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40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1:55:26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他会不会太自以为是了一点!

    “怎麽了幽儿,为什麽又哭了?”

    见自己的坦白并没有让怀中的女人好过一点,反而令幕清幽越哭越大声到最後憋红了俏脸。连日以来所有的悲伤与压抑在这一刻通通爆发出来,如同决堤的江水一般势不可当的奔涌不息。

    “呜呜呜……呜呜呜呜……”

    顾不得哭相难看,魔夜风越是安慰幕清幽就越是哇哇大哭。到最後破坏了美人的形象不说,也令男人自己心痛不已。

    早知道就不要装失忆才好,现在她若是哭瞎了双眼那可真是他自作自受。

    情急之下,魔夜风伸手点开了女人的x道将她打横抱在自己的怀中像哄婴儿那般轻拍著他的背柔声安慰。

    “好了好了,不哭了……是我不对好不好?孤王跟你道歉还不行麽?”

    “道歉?!”

    他不说这话还好,此话一出幕清幽立刻咬牙从旁边抄起一个枕头就朝著男人身上猛力打去。

    “道歉有用麽?你这个变态!这个疯子!骗我很好玩麽?还是你就是喜欢耍我!”

    柔软的枕头劈头盖脸的落在魔夜风的脸上、身上将他打了个措手不及。殊不知长这麽大,哪有半个人敢如此对待他?但是此时此刻除了忍痛承受自己的俊脸被践踏之外,魔夜风找不到更好的能安慰自己女人的办法。

    “幽儿你冷静一点。”

    原本想就这麽坐在那里任女人发泄,反正只是枕头嘛,没什麽大不了的。但是到了後来,幕清幽觉得借助工具太不解气。干脆直接上手,没几拳就将魔夜风的脸颊打青了一大块。尖利的指甲持续在他的身体上抓出惨烈的血痕,弄得死男人绷不住了又不敢出拳伤她。只得狼狈的在床铺上抱头鼠窜,最後被幕清幽进了角落里猛踹数脚咳嗽不止。

    “我冷静什麽?你这个y魔!你这个骗子!”

    重重的给了他胃部最後一拳,幕清幽打得满身热汗疲惫的跌坐在一旁喘气。一边喘一边瞪著美眸虎视眈眈的望著魔夜风,就像是这顿好打还远远不够补偿她的心灵损伤一样,过一会儿还要用别的招数来折磨他。

    “幽儿过来……”

    伸手拭掉自己唇角漾出的血丝,魔夜风看了看彼此尚且赤l的身体忽然开心的大笑了起来。眼前的小女人虽然气喘吁吁,外加凶狠可怖,但是他能察觉到她在逐渐接受了他其实没有失忆的这一事实以後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甚至还有少许的激动和兴奋。

    这是不是表示,他曾经的怀疑是正确的,这个美丽的女人是真的还在爱著他呢?

    “干嘛要过去?我不去。”

    见魔夜风倚靠在床铺的角落里,一只手潇洒的搭在曲起的膝盖上。尽管已经鼻青脸肿却还是笑得那样自得那样迷人,幕清幽赌气不去看他,不让自己受他美男计的影响。

    她还没有弄清楚这个男人到底葫芦里再卖什麽药呢,这麽早就原谅他岂不是羊入虎口?

    “过来嘛。”

    魔夜风坚持。并且加了一个语气词增添了少许撒娇的意味。

    “……”

    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更何况这男人还在向她邪笑著勾勾手指。幕清幽犹豫了片刻,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向他爬了过去。一触及到他的大掌,整个人就被他猛地拉到了温暖的怀中深深的吻住了。

    “幽儿,我好想你……”

    翻身将幕清幽的l躯压在墙壁上,魔夜风凑近了薄唇轻柔的吸吮她的小口。

    “想我?”幕清幽苦笑一声,“你还是去想你的萍儿姑娘吧。”

    跟他接了一会儿吻,幕清幽闪开得寸进尺要继续进攻的男人,偏过头去翻他们未算清的旧账。

    “萍儿?”听到这个名字,魔夜风困惑的拧起浓眉,“那是谁?”

    “那是谁?!”

    听了这麽不负责任的话幕清幽鼻子差点气歪了。

    “就是那个在花园里跟你玩捉迷藏的小道姑!还是你调戏过的道姑太多了,自己都记不得是哪一个?”

    心里很不是滋味儿的揶揄著他,女人的语气里无不泛著酸意。

    “哦,你吃醋了?”

    见幕清幽又要生气了,魔夜风反而觉得很开心。但是转念一想,他的心里也有一股怨气涌了上来。

    “你不是照样还跟那个死书呆混在一起?还亲他!你是成心要气死我对不对!”

