那总是冷抿著的薄唇。

    女人的吻令皇甫赢困惑,也让他迅速的沦陷。

    不知什麽时候开始,他已经松开了代表著抗拒的手掌,转而强烈的回应起对方的甜蜜。他们的身体紧紧相贴,四片嘴唇也慢慢的粘合在了一起,不停的蠕动。

    “哦……”

    幕清幽发出轻喘,只因皇甫赢闭上了那幽深的瞳眸翻身压在她的身上改为正面进攻。

    “你的乃子很软……”

    一边恣意的亲吻著女人的红唇,皇甫赢一次又一次的将舌头伸进她的口中搅动。同时,他的双手也向下寻找著心仪的部位,并且霸道的握住。

    “嗯……”

    顾不上回答著他的称赞,幕清幽越来越热,越来越渴望他带来的快乐。

    胸部被男人用力的揉动著,像两团洁白的奶冻性感的轻颤。她张开嘴专心的回应著男人的舌头,用自己的软舌调教著他、指引著他该如何转动,如何顶弄,如何跟著她舌头运动的角度将彼此的唾y玩出y靡的浪丝。

    “哦……丫头……你很会伺候男人……”

    额头已经分泌出一层汗珠,皇甫赢吻著身下的女子,被她弄得越来越舒服,不由得发出一声由衷的窥探。

    “只要王喜欢就好。”

    含住他的舌尖微笑,幕清幽故意挺起胸部将双r送进他的大掌之中渴求爱抚。

    “这里也要亲亲……”

    撒著娇,她嗲嗲的要求。

    “好……亲亲……孤王给你亲亲……”

    女人带著童真的话逗笑了皇甫赢,让他的吻一路向下最终盘旋在她的r尖之上。

    可恶的坏男人,也不是什麽技巧都不懂嘛。只见他没有像别人那样一碰到那两个柔软的小果就立刻含住吮吸,而是隔著一段距离伸出舌尖,用最有力的那个部位对准那殷红的圆端轻舔,就像是她方才亲吻他的r棒一样。

    “啊……哎呀……”

    被皇甫赢这个意外的举动弄得痒痒的,幕清幽挣扎著想用手推拒,却被对方d察先机的捉住她的两个手腕死死的钉在她的头颅双侧。

    “既然说要就不许中途说停,看孤王今天怎麽满足你那s浪的需要!”

    邪笑著加快舌尖的运动,到最後如同蜂儿振翅一般的频率迅速扫打著女人已经充血的茹头。如同这般轮流疼爱著她的两边r蕾,直到把幕清幽的胸部刺激得微微泛红,两个茹头全都挺硬的勃起之时,皇甫赢这才满意的埋首,放任自己的俊脸摩擦轻薄著女人又大又圆的双r。

    “好大……真好吃……”

    张开嘴巴一口一口狎玩似的啮咬那动情的rr,皇甫赢时不时将整个尖端连同茹晕一起含进口中大口的咀嚼。

    “哎呀……哎……”

    这男人,怎麽这样啊!

    被他这种羞人的玩法弄得胸部又热又痛,沈甸甸的如同涨奶一般。饶是身经百战的幕清幽也情不自禁的羞红了脸,扭动起滑腻的身子不准他再继续。

    “乱动什麽,本王还没吃够!”

    佯装发怒的轻拍了一下幕清幽的软奶,皇甫赢笑得越发邪恶。

    天哪,这是那个皇甫赢吗? 那个遇到女人只知道横冲直撞的冷木头!他是什麽时候学会这麽多玩乐的技巧的,就会折磨人让她不好过!

    幕清幽看著拍打过自己的胸部却因满眼都是那诱惑的r波震颤而觉得兴奋的皇甫赢又一下接一下的拍起了自己的茹房,还用手指夹著她的茹头向两边轻扯……迷人的俏脸越来越红,到最後只能乱动著头部发出暧昧的呻吟。

    “啊……不要嘛……王……不要……”

    “为什麽不要,这样不是很爽吗?”

    一边拍一边低下头用自己的嘴巴戏玩,皇甫赢完全快乐得像是变了一个人。

    其实,恐怕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麽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但是男人的心里其实都隐藏著最原始的兽性,那种邪恶的性j手段其实不用任何人教导自己就能无师自通。只是因为他从小就受到正统的教育又一直以玩乐女人为耻,所以才在不知不觉中压抑了这种潜在的兽性。甚至是能与女人欢爱时,也因为道德上不允许而无法释放这种强烈的激情。

    但是现在不同,他吃了强力的c药,又有美酒做药引。被幕清幽背叛而产生的怨恨令他浑身都不对劲了,接著药劲儿竟然激发出他心底埋藏二十几年的y欲……

    这样的话,他一会儿会慢慢变成比魔夜风更加邪狞的y魔,也没什麽好大惊小怪的了。

    “摸摸你的奶,再玩玩你的小x……”

    俊脸涨得越来越红,到最後还浮现出不自觉的傻笑,直把幕清幽看得浑身发抖。

    胸部已经被挤压成了奇怪的形状,茹头上还吸著他不知节制的嘴唇。但是下一刻,皇甫赢就心满意足的松开了口,并且大喘了一口气。

    “什、什麽?”

