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第 5 部分

住家野狼2016-10-15 21:47:1Ctrl+D 收藏本站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终於,在抽c了幕清幽几千下之後,一阵强烈的快感沿著魔夜风的脊椎冲上脑海。他迅速的抖动著健臀将热y全部s进幕清幽的体内。

    正当两个人互相拥搂著享受高c的馀韵的时刻,一边的紫色帘幔却被人慢慢的掀起。一个身著青衣的男子,看著面前赤l的两人,嘴角勾起一抹复杂的笑容。

    魔魅(限)28

    察觉到有人在窥视,魔夜风不动声色的伸手点了幕清幽的昏睡x,自己则披上一件外袍缓缓的站了起来,顺便拉过一旁的被单将幕清幽明显是被人狠狠爱过的身体密不透风的覆盖上。过於美丽的景色,还是不要任人赏玩比较好。

    “你最近,似乎很喜欢往我这里溜达──”狭长的黑眸优雅的眯起,魔夜风催动掌风轻而易举的撕裂半截被掀起的紫色帷幔,却没有伤到躲在後面的人。也许,这只是因为他早已猜到那个人是谁。

    淡淡的笑著,青衣男子轻摇著铜骨摺扇,俊尔的面庞掠过一丝不经意的调侃。

    “怎麽,当了骁王就不欢迎我来了?”他并没有架起任何防备,也没有懦弱的躲闪。而是大大方方的走进来站在魔夜风面前,如此坦荡、如此沈稳、如此俊逸不凡。

    男子有一双清澈的眼睛,乌黑的长发被一根青色缎带低低的束在脑後。浑身上下散发著一种全然的善类气息,没有丝毫的侵略性。唯一与那一身粗布青衣不同的是他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与处变不惊的恬淡笑容。

    “我猜──”魔夜风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又转而睨著已经陷入昏睡的幕清幽。

    “你,是!了她而来的吧。”冷笑一声,一切已经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不错。”青衣男子没有否认自己的来意,反而欺著幕清幽的身子坐下,温柔的手指抚上她被吻肿的唇瓣,目光中全是不舍与怜惜。

    “你还是这麽粗鲁。”耳边传来青衣男子喃喃的低语声。

    “哼。”魔夜风冷冷的看著他,“你未曾跟我说过她是个女人。”

    “我以为你足够聪明,会多少怀疑一点那天我突然出现在斜阳殿抱走她的动机。”好看的唇微微扬起,青衣男子轻挑起秀气的眉。

    “而且,我跟你说过她是我一个很‘特殊’的朋友,还请你不要再追究她的过失。”再一次轻声提点,青衣男子摇著纸扇目光温和的看著魔夜风。

    “谁会注意那种事!”魔夜风俊脸一y,“你从来都是对谁都那样好,连蚂蚁都不忍心踩死。”

    “我就当做这是你对我的夸奖好了。”温柔至极的声音传入魔夜风耳中,青衣男子用被单将幕清幽的身子裹好,并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胸前。

    “风,我要暂时带她走。”他轻轻的说,“你伤害到她了。”

    “不行!”魔夜风不悦的盯著青衣男子的手,因为此时男人正将幕清幽温柔的呵护在自己的怀中。那样子让魔夜风有种自己是坏人,而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对的错觉。

    “你已经看的很清楚,她是我的女人了。”不容置喙的走上前,魔夜风伸出双臂就要将幕清幽抢回。

    “慢著──”

    铜骨扇不置可否的点上他的劲腕,青衣男子原本眼眸里的微笑戛然而止,“你说她是你的女人,你爱她麽?”

    身体瞬间僵住,魔夜风迟疑了一下,“我不爱任何人。”

    伸出的手硬生生的收回,魔夜风将双手缚在身後,表情有些木然。

    “那麽清幽就不是你的女人。”青衣男子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对於魔夜风,他是无可奈何的。

    眼前的他已经变得更成熟,更霸气,也更加像一个气宇轩昂的王者。但是那比万年冰山还要难以融化的冷酷,却一如既往的坚持。

    三年前他穿著一件沾满鲜血的衣服,看上去像是一个刚被全世界背叛了的孩子。比狼更冰冷凶狠的眼神,比地狱的烈火更暴戾的杀气,让他看上去像个嗜血的恶魔。那个时候他手里握著长剑,身後却没有一个侍卫,就这样孤身一人拓跋的来到他的面前……

    想到这里,青衣男子低下头,不由得抱紧了怀中的幕清幽──

    “你这是什麽意思?”魔夜风冷然的看著青衣男子,脸色变的y鸷。

    “你太不了解清幽了,”青衣男子一字一句的说,“即便是身子强给了你,只要她说一句不,人也永远不会是你的。”

