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45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2:59:59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担心著自己的兄嫂和浮云夫妇,幕清幽每天都心事重重的抱著小狐狸坐在拢翠楼後山的亭子里面发呆。

    她还没有查出究竟是谁暗杀了魔夜风埋在麒麟国里的细作,更不知那个声称自己深爱著小叔子的莲妃是何居心。但是唯一清楚的,就是莲妃一定有问题。

    虽然不晓得皇甫赢本人对这些情况掌握了多少,但是就凭他冷硬傲慢的性格,她还真是十分替他担心。

    “皇甫赢,你还好麽?”

    抱紧怀中暖烘烘的小茸毛,幕清幽眼前浮现出丈夫那张冷峻的脸忍不住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她还记得那男人将自己紧紧抱在怀中的那些夜晚。虽然说不上有什麽爱情上的大触大动,但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她心里总归还是有一些记挂著他的安危的。

    尽管──

    他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

    至少她知道皇甫赢喜欢她,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到要为她一个人而放弃整个後宫,喜欢到不惜为了她去得罪和自己有莫大利益关系的皇後。

    “他不好。”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某些人”刚好拎著一壶上好的佳酿前来寻乐,不凑巧的就耳尖的听到了那些自己最不喜欢听到的三个字。

    “风?乐哥哥?”

    见两人携伴前来又刚好听到了自己方才的呢喃,幕清幽觉得有些尴尬,想要傻笑一下却被怀中的小狐狸叼住了衣襟。

    “啊呜呜!!”

    白儿是凡间罕见的灵兽,那小鼻子可灵敏的很,当然知道此时魔夜风手中的那壶酒是不可多得的好宝贝。光是闻著这个香味儿哟,它就已经撒欢的摇摇尾巴口水连连了。更不用说一会儿讨好了主人叫她赏赐它一口,啧啧,那种感觉呀,一定像是登了仙境一般美好。

    “诶?白儿,你怎麽了?”

    不明白小狐狸又是咬又是扯是要干什麽,幕清幽被它小尾巴s得痒痒的,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

    她原本就漂亮,这些日子有了两个男人的同时滋润更是多了一些媚女的风韵。只见她皮肤就像是吸饱了水分的新鲜花瓣,晶莹剔透泛著淡淡的红晕。一双勾人的细眸清澈无比,像是隐藏了一汪清泉。此时此刻,她一笑编成松散发辫的青丝就随著她身体的震动更显凌乱,但这凌乱之中却透著一股娇慵的美,直把两个男人看得心花怒放。

    “呐,它准是看上你的酒了。”

    还是神乐心细,用手中那把新的铜鼓折扇轻轻点了点自己的手腕就笑著点出了小狐狸的心事。

    “呜~~呜~~!!!”

    见终於有人理解了自己的心意,白儿含泪拼命摇尾巴,小脑袋点的跟不倒翁似的,煞是可爱。

    “切,你又不是狗,干嘛没事总摇尾巴?”

    魔夜风虽然心里跟著欢喜,但是表面上却对小狐狸的殷切不理不睬。锐利的目光一转,利剑般的光芒立刻削到幕清幽的脸上。

    “女人,你想你的男人了?”

    此话一出,幕清幽脸色一沈。而神乐却不动声色的在她旁边找个石椅坐下,有一搭没一搭的扇起了凉风。

    “不是想,是歉疚。”

    其实就是想了,但是幕清幽讲实话吞在肚子里没敢说,因为她知道那结局会有多严重。她很清楚魔夜风不喜欢皇甫赢,从来就不喜欢。更何况他现在用上了“你男人”三个字眼,摆明了就是吃醋,不想死的话还是不要承认的好……

    “想了就是想了,其实也没有什麽。”

    见两人僵持成冷场的局面,神乐突然将魔夜风手中的酒壶拎过来为他们三个人一人斟了一杯。连带著小狐狸面前也放了一个小一号的酒杯,也斟得满满的让它开心。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麽。”

    气闷的板著俊脸坐了下来,魔夜风伸手一脸y郁的端起石桌上的酒杯仰起头就是一饮而尽。

    “哈──”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啊。

    嘘出一口浊气,男人的脸色这才因为酒的滋味过於醇美而稍稍和缓了一些。

    “自欺欺人也没用,”想了一想,神乐看看魔夜风又意味深长的将目光最终落在敛眸不语的幕清幽身上。

    “幽儿喜欢皇甫赢,这一点你到现在都还没看出来麽。”

    “不!”

    原本想以沈默来回应魔夜风的独占欲,但是却没想到神乐一句话就将自己再度推到危险的边缘。

    “哦?是吗──幕清幽,你来告诉我你喜不喜欢皇甫赢那手无缚j之力的男人啊。”

    听了神乐的话,魔夜风手中原本还能被平静握著的酒杯应声而碎,取而代之的是如同粉末一般细细流出他黝黑执掌的碎瓷。这般神力任谁看了恐怕都会觉得胆战心惊。

    这是威胁这是威胁这绝对是威胁!!

