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15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1:52:9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凌格的声音很轻。

    “格格……”俊脸无耻的凑近了一些,印无忧笑得很y险,“你是不是怕我少了那样东西影响你下半辈子的幸福啊?”

    “你是不是脸皮又痒了?”凌格冷冷的看著他不管挨多少打,在自己面前都是那副不知死活的殷勤样。心里没由来的一痛。

    那件事──要不要告诉他呢?

    “你打吧,打是亲骂是爱~”印无忧居然抓住了她的手,硬往自己的脸上贴。

    原本他心里已做好了挨打的准备,却见这一次凌格只是抽回了自己的手,没有打他。看他的眼神里,似乎有一抹忧伤。

    “格格……”印无忧无措的望著眼前的女人,这种眼神让他非常的不安。

    “好好照顾他。”丢在这一句话,凌格转身离开,不顾印无忧一直站在原地傻傻的追随著她的背影。

    魔魅(限)75 绝望的爱

    深情的望著昏迷中的男人,青儿的心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满足而宁静过。

    她看著他,守著他,照顾著他。两个人似乎被一种神秘的力量连接在一起,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生活给了他们苦难和挫折,也给了她历练。

    如果不是发生了这麽多误会,让她忍痛离开了幕绝的身边。她不会发现隐藏在那副没用的躯壳之下的另一个自己。也不会像现在这般了然,自己深爱的男人也是如此坚贞的回应著她的爱。

    他爱她。

    他的爱像火焰一样赤诚,像天空一般澄澈。他的爱激狂又野蛮,让她心都疼了。

    可她就是喜欢,喜欢他单纯的爱著自己。傻傻的付出一切,并索要回报。

    能回报的爱才叫相爱,不然的话,就只能归为相思……

    在幕绝疯疯癫癫,时而清醒时而昏迷的这段时间内,她勇敢的去找了浮云公主。有些事情,她所曾经怀疑过的,现在必须弄清楚!

    虽然自己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介草民,但是印无忧却大方的借给了她自己的腰牌。毕竟邪医也曾在宫中出任要职,还是玄紫王爷的同门师兄。他的名讳在宫中还是有一些威慑力的。

    浮云公主比她想象中的要和蔼,却也意外的憔悴许多。

    她不知道是什麽事能让堂堂麒麟国公主感到如此失落和沮丧。但是对方只是温柔的拉著她的手,将幕绝这些日子以来所有一切毫无隐瞒的说给她听。包括幕绝作了刺客以及故意冷落自己想要让她学会坚强的那些细腻的心思。

    至少,从浮云的叙述中,她是感觉得到善意的。

    天晓得,当她得知这一切的时候,有多的麽懊恼和震惊。

    若不是公主亲自拉住她,凭她在锦云宫里又哭又笑的疯癫劲儿,早就被拖出去当疯子处理掉了。

    身上的伤在邪医的调理下好得差不多了,现在看著那一道道泛著粉红色的幼嫩的伤痕,她反而觉得心里很甜蜜。如果这男人不是爱她爱到骨子里,又怎会如此失控呢?

    “绝……吃药吧。”心疼的抚摸著男人饱经风霜的侧脸,青儿将药碗端过来舀了一勺吹凉了才递到他的唇边。

    深棕色的药y却在男人紧抿的薄唇外滑落,顺著脖颈流到了被褥里。

    男人双目紧闭,连呼吸都变得微弱。

    印无忧说,幕绝吸食的这种锻金香在戒药的过程中十分痛苦,若非本人有强大的自制力。除非将他打昏,强著他停止嗑药。否则,他会越来越丧心病狂的为了吸食锻金香做出伤害自己和身边人的事。

    眼见他昏迷已经三天了,凌格说幕绝的情绪越来越失控。不仅拒绝吃药,还将能看到的一切东西都打碎。不得已,她只有出手点他的昏睡x,让他一直睡下去。

    这三天来,青儿总是每天报到。在对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照顾著他。替他梳发散热,替他擦洗身体。但是,印无忧为幕绝戒药而研制的药汁,他却一滴也没有咽下过。

    “听话,不吃药身子怎麽会好呢?”明知道他不会听见,青儿还是忍不住靠在他耳边温柔的劝说,身上的红衣被美眸中沁出的泪水深深打湿。

    颤抖著手指,青儿眼见著药汁再一次顺著幕绝的嘴角流下。她终於忍不住趴伏在幕绝的胸口难受的大哭了起来……

    因为印无忧说,如果最终还是戒不掉,便不能排除死亡的可能性。

    可是她不要他死啊!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加在一块也不到一年,还有那麽多的青春可以挥霍,还有那麽多的日子可以并肩走过。她宁愿什麽都没有,也不愿再一次失去幕绝。