    “由不得她。”魔夜风不以为然的偏过头。他不喜欢这男人跟他说话的口吻,仿佛他有多麽熟悉幕清幽一般。他们究竟有什麽样的过去,能让他的心此刻竟无声无息的揪紧。

    於是他强硬的抛出一个事实,“我是第一个搞她的男人。”

    不满魔夜风粗俗的语言,青衣男子别过脸迳自将幕清幽横抱在自己怀中打算带她离去了。

    “我说过你们可以走了吗?”克制後的恼火终於复燃,魔夜风几乎要拾起被丢在一旁的剑。

    “风,你是只属於清幽的麽?”没有回头,青衣男子抱著幕清幽站在原地平静的询问。

    “当然不是。”魔夜风决然的否定。

    “所以,即便是经过了r体交缠,你不是属於她的,她也自然不会只是你的,你明白了吗?”

    像被什麽东西狠狠地刺了一下,魔夜风错愕的望著两人的背影,脑海里浮现的全是幕清幽在欢爱时的表情。

    他看到了愤怒,倔强,厌恶,甚至是到後来她也有些享受……但就是没有女人的认命和顺从。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是不一样的。他曾经感兴趣她的与众不同。但是,这种不一样是不是有一天会成为她毫不留恋的离开他的理由?

    他第一次觉得搞不懂,不知道,很难说。这女人绝对不会是一个定数,他只是单纯的想把她留在自己身旁而已,看著她,和她戏耍,与什麽情情爱爱的无关。但是她真的会如此听话的任他摆布麽?

    绝不──

    一阵清风吹过,风干了他额角原本粘著的汗水。魔夜风仿佛听到那一张让他痴迷的樱桃小口里决绝的飘出答案。

    “神乐,这就是你那麽平静的理由麽。”忽然之间,他有些明了青衣男子一直以来的淡然。他不是傻子,看得出来对方在看清幽时眼眸中迤逦的动容。看得出即便那是一个像水一般澄澈温柔的男子,在抚摸这个女人时的那种爱怜也不会是对谁都有……

    那是因为他自信!自信自己比世界上任何男人都更了解幕清幽。

    没有回答魔夜风的话,青衣男子掀开残破的紫色帷幔的一角。抱著怀中的女人,向属於自己的地方走去。

    魔魅(限)29

    麒麟国──

    虽然比不上骁国的好山好水,但这里地大物博人口众多,东南西北各有各的特色和风俗。许多不同族的居民在这里用自己的文化不断交融它族的另一种文化。优胜劣汰的天择让麒麟国的人民精明强悍自御心很重,也就不易遭到外国的侵犯。甚至,周边的小国每到逢年过节还会以供奉的方式进献许多美女金银以仰仗大国来确保自己的平安。

    作为这样一个强国的皇帝,皇甫赢在继位之後,毅然的将国都迁到中州。他要站在这个世界的中央,用自己的威仪俯视周围的一切,让所有人都看到他是麒麟国最核心,也是最至高无上的王!

    来到麒麟国也已经数月了,青儿身著华丽的绸衫正坐在香闺的榻边认真的绣著手中的女红。

    这里一切都很好,浮云公主待他们如上宾,还以营救公主为名给幕绝封了爵位。现如今他们两人住在这偌大奢华的爵爷府中,衣食倒是无忧,但是生活也充满了让她不自在的贵族礼节。在这里,她不敢说话,不敢走动。房子太大她会迷路,说错了话又要遭人耻笑……她习惯的被人安排,习惯了任人摆布。但是现在,她真的觉得现在的生活有些涩涩的,苦在心里却说不出来。

    她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从未奢望过生活可以穿金戴银,天天饮酒作乐。眼见著天已入秋,她本来思忖著要亲手为幕绝缝制一件外袍。但是府里的丫鬟却笑她,爵爷的衣服都是由宫里的裁缝专门缝制的,哪需要她来亲自动手。她咬著下唇,只得委屈的将缝制衣物的念头改为做一个贴身的钱袋。

    她看著手中针脚细密的布料,她在上面绣了幕绝喜欢的山水风情。她知道他性子严肃、淡薄,不喜欢花花绿绿的色彩,所以她的图样也都依著素雅的水墨色调。一针一线都是她细腻的柔情。

    肩部有些酸痛,青儿放下手中的针线缓缓抬起了头。打量著周围极具女性特色的装潢,她在心中苦笑一声。这分明只是姑娘家住的地方,却不是两个人的爱巢。原本幕绝是准备和她择日成婚的,却被离开骁国的事情所耽搁。来到这里之後,幕绝三天两头的被宫里的人接见。她不爱去,他也不勉强她。经常是早上一个人出门,二更时分才回来。有的时候甚至是彻夜未归。她差人问起,宫里的人就说幕绝被公主留在皇宫里过夜人很安全,叫她不要担心。

    一来二去,幕绝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他也以怕打扰她睡觉为由而专门给她安排了现在这间房。关於两人的婚事,却再也没有提过……