    这麽想著,他捧住幕清幽的脸狠狠的亲了她几下。含住她花瓣般的嘴唇吸了又吸,像是要完全清洗掉其他男人在她唇上烙下的气味一般。

    “唔……”

    被他嘬得很痛,幕清幽花了很大力气才抽出自己的嘴唇,紧接著又扬手给了他一巴掌。

    这一掌虽然不是很疼,却是满含怨念。为了这个变心的男人,她不知道用泪水洗了多少次脸,而现在这个混蛋居然还想反过来责怪她红杏出墙!

    “是你先不要我的……是你先装失忆的……”

    说著这几句抱怨的话,女人再度哽咽。

    “唉……”

    居高临下的看著眼前的人儿,魔夜风叹了口气用手掌捧著她的脸温柔的帮她拭去眼角的泪痕。

    “我没有不要你,我这麽爱你怎麽会不要你。我只是忽然间不知道该怎麽面对你才好……”

    犹豫了半天,魔夜风终归还是说了实话。

    “你知道的,能让我承认爱上一个人那是比登天还要难的事。刚醒过来的那一刻,我还远远没有准备好。”

    是的,全世界的男人都会爱人但是魔夜风不会。他一直都是一个游走在花丛之中把女人当玩具的无情的男人。

    曾经神乐明示暗示了他那麽多次,他都死撑著不肯承认自己对幕清幽动了真心。还反而将她狠心送给了别人,以示自己仍然是把权力放在第一位的。

    但是幕清幽走後,他的整个世界都乱了。

    若不是因为太过思念而动用了迷魂香,他也不会在与司徒星儿做a的时刻那麽轻易的就中了她的邪术以至於神志不清。但若没有这一回的人生大劫,他也永远都没有机会能跟幕清幽那般自由自在的相处。完全抛弃了做君王的矜持,而是像个寻常百姓一样专注而真诚的爱著自己喜欢的女人。

    忘?

    怎麽能真的忘记呢──

    那短短数天的甜蜜日是他此生以来最幸福的时光,幸福到他恨不得用刀将每一件细小的事都雕刻在自己的骨骼上。

    天知道那天幕清幽跳崖的时候他有多麽的肝胆俱裂,那一刻脑子里火光乍现往事如同走马灯一样在他眼前旋转不已。而他却没有来得及仔细回味那些事,只想著要去救自己心爱的女人。

    结果人救回来了,他穿著湿漉漉的衣服在她昏迷不醒的床边守了三天三夜。却又在她醒来的那一刻仓皇的逃走……

    这三天他想起了所有的事,也记起了幕清幽曾经说过全世界她最讨厌的男人就是自己!

    清醒过来之後,他变成了大魔头魔夜风──而不再是她的爱人了。

    若他以这样的身份声称爱她,会不会被她唾弃,然後被狠狠的弃如敝褛?

    有了恋爱的感觉,魔鬼也不再强大。

    他的担心令他决定冷起脸来,尽量装出和以前一样令人讨厌的样子。他也曾试过跟别的女人调情,好来看看自己是不是能将对幕清幽的感觉就这样在放纵之中慢慢忘掉。但是徒劳啊──

    一切都是徒劳。

    一见幕清幽和骆玉桥在一起他就嫉妒得发狂,忍不住要用强暴的手段夺回自己的爱人。只是幕清幽却不同旁人,没有真正的爱,又有谁能彻底征服这个独立自主的女子呢?

    你看──

    现在,就是惩罚时间。

    不仅没吃到自己喜欢的女人,还被打得像个猪头三。

    但是哭笑不得之後他却彻底的释然了。至少,彼此的心意已经不再有任何的隐瞒,而他似乎也没有被拒绝得那麽彻底。

    美人还是挺喜欢他的,对不对?

    5 你得尊重我

    “呐,孤王问你……你喜不喜欢我?”

    心里虽然大致有了答案,但是魔夜风没有得到美人儿的亲口承诺还是觉得不太踏实。於是他收起轻佻的模样,认真的捧起幕清幽娇美的容颜抵著她的鼻尖轻轻地询问。心里难得也会像个寻常小夥子一样突突的打鼓,只怕不能得到理想的回应。

    快说喜欢吧!炙热的目光中竟然流露出些许的哀求……魔夜风心急如焚。

    不,还是说爱死了比较好。要知道这一句话他已经等了恍若千年──如果再不能获得自己心爱女人的表白的话,他一定会忍不住撞墙而死的!

    然而对方的反应,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只见幕清幽在听了男人的问话之後,婆娑的双眸却突然收住了眼泪,转而用一种古怪的表情陷入了某种纠结之中。

    喜欢他麽?

    当然喜欢──

    但是她喜欢的一直都是那个温柔老实的傻情郎。

    虽然现在这个‘魔夜风一号’自称没有忘记两个人过去的甜蜜记忆。但是谁知到恢复了魔性之後,他还能不能够像以前那般善待於她,仍然将她捧在手心里看得比任何事情都更重要?