    “嗯……”女人汹涌的哭声吵醒了昏睡中的男人。他迷茫的睁开眼,不知面前的一切是真是幻。只是看著青儿哭得伤心,一切似乎都回到了从前──

    爱怜的伸出手,幕绝揉一揉青儿的发丝,轻轻的说,“青儿,怎麽哭了?有什麽不痛快的,为什麽不和我说呢……”

    听到熟悉的安慰声,青儿不敢相信的抬起泪眼,正对上幕绝关心的黑眸。一时之间,兴奋、喜悦、谢天谢地的感恩……无数种复杂的情绪一并涌上她疯狂跳动著的心头。

    她两忙用袖子抹抹眼泪,欣喜的端过一旁的药碗,将药凑到他的口边。

    “来,先把药吃了。剩下的,我们慢慢再说。”

    不知道她要跟自己说什麽,幕绝只是顺从的张开薄唇任她将药汁喂入。渐渐的清醒过来之後,他想起了自己对她做过的一切。愧疚之情让他不敢和她多说一句话,只是默默地接收著她对自己的好。

    却不明白,她为什麽还要对自己好。

    “咳咳!”原本已经咽下去的药汁,又从幕绝干裂的唇瓣间溢出。幕绝痛苦的用手按在胸口,僵硬的肌r让他甚至不能顺利完成吞咽的动作。

    “青儿,我……”他苦笑著望著眼前的女人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无法再喝下去。

    眼见她一袭红衣,衬著莹白的雪肤,长发优雅的在侧面挽了一个云髻。女人的美貌让他为之炫目。可她……却早已不是他的。

    “不,再试试看。”她坚决不允许他擅自退缩,一勺汤药又不容拒绝的喂入他的口中,却再次不自主的被喉咙挤出。

    “青儿,算了……”幕绝不愿看到她为他如此伤神的模样。若她愿意,坐下来能陪他说说话不是更好?

    “绝……”青儿伤心地看著他,不知要怎样才好。

    “你,叫我什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能再次听见这宛如天籁的娇唤。幕绝激动地握住青儿的手。

    “绝──”忍住眼眶中的泪水,青儿再次换了一声。

    “好青儿……我……”眼眶也忍不住湿润了,幕绝发现自从再度与她相遇以来自己竟然变得如此爱哭。

    “我……”他有好多好多话要对她说,他要向她道歉,然後诚心诚意的恳求她的谅解。他要……

    “呃!”头部忽然传来一阵剧痛,幕绝蓦地收回自己的手,用尽全身力气将离自己太近的青儿推开。

    “走!!”他吼道。

    “不!我不走!”青儿奋不顾身的扑上来抱住幕绝的身体。

    “快走!”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血y瞬间逆流,幕绝的眼白处开始翻出暴虐的血红色。他不断的推开青儿的身体,把她往屋外送。却被她一次次紧紧抱住。

    “青儿,我对不起你!你快走,不要管我。”泪水顺著男人黝黑的脸颊滑下,他忽然觉得,自己今生的缘分,怕是和她尽了。

    “不!!你要做什麽?”惊恐的望见男人举起手就要朝自己的天灵盖拍去,青儿疯了一般的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他的头不让他做傻事。

    “慢著。”一直站在门边上观察著室内一切的印无忧忽然伸手拉住皱著眉要进去帮忙的凌格。

    收到凌格不解的眼神,他只是敛著眸淡淡的说了一句,“有些事情,我们帮不了忙。”

    仍然握著凌格冰凉的手,印无忧难得的收起平日的嬉皮笑脸,沈静的说,“看著。”

    只见青儿害怕与悲伤之中,像是忽然间想到了什麽,素手迅速端起那碗药汁仰头灌入自己口中。下一秒,红唇印上幕绝翕动的薄唇,将苦涩的药y全部喂入他的喉口中。

    尽管药汁还是随著两人交接的位置渗了些许出来,但是青儿努力的用自己的舌头将y体尽可能的推入幕绝的喉咙中,帮他吞下。

    一口喂完,她喘息著又灌入一口。如此反复,不多时整碗汤药被幕绝吞下大半。

    怀中的男人终於渐渐的安静下来,青儿捧住他的头,额上满是汗水。

    “你怎麽样……啊?”不顾自己的狼狈,青儿先担忧的为他拭去额上的汗珠。

    哪知男人却不安分的抚上了自己的後背,俊脸变得红通通的,一双迷离的眸子渴望的看向她。他的长舌也不断的向自己的唇瓣靠过来。

    “青儿……我要……”