    “啊……”一不留神被没有放置好的针尖扎到,青儿痛呼一声将渗出血珠的指尖放进口中吸吮。

    呐──这日子过得真冷清啊。

    “青儿姑娘,您怎麽了?”贴身丫鬟听到她的呼声连忙赶了过来。

    “没事。”青儿勉强的笑了笑。她不想让丫鬟觉得自己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小朵,爷回来了吗?”她带和一丝期待小心翼翼的询问。

    “没,主子。”小朵儿看出她在硬撑,无奈的跑到一边从盒子里拿出药膏想要帮她擦上。在整个爵爷府里,就只有这个丫鬟才是真心对她好。只是,她叫她青儿姑娘,叫她主子,就是不曾开口叫她夫人。

    夫人?她算哪门子的夫人,青儿在心里自嘲著。但是如果说她只是一个青儿姑娘的话,那麽她!什麽要住在爵爷府里呢?爵爷府……会缺少一个非亲非故的‘姑娘’麽。

    “宫里来人说爵爷今晚不回来了。主子,您又要一个人吃饭了。”小朵心里替青儿心疼,看著她充满失望的眼睛她的心里也不好受。虽然自己不知道她与爵爷到底是什麽关系,但是青儿姑娘喜欢爵爷任谁都看得出来。

    “没事的,我身体不舒服,今晚就不吃了……”青儿抿了抿唇,慢慢的走到窗边看著外面的落霞。

    “你看,小朵──”她扬起纤细的素手,指了指天空。

    “什麽,主子?”小朵疑惑的凑到跟前来。

    “你看呐,那落霞多美。”落日的馀晖在天幕上散布点点金光,大片的浮云被渲染成瑰丽的玫红。那景色,的确是美不胜收。

    “是很美──”小朵忍不住看得痴了,不过并不是因为晚霞,而是青儿此时迎著霞光的美丽容颜。

    “我觉得落霞很坚强,很勇敢。”嚅动著嘴唇,青儿喃喃的说,“即便知道接下来的将会是无尽的黑暗,它也毫不畏惧的绽放自己的豔丽。”

    如果,自己也有这般勇敢的话,现在的生活会不会变得更好呢。

    “主子,您知道在我的家乡人们把落霞叫做什麽麽?”听到青儿的自语,小朵忍不住调皮的一笑。

    “叫什麽?”眨了眨长睫,青儿转过头来望著她。

    “嘿嘿,您若是去吃晚饭,我就告诉您~”眼底闪耀著狡黠的光芒,小朵故意卖了个关子。

    “臭小朵!敢威胁我!”青儿嗔怪的看了她一眼,作势就要掐她的脸。

    “不要嘛!主子打人了啊!”假意的呼救几声,小朵利落的闪到了一旁,让青儿扑了个空。

    “哈哈!啊,你不要过来!”欢声笑语就这样在原本冰冷的屋子里不断传出,两人围著桌子来回追逐打闹,青儿的脸上也漾起美丽的笑容。

    “看我抓住你了吧!快说!”趁小朵一个不留神,青儿瞅准机会将她的手臂紧紧抓住。

    “好好!我说!”哭丧著脸,小朵忍不住告饶。因为她知道,如果青儿伸手呵起她的痒来那一定是一场天崩地裂的灾难。

    “叫什麽?”青儿好奇的瞪大眼睛。

    “叫‘永世绚烂之烈火’……”小朵认真的说。

    “‘永世绚烂之烈火’……”青儿咀嚼著这个名字,不明白的问道,“!什麽这麽说?”

    “因为落霞是追随太阳的,只要有阳光它就永不熄灭。”

    “是麽……?”青儿一时间有些呆愣。

    只要有太阳,它就永不熄灭麽……那麽,她的太阳又在哪里呢?

    “你们玩的好像很愉快。”一个颀长的身影不知什麽时候站在了她的门口,一双深沈的眼睛看不出情绪的望著屋中快乐的扭抱在一起的主仆二人。

    他原本怕她寂寞,还特地赶回来同她吃晚饭。可现在看来,他在与不在,似乎没有他想像中那麽重要。

    “爵爷!”青儿与小朵难以置信的看著不远处的男人,一同发出惊呼。

    魔魅(限)30

    看到两人见到自己时脸上浮现的那种像是见到鬼了一般的表情,幕绝心下的不悦变得更浓。他不动声色的向青儿走去,无表情的俊颜与高大的身形形成一种强烈的压迫感。青儿看著男人的脸不断在眼前放大,虽然没有做错事但是她还是紧张的退後几步,与他拉开安全的距离。

    多日未见让两个人之间的气场变得疏离,即便是亲人在阔别多日之後也难免生疏不自在。更何况他们本来就是被命运硬生生绑在一起的两个人,根本没有什麽深厚的情分可言。

    “爵爷,您回来啦。”倒是一旁的小朵打破僵局,及时的开了口,“要不要小朵去通知膳房准备晚饭?”