    见魔夜风露出许久未见的那般y阳怪气的笑容,狭长的黑眸闪动著地狱般的幽光,幕清幽彻底的骇然了……为什麽呢?明明就是深爱著彼此的两个人,她却觉得此时此刻魔夜风又变成从前那个阎王厉鬼般的男人。

    “我……没有。”

    恐惧的摇了摇头,下一秒锺她咬住嘴唇身子开始瑟瑟发抖。

    抖什麽?什麽世面没见过啊,为什麽因神乐一句话就害怕起来了呢?

    但是幕清幽的确害怕了,她其实很害怕魔夜风对她的内心深处太过关注。因为有的时候,她真的无法跟他交心,因为不确定他会不会作出什麽可怕的事情。

    “你吓坏她了。”

    见好友濒临发作,神乐摇了摇头君子的将幕清幽揽入自己的怀中体贴的护著。

    “什麽都别说了,你有什麽不愿意的?我们这完全都是自作自受。”

    抚摸著幕清幽柔软的长发,神乐充满怜爱的端起她的下巴在她嫣红的嘴唇边上落下轻啄的一吻。

    “我们的宝贝儿其实很可怜诶,经历了那麽多男人,每个又都对她这麽好。动心了也是难免的。”

    “乐哥哥……”

    失声唤出男人的名字,幕清幽抬眼凝望著他淡定儒雅的俊容,一时之间胸腔隐藏了一股强大的压力,想要呐喊些什麽却又只能苦涩的咽了下去。

    “幽儿不哭,乐哥哥知道你的难处。乐哥哥心疼你,只要是你的选择,你做什麽我都会支持你的。”

    摇起铜骨折扇扇去美人颊边的泪痕,神乐睨了魔夜风一眼,似乎是在等他做决定。

    “不可能!你给幽儿收拾行李,今天我们就回骁国。至於麒麟国这里我自会处理。大不了就是我亲自出征,砍下皇甫赢那名不副实的烂皇帝的头当我的点心。”

    说话的时候,男人长袖狠狠一甩,字字铿锵。那威严的神情不亚於任何一个整装待发的大将军,就像是那战鼓声已经滚滚擂起,战马的铁蹄也已经踏足中洲一般。

    “不可以,你怎麽能这麽残忍!他是你的亲哥哥啊!”

    听魔夜风说得认真,幕清幽彻底的慌了。忍不住从神乐怀中挣脱出来一把扯住杀气腾腾的男人的袖子。

    不要啊……不要杀皇甫赢……

    “还说你不喜欢他!”

    忍无可忍的一把钳制住女人的下巴,魔夜风目眦欲裂,他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般粗鲁的对待眼前的小美人了。没想到现在故技重施居然是为了皇甫赢那个贱人!

    “放手!”

    挥扇打掉魔夜风的桎梏,神乐不悦的将幕清幽拉入自己的怀中。

    “你还是没变啊,受不了一丁点的背叛。”

    “早知道就应该把她拴上铁链子绑在我的身边一步都不许离开,也许对於心野的女人这才是最好的方法。”

    恨恨的咬著一口钢牙,男人的长眸竖成了两把剑。

    “小幽儿,你在考验我的耐性,让我质疑自己是不是给你太多自由了。还是你那嫩嫩的小sx实在太痒了,是个男人就恨不得张开大腿让他c上一c。”

    “你……”

    见自己心爱的男人越说越不像话,幕清幽气结,干脆扭过头去不去理他。

    “你冷静点行不行,”不喜欢魔夜风的燥进,神乐忍不住轻啐一声。

    “现在麒麟国的虚实我们还没有打探清楚,既然幽儿想回去找皇甫赢那就让她去找。反正这也是我们当初将她嫁过来计划的初衷。”

    “你──”

    听了神乐的解释,魔夜风和幕清幽互相望了一眼,同时眯眸。

    原来这家夥打得是这个主意!

    “怎麽,我一下子成了敌人了?”

    早料到自己的这一番言论会遭来别人的鄙视,神乐淡然一笑,也无所谓。反而吐著好听的声音将整个谋划娓娓道来。

    “其实计划的性质和当初并没有什麽改变,关键在於这一次幽儿是不是自愿。”

    俊颜一转,扇柄指向抱著狐狸的女人。

    “幽儿你自己来决定,机会就摆在眼前,你想要再见皇甫赢就得帮我们骁国继续查清楚隐藏在暗处的黑手。当然,在这个期间内你要选择在我们兄弟两人之间再加几个男人也随你高兴。如果不愿意,我们就当没有过此事,从此回到骁国除了战争再不踏上这片领土。你看,如何?”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麽……”

    听著神乐的继续陈述,魔夜风的脸由水结成霜,又由霜凝成雪──到最後幻化成一块坚硬如铁的寒冰。

    他用一种极y森、极寒凉的语气对著神乐发出质问,那样子就像是对方已然是他的夺妻仇人。

    “风,我问你──”

    见魔夜风仍不动摇反而还有发怒之势,神乐也变得严肃起来,嘴唇轻吐出几个十分凝重的字。

    “现在若要你选择,要江山,还是要美人?”