    “什麽?”错愕的女人还没反应过来,腰部陡然一紧被他带上了床。帘幕被不失时机的放下,里面开始出现男女纠缠的声音。

    “好了,戏就看到这。”印无忧满意的点点头,笑嘻嘻的关上了房门让他们在里面翻云覆雨去。

    “这就是你按兵不动的原因?”凌格望著印无忧,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麽药。

    “当然,”印无忧潇洒的甩了甩长发,桃花眼熠熠发亮。

    “我在药汁里掺了c药。”他一本正经的说。

    “毒瘾本来就是一种欲望,就像吃饭睡觉一样。被迫形成了一种需求。而我现在就要用另一种欲望代替它,然後慢慢的消灭掉。”

    看著印无忧那一副尽在自己掌握中的德行,凌格冷冷的骂了一句,“狡猾。”

    “我是狡猾,所以我才叫邪医嘛。”继续笑得得意非凡,他完全有理由骄傲。

    “放手。”没工夫陪著他自恋,凌格瞪著他仍然抓著自己的禄山之爪。他的手很大很温暖,让她有些心猿意马。

    然而这一次,印无忧却没有听她的话。反而用一种烫人的目光注视著她,还将那只小手放到自己的唇边,在上面轻轻地印上一个吻。

    “不放。”

    “你!”扬起另一只手,凌格的巴掌眼见就要落在印无忧的脸上。却见这男人不闪也不躲,好看的嘴唇吐出一句让她期待却又不敢听的话。

    “格格,我是认真的。”

    魔魅(限)76 h+反攻

    “青儿……哦……青儿……”房间里,木质床榻激烈的晃动著,里面不断传出男人激情的喘息。

    透过床帏,可以看到两具赤l的身体紧密的交叠在一起。男人不住的在女子的身上快速的起伏著,两人皆是打直了身子的姿势让青儿的水x把幕绝的r棒夹得更紧,使得他每一次进出都得花比平时重上两倍的力气。

    “嗯……好舒服……绝……”白皙的素手覆盖在男人的臀部,鼓励性的爱抚著他结实有力的臀肌。随著他强而有力的c入,她也配合的收紧腹部,带给彼此更多的快感。

    “嗯……”受到佳人的称赞,幕绝忍不住吻住她红豔豔的嫩唇。舌头强势的往她喉咙深处探去,好享受被她嘬吮的快乐。两人的胸口贴在一起,青儿挺立的茹头不断摩擦著幕绝的胸肌,让他呻吟得更大声。

    木床晃动的速度开始加快,几乎每一秒锺幕绝都抖动著窄臀用力撞击她的腿心三四下,勾出大量的yy沾湿了彼此乌黑的毛发。

    “喔……嗯嗯……啊……”受不了两人严丝合缝的强烈摩擦,青儿忍不住主动分开雪白双腿环在幕绝的腰间,让他以正常的力道抽c。

    “这就受不了了?”幕绝狎笑一声,故意直起上半身也将她的雪臀捧起,让女人只有肩部著落在榻上。

    黝黑的大手提著她的两条长腿按在自己的腰间,p股开始一下下以水x为圆心,做著夸张的画弧运动。粗大的棒身埋在嫩x里,只露出少少的一截,却鲜明的显示出两人身体已经充分结合。光滑的圆端在搅动的过程中寻找著她敏感的兴奋点,发出“滋滋”的水声。

    “啊……不要!太刺激了!”尖叫著抓紧身下的床单,青儿晃动著两个茹房无力的扭动著头部将长发甩成一朵墨色的花。

    “刺激就叫出来!我喜欢听你叫床的声音!”看见青儿被自己c的狂乱,幕绝只觉得下身又硬了几分。他亢奋的小幅度抽c几下,圆端在不断冲开甬道里滑嫩的褶皱之外意外的发现了那块与众不同的软r。尝试著用圆端的硬处顶弄几下,身下的女人更是浪叫连连。

    “原来是这……”黑眸绽放出不怀好意的光芒,於是他停止画弧的动作,改为将热铁全部退到甬道口。手指向两边分开青儿粉嫩的y唇,开始大力的旋转著进入。每一下都故意顶弄到那块不寻常的软r,带给她又麻又痒的快感。

    “啊!好爽……你的小x真暖……吸得我好紧……”

    男人的p股激烈的摆动著,r棒後的两个圆球也跟著左右前後的晃动,在他用龙头按摩遍了青儿甬道内每一处嫩r直到花心之後“啪”的一声拍打在女人的y户上。

    “幕绝……我不行了……”呻吟著看著两人的交h处粉黑交加的场面,乌紫色的r棒不断的捣动著没入她的体内。两人的毛发上沾满了彼此的体y和她流出来的y水。那y秽的画面更刺激了她的神经,只见她娇躯迅速的抖动了起来,尖叫著喷出一股热y狠狠的冲在幕绝的圆端之上。