    “是啊,”在丫鬟的提醒下,青儿吞了吞口水。一双水气十足的大眼睛谨慎的盯著眼前的男人,小声的说,“既然回来了,那就一起吃晚饭吧。”

    既然?

    幕绝扬起剑眉,随便挥了挥衣袖打发掉碍事的丫鬟。

    那麽她的意思是,如果他不在而留她一个人吃饭本来就是理所当然喽?这样不痛不痒的客套话,听上去就像他们俩只是碰巧住在一起的邻居一样。看来,这个小女人已经学会了如何独立生存了嘛。这样更好,以後的日子他即使不在,也不用替她担心了。

    “好啊。”

    听到他淡淡的应和,青儿抬起头看见幕绝漠然的脸庞,心里不禁涌起一丝哀伤。她轻轻摇晃著头,告诉自己不要多想。他们之间也许本来就不应该有过多的牵扯。男人已经把界限渐渐的划清楚了,她如果再自不量力,岂不是连最後的尊严都没有了。

    轻咬著下唇,青儿的脸色看上去有些楚楚可怜。

    幕绝看在眼中,於是扯住她翩然欲去的衣袖轻轻的问道,“怎麽了青儿,是不是想家了?”毕竟两个人离乡背井远渡到万里之外的另一个国度,若是伤感也是自然。

    “多谢爵爷关心,青儿并未想家。”苦笑著摇头,幕绝的话激起她更多的伤感。

    家?她一个任人c控的小孤女何来之有……想念家乡对她而言是一个残酷的笑话。要她思念什麽呢?幼时被家人遗弃,被坏人买进青楼做杂事?还是後来进了宫,被y晴无常的骁王凌虐般的宠幸?抑或是无数个无人的夜晚她一个人躲在屋檐之下穿著单薄的衣服无声的哭泣……这些都是痛苦的回忆,她恨不得远远的逃离,又怎麽会想呢。

    从来,能让她哀伤的都只有幕绝一个人而已。她莫名其妙的跟了他,而他竟然待她极好。她至今还记得幕清幽的话,清幽说他会娶她,他们性格很般配。所以她理所当然的以为自己会和他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她的未来就是他!她的心都在他的身上,然而,他稀罕吗?至少,他从未开口说过他喜欢她。

    喜欢,真是一个折磨人的东西呐……

    “在想什麽?”望著女人呆呆地出神,而自己却不能参与到她的思维中。幕绝伸出手指温柔的托起了她的下巴,著她正视自己。若不是想念家乡,又是什麽令她如此伤感呢?

    男人吗?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幕绝手上的力度不自觉的加大。的确,她跟了他这麽久,他都没来得及问过她心里是否有人。虽然她以前是骁王的侍婢,但这并不代表她不能跟其他男人暗通款曲。

    “没什麽。”他弄痛她了,青儿皱起小脸想要挣脱他的钳制。

    看到女人消极的抵抗著,幕绝大手反而不容拒绝的抚上了她纤细的腰肢。

    “青儿,”喑哑著嗓音,幕绝将头靠在她细腻的颈边喃喃低语,“几天不见,可曾想我?”

    青儿心中一凛,一时之间倒忽略了他不太安分的大手。是啊,已经有几日未正式见面了吧?他不回爵爷府的时间越来越多,即便回来也是三更半夜,然後再在天蒙蒙亮时就离开。别说见面,两人连个擦肩而过的机会都不曾有。

    “啊恩!”被他不知什麽时候探入衣襟中的手掌惊醒,感觉右边的茹房被他毫不客气的握住。青儿情不自禁发出一声娇呼。

    他这是要做什麽?

    她还以为他提起多日未见是想好好的跟自己叙叙旧。但是很明显,他想叙旧的只是自己的身体。!什麽这样伤害她?难道他在宫里陪那些王宫贵胄寻欢作乐,那些人不曾安排侍寝宫女为他抒怀麽?即便没有,那麽浮云公主自己也没让他抒怀麽?她只是怯懦,但绝不是傻子。她看得出来公主对幕绝有意,在他们还在前往麒麟国的船上时,公主对他的殷勤就媚惑的露骨。

    “不,爵爷……你不要这样。”外衫在他的手指间被从容的褪下了。里面粉红色的兜衣暴露在清冷的空气中。

    “怎麽了青儿,”故意忽略她的反抗,幕绝将唇印在她的脖颈上来回的游移舔吻。

    “这麽多天不见,不想要安慰麽?”