    我会做到的

    “美人。”

    也许有那麽一瞬间的迟疑,但是下一秒锺魔夜风就极其坚定地说出了自己的选择。

    “我要美人,我不希望我的女人再去别的男人怀里涉险。”

    边说边伸手将幕清幽的小手抓握在自己手中,魔夜风浓郁的剑眉舒展开,目光定定的,坚毅之中透著铁汉柔情。

    江山也许重要,但是没有美人来分享夺取江山的成果那麽人生也是落寞惨淡的很啊。

    “是吗……”

    并没料想到自己的好友也会有全然不爱江山爱美人的一天,神乐笑了笑,想起当初站在他面前的那个杀气蓬勃的少年,只能感叹世事多变。尤其是一个“情”字,谁都逃不过,居然能将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变成这种痴情汉。

    “那恭喜你,终於有了这个世界上最能令你幸福的牵挂。”

    见魔夜风执意牵著幕清幽的手,神乐也不强留,将美人再度让到了他的怀中。

    “为什麽这麽问?难道你不是?”

    见神乐只是淡淡的看著自己和清幽相拥,温文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过激的情绪。魔夜风狐疑的回忆著方才两人的对话,不明白他到底是想说些什麽。

    “不是,我要江山。”

    无视男人眼中一闪而过的讶异以及幕清幽略带失望的眼神,神乐幽幽的望向远方嘴唇嚅动著吐出一句让人觉得无情的话语。

    “乐哥哥……”

    说不上是什麽感觉,是失落……还是比这些情绪更浓郁的东西。幕清幽见神乐一副决然的淡定,完全没有後悔或者解释的意思不禁苦笑了一声。

    对啊,这才是她的乐哥哥──

    从来都将国家百姓放在第一位却完全不在意自己究竟是不是至高无上的王的真龙天子。

    他生来就是做皇帝的,因为他骨子血y里流的都是帝王家的灵。他可以不图虚名,不享荣华甘愿退居人後做一名卑微的鬼将军。但是战争来临时,却比任何人都更担忧自己的国土以及子民的安危。

    在他心里,自己大概永远都属於儿女私情的那一列,终归是抵不上黎民百姓的幸福来得更重要些吧……

    “别怨我,幽儿。我也是被无奈啊……”

    不忍看她忧伤的脸,神乐尽管仍维持著风雅的姿势,但是背脊却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变得僵硬了起来。

    “这就是你的想法?因为想要情报所以让我们的女人再度回到皇甫赢那个混蛋的身边?打仗就好了嘛!”心中的不悦再度燃起,魔夜风拂袖咆哮。

    “我就不信,就凭本王的实力再加上你的智谋会踏不平中洲这个鬼地方。到时候,即便皇甫赢那贱人再傲慢,恐怕也得对我俯首称臣。用不著幽儿再受委屈。”

    “你……你怎麽就不明白!”

    见魔夜风一直执迷不悟的喊打喊杀,神乐的头隐隐作痛起来,忍不住出声轻叱。

    “不可以打仗,真打起仗来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

    “死人就死人,一将功成万骨枯,原本就是真理。”

    不屑於神乐的妇人之仁,魔夜风杀气一起就势在必行。

    “等我们回骁国,我就……”男人气宇轩昂的身姿因为染上了浓重的戾气而变得更加骇人起来,然而他话尚且说到一半,一个温柔却坚定地声音就将他硬生生的打断了。

    “不要,我去。”

    说话的是幕清幽,面对著同时愕然的两个男人,女人整理了一下苦涩的情绪露出自信的笑容。

    “我一定会将藏在麒麟国的幕後黑手给揪出来的。”

    “幽儿!”

    话音刚落,女人就感觉腰间一紧,是神乐将自己狠狠的抱进了怀中。

    “恨我吗……”

    吸了一口气,男人敛下细眸忍住感动。

    “乐哥哥,我答应了骁郎,要保护自己的国家啊。”

    “好……好……好啊……”

    连说三声好字也无法表达自己的心情,神乐为她的理解而哽咽。

    “你们!”

    在一旁的魔夜风瞥见大局已定,心里说不出来的愤懑,却被神乐怀中的幕清幽猛的转头用力扯住了他转身欲去的长袖。

    “风哥哥,等我,好吗?”

    令人激动不已的,幕清幽第一次叫出了那个他一直都想听的名字。

    “哼!”

    就因为这三个字,魔夜风的心里难得的立刻柔软了下来。

    为什麽……就是拿她没有办法呢?

    唉──

    “如果他为难你,记得随时都可以回来。”

    残缺的相公1

    幕清幽再度回到麒麟国的皇宫里的时候,整座宫殿都被震惊了。

    御林军里三层外三层将大殿中央的这个美丽的女人围了个密不透风,一根根锋利的长矛对准了她的要害,只等君王一声令下就能将她血溅当场。

    怎麽回事──

    眯著末梢微挑的美眸冷冷的扫视了周围一眼,幕清幽心中有千百个谜团解不开。什麽时候她堂堂麒麟国的幽妃娘娘成了祸国殃民的罪人了?需要举殿上下全神戒备来将她困於此处,以防她做出对大王什麽不利的事。

    看来她不在的这些日子,这里似乎发生过什麽。

    “没想到你还有胆子回来。”

    正当她蹙眉深思这究竟是一个什麽场面的时候,一个低沈好听的男音就在此刻适时的响起。

    “你……”

    见到皇甫赢一如往昔的冷酷俊颜,她原本惴惴不安的心忽然就沈静了下来。

    远远望去,从帘幕後缓缓走出的他依然是那麽的威仪,那麽的气宇轩昂。只是眉眼深处似乎多了一抹淡淡的漠然,让他周围的气场有些冻人而疏离。

    怎麽了吗……为什麽他看上去比以前更酷、更冷漠了?

    “我?呵呵,我什麽──”

    见女人睁著双眸一瞬不瞬的望著自己,皇甫赢忽然笑了。这笑容虽然完美,但是却隐含了孤家寡人的自怜与落寞。

    事实证明,他皇甫赢的确是被“怎麽了”。

    笃。笃。笃。

    奇怪的脚步声伴随著不和谐的走动韵律,一重一轻,一点都不像是正常人走路的声音。幕清幽看过他的脸,目光便不自觉地被那古怪的声响吸引至他的膝下。这一望不要紧,樱花色的小口立刻惊异的长大──

    只因男人扭曲成古怪形状的右膝显示出此时此刻站在她远处的这个麒麟国的帝王竟已成了半个废人。

    皇甫赢适才出现的时候她还没有注意到,所以很自然的以为这些日子以来他的一切都好。但是现在看来,是她太过天真了。

    究竟是谁有这麽大的胆子,竟然伤了他至关重要的右腿!

    “你怎麽了……这是怎麽弄的,啊……?”

    关切的话语由心而发,若不是她幕清幽生来刚强,只怕此时就要生生落下泪来。

    这是她的皇甫赢吗?那个曾与她发生过那麽多的误会与对抗到最後却将她当做宝贝一样捧在手心里疼的那个皇甫赢?

    为什麽……他的容颜犹在,可那双有力的长腿却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但见他走路一瘸一拐很是吃力却硬要做出强势的姿态……真是该死的让人心疼,又该死的替他难过啊。

    “谢谢你还会关心我的腿,不过对现在的你而言我的伤残不是应该令你更高兴才是吗?”

    若是在从前,他心爱的幽妃若是能表现出半点关切一定会令皇甫赢兴奋不已。但是今天,在这久别重逢的大殿上,这麒麟国的国君却只是冷冷一笑,而後挥手给殿下的众士兵下了一道令女人心寒的命令。

    “来人呐,把这个骁国来的j细抓起来关到地牢中去。三天後,寡人要亲自审问她。”

    残缺的相公2

    在幕清幽的心中,她与皇甫赢的再次重逢应该是一种极度感人旖旎的画面。毕竟在曾经的那段日子里,皇甫赢一直待她很好,并且将她视为自己这一生最珍爱的女人。所以,她这一次准备了好多好多话要对他说,包括突然消失的歉疚,以及那些连她自己都不太清楚的奇异情感。

    是爱情麽?

    不好说……

    已经有了魔夜风和神乐的她,原本不应再在其他男人身上留情。

    但是皇甫赢这个男人啊──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浓烈而迷人的气质,却令她一度深深的沈沦下去。

    那种痴情是由不懂爱,渐渐懂了爱的魔夜风无法比拟的,也不是虽然深爱著她心里却一直装著国家天下的神乐能够企及的。那两个男人在他们的爱情上有自己的生涩与束缚,但是皇甫赢没有。

    他很单纯,在爱情上他单纯的像一张白纸。对皇甫赢而言,不爱则已,一爱就是全身心的投入。不质疑、不退缩、全心全意。

    但是这种爱情也过於危险,因为它禁不得任何背叛。

    幕清幽的忽然消失於这个男人而言,或许就是一种背叛。所以,皇甫赢这一次一定会给幕清幽一点严厉的教训……让她来尝尝看。

    已经三天过去了──

    幕清幽疲倦的抬起头,望著这不见天日的地牢中的那一扇几乎只能透进一点点光亮的小窗口。这三天她过上了艰难的生活,没有干净的衣服,没有食物,没有水。有的只是被一直绑在一个人形架上的酸痛,以及周围窸窣著的老鼠虫蚁的恐怖……

    黑暗,无尽的黑暗。伴随著周围牢房内不时响起的哀怨呻吟声和凄厉的惨叫声。

    开始的时候她还有点不服气,有点差异,但是现在她懂了,明白这一次皇甫赢是来真的。以前她也曾经惹他生气过,换来的不过是一场霸道的欢爱,以及“运动时”过於卖力的抽撤。

    但是现在──

    她好渴又好饿,整个人都像是被抽干了血一样,几乎连意识都有点模糊了。

    “王,这边走──”

    正当她迷迷蒙蒙不知是该睡觉还是忍住困倦不睡的时候,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传入她尚且还维持著一点敏锐的耳中。

    有人来了?

    “嗯,知道了,你们都先下去吧。”

    皇甫赢面无表情的睨了被绑住的幕清幽一眼,亲眼见著关著她的看守用钥匙打开了牢门,这才挥袖退下小厮。

    “遵命。”

    几个随从恭敬地欠了身,这才匆匆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好让大王能毫无顾忌的审问这个敌国派来的j细。

    对,j细!

    听到这个事实的时候,他们也很诧异。因为全麒麟国的王宫内,谁不知道这个美豔的幽妃曾是皇甫赢手里的珍宝,被他捧在心口怜著疼著。但是自从这位得宠的娘娘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之後,大王的脸色一直都不怎麽好看,直到今天,他也依然是一副骇人的冰川脸。

    後来大王身边的亲信才偷偷传出八卦来说,这个女人後来被王查出是骁国派来的j细。骁国诶……石夜风的女人!

    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还活著嘛,骨头还挺硬。”

    高贵的雕花太师椅已经被下人在幕清幽面前摆放好,皇甫赢拄著龙杖慢悠悠的踱著步子在上面坐下,虽然跛了看上去却还是一丝不乱而威风,刚好跟此时的女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哼,托福……”

    这一句不痛不痒的话从皇甫赢口中问出来与其说是试探,不如说成是挑衅──极度的挑衅。幕清幽原本都被整得莫名其妙,还想说这个男人到底会给她一个怎麽样的解说。没想到,他所说出的话竟然是那麽“清凉”,叫她恨得牙痒痒。

    行啊你皇甫赢,多日不见学会了笑里藏刀了?

    “掌嘴,看来还是饿得不够!还有力气说笑话──”

    冷冷的呵斥一声,浓郁的剑眉微微拧起。

    但是谁都知道,此时周围的下人已经全部都被喝退,根本没有谁能来为他执行掌嘴的命令。所以这句话,也只是说说而已。

    “哼……”

    别过脸去懒得理他,幕清幽开始觉得这个男人又讨厌又可恶,早知道就跟魔夜风回家去,不要回来受这个穷罪的好。

    不过……瞄见他的腿,女人的心里还是升起了一点点的不舒服,像是好奇,又像是在为这个臭男人而心疼。

    气氛慢慢的冷却了下来,幕清幽在思索,而皇甫赢则端起了一边准备好的茶盏不声不响的喝起了香茗。两人各怀鬼胎,却又都等著对方能开口先暴露出一些什麽。等著等著,却还是男人先按捺不住了,语气深沈的开了尊口。

    “你没有话要说麽?”

    听到皇甫赢的问话,幕清幽嘴唇动了动。原本有很多不满要跟他抱怨,但是到了最後开了口问出的却是一句极其温柔的关怀──

    “你的腿……怎麽了?”

    是啊,你的腿怎麽了?

    你的腿怎麽了!

    好好的怎麽会跛了!!

    “……”

    男人显然没有料到对方开了口居然先是关心了自己,愣了一下,直到手中的茶盏倾斜滚烫的y体洒在自己的手腕上时他才状似无意的轻咳了几声,敛下长睫淡淡的说──

    “没事,撞的。”

    “怎麽撞的?看大夫了没?”

    幕清幽不悦他的隐瞒,问句一个连著一个,皆是指向他的伤势。

    “好了,我现在不想谈这个!”

    招架不住美人的关心,皇甫赢在心中暗叹自己还是不够心如止水。手上没来由的用力将茶盏往旁边一放,清脆的碰撞声显示出了他此时的烦躁。

    “那你想谈什麽……”

    见自己的热脸贴了冷p股,幕清幽的眼神黯淡下来。静静地盯著皇甫赢英俊却稍显忧郁的脸庞轻轻地说。

    “谈你作为魔夜风j细的事,谈你究竟为了何事而来,谈那小兔崽子用美人计到底想让你从我这里得到些什麽!”