    “啊……你s我……”粗喘了一声,幕绝被冲的浑身舒爽。忍不住扬起了头,开合著圆端上的小孔低吼出声。

    “啊……嗯……好累……”青儿高c完之後,浑身的雪肤都泛上一层亮丽的绯红。身子也变得软绵绵的,此时她痉挛著小x不断挤压著幕绝埋在她体内的r棒。纵使如此,也没能让他发泄出来。

    印无忧下的c药特别y险,不会让人失去理智胡乱要了女人,但是在面对著自己心爱的女人时男方就会硬挺很长时间而不发泄。锻金香的毒中的越深,他需求的时间就越长。

    眼见两人从早上一直滚到深夜,青儿已经跟他做到几乎虚脱,而幕绝却只发泄了一次。

    这情景让青儿想起初次和他见面时,魔夜风拿幕绝当了替死鬼。然後她就变成了解药,到最後不得不用嘴巴帮他解决的情景。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麽突然有这麽强烈的欲望,但是看到他不再头痛,青儿也意识到这也许因为自己同他欢爱而转移了注意力有关。

    事情还在重演,但是两人的心境已经不同。

    她已不是那个任人摆弄的小侍妾了,而他也已经变成自己最心爱的男人。

    放下自己的腿,青儿用手将幕绝坚硬如铁的大r棒从自己的体内拔出。

    “唔……”男人因离开温暖的包裹,喉结上下滚动嘟囔出不满的抗议。

    “我累了,要先休息一下。”她好笑的望著他脸上挂著的像吃不到糖的孩子一样的表情,用被单盖住了自己的身子。

    “唔……青儿……”眼里闪烁出乞求的目光,幕绝扶著自己腰间的巨w,明明难受的要命,却也再不敢强迫於她。

    “想要就自己来,”青儿将双臂抱在胸前,故意挤出诱人的r沟。

    “什麽?”幕绝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望著小女人。

    “我说,你可以自己来,我要看。”

    魔魅(限)77 悲哀的橘子

    讶异的看著一向温顺的小女人,幕绝发现她是认真的。

    她竟然是认真的!

    虽然还不知道她为什麽突然之间对自己这麽好,好像已经原谅了自己曾经对她的所作所为似的。但是,他能朦胧的感觉的到,青儿与那个邪医之间并不像自己所想的那麽暧昧。

    但是眼见她提出的要求如此邪恶,她的人又不再似从前的那般温顺。幕绝心里忍不住酸酸的猜测,该不会又是什麽别的男人将她调教成这样的吧?

    “唔……不要……青儿……”他难过的向前爬了几步,c药的作用让他得不到纾解的跨间越来越热。

    幕绝原本就是少言不多话的男子,不善於表达自己的感情。是锻金香的作用才让他发狂产生强烈的兽性的。

    他除了青儿之外,原本就没有其他女人,在鱼水之欢这件事上还是本著男人主攻的传统论调。

    可现在,要他像男宠一样在女人面前z慰。这麽羞人的事情,要他怎麽做得出来?!

    “不要?”青儿忍住笑,食指点著红唇,眼里闪过一抹小小的寒光。

    “难道你忘记了你也让我做过同样的事情麽?”

    在那个金碧辉煌的爵爷府里,他是那样残忍的羞辱了她,要了她。还要她在他面前表现出y荡的模样自己玩弄自己。这件事是她最终选择离开幕绝的理由,也是她永远磨灭不了的记忆。

    “我……”

    往事历历在目,让幕绝羞愧的低下了头。

    那个时候他被药物所扰,又不懂青儿的闪躲实际上是对自己又爱又怕的纯情。一面担忧著她不再爱著自己,一面又因为变得暴戾的性子,一见她那副受气包样儿,心中就烦躁。

    他亏待她了吗?

    那她为什麽总是自怨自艾,把自己往卑微的方向想著、引著、凄苦著。他明明那麽爱她,一心想给她最好的。可她却不领情,总是在说自己身份低贱,不奢求什麽这样的鬼话。让他越听越想狠狠欺负她!教训她!

    他就是不要她看轻了自己啊,她难道不知道在自己的心里她比世界上的一切都重要麽!

    “你什麽?”青儿的冷笑一声,“你不是说我是别人赐给你的玩具吗,那好啊,你就教教我该怎样做才是一个称职的玩具吧!”