    魔魅(限)31

    “安慰?我不要什麽安慰……”青儿将手覆盖在他的大手之上,试图拉扯掉幕绝的侵犯。现在说这样的话不觉得可笑麽?眼里噙著泪光,青儿难受的别过头,躲闪著他的薄唇。

    “哦?是麽──”不顾女人的反抗,幕绝半拖半抱的将青儿柔软的身体放置在自己已经坐在她床边的大腿上。牙齿咬啮著解下她兜衣的绳结,让那块漂亮的布料像风筝一样飘摇著跌落到地面。

    “可是我需要你的安慰。”将濡湿的舌探入她的耳朵,幕绝煽情的舔著青儿的耳廓。厚掌覆在她两团高耸的绵r前,大力的揉捏玩弄著。还不时的用指尖捏起她渐渐挺立的小茹头,向左右两边拉扯著。

    “你不就是别人赐给我的玩具麽?”伤人的话像利剑一样刺进青儿的胸口,她猛地抬起头。刚要逸出口的呻吟立时变成苦水吞咽进自己的喉咙。

    玩具……她果然只是他心中一钱不值的玩具。他定是觉得她是一个只会在男人身下承欢的贱女人,才会这麽说。

    “那……嗯……又怎麽样……”感觉到幕绝的舌尖在自己的香肩上来回的画著圈,一阵酥麻的热流情不自禁的延伸到她的四肢百骸。

    “怎麽样?”幕绝抬起头,用脸颊磨蹭著她的,口中逸出轻笑。

    “你看前面,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y荡。”

    顺著幕绝所指的方向看去,青儿才发现他们正对著梳妆台上那一面巨大的铜镜。此时的她,一头捥好的青丝已经被他放下,发丝披散在雪白的肌肤上有著诱人的凌乱感。男人用双膝将她的玉腿撑得大开,把她摆弄成羞人的姿势。胸前的绵r被他一推一放的挤压出深深的r沟,上面清晰地印满了他於红的指痕。

    “我……不y荡……”闭上眼睛为自己辩解著,青儿不敢面对镜中所呈现出来的y靡景象。

    “给我好好的看著!”故意捏了她茹头一下,惹出她的痛呼。“不然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麽是真正的痛苦。”

    “唔──”被迫再度张开眼,第一次看清自己是怎样被男人肆意的玩弄著。青儿的下腹部竟兴起一阵不知羞耻的狂潮。她想要紧闭上双腿,不让他更看不起自己。却被他抢先一步发觉,邪恶的手沿著她的腹部肌理像一条蛇一般探入她的亵裤之中,用整个掌心摩挲著她的y户。

    “告诉我,湿了吗?”摩挲的过程中不著痕迹的用另一只手撤掉她下半身的全部衣物,而幕绝自己却是衣著完好的坐在青儿身後,满意的看著怀中赤l的美人儿。

    “不,不知道……”s处传来他身体的热度,青儿不想回答他如此邪恶的问题。

    “不知道?”幕绝冷笑一声,用手大力的将她的双腿扳得更开,让她腿间的细缝完全张开毫无保留的映照在铜镜之中。镜中的青儿看到自己被幕绝把著双腿,像是在展示她的s处一样刺激著彼此的视觉。委屈加上羞耻让她终於忍不住哭了出来。

    听到怀中女人的哭声,幕绝心情变得极差。

    什麽时候,这个小女人学会抗拒他的碰触了?还哭得这麽委屈,那感觉就好像是他硬要强了她一样。

    “不准哭!”无情的伸手拨开她水淋淋的两片小巧的花瓣,他准确的将食指按在她微微充血的y蒂之上,施力开始左右揉搓按压。

    “啊……啊恩……爵爷!”青儿被他的安抚渐渐撩拨起欲火,她的身子本就比一般人更为敏感。如此一来,身下的yy更是不断地从小x中涓涓流出,弄湿了身下幕绝的长裤。

    “这回知道了麽?小y娃,你的水都把我的裤子弄湿了。”幕绝笑意更深,一边继续揉搓美人的y蒂一边将另一根手指缓缓的c入到她湿漉漉的小x中。

    一有硬物进入,青儿的身体本能的蠕动著将幕绝的手指含紧。丝滑的甬道按摩著他指尖的肌肤,这种销魂的快感让幕绝的气息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还说自己不y荡,明明就把我咬的这麽紧。”幕绝粗喘著抽出手指将青儿的玉体翻转过来,让她岔开双腿骑坐在自己的身上。

    “嗯啊……”胸前的茹头被他用力的含住,另一个也在他的亵玩捻弄下变得殷红。青儿难耐的摆动起腰肢,丰满圆润的臀部一下一下的磨蹭著幕绝胯间的r棒,羞涩的看到他腿间的布料上那一块明显的顶起。