    语速逐渐加快,皇甫赢的铁拳也越握越紧。

    到了这一时刻,他表情之中再无眷恋,有的只是作为一个君王该有的割舍与大爱。

    事,是国家的事。

    王,是百姓的王。

    面对国家的安危,以及和魔夜风这个男人剪不断理还乱的新仇旧怨──

    他只能把她当作一个j细来对待……

    哪怕……是虐待。

    “你知道了……?”

    自我解嘲的笑笑,幕清幽觉得自己这一次的回归有些狼狈。

    若不是心里太急想要回来看他,以她平素做人的谨慎应该会想到先要去自己哥哥和皇甫浮云那里探听一下宫内发生的近况,也好做到有备无患。

    真那样的话就不会傻傻的像现在这样被困死渔网之中,正中了皇甫赢寻j不著的下怀。

    “你承认了?”

    没有回答她的话,皇甫赢黑眸一眯反而揪中她话中的关键。

    好啊──

    她果然……果然是骁国派来的j细!

    “没什麽好不承认的,难道说我嫁过来的第一天你就全然相信我吗?”

    见皇甫赢露出悲愤的神情,幕清幽反而轻松的一笑。因为这显示出皇甫赢还是抱有一点点希望,希望这一切都是误会的。可见这个男人多少还是记挂著自己的──

    这就够了,不是吗。

    “不错,我的确是曾经怀疑过你。”

    说到这里,皇甫赢也觉得自己激动得好笑了。但是转过神来,他的眼神仍然露出深深的失望。

    “但是我是真的爱上过你!我还天真的以为这份爱和‘专宠一人’的恩典能够感化你,让你弃暗投明……结果呢,你却太让我失望了……”

    “哦?我怎麽令你失望了?”

    失望……?

    失什麽望──

    她不记得自己除了交换情报之外,曾对皇甫赢做过什麽伤天害理的事情啊。

    “你还装蒜?!”

    见幕清幽一副不知悔改的模样,皇甫赢隐忍著怒气,拄著拐一步一步的上前近那张曾令他魂牵梦萦的美丽的脸。

    冰冷的大手一把扼住女人的喉咙,像是真的要她性命一般死命的攥紧。

    “呃……嗯……”

    突然被困住了呼吸,幕清幽瞪大了眼睛没想到皇甫赢会对自己使用暴力。随著氧气的逐渐减少,她的脸庞越来越红,双脚乱蹬只能发出悲惨的闷哼声。

    “你听,你这等荡妇在我弟弟那样半男半女的人身下是如何娇喘浪吟的!他满足得了你吗!”

    嫉妒的火焰瞬间燃烧了男人的理智与矜持,皇甫赢的手不受控制的越收越紧,再加上幕清幽的身体原本就虚弱,根本承受不住这样的对待。

    时间慢慢的过去,男人的手劲却丝毫没有收回……

    很快,女人的呼吸变得越来越薄弱,挣扎也陷入无力之中。

    “嗯……”

    最後呻吟了一声,幕清幽那双美丽的媚眼终於无辜的合上,脖子软软的歪到了一旁没了呼吸。

    “呼……呼……”

    喘著粗气,皇甫赢望著被自己掐死的女人痛苦的後退了几步,口中喃喃都是紊乱的自语。

    “是你不好,不该生的这般狐媚……背叛我的下场都是这样,都是这样的……”

    如梦似幻 中h

    “光──当!”

    精致瓷器的杯面倾斜,琥珀色的半凉y体泼洒在男人修长有力的手指上,同时也让描画精细的杯盖落地,立刻散成了几块碎瓷发出巨大的声响。

    “嗯……”

    迷迷蒙蒙的睁开了睡眼,皇甫赢晃了晃自己的头觉得神智有点恍惚。不知所措的将手中的茶盏顺手搁在一旁,他起身扶了扶额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麽事,却不料正对上幕清幽神色古怪的眼神。那双魅惑的细长美眸此时正难以置信的瞪著他,仿佛不敢想象他居然做了如此过分的事情。

    过分的事……

    嗯?

    他做了什麽吗──

    “醒醒!!喂!皇甫赢!你倒是醒过来啊!!”

    恍恍惚惚的说不出话来,方才噩梦之中的情节也未免过於骇人。正踌躇之时,对面的女人却早已喋喋不休的长了嘴,字字句句都是对他的指控与不满。

    “诶!皇甫赢,你有话倒是说话呀!不是说我是j细吗?你倒是审问我啊,怎麽才一进来刚坐下自己就睡著了?”

    耶?

    睡著了?

    这一下皇甫赢是彻底的清醒了,低下头看著洒了自己一身的冷茶以及不幸掉落在地面上的茶盏盖……这一切的证据都表明幕清幽说得是正确的,他刚才的的确确是在想著该怎麽审问她的时候给不幸见周公去了。

    呐──

    这可不能怪他啊……

    要怪只怪幕清幽这个女人的身份太特殊。

    虽然早就明知她是魔夜风派来的j细,但是自他真正接触到她之後,他就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将这个聪慧又美丽的女子留在自己身边。

    然而为了她,莲妃那边的事正加急处理著,这个该死的小妖女居然不声不响的给他来了一个人间蒸发。这令他作为君王的火气一下子就蒸腾到最高点,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

    没找著她的时候,他还日思夜想,时刻反省自己为人夫婿有什麽做不到位的地方竟然令她狠心脱逃。但是一找到她,冰山的冷酷脾气就上来了,决定要好好的给她点颜色看看!并且要从她嘴里套出,这一次的失踪她到底去见了谁,知道些什麽,该怎样做才能对他麒麟国而不是骁国更有利!

    但是要问话得用刑啊……

    你光用嘴说,谁要理你啊。更何况她还是魔夜风那个没人性的禽兽一手训练出来的j细,只怕一般的小手段还对付不了她。

    不过想起那些鞭打、火烧、辣椒水之类的刑罚──

    他皇甫赢一皱眉头,大男人的却又舍不得了。

    打坏了她的身体他还得陪著她看病吃药,烫伤了她的肌肤那可是影响到他的福利,辣椒水把她灌成香肠嘴丑死了那还怎麽看呐……

    所以一来二去的想了半天,皇甫赢彻底的沮丧了。

    说来说去就是根本舍不得伤害她!连一点点都不行!

    到最後自相矛盾了半天,男人眼皮直打架,彻底的累了──於是,自然而然的就到梦中去还愿去了。

    “幽儿……”

    脸上挂著一抹新鲜的苦笑,皇甫赢摇了摇头,一瘸一拐的向幕清幽走了过去。

    “什麽事?”

    见男人近自己,眼神复杂,幕清幽也收起咄咄人的气势,表情柔和了许多。

    这个家夥,亏她记挂著他冒死回来看他……可是他呢?完全没有好好的照顾自己,反而将自己弄成了这副惨样。还在好不容易见面之後在她眼前大喇喇的睡著!

    什麽嘛……

    他根本一点都不想她。

    “你没死,太好了──”

    连同粗壮的柱子一起,皇甫赢张开双臂将绑在木头上的佳人紧紧的拥进怀里,顾不上这样的姿势真是悲壮至极,又可笑之极。

    刚刚做了那个梦,也算是让他在倒抽了一口凉气之後,彻底的释然了……

    惩罚她麽?

    怎麽惩罚,用什麽惩罚?

    杀了她?

    开玩笑──

    那不过都是意气用事,不过都是不甘心惹来的笑话。他根本一点都舍不得让她受苦,甚至在梦里亲手将她掐死都让他心惊胆战。

    虽然是做梦,但是他吓死了、呕死了、完全不理解自己为什麽会那麽残忍,为什麽一点都不觉得心痛。

    可是他醒来後真的觉得心好痛啊……比起失去皇帝这个席位,比起失去锦衣玉食荣华富贵他都要疼痛上好几十倍呢。

    那是一种细微且尖锐的疼痛,像一根针一般深深刺入他的血r之中,令他绝望、令他崩溃。

    “我当然没有死啊……”

    不明白皇甫赢为什麽会突然那麽说,幕清幽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却又感到莫名的温暖。

    男人的身体很香,很温暖。他结实的胸膛挤压著她,让她感知他的存在。他的呼吸吹拂在她的耳边令她麻醉,令她酥软。

    这是她的相公呢,成了亲拜了堂的男人。

    她现在就在他的怀里,觉得很窝心……这就够了嘛。

    “不,你不明白。”

    抬起头来热切的望著身前活生生的女人,皇甫赢素来冷漠的面上有了不易察觉的动容。

    “我没有犯错、没有那麽残忍,所以你还活著。这、这……这真是,太好了……”

    顾不上美人脸上的尘土,皇甫赢难以自抑的对著幕清幽烙下一个又一个温软的热吻。

    “唔……!”

    还来不及询问和挣扎,幕清幽的小嘴就被男人粗砺的舌尖给勇猛的撬开,他狂野的伸了进去,不断的吸舔搅动,发出暧昧的啾啾声。

    “幽儿……我要你……我要你!”

    幕清幽被捆绑成十字架的姿势刚好方便了男人对她上下其手,等不及回到房中慢慢温存,皇甫赢一边伸手撕开女人的衣襟向外掏出那柔软的绵r,一边用另一只手向下撩起那轻薄的纱裙。

    “等一下啦!!喂!!你这男人怎麽这样啊!”

    没想到审问不成,自己倒成了“主审官”宣泄y欲的对象。幕清幽哭笑不得的任他鱼r,只能用尖叫来阻止他太过分的行动。

    “我等不了了,我想你!”

    扒下女人的亵裤,皇甫赢的身体已经完全的热血起来。他要用行动证明幕清幽还活著,并且完全能够被他占有。

    “啊……嗯……”

    一边强吻著她的口唇,皇甫赢大手摸上了幕清幽双腿之间的花儿。暴躁的揉开她美丽的花瓣,男人迫不及待的c了一根手指进入小x,又在里面用力的抽c了起来。

    “喂……很痛啦……你轻一点!”

    哪里知道他忽然就兽性大发,幕清幽的甬道被他一下子c得好痛,开始难受的扭动起诱人的身子。

    “出水了……已经出水了,等一下就不痛了。”

    张嘴吸住女人暴露出来的一只茹房,皇甫赢边嘬边舔那粉红色的小蓓蕾。此时他的手指已经能感觉到女人的yd内分泌出的滑腻春y,不住的活塞运动没有停,反而又加入另一根手指将紧致的甬道撑得更大。

    “啊啊……唉呀……嗯……”

    身体被绑住了不能动,但是幕清幽的两条腿被被皇甫赢大大的分开,并抓了一条举高挂在健腰的边缘。

    她低下头就能看见男人的手指正在猛c自己湿淋淋的小x,y水滴滴答答的流了出来,将她的毛发打湿,也弄得他一手都是香甜的味道。

    “可以了!”

    就在这时,皇甫赢忽然红著俊颜将大手从幕清幽s处抽了出来。

    裤头利落的一解,来不及脱去自己的外衣,他撩起自己的袍子露出硕大狰狞的性器就将女人抱挂在自己的身上对准了她的私密猛地c了进去。

    “唉……啊啊……嗯……”

    男人的阳刚一直勇猛的没入粉红的小x,将甜美的rd填得没有一丝缝隙。充满弹性的褶壁被瞬间撑到最大,他的粗壮几乎天下无敌。

    “进去了,感觉到我了麽?”

    皇甫赢咆哮一声,身体舒服的抖动了起来。g头沿著花壁丝丝研磨,将幕清幽逗得浑身酥软。

    “嗯……好大……好烫……”

    诚实的吐出呻吟,幕清幽此时可没什麽心思跟他叙旧,一心只想要这逗起她春心的灼热能够满足她发烫的身体。

    “要不要我狠狠的干你?”

    摆动结实的健臀用力的顶了她一下,皇甫赢舔著美丽的茹头沙哑的询问。

    “要……要……来嘛……用力!”

    双脚主动的爱抚起男人的臀肌,幕清幽脸颊红润,媚眼如丝。

    “好……就给你!”

    听到那小猫叫春一般的呻吟,皇甫赢再也受不了被她紧紧吸住的刺激。乌黑的毛发挂s著她性感的y户,他开始全力摆动起身体,带动强悍坚硬的性器不断抽c著幕清幽。

    “哦……噢噢……好爽……”

    r体的拍打声霎时间回荡在整个牢房,越来越快,越来越响亮,还夹带著被搅动不断的潺潺水声。两具鲜活的r体抵死缠绵,每个能贴合的部位都紧紧的纠缠,就像是生怕对方会突然消失一般。

    “啊……嗯嗯……你那里好紧,好温暖……快要了我的命了!”

    男人一边亲眼见著自己勇猛的cx,一面故意喷著热气说出下流的话来逗弄怀中的美食。那湿淋淋的贝r被他c得一片嫣红,两片弱不禁风的小花瓣还被他c带著顶进了rd里。

    “呃……快点……还要……”

    狱中嬉戏 <高h 慎>

    “呃……嗯……”

    急速的摆动惹来男人身上泌出的汗水,健美的窄臀不厌其烦的左右旋钮著做高频率的活塞运动。本能的起伏与摆动带来甬道内舒爽至极的摩擦,他贪心的占有幕清幽的小x,捧著她臀部的手也忍不住在滑腻的肌肤上摸了又摸。

    “赢哥哥……赢哥哥……”

    被强悍性器侵占了的女人已经快要舒服得说不出话来。他的粗壮、他的强悍、还有那状似经验稀少的横冲直撞都是只有眼前这个男人所独有的性j方式。

    每个经历过的男人都会给她留下不同的印象,魔夜风善於技巧又耐力持久,偶尔也会玩暴虐的游戏。神乐温柔,很有耐心的对她的身体进行细致的调教,是个很体贴的情人。

    而皇甫赢呢──

    他冷酷却又闷s,虽然实际上对性欲的渴望已经达到一定的程度,却又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