    “不是的,青儿……我从来没有真的那样想过你!”幕绝连忙解释,却在见到女人受伤的眼神之後变得无力。

    “我错了,对不起。”他惭愧的望著自己心爱的女人,不知道一向愚笨而不解风情的自己为什麽总是会把事情弄糟。

    看见幕绝不知所措的模样,原本想起往事而起的哀怨之心也渐渐的软了下来。

    青儿抬起眼帘,叹了一口气。

    笑颜重新蔓延在她的娇颜之上,她软著声音撒娇似的说道,“来嘛,让我看看我不在的时候你是怎样跟自己玩的。”

    “你,怎麽会知道?”这句话不说还好,一说就让幕绝更是涨红了俊脸。

    她不在的那段时间里,每次夜里想她想到发狂,幕绝都会掏出自己的硕大,想象著她美丽的脸频繁的z慰。但是在自己手上泄出之後,望著身边冰冷的床板。想要她的渴望反而变得更加浓烈。

    “啊,看来我没有猜错。”被他不打自招的傻样逗笑,青儿花枝乱颤的靠在软枕边用手支起自己的头颅。像是要观赏什麽好看的戏码一样,一瞬不瞬的睨著眼前的男人。

    “你可以开始了,不然十年内除非你用强的,否则别想沾我的身子。”

    她的一句玩笑话却让幕绝浑身一凛,“你知道,我再也不会对你用强的。”男人的语气夹杂著悔意和不容撼动的坚决。

    青儿没有再说话,只是敛著深情望著被她小小的计谋报复著的男人。

    经过这麽多的事,她终於明白,爱一个人是要与他平等而坦诚的。

    坦诚自己的感情,才不会互相猜测互相错过。所以她不会再依附他或者推开他,相反的,她要牢牢的抓住他,甚至可以像现在这般反过来欺负他!

    她不会配不上他。在爱情面前,人是不分贵贱的!

    想到这,红唇之间的笑意更深。

    “哦……嗯……”幕绝跪坐在青儿面前的床榻上,她侧卧的姿势正对著男人跨间。将他z慰的过程看得清清楚楚。

    只见男人黝黑的大掌先是用像握剑一样的方式,握住自己高高竖起的r棒不断的上下套弄著。

    开始时他抽动的很慢,呻吟声也断断续续模糊不清。

    当棒身被他蜻蜓点水的爱抚摩擦得渐渐变成粗大的紫红色巨龙的时候。汗水才从他的俊颜上渗出,让他喉咙中挤出更大的呻吟声,脸上逐渐出现了又痛苦又欢愉的表情。

    紧接著,他改为用两只手放在r棒的两侧,像是在洗手一样来回揉搓自己的yj,直到圆端的小孔上开始不断渗出透明的热y他才难耐的昂起头,舒服的吼叫。

    “哦……青儿……青儿……”

    听到对方在z慰的时候,口中喊得也是自己的名字,青儿也情不自禁听得脸红心跳,身体也跟著一阵燥热。

    “绝……嗯……用力……”一时之间玩心大起,青儿故意随著他揉搓的频率y叫出声,满意的看到他在听见自己的声音之後张开双目更加亢奋的表情。

    “哦……青儿……你的小x好软……”手势改为沾著自己流出的滑y,用麽指和食指套住yj向龙头滑动,在小孔两侧的沟回上一阵按摩震动之後。另一只手也开始以同样的方式从yj根部滑出,两手交替著进行这样的刺激。

    幕绝浑身上下的肌r都因此而绷得紧紧地,身上的一道道疤痕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有男子气概,整个人像一尊英伟的战神雕像。

    “嗯……哦……我受不了了!”用手掌套住自己已经坚硬无比的乌紫色r棒,硕大的圆端看上去更为狰狞。幕绝将自己的手幻想成青儿的甬道,开始前後摆动起健臀在掌心里飞速的抽c著。

    紫红色的龙头一次又一次从他黝黑的掌d里突出,映入青儿的视线中。她现在终於明白了当他将那话儿伸入自己的小x中运动时,里面到底是一番什麽样的景象。

    任由幕绝自己掌控著速度和频率,来回抽c了一盏茶的时间。他的表情越来越痛苦,纠结健壮的肌理上全是湿淋淋的汗水,却依然没有要喷s的迹象。

    “唔……青儿……我好难受……”看著幕绝渴望的眼神,青儿心里也不好受,但是自己也的确是承受不住了。

    不行,她得好好的像一个方法代替自己帮他抒怀。

    就在这时,她瞄见桌子上的水果盘里有一些新鲜的橘子。心念一动,便笑著走下床去将一个最大的橘子拿在手里。

    “青儿……你在做什麽?”一边继续著手中的动作,幕绝忍不住目光跟随著离开的小女人,生怕她就这样走掉不管自己。

    “在帮你。”青儿神秘的一笑,用白皙的指尖将橘子两头的皮剥掉,正好看见中间被橘r包裹的部分成d状,但是此时的d口依然较小。

    “青儿!”似乎明白了她要做什麽,幕绝的脸色开始变得很难看。

    “别吵。”没有理会抗议的男人,青儿径自将两根手指伸入d里慢慢地将d掏得越来越大,直到她认为适合c入为止。

    没办法,谁让她家男人那里太大。望著手中拥有著一个几乎能塞进自己三根手指的大d的橘子,青儿为了拟真还故意淋上温热的茶水让它可以润滑又接近人体正常的体温。

    “喏,用这个吧。”