    忍不住握住女人的两瓣臀r,幕绝贪婪的揉弄著手中的滑腻。时而向两边大力的掰开,好让自己可以看清她柔嫩的小x,时而又向中间推紧。

    “帮我释放出来!”像野兽一般在青儿身体上舔吮啃咬,幕绝含著口中大半团rr口齿不清的命令道。

    “啊……”只是迟疑了这麽一下,茹房上就留下了男人一个清晰地齿印。

    青儿颤抖的伸出小手,解开男人的腰带。才刚将他的裤子退下来一点。硕大的r棒就亟不可待的弹跳出来,差点打到她的手腕。

    “好大……”在幕绝y鸷地注视下,青儿从坐在他身上改为跪在他的腿间的姿势。小巧的头颅慢慢的靠近眼前紫红色的r棒,并伸出手将他的欲望轻轻的圈住来回的抚摸著。她当然知道,他口中的‘帮我’所指的是什麽。

    “还不快点舔!”责怪她动作的缓慢,幕绝伸出手强行将青儿的头按向自己的r棒。当她柔软的唇瓣贴上自己热铁的顶端的时候,那种麻痒的快感让他忍不住发出野兽般的低吼。

    “嗯嗯……唔……嗯啊……”张口含住他溢出一点透明热y的圆端,青儿在口中用香舌来回的舔弄,并且刻意的用舌尖刮扫他敏感的小孔。她的手也没有閒著,而是圈住他的棒身不断地上下套弄著,还不时的伸到下面去玩弄他的那两颗圆球。

    “小荡妇,哦……真爽!”忍不住仰起头赞叹她技巧的纯熟,然而这种熟练却也激起了幕绝的怒火。她是不是伺候每个男人都这样的卖力!是不是就是因为伺候过太多次别的男人,所以技巧才那麽的令人销魂!

    想到这里,幕绝再也克制不住想尽情发泄的欲望。不顾她的柔嫩,硬是用双手钳制住她的头。腰部用力一顶,将自己的r棒整个送进她的小口之中,一直深c到她的喉咙深处。

    “不……唔唔……”他强猛的顶入过深让她有点作呕,她慌乱的推拒著男人的小腹想要他从自己口中抽离。

    然而他却不让她如意,仍然是不容拒绝的扶紧她的头颅开始摆动腰杆在她小口中不断地进出著。

    “啊!啊……真爽!小荡妇,你的小嘴吸得爷真爽!”满足的逸出y词浪语,幕绝故意忽略青儿眼中的泪水,反而进出的更迅猛更用力。

    “快点!玩你自己!玩你自己给我看!”下流的命令在青儿耳边响起。

    知道自己根本拒绝不了,青儿流著眼泪,颤抖著将一只手伸向自己的r尖来回的抚弄,另一只则c进自己y水不断地小x中抽撤著。

    “唔……啊恩……”身上的三个地方在幕绝直勾勾的瞪视下被自己和他不停地玩弄。口中酸涩的吮吸著他越发胀大的r棒,青儿抗拒的心也渐渐的不那麽坚定了。她只觉得手指不停抽c自己小x的动作越来越快,身体内的某一点就快要爆发了。耳边充斥著幕绝男性的呻吟声,他热铁周围的毛发不断地刮著她的嫩脸让她有种y靡的快感。

    察觉到青儿的眼神开始迷朦,脸颊处也涌上可疑的潮红。幕绝眼睛一眯,及时的抽出被她吃的通体晶亮的r棒。将青儿的身子拉起来,让她骑在自己胯间。然後用力的向上挺腰,眼看著硕大的r棒立刻被她早已张开的x口尽根吞没。

    r体的交h发出‘噗滋’的巨大水声,两个人都因为这一个饱满的c入而浪叫出声。

    “骑我!小妖精!用力的骑我!”腥红了双眼,幕绝把著青儿的纤腰让她上下起伏的套弄自己的r棒。

    ‘啪啪’的击打声响彻整间屋子,丰沛的y水随著他狂猛的c入四处飞溅。

    “啊……啊恩……”青儿不断地骑著身下的男人,只感到自己的rx被他撑得好开。整个小x都被他干的酸胀不已。终於,在她再次用力将他吞没的同时,被他硕大的圆端狠狠地抵住花心研磨。青儿尖叫一声达到了高c。

    “再等等,等等我……”将青儿无力的身子一个翻身压在身下,幕绝由被动改为主攻。结实的窄臀不断怕打著她的下腹将自己紫红色的r棒送入她的小x,捣出丝丝yy。

    “爽麽!小荡妇!你是不是早就盼著男人这麽干你了!”