    没相处过就不能妄下结论,太早的把自己的真心对著魔头交付出去说不定会让自己又傻傻的跳入另一个火坑。

    这麽想著,女人眼珠子滴溜溜的转,漂亮的脸上满是狡黠的柔光就是不肯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看他的样子应该是蛮喜欢自己的,不然也不会在qg的中途突然转性,紧接著又说出那麽一番让人感动的情话。不过说归说,做是做。魔夜风是大魔头,即便是恋爱起来又有谁能赌准他究竟有几分纯情?

    若是他所谓的恋爱就是没日没夜的在床上滚作一团而没有半点内心的交流的话,那她还不如回皇宫去陪伴冷酷的皇甫赢……

    “唔……”

    思忖了半天,幕清幽轻哼了一声算作对他的回答。

    “唔?!……是什麽意思?”

    盼星星盼月亮结果盼来这麽一个答案,魔夜风原本全神戒备著等待决定命运的回应,现在却忍不住又是咬牙又是皱眉。

    “唔……就是唔的意思。”

    见魔夜风下巴快要掉了的样子傻的可爱,幕清幽忍不住嘻嘻嘻的笑。然而下一秒锺,她却做了更让魔夜风傻眼的事,完全要将他重新气成痴呆。

    只见女人悠哉悠哉的从男人赤l的怀抱中挣脱出来,轻盈的走下床去捡起地上散落的衣服一件接一件的重新套上。完全不理会魔夜风的双腿之间还有一根粗壮的欲棒尚未消火,而他们两个人的情事也没有完全的坦诚。

    方才的种种激烈现在看来像是做梦一样,现在梦醒了,大家各干各的事情去,完全不需要过多的纠缠。

    “等一下!”

    见幕清幽下一个动作就要坐在梳妆台前梳头,魔夜风顾不得自己还光著身子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将明摆著跟自己作对的美人一把抱住。

    “你还有事?”

    狐疑的抬起头来,幕清幽含水的美眸之中满是困惑。

    什麽叫‘你还有事?’听了这句话,魔夜风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了。

    好你个幕清幽!活脱脱的一个勾人小妖精!方才满脸是泪的控诉他的绝情,现如今他心疼的吐露真情了,她却又要反过来跟他拿乔!看他不好好的教训她一番!

    “对,我有事!咱俩的事还没完呢!”

    说著魔夜风就将美人儿霸道的打横抱起,怒冲冲的又丢回床榻之上。既然问不出了所以然来他不问了还不行麽?

    今天就直接用做的,看她到了高c的时候说不说实话!

    咬牙挺g而上。魔夜风又开始伸手脱她刚穿好的衣服。雨点一般的碎吻不由分说的落在美人儿的脸上、胸上,那强硬的气势就像是要立刻将她活活吃下去一番。

    “你这是做什麽?”

    明知道男人欲火未消,幕清幽心中偷笑却还是做出一副不解的样子伸手抵住了魔夜风的胸膛不让他继续乱来。

    “做a。”

    干净利落的两个字,魔夜风一句话都不想跟她多说,只想快点将这个不听话的女人就地正法。

    “我不要。”

    见手掌势弱,幕清幽开始用脚去蹬他。

    “不能不要。”对於女人的抗拒早就司空见惯了,魔夜风漫不经心的去拉她的脚。

    果然──

    死霸道的性格这辈子都改不了!

    见对方完全不理会自己的感受,幕清幽不禁气结。

    “我不喜欢总是不尊重我意愿的男人!”

    一只脚被拨开又跟上另一只脚,幕清幽仍然执拗的不让他随便靠近。一双美眸含怒带怨的瞪著魔夜风。

    听到这句话,男人不动了。

    “你再说一遍……”

    他推推幕清幽的肩膀,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麽。

    “我说,你再敢强迫我一次,咱俩就桥归桥路归路,老死不相往来!!!”

    大喊著将身旁的枕头再度丢到魔夜风的俊脸上,男人立刻被打得仰天跌倒,看上去像是再也爬不起来了……

    忍耐後的报偿

    又是一个寂静安恬的夜晚──

    床榻上美丽的女子早已裹著丝被轻阖双眸睡得万般香甜。然而,就在昏黄的烛光之下,一个高大的男子却不甘不愿的坐在桌边只留下了孤单的背影。

    唉……

    命不好啊。

    叼著空荡荡的酒杯,魔夜风深邃的黑眸里透出惨兮兮的碧色。

    若说前几日他与幕清幽终於敞开了心扉将彼此之间的情事好好的说了个清楚,这本该对促进彼此的交融是一件绝好的事。然而,他只不过是想顺从自己的心愿来好好跟她在床上“叙叙旧”,却被女人丢来的枕头打扁了俊脸。

    末了,幕清幽还郑重其事的丢给他一句,“若学不会尊重,就永远别想再上老娘的床!”

    怎麽办呐……怎麽办。

    原以为她只是只傲慢的小绵羊,今时今日才忽然发觉这女人哪里是羊,分明就是只扮猪吃老虎的母狮子!

    现在可好,已经骗过她一次,他是断不敢再强迫於她的。但是许久未经欢爱,又有谁能想得到他心中的思念与苦楚。

    他是男人啊!是血气方刚的男人啊!

    不仅是男人,还是骁国的王。曾经什麽女人不能手到擒来啊,那般意气风发,那般俊美无俦。可现在……却连自己早已认定的老婆都不能碰上一碰。

    为了她,他曾在清醒的那一刻就立下重誓今生绝不再碰除幕清幽之外的第二个女人。但是她呢?明知道自己已经好久没沾荤腥了,却还是将他一次又一次的狠心踢下床。

    已经喝干了酒杯中的最後一滴酒,魔夜风恋恋不舍的伸出舌头对著空杯舔了又舔。上下扇动的长睫之下恶狼似的绿光仍在眸内如明星般的幽幽闪烁。

    不如趁她熟睡之时来个浑水摸鱼吧?

    砸吧著口中残余的酒味儿,男人的眼珠子转了两转。

    反正即便是被发现了他想霸王硬上弓,也可以尽数都推给作怪的烈酒。大不了完事儿後道个歉,发誓再也不喝酒了。你看,为了跟她欢好一次还要冒著戒酒的风险,可见他是多麽的爱她啊……

    这麽想著,魔夜风鬼鬼祟祟的摸到了幕清幽熟睡的软榻上,一颗心像做贼似的砰砰直跳。只见他呼著芳香的酒气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薄唇朝著她红唇的方向凑去。

    快到了……就快到了……

    瞅著那柔软的嘴唇就近在眼前,魔夜风情不自禁的欢喜起来。

    然而,就在马上就要亲上的时候,梦中美人的鼻翼却神奇的抽动了两下。紧接著,仿佛是十分厌恶扑面而来的酒气一般只见幕清幽轻哼了一声就整个人翻过身去,只给目瞪口呆的男人留下一个平板的後背。

    呜呜呜……

    聊胜於无的伸爪轻轻地摸了几下美人的後背,魔夜风哀怨的咬著下唇在想象里将凹陷的肌r当成女人的胸口。

    哼……根本没r嘛……他的小幽幽才不是搓衣板!。

    摸来摸去也摸不出半点茹房的味道,幕清幽又不是骆驼,怎麽可能让他在背後摸出r来。

    眼见一次偷袭不成,魔夜风咬牙打算再来一次。哪知贪婪的魔爪刚刚搭上女人的纤腰试图在人不知鬼不觉中把她重新翻转过来。却不料就在这时,耳边竟不徐不缓的响起了女人带著困意却仍然十分清明的声音。

    “要干什麽啊──”

    寥寥五个字,像是从鼻子里哼出的一般,直惊得魔夜风浑身一哆嗦。

    “没、没什麽……帮你盖被子。”

    说著,男人连忙狗腿的用四指捻起被子的两个角将幕清幽从脚盖到头。

    “你想闷死我吗?”闷闷的斥责声从被子下恶狠狠的传来。

    激动之下马p显然拍过了头,又不是裹尸,有必要将脑袋都盖上麽……

    “啊!没有,没有!我爱你还来不及,怎麽会想闷死你。”

    手忙脚乱的将被子掀起,魔夜风俊脸被挤兑得通红。一双贼眼却还是死性不改的盯著女人因为被子飞走而l露出来的窈窕身姿之上贪婪的视j个不停。

    虽然她穿了中衣,可那胸还是胸,p股依然是p股。每一个地方都长得那麽的完美,让人看著就想……呃……狠狠的那个。

    吸了吸口水,眸中的绿光逐渐变得幽暗。

    “喂,给我拿杯酒。”

    比任何人都清楚这色狼这麽晚了不睡觉,心里瘙痒难耐的是为了什麽。幕清幽被他闹得睡意也去了大半,忽然觉得口渴,见桌子上摆了个白玉酒壶,便伸出玉指指著那方向命令道。

    “是!”

    今时不同往日,再厉害的大魔头在心爱女人的调教下也变成了乖顺的仆从。听见美人发话了,魔夜风忙不迭的小跑至桌前,利利索索的为她斟了满满一杯酒而後又跑回来恭敬的双手奉上。

    “谢谢……”

    见他办事殷勤,幕清幽坐起身来靠著墙壁慢慢的吸吮著杯中的琼浆玉y。一双美眸却静静的打量著眼前的男人,心中不知在想些什麽。

    “哗──好烈的酒。”

    喝完酒,她伸舌舔舔唇边的残渍。只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却立刻激得一直看著她的男人热血。

    “还喝麽……”

    不能自已的,魔夜风紧紧盯著刚睡醒脸颊还挂著红晕的女人声音都变得沙哑了。

    “你想要什麽?”

    没有回答对方的话,幕清幽冲著魔夜风淡淡一笑。

    “我……我想要你。”

    艰难的吞下一口口水,男人跨间的帐篷已经高高的支起。

    是的啊……好想要!好想要!好想要!