    青儿笑嘻嘻的将自制的z慰工具交到幕绝的手上,完全不在意他快被气吐血的神色。

    “你要我跟橘子……那个?”握著手心中极像女性性器的水果,幕绝难以置信的望著自己的女人,真不知道她现在脑子里都装了些什麽。

    “快点!不然我就走了!”不悦的睨了他一眼,青儿丢出杀手!。

    “唔……”不得已间,幕绝只好将橘子的d对准自己的r棒,缓缓的将圆端c了进去。

    “唔……哦……好舒服……”开始的时候他还只是尝试著抽c了几下,却没想到自己的棒身居然被柔软的橘囊摩擦的这麽舒服。到後来,他干脆用两只手扶著这只橘子,自己狂野的摆动起窄臀用力的抽c起来。

    “哦……哦……”像在女人身上真实驰骋一样,幕绝越c越兴奋,不断摆动著健臀急切的用橘子套弄著r棒。直到手中的橘子,被他刚猛的棒身捣动的汁y飞溅,碎r不断的掉落下来,他才大吼一声终於喷s出了一股又一股强而有力的白y……

    “喔……”累得直接翻到在床上闭目养神,幕绝随手丢掉手中已经破烂的橘子皮。

    天呐……他堂堂的一个大男人,竟然在心爱女人面前发浪的猥亵了一个桔子……真是毫无尊严可言。

    就在这时,躲在一旁看得又想哭又想笑的青儿也爬上了床,蹑手蹑脚的窝在他的怀中,想跟他一同补眠去。

    谁知,刚在幕绝的怀中找到温暖的位置躺好。男人却出其不意的一个翻身,将她死死的压在身下。一双锐利的黑眸紧紧地视著她的双目,咬著牙问道。

    “说,谁教你的?”故意做出凶狠的表情,幕绝打死都不会相信他的青儿会想出这麽邪恶的点子来帮男人z慰。想必一定有人传授过她此法,一想到这一点,他心里就凉凉的不得安宁。

    “是……无忧啦……”青儿眨巴著大眼睛,小声地说。

    听到印无忧的名字,幕绝脸色立刻变得铁青。嫉妒让他失去了理性,浓眉狠狠的纠结在一起几乎立刻就要冲出去结束了那男人的性命。

    “绝……你怎麽了?”看他脸色有异,青儿担忧的伸出手去触碰他的面颊,却被他一把握住。

    不敢弄疼了她,却也紧紧地抓住不让她逃脱,幕绝犹豫了一下,终於还是颤声问道,“你……跟他上过床了?”

    望著他明明想知道,却又不敢知道结果的纠结表情。青儿明白了他的担心,这个男人还真的是很爱吃醋啊──

    “没有。”她温柔的说,声音很坚定。

    “真的?”幕绝可怜兮兮的用鼻尖抵著她的,小声的问,“那你为什麽说……”

    “那是因为有一次……”说到这,青儿别过头去忍不住红了脸。

    看到她脸红,幕绝心里更焦急了,“你快说呀!”

    “就是……就是……我晚上送炖品去给他喝,结果敲了半天门他都没开,我就直接进去了。结果就看见他……”声音越来越小,怀抱著身上的男人,青儿忍不住将十根手指缠在一起。

    “看见他在用橘子z慰?!”头脑轰的一声炸开,幕绝疯了一样的将女人紧紧抱在自己的怀中一字一句的说,“你跟我回去!!等病好了我们就回去!!你不许再给我踏进这个医馆一步!!!”

    他知道!他就是知道!!印无忧那个家夥光看那一双贼溜溜的桃花眼就知道是个色坯!!!他的青儿居然撞见那色匹z慰这麽猥琐的画面,他绝对不能忍受!!!

    “好了好了……”青儿连忙安慰著怀中气得要命的男人。她好不容易交到的朋友,才不会真的永远不见呢。即便不见印无忧,这里还有凌格在。不踏进邪医馆,又怎麽可能呢。再说,她的医术也已经……

    “在想什麽呢?”察觉到女人似乎若有所思的咕哝起来,幕绝警觉的扣住她的下巴,不被她哄骗。

    “你是不是舍不得他,我告诉你,我不准……”

    “我爱你。”看著又在继续罗嗦的男人似乎准备好好的训斥自己一番,青儿扬起如樱花盛开般绝美笑颜用最蛊惑、最迷人的声音对他说道。然後用最直接的方式堵住他翕动的薄唇。

    果然──

    男人似乎忘记了原本要说的一切,而是狂喜的搂紧她的腰身,热情的回应著她的索吻。

    “再说一次?”他好想听!

    “我爱你。”青儿又温柔的说了一次。

    “我也爱你……青儿……”忘情的吻著怀中失而复得的女人,幕绝现在觉得只要能听到她的这句话,即便是立刻死了也是值得的。

    “青儿,我们成亲吧。”

    魔魅(限)78 愿者上钩

    “嘿嘿,这年头,即便当婊子也比当禽兽强!”美眸狠狠的夹了他一眼,幕清幽毫不客气的骂了回去。就凭皇甫赢侮辱人的功力,又怎比得上她的伶牙俐齿。

    “你!”果然,皇甫赢气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也真亏了幕清幽,什麽样的男人到了她手里都得缴械投降。

    “你似乎忘了自己的身份,幽妃。”冷冷的提醒著她躺在这床上的目的,男人的尊严不允许她一再挑衅。

    “我没忘,但是我有权拒绝。”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他沈如岩石的身体,幕清幽径自走下床,随便拿起一件外袍遮住自己赤l的身子。尽量维持著自己内心的平静在椅子上坐下,顺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你还有心情喝茶……?”腾地一下从床上坐起,虽然被推开了非常不爽。但是要亲近自己的妃子,皇甫赢也不想总是用强的,那样的话不是又给了她骂自己禽兽的机会。

    “嘶──滋滋──”幕清幽故意喝的很大声,成心要气死这个鸭霸的男人。

    “你现在是在跟我闹脾气麽……”真是上辈子欠了她的!皇甫赢忍不住叹息。

    遇上这只小狐狸,他原来不容置喙的一切习惯都被打乱了。

    先是被她恶质的玩弄了他“纯洁”的身体,再然後被撞见实在是无脸见人的“秘密”,到最後她理直气壮的拒绝他的求欢。那样子,就好像他们是一对儿真正的夫妻一样……一对平凡的,恩爱的夫妻。

    不知为什麽,他不太讨厌这种感觉。反而觉得很新奇,心里面也暖暖的。就好像是突然拥有了从小到大都不曾奢求过的一种更为亲密的关系。

    他,其实好珍惜。

    “幽妃──”

    轻轻地唤了一句,明眸在黑夜里闪烁如星。皇甫赢看著她只裹了一件单薄的长衣,曼妙的身材被无端的包裹住不肯与他分享。心里情不自禁燃起渴望,好想伸手将她抱在怀里爱抚。

    只有在那个时候,她才会乖巧的变成一只小猫咪。躺在他的身下随著他的动作摇晃,口中不断溢出甜死人的浪叫,让他酥进了骨子里。

    “别叫我幽妃。”木清幽懒懒的别过头去,“我消受不起。”

    “小狐狸?”这可是他专门为她起的爱称,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叫她这个总行了吧?

    “你冤枉我。”手中的茶杯被重重的放到桌子上,差点被磕碎。幕清幽决定不再同他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一阵见血的提出对他的指控。

    “我当时只是一时情急。”虽然心中有愧,但是素来傲慢的男人是绝对不可能开口道歉的。肯作解释,就已经是最大的让步。

    “你一时情急?”幕清幽冷笑著伸出手腕,一把扯掉上面包扎著的丝帕,将伤口赫然的摆在对方面前。

    “你一时情急就伤害我?”

    “我……”看著原本洁白无暇的手腕之上出现明显的抓痕,皇甫赢的愧疚更甚一分。但是转眼又望见皇甫玄紫为她包扎用的手帕,嫉妒之心却让他再度口不择言。

    “那又怎麽样?不是照样有男人对你怜香惜玉麽?还是个有龙、阳、之、好的男人。”刻意强调那敏感的四个字,皇甫赢残忍的连自己的弟弟都要嘲笑。

    被他这样无理的对待著,幕清幽发现跟自大傲慢的男人根本没有道理可讲。因为他们从来不会承认自己是错的。

    “在我眼里,龙阳君也比你好一万倍。至少──他懂得温柔和尊重。”失望之极的抛下这最後一句话,幕清幽不顾自己几乎半l的身体,凛然的推开门走向那寒冷的冬夜。

    她要去找玄紫。至少,他会笑著对她说一句,我们是好姐妹啊。让她在这恶心透了的深宫里还能感受到一丝温暖和善意。

    “幕清幽!你敢!”身後传来男人震耳欲聋的咆哮声,她却连理都懒得理,大踏步的往玄紫楼的方向走去。

    天气非常的冷,幕清幽只觉得自己全身都要被冻僵了。但她依然固执的不断迈动著脚步,心里想著只要不会在半路上被冻死就好。

    走出了沁岚阁,又走进一条长长的回廊,身後却传来快而有力的脚步声。

    “啊!”来不及回头,幕清幽娇柔的身子就被裹紧在皇甫赢身上披著的一件裘皮披风里。

    为了出来追她,他也来不及换上太多的衣服。只是匆忙的套上一件中衣就披上披风跑了出来。

    这小妮子跑的可真快啊……

    抱著她冰冷的身子,皇甫赢又将两人身上的裘皮拉紧一些。两人紧密贴合著坐在回廊边上的石凳上,不发一语的互相瞪视著。

    此时,温暖的待在皇甫赢的怀中,只露出一个脑袋的幕清幽坐在他结实有力的大腿上,才发现他居然没穿裤子。

    “噗!”忍不住大笑出声。

    乖乖,堂堂麒麟国的国君,平时还那样一副惟我独尊的拽样。若是让人知道他没穿裤子大半夜在皇宫里l奔,不知道要晕倒多少人。

    “你笑什麽?”不悦的望著怀中的女人,皇甫赢心中有气。但是察觉到她已经不像刚才那麽生气的反抗自己了,心里也稍稍的放松了一些。

    刚才发现她明目张胆的从他面前逃走,他肺都要气炸了!

    当他死了还是不举了?居然在他眼皮底下光溜溜的要跑去别的男人那里!他既然认定了她,也就要定了她!别的男人,她想都不要想。

    “我笑我的,管你什麽事?”呛辣椒一个,幕清幽白了他一眼。

    “笑就代表不生气了?”男人额头贴著她的,小声的问。

    “谁说我不生气?”幕清幽狠狠的掐了他一下,却意外的没有听到他的痛吟。

    相反的,皇甫赢却用一种宠溺的眼光望著她,靠在她耳边低低地说,“你是第一个敢对我无理,却还活著的女人。”

    “如果你觉得被冒犯,大可以杀了我。”不领情的避开他的目光,她幕清幽没有这麽容易被收买。

    “杀了你?”皇甫赢抬头望了望天空,不知道是他的眼眸亮还是天上的星星更胜一筹。

    “我可舍不得。”他的嘴唇认真的梳理著她的发,不时的在她鬓间烙下细碎的吻。

    被这男人如此温柔的对待著还是头一回,竟让幕清幽有些无措。

    沈思了一会儿,她最终还是抬起自己的美眸对上他的,一字一句的说,“皇甫,你放过我吧。我,真的做不到。”

    莫名其妙的话语让皇甫赢瞬间停止了所有的动作,他皱著眉头,不解的望著她。

    “做不到什麽?”

    “做不到去爱一个心中没有我的男人,更做不到去逢迎一个居然爱恋著自己妹妹的男人。”叹息一声,她闭上双目,等待著男人的暴怒。

    然而这一次她却想错了,皇甫赢非但没有呵斥她。反而将她侧揽在自己怀中放平,让她的头枕上自己的右臂。温热的薄唇随即印上了她浅樱色的小口。

    “嗯……唔……”男人的吻霸道又温柔,缓慢的舔遍她口腔中的每一个角落,再与她芳香的兰舌快速的追逐。软化著她的意志力。

    “不……皇甫……不可以……”幕清幽想推开男人俯首压下来的身子,却被他扣住下巴吻得更用力。

    “我偏要!”不理会女人的挣扎,大掌趁机覆上她的胸口。将那一朵嫩嫩的茹头捏在指尖旋转著玩弄。

    “你……好过分!”喘息著在他的怀中扭动,幕清幽忍不住咬了他一口。血腥味立刻在两人唇间蔓延开。

    “嗷!你居然敢咬我?”瞪大了星眸,皇甫赢舔著自己唇上的创口。

    “跟你说了我不愿意。”被强迫的一方娇声抗议。

    “我偏不!”再一次被他叼住住嘴唇,幕清幽只感r上一痛,那死男人居然也在同样的位置咬了她一口。

    “唔……好痛!”不满的以哀怨的眼神看向他,却发现罪魁祸首居然弯著眸子笑得煞是好看。

    “是的,”宝贝的将他的女人搂紧,皇甫赢也将她唇上的血珠含进口中品尝,“我的也一样痛。”

    “哼!”

    “小狐狸……”薄唇低嘎的吐出紧绷的笑意,皇甫赢抵住她的唇吮吻著说,“我喜欢你,从现在开始我谁都不爱了,只爱你。”

    “才怪!”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表白,幕清幽想都不想就发出笃定的感慨。

    她警觉的挑起一边的细眉,慵懒的望著他。

    开玩笑!离他兽性大发侵犯自己的妹妹到现在连一天的时间都还没过去呐。他会不会转的太快了一点?

    “我觉得是……”被她的质疑问的有些心虚,皇甫赢脸红著转过头去。

    “我就知道!你走开啦!”挣扎著要跳出他的掌控,幕清幽恨不得连踹他下面三十脚。

    “至少我不会再惦念著云儿是真的,而且我有喜欢你也是真的!”被她的狐狸爪用力扯住头发向下拉,皇甫赢额上的青筋不断的抽动。

    到底是谁借给这女人的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