    “啊……嗯嗯……不要……”腿被他高举在肩上,他开始摇摆著窄臀抽送成更大的弧度。

    “不要什麽?”狠狠地一个顶入,故意撞到她体内最敏感的软r,幕绝残忍的顶著那一小块用腰力旋磨著。

    “不要……不要再动了……”青儿已经高c过的身体不断地痉挛,流出的爱y将身下的被褥打湿。

    就这样抽c了一百多下之後,幕绝终於也难耐的仰起头低吼著抖动窄臀将白浊的热y全部灌入她的体内。

    “爵爷,公主有请。”

    正当男人伏在青儿身上享受最後的快感的时刻,门外却传来下人不自在的传话声。两人这才意识到他们刚才过於激狂,竟然忘记了关门。

    “好的,我马上就来。”迅速的恢复往日的严肃,幕绝将自己已经消软的分身从青儿的x中抽出。随著他的动作在两人的s处拉起一根暧昧的银丝。

    “怕什麽,你又不是没跟我搞过。”不满青儿脸上的羞愤,幕绝对开著门欢爱这件事倒是不以为然。

    青儿闭著双眼将自己埋进黑暗的被中,不敢再面对刚刚和她巫山云雨的那个男人。耳边只听见他匆匆离开的脚步声。

    ‘碰!’的一声,门被大力的关上了。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终於像个孩子一般痛哭起来……

    这个男人还是她所认识的幕绝麽?以前,即使是被自己妹妹撞见两人赤l相拥他也还是会不好意思的。而现在,他的样子明显是在说男人和女人欢爱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他已经有过很多女人了麽?所以才不再对这样的事情在意是不是。

    伤心的泪水浸湿了身下的软枕,青儿握起拳头无力的一下一下击打著床榻。

    这是怎麽了……这到底是怎麽了……

    魔魅(限)32

    “主子!主子你醒醒啊!”小朵将门推开的时候,屋中弥漫的一股欢爱後的味道让她忍不住皱起了鼻子。紧接著,她就发现了倒卧在床榻上哭得几乎昏厥的泪人儿。

    “嗯……”幽幽的醒转过来,青儿勉强睁开已经肿的像核桃一般的眼睛。

    “我才去膳房叮嘱他们今晚做些好吃的,怎麽一回来就变成了这样?”小朵试著扶坐起浑身酸痛的青儿,在起身的过程中黏腻的白浊体y顺著她被捣肿的小x涓涓的流出来沾湿了身下的被褥。她羞愤的夹起双腿,不让丫鬟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

    “啧……”小朵眉头皱的更紧,紧接著边叹息边摇头,“爷真的不该这麽对你啊,他人呢?”

    “已经,已经走了……”瑟缩的环抱著自己的身子,青儿的泪水又无声无息的流了下来。她的男人在用过她之後就毫不留恋的离开了,这让她觉得自己好脏,好下贱。

    “走了更好!”小朵气愤的握紧拳头,恨恨的说,“我看这晚饭也不著急吃了,主子您先坐著。小朵去给您烧洗澡水,您还是先清洁一下身子,然後小朵再来给您上药。”

    “嗯。”轻轻的点头,青儿拉紧被子遮住自己的身体,一双素手失落的捂住了自己的脸庞。

    她真是没用啊……居然连反抗的馀地都没有,就这样让男人强制著在身下承欢。幕绝已经不是当初她所认识的那个虽然话不多总是一副严肃的样子,但实际上却比水还要温柔的男人了。她的身子给了他,她的心亦给了他。但是他却将这一切踩在脚底下,甚至连最後一点尊严都不给她留下。

    !什麽突然变得那麽残忍?!什麽就是不肯跟她坐下来好好的说话?

    如果他真的无意娶她,或是早已爱上了那个妩媚又贵气的浮云公主。他可以跟她说啊,!什麽要用这种让人心醉又心碎的方式折磨她!

    她会识大体的放他幸福的。

    她知道自己的出身,更清楚即便幕绝现在没有被封为爵爷,单凭他御前侍卫的身份自己也是高攀不起的。所以她会走开,一个人默默的走开。天大地大,她也有一双手,做得来粗活。总不至於饿死在街头,如果真是饿死了,也该是她的命。她不怨,不悔……

    “主子水来了!洗澡吧!”不知什麽时候小朵已去而复返。看著青儿落寞而美丽的脸,小朵只能更卖力的做事,只希望能让这个苦命的女子过得舒服一些。

    被温热的水浸没的同时,青儿将自己的头完全沈入水中。窒息的恐惧抵不上心死的伤悲。

    她懂了。

    幕绝定是想用这种方法她自己离开他。他要她厌恶他,恨著他。这样一来以後他离开她时就不会过於自责。那她也不用那麽伤悲。

    呵呵──

    青儿在心中苦笑,无论如何分开。只是分开这一件事,又怎能让她不伤悲?