    後面的那句话幕清幽没有听清楚,等明白了过来自己的下半身竟然已经被对方拽著她的双腿完全的提了起来,而後,她雪白的p股就狼狈的落入他可怕的掌控之中。

    “嘿嘿嘿,这就是女人的小sx吗?长的可真好看……”

    嘴里说著含混不清的y话,皇甫赢跪坐起自己的身体,捧著幕清幽的雪臀慢慢地研究了起来。

    “喂……你!”

    身子被像布娃娃一样狼狈的折了过来,女人劈著双腿,膝盖都差点撞到了自己的脸。她的一切这下都被那个神志不清的男人给看光了,见皇甫赢低著头一直盯著自己的私密部位不放,她忍不住乱蹬起了双腿想要让他放开她。

    “不要乱动,踢到我怎麽办?”

    不满的捏住那丰盈的臀r,皇甫赢轻哼了一声,随後就放肆的前後将她的p股摸了个遍。

    “好嫩好肥的p股,干起来一定很舒服。”

    说著,他还实验性的将中指深入到他所认为的那个x中去,却立刻被死死咬紧。

    “这麽紧?喔……”

    赞叹了一声,他忍不住开始抽动起来。

    “你出来……那是……哦……嗯……”

    幕清幽闭上眼,任由这个白痴男人用手指干著自己的菊花。

    连d都会认错,看来他醉得可不是一点半点。

    “这里也很美,像粉色的玫瑰花一样……”

    一边继续用手指抽c著幕清幽的菊x,皇甫赢最终低下头舔上了前端的细小花缝。

    幕清幽的y部原本就生的好看,要不然也不会迷得那麽多美男围绕著她一个人团团转。

    粉红色的y蒂很快被男人的长舌缠上,幼嫩的小y唇轻颤著,不一会儿就被舔得兴奋自动的向两边分开露出中间隐秘的小x口。

    “嗯……啊……”

    虽然羞耻,但是看著男人是如何为自己舔y的也是一件极其刺激的事。花口在皇甫赢上下的来回舔弄下不一会儿就吐出晶莹的y水儿来,将女人的娇花滋润得更美豔。

    “什麽味道……好甜……”

    不明所以的男人见那美丽的小rd不断流出芬芳的花y,粗砺的舌尖忍不住移动过去卷起那甜水吞进自己的腹中。

    “嗯嗯……啊!”

    没想到贪婪的家夥一尝到所谓甜头,便兴奋的抱著幕清幽的臀部不放将整条舌头都c进了她的小x里,惹来她的尖叫。

    安抚3 <高h 慎>

    “哦……”

    用手指不停的描绘著幕清幽身下的唇形,皇甫赢的长舌极尽所能舔食她柔软的甬道,将流出来的花y全部吞进腹中。

    “好痒……嗯……”

    全身的血y因为姿势的缘故积聚在女人的头部,让她的俏脸因充血而变得越发红润。她的皮肤雪白而光滑,窈窕的身体正在男人宽阔的怀抱中被用尽各种方式不停的侵犯。不一会儿就耗尽了全部的力气,变得汗湿虚软。

    “啧啧……嗯……”

    对准幕清幽的小x像是同它接吻一般又吸又吮,皇甫赢抽出c在她菊花中的手指改为撑住她丰腴的臀部专心的按摩捧推。y荡的手法充满渴望,就像是要把眼前的美臀给玩坏一般。

    “我累了……王……放下我……”

    体力渐渐耗到了极限,幕清幽无力的垂下双手摊在床上喘气。腰椎处开始发麻,两腿之间却还被皇甫赢时而温柔时而狂暴的含著,让她无助得很。

    “怎麽,不想玩这个了?”

    察觉到对方的异样,皇甫赢这才抬起头来贪婪的舔著湿润的薄唇露出坏坏的笑容。

    “嗯……放我下来……我好累……”

    下t因为舒爽而轻轻抽搐著,幕清幽抬眼望著男人刚毅的下巴与自己腿心处湿濡的粉嫩所形成的强烈对比,连声音都变得有气无力。

    “呵呵,我可不喜欢怀中的女人是这副死样子。既然你不想动了,那麽我就来帮你动!”

    说完这句话,就见皇甫赢当真将抱在怀里的美臀放到了床上。但是幕清幽还没来得及因此深吸一口气,就看见他直起雄健的身子,将两个刚强有力的手臂c进她的膝後将她双腿强行分开,摆成一个随时可以进入的姿势。

    “啊……”

    伴随著美人的一声尖叫,只见皇甫赢低下头任额间几缕凌乱的发丝垂荡下来为他增添了一丝野性的美感。结实的身体向前顶,腰间的硬挺不用手扶自己就像长了眼睛一样对准那红豔豔的小x就用力的c了进去。

    “啊……太大了……好粗……”

    男人的粗壮从来都是幕清幽又爱又怕的理由,感到下半身慢慢地被一个滚烫的巨棒给撑开,塞得一丝空隙都没有,她只好抓紧身上的床单配合对方的动作让他进的更容易些。

    “放松点,你吸这麽紧我进不去。”

    跨间的巨杵尽管已经将最大的头给塞进去了,但是明显女人吃他吃的很勉强,从他的角度看去更像是她在努力的排挤他的存在。

    “嗯……好……”

    强忍著被进入的酸麻,幕清幽尽力放松小x里面的肌r配合皇甫赢的挺动。在这样的紧密动作下,男人的眼神变得越来越y鸷,到最後健腰用力一摆终於一c到底。

    “好了……哦……”

    当自己完全埋入女人身体的时候,皇甫赢感觉自己彻底的沦陷了。

    下半身的勃起因被吸吮而变得越发坚硬敏感,柔软的甬道湿润而温暖,就像是一个器皿把他的全部都容下。在她的体内,是一个极度美好的世界。没有纷争、没有背叛、没有教条和责任,有的只是他作为一个男人能够放肆追寻的快感以及完全放松自我的梦境。

    於是他很快便开始律动起来,无论是三长两短还是扭著腰画弧……周围的一切都变得不再重要了。重要的只是他的yj被吸紧,麻痒痒的舒服感从下腹部开始像全身扩散,令他四肢百骸都变得温暖而舒畅。

    “嗯……嗯……”

    两脚很自然的夹住皇甫赢的腰并且随著他的顶撞而摆动,幕清幽朦胧著双眼抱紧男人强壮的躯干默默承受著他所给与的一切。

    被男人不停的抽c是什麽感觉?这种滋味用语言无法贴切形容。

    她只觉得自己那最私密的一处与他的性器紧紧相连,两个人如同饥渴的野兽一般缠在一起纵情交欢。

    滑腻的体y被他一波一波的带出x外,打湿了身下的床单。硕大的g头在她体内强悍的运动,不时的顶撞到她最敏感的地方,让她呻吟连连。

    “c死你……干死你……嗯……你太迷人了……”

    两个圆球啪啪的拍打在幕清幽的y户上,让她痛也让她兴奋。粗壮的j根每一次都将那两片薄薄的小y唇带进x内不停的翻进翻出蹂躏得红肿不堪。男人吼叫著,说著下流的y话,身上的汗珠却与女人交融在一起,热血的很。

    “女人生来就是要被男人c的是不是?不然的话为什麽你们身下面的d总是那麽容易就湿润了呢。”

    光是不断的抽c著幕清幽皇甫赢还觉得不满足,大概动作了几百下之後他就将她的身子反过来让她趴在床上,自己从背後重新c进那花y泛滥的rd里。

    “嗯嗯……啊……”

    红唇快速的吐著热气,幕清幽任凭男人从背後贴住自己起起伏伏。

    “我c……啊……我c进去的时候总会有种快要死了的感觉……你也会有麽……”

    低头一边律动一边亲吻女人的肩膀,皇甫赢闭上眼,表情扭曲的充分享受著这一美好的时刻。

    “喜不喜欢我c你?嗯?要不要我一直这样干下去?”

    粗糙的大掌绕过她的腋下攫住一只饱满的茹房用力的揉捏。不摸他的手心会痒,只有一边占有著她的身体一边还玩弄那两个软奶才会令他觉得满足。

    小x和茹房是女人们与生俱来的性特征。而这些正是令男人日思夜想恨不得细细把玩窥探的诱惑源头。

    “热……好热……”

    原以为皇甫赢发泄发泄就会觉得舒服,不再像之前那样想不开总是y沈著脸独自生闷气。但是幕清幽流著一头香汗,高c到快要虚脱的时候却发现,对於闷s来说,做a是永远不会够的。

    那她今天岂不是要被玩死了?

    “回答我!”

    不满意女人径自岔开自己想听的话题,皇甫赢一而再再而三的问她,用身体折磨她。直到幕清幽颤抖著p股,红著脸,带著哭腔对他轻吼──

    “喜欢……我喜欢你干我……用力玩我……用力……”

    “哦哦……呃!”

    没有男人听了如此耸动的话语之後还能忍耐得住。於是,在下t不断的摩擦与摆动的瞬间,皇甫赢心满意足的加快动作在女人体内s出洁白的激流。

    “真舒服……”

    s完精後,男人从小x里面退出来,翻到在一边大笑。

    “这才是生活吧──作为一个皇上,就是要享受不同的女人才对得起自己吧?”

    没有理会身边累瘫了的女人因“牺牲了”自己却换来这样不知死活的一句话而蓦地皱起的细眉。当幕清幽挣扎著爬起来正想给他脑袋来一拳的时候,皇甫赢却又翻过身来重新压到了女人的身上。

    “再来!”他快乐的喊道。

    而女人却耳膜轰鸣,目瞪口呆的僵住,双腿已经抖动得如同风中的落叶。

    整个夜晚,皇甫赢都沈浸在这种激烈放纵的夜里无法自拔。

    床上床下、桌子上窗台上,男人用尽各种姿势玩弄著幕清幽,把她的小xs得慢慢地,稍微一动就会流出jy。

    如果说,幕清幽的牺牲只是为了满足他一场发泄的话──

    那麽今天,皇甫赢一定会发泄个够本的。

    偷吃,你真敢?!

    皇甫赢醒来的时候,头痛得像是快要裂开。

    宽厚的大掌不习惯的揉抚著自己发酸的健腰以及像是睡落枕了一般的脖颈,心里说不出是什麽奇怪的滋味。

    像是很满足却又潜伏著深深地罪恶一般,他昨天晚上好像做下了什麽了不得的大事。但是这件事儿似乎还有点见不得光,尤其是不能让某个性格独立却美丽的不似凡人的女人知道……

    “糟了!”

    狼狈的从狼藉一片的床上爬起身来,皇甫赢眼角瞄到身边那个背对著自己正睡得很熟的女人l躯心里涌上一股强烈的不安。

    看看四周,这里根本就不是他的御书房,更不会是他与幕清幽共处一室的爱巢。这个装潢著妖媚的色调以及对自己而言过於陌生新鲜的地方分明就是隐藏在皇宫角落被他冷落已久的那座“陛下专属”的销魂殿──

    传说中的三宫六院,那个他自登基以来从未踏足过的领域。

    而这个看上去被蹂躏了一整夜的女人,大概就是他妃子中的一个吧……

    “我该不是真的做了什麽对不起她的事儿吧……”

    迟疑的抚著自己发痛的额头,皇甫赢艰难的回想著昨晚的一切。印象中他喝了很多酒,还因为赌气吃了一些不该吃的c药。

    对了,c药!

    那药还是之前印无忧还在当御医时塞给他的,说是有助於他的房事。一想起印无忧那暧昧又邪恶的笑,他就该猜到这药绝对不是什麽一般的东西。一旦服下,对於男人来说就是一场惊天动地的浩劫,不发泄个精尽人亡是不会真的罢手的。

    惨了惨了……

    看来他不只做了那种会对不起幕清幽的事儿,而且还做得很开怀、很痛快!

    感觉到身边那个女人似乎十分疲倦,而他光是承受著自己一向强壮的身体传来的丝丝疼痛,就该猜想到他们昨天晚上做a做得有多激烈。

    该死的!

    狠狠捶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皇甫赢呻吟了一声心里说不出的懊恼。

    真是个窝囊废啊……他皇甫赢什麽时候这样畏畏缩缩过?

    明明就是打定了主意出来寻欢,故意要气气那个不把他当回事儿的女人的。可是为什麽,他现在一点都感觉不到报复的快感,反而觉得自己很龌龊,很肮脏。就像所有三妻四妾的下流男人一样,是个只要自己开心什麽都可以不在乎的不负责任的败类。

    老天爷──

    他会不会太贱了一点?

    才玩了一个女人而已就这麽看不起自己,那幕清幽左拥右抱著四个男人不是也照样活得越来越滋润麽?

    他这样算什麽!

    根本就是个没有惩罚到任何人,反而一直在跟自己怄气的傻瓜而已嘛!!

    “为什麽……我做什麽都是不对的呢!”

    随便捡了一件外衣披上,皇甫赢苦著脸痛楚的想要夺门而出,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的理一下现如今凌乱的思绪。他得想清楚,自己究竟要的是什麽,这以後的日子到底该怎样去过。

    他原以为所谓的“出轨”能带给他欢乐。但是现在看来,这一切都只是他一个人的天真而已。

    因为到现在为止,幕清幽那边还一点反应都没有。他连想都不敢想,对方会不会对他所做的幼稚的一切根本就不在乎!

    是啊……

    万一她根本就不在乎,那该怎麽办?

    那他堂堂麒麟国的国君岂不是连最後一点尊严都没有了!

    心里的每一个念头都是理还乱的矛盾,像无形的网将他牢牢困住。皇甫赢心里很酸楚,难过的无以复加。

    “喂,滚回来。这麽大清早的,吃完了就想跑?”

    然而,正当男人的右手触及到门板,想快速消失在这个不该来的地方之时,一个冷冷的声音却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令他讶异的回过头来目瞪口呆。

    只见幕清幽不知什麽时候已经从床上坐起,织锦被单裹著她雪白的胴体。她看上去很是劳累,但是一张明豔的俏脸上却是没有半点表情,像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前兆。

    “你……你你……你……”

    这个变数是皇甫赢所万万没有想到的。他从来不会认为如此戏剧化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昨晚偷吃过的一夜情人居然变成了自己心心念念想要刺激的发妻。

    玩笑开的太大了吧?

    大到令一向严肃的他竟然长大了嘴巴结结巴巴连半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口。

    “你什麽你?滚过来!你欠我一个好解释啊──”

    用手向对小狗一般勾勾手指头,幕清幽拍著身边的床板对那看上去狼狈之极的家夥下了最後的命令。

    做坏事是会被发现的 中h

    “什麽?”

    听到幕清幽对自己不客气的命令,皇甫赢小心眼儿的皱起了眉头。

    这是要造反了吗?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更不用说对方不过是一个女流之辈而已!

    但是不可否认的,皇甫赢从来不是一般没脑子的等闲之辈。眼见事情变成现在这样,他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昨晚自己只是跟这个女人睡了而已。

    真是的,她什麽时候变得这麽手眼通天了?居然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赶走他的那些j妇自己堂而皇之的取代了侍寝的地位,并且现在还露出一副捉j在床的生气表情。

    不过──

    诧异归诧异,也许连皇甫赢自己也没有察觉到,当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出轨而只是被这个小狐狸算计了而已,在心里他是著实的松了口气的。原本紧张混乱的心绪也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愣著做什麽?我说的话你没有听到麽!”

    见皇甫赢一直没有什麽反应,只是俊脸一阵红一阵白的,看上去很纠结。幕清幽强忍住笑意将母夜叉的角色扮演到极致。

    说实话,对於皇甫赢的这次冒险,她是不生气的。

    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亏欠了沈稳守旧的皇甫赢,在情爱上只是任性的享受他单方面的付出,而没有像对待其他男人那样既热情又真诚。

    嫁到麒麟国成为他的妃子她不是真心的。

    同他上床取悦这个感官鲁钝的男人她不是真心的。

    後来因为神乐的事毫不留情的突然从他身边消失她也没有顾及到他的感受……

    现在想来,除了用现在这种方式慢慢的补偿他,满足他作为一个大男人被自己老婆吃醋撒娇的虚荣,没有更好的方式能弥补她心中的愧疚了。

    千言万语,她只是想告诉他,她是爱他的。

    因为他的痴、他的傻、他的木头脑袋。她幕清幽此生一定会在心里为他留一个专属的位置,将自己本不多的爱也分给他平等的一份。

    “为什麽你会在这里,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吧?”

    轻咳了几声打破气氛的尴尬,皇甫赢看著不远处那气鼓鼓的小脸,心里有点甜丝丝的却还是忍不住拿乔故意板起脸来气她。

    呵呵,看她做的这偷偷摸摸的一切啊──

    这个小东西其实还是挺喜欢他的吧?不然也不会偷梁换柱,现在又一副明显在吃醋的模样。

    心里这样想著,原本应该下垂的嘴角却忍不住上扬。男人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此时的表情有多麽的古怪。

    “我再不来自己的老公都要变成大色魔了,你这个大骗子。”

    察觉到男人死板的表情里其实隐藏著偷笑,幕清幽的心莫名的就柔软了。连原本应该气势汹汹的话语也说不大声,改为淡淡的斥责。

    怎麽会有这麽傻的男人?她才稍稍表露了一下醋意就能令他快乐成这样?难道在他的心里自己一直都是把他看做一文不值的炮灰的吗?

    想到这,幕清幽的心里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果然是的吧,其实这个外表冷硬的家夥一直都在害怕吧……

    他从没爱过什麽人,第一次爱上的却是一个不能给他全部爱情喜欢“朝三暮四”的小妖精,甚至於她还不知廉耻的勾引了他的弟弟。

    在皇甫赢的心里,这样的事实一定折磨了他很久。在无数个不知所措的夜里,她一定曾让这个男人因为思念与不解而痛不欲生。

    她,真的很该死啊。

    原本想掩饰的,但是心里的酸楚无论如何都挡不住。眼泪就这样流出了美瞳,柔嫩的嘴唇也跟著抽动了起来。下一瞬间,幕清幽羞愧的用双掌捂住自己哭泣的脸庞,为皇甫赢的真心而感动与自责。

    “呜……呜……”

    难过的心思混著心疼,让她的情绪再也遮掩不住。幕清幽的身体还藏在被单里,但是l露出来的双肩却已是抖得不成了样子。

    这一下的变故把皇甫赢彻底的吓坏了。

    他原本还在心里组织了好多的话要继续气她,让她知道自己并不是非她不可,还是有很多美丽贤惠的女子等著他来宠爱的。尽管这不是事实,但是他就是想为自己挣得一丝尊严,然後期待著她能将注意力多放在自己身上一点。

    但是没想到,嘴巴才张开了一半,这个女人居然就真的这样毫无预警的哭给他看。

    天呐……

    她怎麽能这麽伤心,怎麽能就这麽狠毒的把他的心都快要哭碎了呢?

    “你、你怎麽了?别哭啊……”

    不知所措的走上前去站在床边看著幕清幽哭泣,皇甫赢心里也不好受,伸出手想碰她又怕被拒绝。一时之间进退两难,俊脸y沈的吓人。

    “呜……啊……啊!!!”

    感觉到男人就站在自己身边,幕清幽想拭去眼泪恐怕也来不及了。心里的话说不出来只能借助著情感发泄,於是她干脆挪开自己的素手满脸泪痕的哭得更大声,像个孩子一样边哭还边蹬著被子捶著床褥撒气。

    “你到底……怎麽了嘛……”

    见自己的心肝宝贝哭成了泪人儿,皇甫赢垂下双肩彻底的被打败了。小心翼翼的在她身边坐下,男人试图将幕清幽搂进怀中细细查看。

    谁知他的手臂还没来得及碰到她的身子,这女人居然抡起拳头结结实实的给了他一个黑轮眼。

    “嗷!”

    男人狼狈的大叫一声,捂著自己的眼睛摔倒在一边。

    “谁准你出来寻欢作乐的!你不是说这这辈子都要专宠我一人麽!”

    打在情郎身上,幕清幽自己其实是蛮心疼的。但是一时之间她也找不到更好的方法来掩饰自己因为爱他才哭的事实,所以干脆就当作是委屈的哭泣,好让他感觉到自己的在乎。

    好痛……真的好痛……

    莫名其妙的挨了一拳,皇甫赢趴在床褥上哭笑不得。

    这女人还真是个悍妇啊──吃醋就吃醋,干嘛真动手打人啊。她就不怕犯了冒犯君主的大罪被杀头麽?

    “喂,你闹够了没有──”

    脸上的疼盖不过心里的甜,男人苦笑自己真是个贱骨头,明明被打却还像吃了蜂蜜一样。

    “还没。”

    抽泣著回答著他的问话,见男人稍稍坐直了身子,幕清幽出其不意的伸出另一只拳头,再次招呼上皇甫赢的另一只眼。

    “啊!”

    原以为她打过了自己应该消气了,皇甫赢狼狈的倒在榻上捂著自己的两只眼睛只觉得一阵昏天黑地,什麽都看不清楚了。

    低估这个女人的力量了啊──

    他都差点忘记了幕清幽的前身是魔夜风那个混小子派来的j细,武功那可是一等一的高。

    完蛋了……

    不知道他这两只宝贵的眼睛是不是会就此废掉……

    “你这个心口不一的大白痴!敢背著我出来找其他女人,你就不知道会有什麽可怕的後果吗!”

    收回自己的拳头幕清幽暗叫不好,幕清幽趁男人看不见的时候懊恼的吐了吐舌头。

    糟糕了,是不是演戏眼过头了,看起来这家夥被自己打得还蛮惨的哟。

    “你别生气,别生气……孤王现在知道了……”

    被幕清幽这麽一闹,皇甫赢闭著双目一个翻身,大剌剌的直接仰躺在床上。就在幕清幽不解这个家夥究竟要做什麽的时候,男人的喉头突然震动起来,发出快乐至极的笑声。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只见他越笑越开心,到最後甚至忍不住抱起一边的薄被将自己的俊颜埋入其中磨蹭。

    真好呢──

    他的女人是真的很在乎很在乎他,不管幕清幽用了什麽方式溜进来,不管她现在为什麽哭泣又为什麽发怒。这些在他眼中都是爱的表现,至少他已经能感觉到她对他的在乎了……

    这就够了,不是麽?

    “喂,你一个人傻笑什麽劲儿。”

    担心皇甫赢被自己的那两拳给打傻了,幕清幽赶紧凑过去小手抚上了男人的头。

    “别以为你笑几声我就会放过你哦,我警告你以後绝对不可以出来找别的女人,听到没!”

    看上去是在对自己的相公发出骇人的警告,但实际上幕清幽很焦急很想查看他的伤势。孰料下一刻,赤l的身体就被强而有力的臂弯带进了温暖的怀抱中。

    “听到了,娘子大人,孤王以後再也不敢了。”

    紧紧抱著自己的爱人,皇甫赢鼻子酸酸的,薄唇搜寻著她的额头印上自己感恩的吻。

    “我们以後都要好好的相爱,再也不分开,好麽?”

    给了她想要的承诺,男人也索求著自己在乎的保证。

    “嗯,再不会分开了。”

    见皇甫赢抱著自己脸上露出幸福的表情,幕清幽也笑了,用力的点点头并且坚定的回答说。

    “你要相信我哟,相公──”

    “来,你要多吃一点,今早才打完人,很累吧?”

    将盘中削得薄薄的烤鸭r沾酱连同上好的瓜条与春葱卷进香喷喷的春饼中,皇甫赢笑著将手中的卷子递给坐在自己旁边的幕清幽。

    “哼──”

    听到男人揶揄的笑话,女人的脸上一红扁起嘴接过食物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都变成一只大熊猫了,居然还这麽多话!

    不过也幸亏自己今早y错阳差的给了他两拳,将他打成了熊猫眼没脸上朝只得抱恙一段时间。这平时忙的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家夥才有功夫如此悠闲的陪自己在这风光秀美的别院里吃烤鸭品茶一同风花雪月。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们两个都成亲那麽久了,似乎也没正经二百八的像这样幽会过。食物一端上来就遣散了随从与侍女,只剩下她和他在这大自然中作乐。这样的生活实在是难得与惬意啊──

    “呵呵。”

    皇甫赢心满意足的望著女人爱娇的样子,心里怎麽想怎麽美。完全不在意她彻底毁了自己英俊的形象。

    他已经知道了她的心意,现在就算是天塌下来他也死而无憾了。

    “这个菜味道也不错,你尝尝看。”

    看著幕清幽小口小口吞咽烤鸭的样子,皇甫赢却仍旧不厌其烦的为她夹上其他菜色。自己只是随便吃了几道菜,一心一意的照顾她。

    “喂,你别光让我吃,你自己也吃啊。”

    抬头迎上皇甫赢疼宠的目光,幕清幽吃的很开心。

    从早上醒来後那番大闹,两个人又搂在一起安心的补了一觉。过後发现男人的眼眶肿了起来不能见人便又边洗澡边打闹了一会儿。此时干干净净的在这风和日丽的晌午吃著可口的食物欣赏风景才算是稍微的闲静下来。

    “我吃了很多呀,你刚才没看到。”

    微笑著端起茶碗嘬了一口香茗,男人的视线由女人的脸庞转移到不远处的草坪,心里灵机一动,升起一个邪恶的念头。

    “我也吃饱了好不好,你一直要我吃我会变成肥猪的。”

    咽下最後一口鸭r,女人满足的舔舔唇,也学他的样子端起茶盏向草坪上望去。

    “你在看什麽?”

    她好奇的询问。

    “我在看这片草地真柔软,躺上去的话一定很舒服。”

    男人深邃的眼眸里呈现出一片向往。

    “……你想干什麽?”

    感觉到对方话里有话,幕清幽警戒的吞咽下一口香茶,媚眼流露出怀疑。

    “要不要在上面来一次?”

    优雅的放下手中的器皿,皇甫赢理所当然的求欢,一点也不觉得有什麽不合适。

    “这里是外面诶,你不怕别人看到?”

    幕清幽吓了一跳,不是没跟男人在外面做过,却觉得对方假如是一向古板的皇甫赢的话就很奇怪。

    “不会有人看到,我命令他们站得很远,即便你叫得再大声也不会有人听到。”

    意有所指的扬起嘴角,男人眯著眼睛有些邪气的看著面前的美人,下半身的东西已经开始蠢蠢欲动。

    “那好吧,来就来!难道我会怕你麽?”

    既然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幕清幽也感觉自己有点兴奋。环绕了一下四周,她蓦地发现这里似乎离皇甫玄紫所说的後山很近,看来这座别院就是她查找银狼下落入手的最佳地点。

    “假如伺候的你开心了,那我以後可以自己常来这边玩耍麽?”

    心念一动,女人娇笑著朝著色欲兴起的男人眨了眨眼睛。她很清楚,没有皇甫赢下令妃子是不能随意在宫内走动的,更不用说没事儿往别院里面跑。所以今天这场性a恐怕是至关重要。

    “你自己一个人来这里做什麽?”

    皇甫赢却不疑有他,打横抱起眼前的佳人大步向那片绿油油的草地走去。

    “这里风景好啊,我就爱。”

    感觉到男人一边捧著自己的臀部,一边解开腰带将外袍脱下铺在地上做床,她趁热打铁的撒娇。

    “好吧,就依你。不过现在你可得都听我的,不然的话我就不准你一个人来玩。”

    心里明白这女人就是个闲不住的丫头,皇甫赢没再多想,一心只想品尝身下的娇躯,纾解自己被她勾起来的欲望。

    “这可是你说的,嗯……”

    见他应承下来幕清幽心下欢喜,但是还没来得及多说些什麽,她的唇立刻被男人热切的吮住了,身体也被平放在他宽大的衣服上。

    “哦……”

    迫不及待的压住美丽的女人,皇甫赢一边跟她舌吻,一边坏心眼的拈起被丢在一边的腰带将她的双手紧紧的绑在了头顶之上。

    “唔……”

    没想到对方一时性起要玩点激烈的游戏,幕清幽有些错愕,气息却随著他舌头的摆动而紊乱。

    “为什麽你总是那麽诱人呢……”

    见佳人被缚,皇甫赢心里产生了一种犯罪的快感。只见他亲完幕清幽的嘴唇便伸出热舌紧跟著舔向她雪白的脖颈、锁骨、耳垂,不厌其烦的品尝著她身上的各处敏感。

    “啊……呀……”

    身子被男人弄得越来越热,女人昂起头将自己的身体送到他的面前。

    “吸我……舔我的胸部……快点……”

    不满足他尚未完全燃烧的热诚,幕清幽渴望著更激烈的碰触。

    “小s货,今天这麽浪!”

    被幕清幽主动地话语刺激的下身更硬,男人一把撕裂她身上所有的衣物,在刺耳的裂帛声中快意的将女人扒了个精光。

    “瞧你……这副s样儿……”

    口中迅速分泌出兽性的津y,皇甫赢粗鲁的捧住那两个弹跳出来的饱满茹房,握在掌心里用力的来回搓揉著。

    “啊……舔我……我要你舔我的茹头……”

    为了得到来别院窥探银狼下落的资格,幕清幽难得的抛开自己全部的矜持,像个女y魔一样请求著男人的蹂躏。

    雪白的身子贴合著男体不断的扭动,连带著她胸前的两个小白兔自动摩擦起皇甫赢粗糙的掌心。

    “今天怎麽这麽浪,我昨晚没满足你?”

    如她的意一手用两指来回揉捻著右边的r尖,男人张开口凶猛的含住另一边不断的用舌头来回拨弄。皇甫赢虽然心里也在暗暗疑惑这女人的变化,但是色字当头谁还顾得了那麽矫情的许多。

    “我要,我就是要嘛!快给我!”

    被对方吸得胸口又沈又胀,幕清幽快乐的呻吟著主动用乃子去蹭皇甫赢靠近的俊脸。两条又细又长的腿不但乖巧的环住了他的健腰,被缚的手臂还高高举著,明显是在欢迎他来采撷。

    “你可真是要命!”

    大叫一声,皇甫赢涨红了俊脸一口咬住口中的乃子印上自己的牙印。大手著急的向下一摸这才发现不知什麽时候这丫头竟然已经完全湿透了。晶莹的蜜y流了他一手,散发著诱人的香甜。令原本还想多做些前戏的他再也等待不得。

    “嗯……嗯……”

    感觉到三根手指一下子挤进自己娇嫩的rd里,幕清幽舒爽的将双腿长的更大,并且随著皇甫赢抽c的动作发出细细的呻吟,臀部伴随著他的节奏在地上扭动。

    此时此刻,她的茹头被吸著、咬著,下半身还被皇甫赢的手指不停的玩弄著。头顶上便是蓝天白云,尽管清风阵阵已是秋意盎然,她却仍觉得浑身上下火热无比──

    看来做a的时候就是不能太矜持,像现在这般冶浪才能享受到更多的快感!

    “受不了了,我要c进去了,好麽?”

    见幕清幽舒服的要命,自己的r棒却硬的发疼,皇甫赢松开口也抽出自己水淋淋的手开始急切的褪下自己身上剩余的衣物。

    “来……c我吧……c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