    看到她这个样子,除了撕开她的衣服进入她的身体里狠狠的干以外还有什麽事能比这更加重要呢?

    “呵呵,那就给你吧。”

    看著魔夜风已经忍耐的快要喷出火来,幕清幽的心恍若明镜。这两天她比谁都更清楚魔夜风的欲望,因为她一直都在不遗余力的勾引他。

    安抚他、挑逗他……故意允许他与她连夜的同床共枕,甚至在洗澡的时候还要唤他进来帮她擦背来著,却就是不让他做更进一步的纠缠。

    印象中那一次洗澡,死男人整个憋了个满脸通红。她才刚擦完背还没来得及让他帮著按摩脚趾,就见魔夜风飞一般的冲出去奔至茅厕不用想也知道他只带了一双手是要去干些什麽……

    天知道他当时有多麽想将她按进澡盆里就地正法。然而她已经吩咐过,没有她的允许不能碰就是不能碰,不尊重她硬上的结果就是从此以後形同陌路。

    所以他忍了──

    因为爱她所以忍了,换做别的女人只要是他魔夜风想要的东西即便是喂毒害成了植物人,想要的身子也一样必须乖乖的躺在他的身下承欢。

    但是幕清幽不是别的女人啊……

    纵使得到了身子也得不到人,天上地下,她总会有机会折磨他、报复他的硬上。

    因此,即便是在心里已经将幕清幽qg了千百来遍。魔夜风依旧是表现出从未出现过的耐力与决心,势必要用真心将美人彻底的追到手。

    掐指一算,魔夜风强忍欲火的时间已经远远大於她的期待。

    那麽既然他表现得那麽乖,给他一点甜头作为鼓励又有何妨呢?

    “你、你可是说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女人面色平静的应允了自己什麽,魔夜风上前一步谨慎的又确认了一遍,

    “是真的,想要我,就来吧。”幕清幽叹息了一声,心中觉得非常满足。

    “那……那我这一次可就要个够了。”明白了对方的认真,魔夜风的喘息变得异常浓浊。

    魔兽<高h 慎>

    “你……”

    还以为他起码会做些过渡的动作,然而令幕清幽陡然间烧红了一张脸的是那魔夜风竟然毫不避讳的直接动手解开了自己的裤腰带。单薄的绸料瞬间从那结实的长腿上滑落到了地面,高高耸立著的r棒正自行弹动著从一片乌密的毛发中显露出来。

    哇──

    好狰狞!

    情不自禁的睁大了惊骇的双眸,幕清幽只感一阵羞涩。

    不记得有多久没亲眼看到过男人的yj了,那根能给她带来无限快感的东西其实对她而言是既熟悉又陌生的。

    记忆中的它粗壮、坚硬、像有生命一样会戳在她的体内不断进攻。被抚摸的时候还会抖动著作出反应,连r棒下面的两个匀称的圆球也比别人生的更加威猛些。

    现在,那坏女人清白的东西就这样赤ll的呈现在她的眼前,血管暴胀的青筋像是苍龙一样绕著乌紫色的r柱蜿蜒盘旋。硕大的g头比棒身的颜色还要更红一些,顶端的小孔嚣张的翕合著,吐出一口口粘稠的汁y。

    这个画面实在是太y秽煽情了……尤其是当魔夜风上半身还好好的穿著衣服的时候。

    “你可别後悔……”

    见美人儿直勾勾的盯著自己赤l的下t猛瞧,魔夜风的心中攸的一动。此时一阵微风吹来,轻轻拂过了他的胯下的欲棒,令他的呼吸立刻变得急促,像是随时都会有一颗心脏从喉咙里面跳出来一般。

    上了她吧──

    狠狠的,用力的,戳破她的sx、蹂躏她的r体。

    身子还未行动,脑袋中浮现的画面已是冶浪不堪。幽深的瞳仁静悄悄的闪烁出奇异的光辉,男人低嘎著声音深沈的警告了眼前的猎物。那半是期待半是心疼的语气分明是在为对方接下来的非人处境而感到担忧……

    “我不後悔。”

    犹自魅惑众生的笑著,床上的女人看到兴奋起来的魔夜风便觉得自己就仿佛是全天下最有魅力的女子。

    而她也的确是──

    嫩红的樱口湿润的开启了,舌尖从皓齿中间探了出来似乎是在勾引男人采撷。

    幕清幽半躺在柔软的床榻上,凹凸起伏的身体隔著中衣勾勒出了诱人的形状。胸前的那两点最迷人的茹头,也早已因为看见魔夜风的下t时而自己硬了起来,此时正调皮的顶著白色的布料,将茹房对男人的吸引力拉伸到极限。

    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些多麽可怕的事,她回想著之前两个人的欢爱也不觉得有多麽令人无法接受的地方,便天真的点头应允。

    谁说女人没有欲望?

    如果能被自己喜欢的男人不断强而有力的占有著,作为女性的她也能品尝到蚀骨销魂的快慰。那欲仙欲死的感觉啊……就算是延长寿命十年也不愿少尝万分之一呢。

    “这可是你说的!”

    仿佛得到了什麽了不得的承诺一般,男人俊颜之上浮现出高深莫测的笑容。下一瞬间,十指蜂拥而上。迫不及待的扯开幕清幽衣服的前襟,将那两团早就挠得他心痒的玉r用力的抓握在自己粗糙的厚掌中。

    “喔!疼!”

    没有料到殷勤的小厮瞬间化身为恶魔般的嫖客,幕清幽娇嗔著用手轻拍男人的肩膀,示意他放缓些动作。

    但是把玩上瘾的魔夜风哪里肯放手,一抹残忍的笑容在他原本浓情蜜意的神色上晕染开来。禁欲禁得太久会让老实的男人崩溃发狂,更何况是一个从来都把掠夺当成乐趣的阎罗一样的骁王。

    “不疼,宝贝儿,一会儿就舒服了。”

    y阳怪气的拿捏起霸气的嗓音,魔夜风撸著手中的嫩r将它们拔成高耸的形状。鹰隼般的黑眸y鸷的盯著被他揽在身前的美人观看,正将亵玩她的过程一丝不落的尽收眼底。

    “讨厌,我说疼!”

    轻拍的动作在女人的斥责声之下逐渐变成猛捶。然而下定决心要来一场激烈欢爱的魔夜风非但毫不在意,更有甚之,他见女人一直挣扎不休,干脆失了耐性的随手从地上抄起刚刚丢下的腰带就将幕清幽的双手牢牢的捆绑在她的头顶之上。

    “进去!”

    抱起那柔软媚惑的身子,男人毫不怜惜的将她往里床一丢,为自己腾出更多的空间。

    “啊!”

    女人的後背硬生生的撞击到床侧的墙壁之上,剧痛的骨头几乎令她难受得落下泪来。

    他是要来野的麽……

    直到这个时候,幕清幽才对魔夜风心中暴戾的渴望产生了一点了解。但是这为时已晚的领悟却并没有令她接下来变得更好过一些,只能眼睁睁的看著他将自己如同玩具一般凄惨侵犯。

    此时此刻,原本只扯开一点开口的中衣在翻滚的过程中彻底的散落开来,莹白的茹房嫩豆腐一般的在男人的视j之下怯怯的颤抖著。幕清幽想大叫,却被紧跟著欺压上来的男人用薄唇封住了呼喊。

    “唔唔唔!!!”

    倒竖起两条柳叶一样的细眉,女人的抗拒声幽怨的被魔夜风尽数吞进了肚子里。

    邪气的长舌在她的口中狂狷的翻卷搅动,发出“啧啧滋滋”的口津推挤声。胸前的茹房再一次被他捏紧,黝黑的大掌揉著她白皙的胸部前後左右的乱动。一会儿将两团嫩r推在一起形成诱人的r沟,一会儿又将它们远远的分开……

    “乃子……哦哦……大乃子……”

    吃完女人的嘴又去咬幕清幽的耳朵,发烫的热舌游走在她的耳廓之上进而向下攻击颈间与锁骨,还在上面留下一道道蜗牛爬过一般的晶亮湿痕。

    “啊……”

    紧绷的古铜色面皮因为被满足的快意而流露出性感的迷朦,魔夜风将黑色的头颅埋在女人的r丘之间,用自己脸颊上的皮肤去使劲磨蹭那相比之下嫩滑得多的香r。

    “你看这里,这麽硬,越来越红了。”

    麽指和食指捏住幕清幽的一个茹头毫不客气的向上猛揪,一下又一下,拽的那殷红的r蕾几欲滴出血来。

    “疼……风……你掐的我好疼……不要了!”

    反抗不了只得求饶,半l的幕清幽靠在软枕上徐徐蠕动。蝴蝶羽翼似的长睫上下翻飞,楚楚可怜的样子令任何正常人都忍不住要心软顺了她的意了。

    只可惜,魔夜风并不是正常人。

    “疼吗宝贝儿?那这样呢──”

    终於不再拉扯女人灼热的小茹头,英俊的男人嬉笑著用指腹安抚的绕著淡粉色的茹晕慢慢画圈。而未被蹂躏的而另一边则被他很快含进口中,吸在温热的口腔里用舌尖来回撩拨著。

    “这样是不是更舒服些?”

    极轻极轻的用牙齿啮了那红彤彤的蕾果一下,满意看到茹晕之上立刻颤抖著激起了几个rr的小颗粒。魔夜风笑得越来越狂妄,主宰者的架势令他看上去像是一个至高无上的天尊。

    “啊啊……不要了……啊哈……”

    眼眶里已经氤氲起一团清澈的水雾,幕清幽全身s热难当,双腿之间几乎是瞬间就流出了令她羞耻万分的滑腻yy。

    “还差得远呢,我的小幽儿……看我今天不c死你。”

    壮硕的身体向下慢慢的移动著,魔夜风熟练的脱下了美人身上碍事的中衣。遇到因为手腕被绑而脱离不掉的衣料时就干脆使用蛮力直接撕裂。

    刺耳的裂帛声一下接一下的在空气中爆破,等到魔夜风将自己的裤子也一并丢下床之後,幕清幽的身上已是一丝不挂,只留下飞瀑般的青丝覆盖在雪白的胴体上制造出强烈的对比。

    “死男人!早知道就不给你了!”

    原本很想哭却又觉得窝囊,幕清幽用力蹬了蹬腿却又踹不到正跪坐在她双腿之间的魔夜风,只能呼哧呼哧的犹自生著永远也发泄不完的闷气对他怒目而视。

    为什麽每一次遇到这个好色的男人都只能甘拜下风?

    不管对方前一刻锺有多麽的温驯谦卑,只要一上了床,小绵羊就立刻变成了大恶狼……还是禽兽级别的。

    “不给我我也能拐到!”

    自信满满的握住女人乱动的玉足,魔夜风潇洒的一笑,接下来他竟然张开口将那小巧的脚丫含进了自己的嘴中……

    “哎呀!那里你怎能……”

    被他这麽一含整个将全身的力气都抽空了,幕清幽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噤大声呻吟。

    “好美的小脚,我从来没有好好的爱过这里……”

    一边色情的抚摸著女人光滑的小腿,魔夜风一边享受美味一样的吮著口中的小脚啾啾的舔个不停。

    “哎呀……啊哈哈哈……不要了……啊啊……不要了!”

    当男人的舌头认真的在她的脚心处滑来滑去的那一刻,幕清幽终於憋得满脸紫红的笑岔了气……

    那是种什麽奇怪的感觉啊……又痒……又麻……还有一点酸……仿佛脚丫子都能高c了一般,电击般的酥痒感从脚趾到脚踝而後一路蔓延到小腿和大腿──

    煨的她全身都热烘烘的,像只被煮熟了的虾子。

    “这只要不要吃?”

    舔吸完幕清幽的一只玉足,魔夜风又去挑逗另一只的五根脚趾。几乎是把它们统统都舔吸了一边,颤抖著双腿的幕清幽已是全身无力、香汗淋漓。

    “不要……不要玩我了……”

    求饶的呻吟著,幕清幽的汗打湿了身下的被褥。

    “就要玩……今晚我得好好的把你全身上下都玩遍,来弥补我这几天所遭受的损失。”

    无比坚决的拉开那两只已经酥软了的白腿,魔夜风满意身前女人被搞到无力之後的温顺。坚硬的膝盖骨蹭著床单向前挪了几分,男人低下头开始直攻幕清幽的腿心。

    “嗯……好香……好久没嘬你的y水了,我都快渴死了。”

    大手捧著那圆润的翘臀开心的摸来摸去,魔夜风面对著女人粉嫩的y户一下子就将舌头深入了湿哒哒的美x里转动舔舐。

    “啊……好痒……不要……”

    仰起头浪荡的尖叫,幕清幽试著搓动双手却只能令腕上的绳子生了魔力一般越箍越紧。

    “这里是你的敏感点来著?还是这里?”

    有些懊恼自己“失宠太久”,竟然都快忘记了女人的身体结构。魔夜风一边揉著那明显的小y蒂,一边转动著眼珠将舌头打横在狭窄的甬道中摆来摆去,为的是寻找恋人身体内那一处与众不同的小软r,加强刺激令她享受到绝顶的快乐。

    “啊呀!”

    红透了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幕清幽仰起头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下身像一条小蛇一般在她yd内越钻越深的软异物。

    “叫了?”魔夜风舒展开剑眉,试探性的又移回刚才令幕清幽发颤的那一处突起,舌尖用力的顶著那个部位一个劲儿的刺激。

    “啊啊……那里……嗯!”

    再也不能乖乖的任人宰割,兴奋点被男人找到,每一次舌苔的扫过都是一种浪漫的折磨。幕清幽拼了命的想夹紧双腿,却被男人抢先一步将大手卡住她私密的y户。

    “还用最长的这根来,好不好?”

    虽然是笑容满面的疑问句,但是不等女人回答,修长的中指就已经就著泛滥成灾的yy笔直的c进了收缩著的小x内。

    “嗯……嗯嗯……”

    忍不住吸紧了侵犯了自己的手指,幕清幽试著收缩体内的肌r,好让yd壁感到那种欲仙欲死的被挤压的快感。

    “真浪!这就满足了?”

    狎笑著又加c了一根手指并排抽c美人的水x,魔夜风连手腕上都湿哒哒的沾满了她流出的y水。

    “啊啊……好舒服……”

    一面看著自己用手指干幕清幽的模样,一面用另一只手掬了她的花蜜罩在自己的yj上用麽指摩挲最敏感的g头。y水和前精混合在一起产生甜蜜的香味,那是他与她水r交融的证据。

    “c……c进来……”

    虽然快感不断攀升,但是女人却深刻的感受到这还远远不够。主动将白皙的大腿打开环住魔夜风的健腰,满是欲求的幕清幽一面被手指抽c著一面对他哀哀的祈求。

    “要我……风……要我……用你的r棒!”

    “好……宝贝儿……我的小幽儿……就来了!”

    g头被自己磨弄得更加巨大,乌密的ym中那根蓄势待发的g棒已是一柱擎天。

    猛地抽出银丝涟涟的两根远远不能跟胯间之物相比的手指,魔夜风咬著牙扶著自己的yj将那壮硕的铁棒子用力的往柔嫩的yx之中推挤。

    只听“噗滋”一声,弹性极好的yd被g头彻底撑成一个j蛋大的d口……接下来蟒蛇一般粗壮的雄j便开始扩张自己钻进女人身体之内的地盘。

    幕兽<高h 慎>

    “啊啊……!!”

    被男人强壮的yj终於深c到底的时刻,幕清幽挺起胸口难受的扭动了几下。眼前白芒一片,几乎连床帐的颜色都看不清楚了。

    这感觉……实在是太强悍了!

    幕清幽头脑严重缺氧,张嘴大口呼吸也解不了这种足以杀死人的窒闷感。小x口前面nn的地方收缩了几下,想喷汁却又被女人惊恐万分的抑制住了。在这种时候要是被做得n了出来,那可是太丢脸了……

    然而,原本是想抑制失禁而紧缩的肌r却连带著将後方的蜜x也用力的绞紧了。刚刚c入就被如此用力的吮吸让魔夜风忍不住纵情低吼,黝黑的大掌一把拉起那两条原本环著自己的修长玉腿改为扛在肩头的姿势。

    这样一来男女的交h就能嵌得更深入,凶猛的g头也能直接撞击到幕清幽的zg里。

    “小妖精,你想要我的命麽!”

    下半身与她紧紧的贴在一起,坚硬的ym刮s著稚嫩的y丘令女人感到些针刺般的疼痛。想喊叫求饶,他却势必不肯放过她。开始的时候,那滚烫的阳具还只是撑开了幕清幽的yd令彼此都能静静的享受交h的快慰。

    一直空虚著的身体被心爱的男人勇猛的填实,r棒上的青筋都在贴著r壁不断兴奋得快速跳动。

    但是这种静止只是短短片刻,待幕清幽下t被撕裂的疼痛感稍稍缓解一些开始向舒服过渡时,魔夜风已经开始弓腰缩臀小幅度的抽c起那销魂的水x来。

    “啊……啊……”

    一边做一边呻吟,男人整个下t几乎都压在幕清幽的身上律动个不停。肩膀扛著那刚刚才被他亵玩过的小脚,魔夜风一边干x一边伸手抚摸著女人小腿上的肌肤。做到欢畅时,还扭头用牙齿轻轻的啃那白玉扣一般的脚趾头。

    “哦……嗯嗯……你顶的太深了……好酸……”

    快感像洪水猛兽,劈天盖地的朝她的身子袭来。全身滚烫的随著男人c她的频率在床铺上来回移动,幕清幽爽的直用被缚的手腕猛击头後的枕头。

    “感觉到了吗……每次被c的时候你的sx内都是越干越软。”

    紫红色的阳具被y水彻底沾湿,r与r的摩擦发出“啾唧啾唧”交媾声。魔夜风低头看著自己胯间的巨w越胀越大,jy小x的动作便做得更加卖力。每一次都直c到底狠狠撞击那吸死人的r芯,而後又迅速整根抽出只留下g头在x口处扭著p股来回旋磨成心不让她好过。

    “嗯嗯……顶死我了……你这混蛋……”

    全身上下都已经被干的虚脱,幕清幽满面春色的任由男人摆弄。

    湿哒哒的发丝黏在她l呈的娇躯上,下t的私密正被男人一边欣赏一边用yj大力的c弄著。y部特有的水嫩r色衬著男人逐渐变成乌紫色的雄j,同样光滑如丝的特殊部位赤ll的交缠在了一起。

    “嗯哼……嗯……”

    尽管此时c她的动作已经做得又猛又深,但是魔夜风身强力壮却是远远未达到满足。

    “我的小荡妇……吸我啊……用你那s浪的小x紧紧的吸住我的棒子啊……”

    挥汗如雨的俯身将打直的玉腿直接压叠在幕清幽的乃子上,魔夜风知道她常年习武柔韧性要比一般的女人好的多。依靠重力的作用让臀部啪啪的拍打在女人已经被撞得发红的y户上,魔夜风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