    半梦半醒之中,青儿只觉得自己被小朵大力的从浴桶中拉扯出来。听到对方的呼喊声,却又觉得特别的遥远。她只能陆陆续续的听出来‘不要想不开’‘醒醒’这样细碎的字句……而她到底说了什麽,!什麽会那麽焦急的样子,她却想不出来原因。

    “主子,你看看小朵,听得见我说话吗?”顾不上主仆之仪,小朵用力的拍打著青儿的背部,让她把呛进去的水吐出来。要不是她过来问她水温如何,恐怕青儿已经将自己溺死在这浴桶里了。

    “青儿姑娘,你不要再作践自己了……”小朵也忍不住伤心的哭了起来,“明天我们出府好不好?我们去逛集市啊,我们去买很多很多的衣服首饰把爵爷的银子都花光好不好?你睁开眼睛看看小朵嘛!”

    出去?

    一到白色的亮光迅速从青儿脑海中闪过。

    对──她可以出去走走啊。逛一逛这周围,也许她可以幸运的找到一份工作。这样的话,她就可以离开他了。离开这个让自己伤心的男人和全部的悲痛过往,在这个陌生的国度从此平静的生活下去。

    “小朵……”虚弱的伸出一只手背,抚上丫鬟的脸颊。

    “主子!呜呜……”小朵流著眼泪紧紧地抓住青儿的手。

    “谢谢你──”青儿看著眼前的小丫鬟,露出一个凄美的笑容。

    她的生活,也许是该重新开始了。

    翌日──

    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青儿不禁有些目瞪口呆。没想到麒麟国的集市这般的热闹,周围充满小贩的叫卖声。两边各色的酒楼茶社也开的如火如荼,店小二就站在自家店的门口赔笑外加口若悬河的介绍著,看上去竞争十分激烈。

    看著人头攒动的拥挤劲头,青儿有些後悔自己坚决没有带小朵出来。她是来找工作的,怎麽可能让丫鬟知道。说不准她会劝她不要这麽傻,好歹幕绝即便无情意也是个靠得住的大金主。至少能让她赖在那里吃穿不愁。可是她稀罕麽?青儿苦笑一声,心都不在了还留著钱要做什麽。更何况,让她继续没名没分的吃著幕绝,她的自尊心也不允许她这麽做。

    但是不带小朵出来,这里人这麽多,路又不好记。这样下去,要是迷路了可怎生是好?

    眼见著天色渐晚,她一份工作都没有找到。人家看她是孤苦无依的小女人都不愿意收留,再说她也不是本地的居民,很多风俗习惯都要重头学起。看来自力更生这件事并没有她想像中的那麽容易。

    正自沮丧著转过一个街口,寻找回爵爷府的道路时。一阵像是男人的低吟声又或者说更像是某个男人在碎碎念的细碎声响引起了她的注意。於是她好奇的追寻著那个奇怪的声音走去……

    魔魅(限)33

    青儿转过拐角来到一个胡同口,声音就是从这里传出的。犹豫了一下还是探身进去,没走几步就看见一个状似年轻男子的身影正自坐在地上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的在长吁短叹。不知道他到底在嘀嘀咕咕些什麽,青儿狐疑的竖起耳朵一听,差点没笑出声来。

    他念的细碎,却是有前因有後果,但凡是带个脑袋的仔细一琢磨都能揣测出个大概。

    原来这个男子在附近开医馆,今天上门来给病人出诊。没想到病人没什麽大碍,自己倒是被石头绊了个嘴啃泥。最重要的是,还好死不死的扭到右脚。现在右脚肿了起来动弹不得,他又不好意思呼救。只得在这里不断地念著自己,希望上苍能派一个奇迹解救他……

    “奇迹倒是没有,你家人在哪?我可以帮你去寻。”天生善良的本性让青儿忘记了自己在麒麟国也是人生地不熟,见这男人有趣,她也不想丢下他不管。

    “啊?!”听到人声,那男子兴奋地回过头来,一见是个貌美如花的姑娘。原本还算英俊的脸立刻哭丧了起来,“我看我最近是真的犯煞……好不容易遇见个美人,却让美人见到自己如此狼狈的样子。啧……真是流年不利呀!”

    听见陌生男子称赞自己的美貌,青儿不禁脸上一红。又见他哭丧脸的样子十分好笑,她忍俊不禁的款款走向前,好心的蹲下说道,“这位公子,还是先告诉我你家在哪吧。”

    “是,今天真是让姑娘见笑了。在下的医馆就在离这里五里地的翠柳胡同,你走进去随便跟人一打听‘邪医馆’,他们就知道带你去哪了。”男子虽然跌坐在地上,但是上半身还是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

    这礼行的端正,彰显出他气度的不凡。虽然是身著儒雅的淡蓝长袍,但是男子那一双天生的桃花眼中却若有若无的流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风流气息。

    不过这些,青儿并没有注意到。

    只见她不自在的将荡在额前的发丝轻轻捋向脑後,尴尬的对著男子笑了一笑,“对不起,这位公子……我刚来麒麟国,不知你说的那个翠柳胡同在什麽地方。”

    “这样啊……”男子皱起眉头,看上去十分失望。

    “要不,我请别人来帮你吧?

评论列表: